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財閥太子獲總統特赦! “登基”做掌門人,和長公主三兄妹繼承26萬億遺產

 

最近,韓國屢屢登上各大頭條、引發世界關注的新聞之一,恐怕就是三星電子副會長李在鎔獲得特赦了。

作為三星集團的實際掌門人,李在鎔站在財閥的頂端乃至是整個韓國的頂端,他的一舉一動都影響深遠。

自2021年因行賄被判入獄以來,這位財閥之主、韓國最有權勢的經濟罪犯之一不僅進了監獄,還被限制了就業、居住、商業活動等等。

他在獄裡做了7個月的「模範犯人」其實去年8月就已經假釋出獄,但根據《特定經濟犯罪加重處罰法》,假釋出獄了,各種限制也還是存在的,還是沒法名正言順地執掌三星。

這次特赦就不一樣了,這是總統尹錫悅就職後、韓國政府的第一次特別大赦,獲得特赦後,李在鎔的權力也合法恢復,可以繼續開展商業活動。

換句話說就是,可以正大光明地接替他已故的父親李健熙,正式登上三星會長之位了。

對李在鎔這個30年太子來說,一朝登基自然是好事,但韓國政府為什麼「放人呢?

答案很簡單:韓國現在迫切需要三星,需要財閥來度過經濟難關。

韓國歷屆政府與財閥之間的關係起伏不定,但無論是相愛,還是相殺,都無法動搖財閥的地位。

他們像這片土地上一棵深深紮根、盤根錯節的大樹,即使會暫時經歷風暴,也永遠屹立不倒,三星就是如此。

按理說,即使李在鎔被假釋了,也依然是戴罪之身。

禮下於人,必有所求。韓國新政府如此迫不及待地給他特赦,為他辯護,是需要這位三星掌門人重新掌舵,以引領韓國疫情后的經濟復甦。

但這同時也是政府向財閥的示弱。

並且再一次證實了在韓國,財閥至高無上,甚至可以凌駕於法律之上的觀念。

這樣的財閥特權代代相傳,2020年10月25日,78歲的李健熙在醫院去世,三星的江山自然就留給了他唯一的兒子——李在鎔。

李健熙生前是韓國首富,他的遺產有26萬億韓元(約1300億人民幣),這龐大的家業繼承,他的配偶和幾個孩子自然都有份,只不过重中之重还是给李在鎔的三星经营权。

但這畢竟不是封建王朝的皇位繼承,老皇帝駕崩之後,在遺詔裡說一聲讓誰誰誰登基就行了。

李在鎔就算是李家的独苗苗,要想保持家族對三星這個龐然大物的控制,也是很困難的。

於是他想出了一個辦法,這個辦法直接導致了韓國前總統朴槿惠和他自己的入獄。

他向朴槿惠及其閨蜜崔順實提供了近300億韓元(約1億5千萬人民幣)的賄賂,讓總統一方在三星經營權繼承和三星支配結構改編等方面「幫幫忙」。

事實證明,這300億确实花到位了。

李在鎔在2015年成功做成了一項遭到股東反對的商業合併,讓他自己一下子成為三星集團支配結構的核心——三星物產的最大股東,從此他就把家族帝國的控制權牢牢把握在自己手心裡了。

直到韓國「國政壟斷事件」爆發,將朴槿惠、崔順實及財閥一干人等都挖了出來,李在鎔這几年的牢狱风波也随之而来。

這一事件震动了整个韩国,2016-2017年的那個冬天,每個週末都有數百萬韓國人參加燭光抗議活動,要求結束朴槿惠政府與財閥之間的政商勾結。

但即便是撼動國家的風波,在財閥面前也已經消弭於無形。

李在鎔的特赦就是最直观的证明,數百萬民眾一次又一次的抗議,也無法動搖三星的地位。

李在鎔甚至是以「挽救經濟」的英雄角色回歸,就更证明了這一点。

有韓國媒體報導說,「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鎔继承经营权后掀起的风暴,數年來一直阻礙著三星的發展」。

但事實上,對於三星皇族李家人來說,這不过是一时的磕磕绊绊。

李在鎔在狱中待了7個月,每天在單人牢房裡做300次深蹲,每天30分鐘的運動時間,就在運動場上光著上身全力奔跑,直接瘦了13公斤,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去參加了減肥訓練營。

李家的其他人受到的影響就更小了。李健熙給三兄妹留了26萬億韓元的遗产,26万億…

韓國本身就是世界上遺產稅稅率最高的國家之一,李健熙這种大财阀,遺產稅率都在最高檔。

李家人要繳納的繼承稅是韓國建國以來最大規模的,李健熙一個人遺產的繼承稅,是韓國2020年全年政府繼承稅收入的3倍。

一共12萬億韓元(約600億人民幣),李家人選擇了分六次繳納,先交六分之一,其餘部分用5年時間每年分攤。

交给政府這么多税金,這些钱在普通人看来简直是天文数字,但對李家財閥來說,可能就很普通了。

哪怕這笔钱是大出血,只要三星屹立不倒,他們的財富就會源源不斷匯聚於此。

所以对于李在鎔来说,現在才是開始。

他不僅無罪一身輕,而且大權在握,趁這次特赦彻底恢复经营活动,正是時候大顯身手。

事實上,他從今年5月開始就已經重新開始了現場經營。

重新開始的時間點就是參加5月10日新任總統尹錫悅的就任晚宴。

明顯可以看出來,自尹錫悅上台後,李在鎔、三星和政府的關係明顯回暖,韓國政府需要財閥的支持,想必未來幾年成為「三星會長」的李在鎔更会过得如鱼得水。

那麼李家的其他人呢?

