富商向女兒的朋友求婚,被拒後把對方綁來虐待?終於自己把自己送進監獄!

這週三,一段視頻在巴基斯坦的社交網上瘋傳。鏡頭里,一個滿臉淤青的女孩被人命令跪下來舔鞋子,一邊舔一邊說「對不起」。她的眉毛少了一半,身上到處是傷口,頭髮還被人惡意剪過。

這看上去離譜的情節,是發生在紡織業大亨豪宅里的一幕。因為拒絕大亨的求婚,女孩受盡折磨,引發民間義憤……女孩名叫哈麗徳·戈法(Khaddijah Ghafoor),她是牙科專業的大四學生。紡織業大亨則是旁遮普省費薩拉巴德市的富商,謝赫·丹尼什(Sheikh Danish)。

丹尼什在費薩拉巴德市算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這座城市是巴基斯坦的紡織工業中心,其中相當一部分紡織的銷量,是由丹尼什的公司拉動的。他擁有一家超過6000名員工的紡織公司,在全國紡織品出口量不斷下降的情況下,仍然逆勢增長。僅2016年,該公司出口9600萬美元的商品,70%的紡織品銷往歐洲和南非。

在四座大工廠裡,數千台機器嗡嗡運作,每月生產25萬種不同的紡織品,為丹尼什賺去源源不斷的錢。

這樣一個成功富商,自然是很有身份和話語權的。在商業新聞裡,經常能看到丹尼什陪同政府官員視察行業。

有時他還會出現在政治廣告上,為政客、黨派站台。

也許是權利太大了,這讓丹尼什產生了一種幻覺,似乎自己幹什麼都可以。於是,他盯上自己女兒的朋友,哈麗徳·戈法,強迫她嫁給自己。哈麗徳是安娜·謝赫(Ana Sheikh)的好友,經常去她家裡做客。於是,在富人小區天堂谷的豪華住宅里,哈麗徳经常遇到安娜的父亲丹尼什。

(安娜·謝赫)

最開始,這個大叔表現得挺正常,他有三個孩子,還有一個妻子(是安娜的繼母,也是家裡的女傭),对哈麗徳的态度就像一个普通的长辈。

但哈麗徳去玩的次数越多,越感到這個大叔的眼神很怪、很露骨。終於,有一天安娜支支吾吾地問她,願不願意接受她父親的求婚,父親已經愛上了她。(注:巴基斯坦是允許一夫多妻的)……和朋友的老爸結婚?這算什麼鬼?!

哈麗徳没多想就拒绝了,誰知道丹尼什和安娜大動肝火,指责哈麗徳不知好歹,軟硬兼施想逼她接受。

他们多次向哈麗徳施压,最後連死亡威脅都用上了,哈麗徳仍然拒绝。她徹底斷掉和這家人的來往,不再踏入天堂谷小區一步,希望離這群瘋子遠遠的。可丹尼什還是不打算放過她。8月9日,丹尼什帶著安娜、妻子兼女傭馬哈姆(Maham)、以及四個保鏢,直接闯入哈麗徳的家。他们知道这里只有哈麗徳和她的哥哥住,很輕鬆地把他倆綁了起來。

丹尼什走上前,用威胁的语气问哈麗徳的哥哥,能不能把女孩嫁給他。哥哥知道這家人的瘋狂舉動,說什麼也不答應。丹尼什讓保鏢把他們胖揍一頓,搜刮了屋子裡的所有貴重物品,包括蘋果手機、一堆金手鐲和50萬盧比(大約1.5萬人民幣)。然後,他們把兄妹倆押到天堂谷的豪宅,開始漫長的折磨。豪宅里的事,都被丹尼什拍了下來。他和保鏢掏出槍,逼迫哈麗徳跪地舔所有人的鞋子。哈麗徳痛苦地照做,一邊舔,一邊按要求低聲說「對不起,對不起」。

女傭、女兒和保鏢剃掉她的一半眉毛,然後不停打她的头。哈麗徳刚开始还算镇静,默默忍受著毆打。

但当女傭等人试图剪光她的头发时,她崩潰了,尖叫起來。

在她哥哥面前,这伙人极尽侮辱和折磨哈麗徳。但事情還沒有結束,等他們玩累了以後,丹尼什把哈麗徳单独带到另一个房间,在那裡強姦了她,這個過程也被他拍了下來。還好,他們沒想殺她。丹尼什露出商人本色,想要額外賺一筆,威胁哈麗徳和她哥哥尽快筹集100萬盧比(約人民幣3.1萬元),不然就把侮辱她的視頻傳到網上。

那個當口,兄妹倆當然同意了,等他們從天堂谷跑出來後,立刻把事情告訴其他人,還去警察局報警。按照丹尼什的身份地位,想要扳倒他是很難的,因為兄妹倆沒有直接的證據,警察也不願接案子。可誰知道,丹尼什自己把自己送進去了!

可能是不了解互聯網,也可能是對自己的地位太自信,丹尼什見100萬盧比迟迟不到账,他真的把折磨哈麗徳的视频放到twitter上。根據視頻裡眾人的談話聲,以及顯眼的小區環境,網友們很快找出來拿手機的人是誰。世上竟然還有如此猖狂、如此目無法紀的人,不把他送到牢里都對不起他!巴基斯坦網友們扒出丹尼什一家的照片,丹尼什的領英介紹,以及他和頭頭腦腦的合影。

有人找到丹尼什的電話號碼和臉書賬號,呼籲大家噴死他。

還有人鼓勵大家給丹尼什的外國客戶寫郵件,讓他們不要買他的商品。

數千人在谷歌上給丹尼什的公司Best Exports寫差評,講了整件事,希望外國客戶繞開它。因為負面評論太多,公司從谷歌上刪除了簡介。民眾的怒火,成功讓此事成為巴基斯坦的頭條新聞,這時候不抓人都不行了。本週,丹尼什和他的妻子、保鏢們統統被捕,安娜逃了出去,政府把她列入出入境控制名單,嚴禁她出國。

(丹尼什和他的四個保鏢)

(妻子馬哈姆)

丹尼什拒不認罪,他说这一切都是哈麗徳在讹诈他,她在抹黑自己的名聲。網上也確實出現配合他的聲音,因为一段哈麗徳道歉的视频传了出去,她在視頻裡說:」我向丹尼什先生道歉……這些政治流言和八卦造成了很多混亂,我真的為此尷尬。」

但從她的神態和衣著上看,這段視頻是曝光之前拍的,也就是受丹尼什脅迫的時候。哈麗徳最近接受媒体采访,說她從來沒有原諒這家人,沒有和解也沒有道歉。那視頻是安娜在早些時候逼她拍的,她當時都不知道用來幹什麼。

還好,大部分人都站在哈麗徳这一边。這週五,丹尼什出席費薩拉巴德市的法庭,一群律師趕到現場想打他,被警方隔開。

丹尼什就像喪家之犬一樣被人追著跑,還有人向他丟了只鞋子,引發歡樂的嘲笑聲。

因為擔心安全,安娜在昨天現身伊斯蘭堡的法院,尋求保護性保釋。她说自己没参与折磨哈麗徳,當天根本不在場。

但侮辱視頻裡,哈麗徳明显舔了一隻安娜的白色板鞋,很難說她沒參與。

目前,還不知道這奇葩的一家人會判多少年,除了強姦罪、侮辱和虐待罪外,他們還私藏酒精和槍支。

希望可以在牢里呆得久一點,不要出來禍害他人了……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