先来说说李在鎔的一双儿女,2000年出生的兒子李智浩不怎麼出現在公眾視線裡。

最近一次被拍到還是在2020年,他爺爺李健熙去世時,他和父亲李在鎔、妹妹李元洙一起去殯儀館。

2004年的妹妹李元洙,相對來說出現得就比較頻繁了,她的日常生活照經常會在韓國社交網站上流出,時常造成轟動話題。

這个含着韩国最好金汤匙出生的女孩,今年的曝光也不少。

先是5月份,有韓媒報導稱她已被哈佛大學和布朗大學錄取,但後來證明是假消息。

之後,據韓媒一篇獨家報導和她自己社交平台上的介紹,得知她即將進入科羅拉多學院,一所美國頂尖私立文理學院。

6月27日,她和父亲李在鎔出席了现代汽车集团会长长女的婚礼,當時她的穿搭還成為了韓網熱門話題。

上個月,她又和母親——大象集團副會長林世玲一起前排觀看了在法國巴黎舉行的香奈兒時裝秀。

说完李在鎔一家,再來說說三星長公主李富真,她作為李健熙寵愛的長女,很早就受到大眾關注。

在事業方面,除了三星集團的股東之外,她的身份主要還是新羅酒店的會長,至今仍然是新羅酒店的董事。

事業按部就班,家庭方面的事就眾所周知了,千金大小姐和平民保镖结婚之後,生了個兒子。

但感情最終還是破裂,大小姐的平民丈夫因為離婚後分財產的問題還鬧上了法庭,雖然對共同財產毫無貢獻,但他非常理直氣壯地要求分割一半——即1兆2000億韓元(約60億人民幣)。

曠日持久地打了5年的官司大戰,最後還是李富真贏了,兒子的撫養權也歸她。

李富真的兒子林東賢極少出現在公眾視線中,但李富真對獨子顯然很上心。

2011年時,和兒子在商場買東西,母子倆看起來很是親暱。

2016年,即使在她哥因「國政壟斷事件」在風口浪尖上、她自己深陷離婚官司時,她依然準時出席了兒子的小學學習展示會。

坐在台下為兒子彈奏樂器鼓掌,一邊看活動,一邊拿著手機拍攝。

參觀兒子的教室,和班主任交流情況。

還在操場上看兒子和朋友們踢足球。

最近,李富真的生活也是平靜悠閒,5月份還和女演員高素榮一塊兒去聽了音樂會。

相比起长公主和李在鎔来,三星的另一個孩子李瑞賢就不那麼起眼了。

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她一直管理的就不是三星的核心產業,而是時尚等相對來說比較邊緣的事業。

而且在三星的外部形象方面,一直是哥哥李在鎔和姐姐李富真在做,她則以安靜著稱,形像比較神秘。

她也是三星四個兄弟姐妹當中唯一一個已婚的,哥哥姐姐都離了婚,妹妹李允亨在20多歲時自殺,只有她一直和東亞日報社前會長的次子金在烈保持著結婚狀態。

這可能也是为什么,她的孩子比哥哥姐姐的孩子加起來還要多。

她是四個孩子的母親,三個女兒、一個兒子,也許是因為父母的低調,四個孩子在網上的信息也非常少。

但也可以想像,一定和他們的表妹李元洙一樣,含著金湯匙過著最頂級的生活。

根據今年企業數據研究所的數據,三星目前的權力三兄妹和他們的媽媽,在继承了李健熙的股份之後,一躍進入股票富豪「前五名」。

李在鎔以14.2萬億韓元位居首位;

媽媽洪羅熙排在第2位,長公主李富真第3位,妹妹李瑞賢排在第5位。

這就是真正意义上支配韩国的财阀家族。

现在李在鎔获得特赦,準備好在業內大展拳腳,不出意外,三星在韓國祇會更強勢。

財閥勢力的壟斷一定會加劇韓國日益緊張的階級矛盾和社會亂象。

對於廣大的韓國民眾來說,絕非好事。

但諷刺的是,這次李在鎔的特赦并没有太多民众反对,根據最近一項公開民調顯示,有70%的人支持他的特赦。

這显然是不合逻辑的。

專家說,雖然打擊腐敗和財閥的願望依然存在,但目前韓國社會最迫在眉睫的恐懼是經濟衰退,還有三星在世界舞台上代表著韓國的那種自豪感。

「他們有個核心信念就是,如果三星做得好,韓國就會做得好。韩国人几十年来一直生活在這个神话里,作為被影響了幾代人的普通公民來說,這种心态是很难改变的。」

」尤其現在經濟低迷的情況下,人們希望看到一些具體的跡象,能像徵著社會在向前發展,李在鎔的特赦就是這样的存在。」

但特赦財閥掌門人真的能促進經濟發展嗎?許多韓國經濟學家指出,這并没有确凿的证据支持。

韩国总统這种特赦反而是对腐败的遮掩,會助長財閥和政府之間的腐敗現象。

人們把虛無縹緲的念想放在財閥身上,無異於飲鴆止渴。

雖然韓國未來的經濟走向無法預測,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財閥勢力肯定會藉機更加壯大,以李在鎔为首的三星家族将在韩国更长久地屹立不倒。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