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歲女孩被逼嫁給70歲老翁!乾旱、蝗災、飢荒、疫情同時襲擊,小國底層太慘…

對於肯尼亞來說,這是一個太過難捱的時代:疫情、乾旱、蝗災、飢荒、通貨膨脹同時襲擊,讓每一個人的命運都發生了改變。

對於12歲的阿米拉來說,她還太小了,還不足以理解那些複雜的概念。

她不明白這個世界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她所在的國家——肯尼亞,最近出現了什麼問題。

她只知道,在這幾個月之中,她一直在餓著肚子……

有人告訴阿米拉,她的一個哥哥要結婚了,所以全家都要動員起來,去靠近索马里边境的肯尼亞加里萨镇参加庆祝活动。

這是幾個月來阿米拉最興奮的一次。

她餓了太久,每一頓都吃不飽飯,但既然是慶典,就意味著她終於能填飽肚子一回。

「我有一件新衣服要穿,他們把指甲花塗在我的手上。我很期待這一場盛宴,我期待著吃很多東西。」

那一天,她興奮地跟著親戚一起登上了公交汽車,滿心歡喜。

但阿米拉不知道的是,這場所謂的「哥哥的婚禮」實際上只是騙她過去的一個幌子。

這場婚禮真正的主角,是12歲的阿米拉。

而另一方,是一個70歲的老人。

對於阿米拉的家庭来说——這已經是最好的安排了。

一年前,阿米拉的母親死於癌症,而他的父親獨自養育三個孩子,阿米拉是最小的,也是唯一的女孩。

他的父親每天都需要去放牧,微薄的收入勉強能支持一家四口的溫飽,卻經不起任何風波。

今年早些時候,一场严重的乾旱,讓她家的22頭奶牛和大部分山羊都死了……

曾經勉強能夠度日的家庭變得入不敷出,每個人都餓著肚子、吃不飽飯。

「你不能只靠10頭奶牛養活一家人。」

「我們失去了很多奶牛,剩下的奶牛也很虛弱,其中一頭還被鬣狗殺死了……我們不得不購買昂貴的奶粉作為食材。」

最後,阿米拉的叔叔幫她安排了這一場婚禮:阿米拉將嫁給一個富有的70歲老人。

雖然他的年紀足以當她的爺爺、甚至太爺爺,但是只要嫁過去,阿米拉就不會餓死;

而她的父兄也將憑藉那筆聘禮——幾頭奶牛——度過這一段困難的時間。

在阿米拉被帶上公交車的時候,她聽到了叔叔打的電話,才終於意識到出了問題。

「這實際上是我的婚禮,我才是那個要結婚的人。」

憤怒與被背叛的委屈讓她忍不住大哭起來,但她是幸運的——在公交車下一站停靠的時候,她看到她的幾個哥哥帶著警察過來,阻止了婚禮的進行。

只是,有更多更多和阿米拉一樣的女孩,沒有等到拯救。

根据肯尼亞1990年批准的《兒童權利公約》,童婚在法律上一直是被禁止的。

但實際上,它卻從來沒有在這片土地上消亡過。

在肯尼亞,萬千和阿米拉一樣未到適婚年紀的女童都面臨著童婚的風險,因為她們的家庭迫切地希望通過「丈夫」的聘禮來換取資源。

如果是在正常時期,她們或許還可以按部就班地上課上學、接受教育,同時獲得學校的庇護。

但這並不意味著安全。

一旦家庭決定了要用她們來換取嫁妝,那麼教育就會立刻停止。

她們的身份,將會立刻從「小學生」變為「妻子」。

事實上,就連來營救阿米拉的兒童保護組織官員,都非常驚訝她的哥哥會來阻止這次婚姻。

「通常情況下,她們的兄弟都會和這位叔叔一樣,為了錢出賣自己的姐妹。」

畢竟,在肯尼亞的传统观念中,這些女孩子算是「家庭財產」的一種。

一旦家庭經濟情況出現困難,她們就會被視為物品交換出去,作為拯救整個家庭「最好的選擇」。

而現在,因為疫情、戰爭、蝗災、乾旱……

眾多負面因素疊加之下,有无数的肯尼亞家庭,都處於「經濟困難」带来的飢荒之中……

乾旱。

這是肯尼亞人长久以来都需要面对的问题——但從2016年以來,連續數年的全國降水嚴重不足,讓這成為了一個生死問題。

聯合國數據顯示,在肯尼亞、索馬里和埃塞俄比亞這一塊區域,有1500萬人受到严重乾旱影响。

肯尼亞全国47個縣中,有10个县处于因为乾旱导致的「國家災難」狀態。

這是40年以來最严重的乾旱。

去年下半年,肯尼亞有150萬头牲畜因为乾旱而死亡,道路上到處都是動物的屍體。

「如果牲畜死亡,那麼人們也會死。我們已經離死亡不遠了。」

一位肯尼亞的牧民眼睁睁地看着他心爱的动物因为缺水和饥饿备受煎熬,有40只山羊因为乾旱而死。

為了尋找食物和水,人們不得不在放牧的時候走得更遠——這又帶來了不同社區之間的衝突加劇。

不同村落的村民為了爭奪寶貴的水源大打出手,只因為每個人都想要活下去。

一些地方,女性不得不出賣自己的身體,來換取寶貴的水資源。

而在更嚴重一些的地方,已经有数十萬人不得不因为乾旱而背井离乡,離開自己的家園。

但是威脅他們的自然因素,卻不止於此。

乾旱已经让肯尼亞的农业已经奄奄一息,而21年暴发的东非蝗災,更是致命一擊。

這是肯尼亞70年来最严重的蝗災,4000億隻蝗蟲肆虐之下,很多地區顆粒無收。

乾旱与蝗災,直接带来了飢荒。

2021年9月,面临饥饿威胁的肯尼亞人数量为 210 萬,而到今年3月,這一數字已增加到 280 萬。

肯尼亞国家抗旱总局公佈,目前,該國嚴重營養不良兒童人數已達60萬。

在疫情之前,肯尼亞也因为乾旱面临着严重飢荒的可能性。

但當時,世界形勢還沒有像現在這樣,進口糧食也是一件相對容易的事情。

現在,俄烏衝突讓全世界的糧食供應鏈發生了改變。

對於肯尼亞來說,這成為了壓死駱駝的稻草:肯尼亞67% 的小麥進口來自俄羅斯,22% 來自烏克蘭,11% 來自世界其他地區。

國際糧價飆升,與此同時,肯尼亞也在面临着严重的通货膨胀。

與去年相比,肯尼亞的食品价格上涨了15.3%.

在剛剛過去的7月份,肯尼亞的通货膨胀率达到了五年以來的最高峰:8.3%。

菜販瑪布格斯媽媽在接受採訪時說:「即使是薯仔這種最基本的食物,價格也在飛速上漲。」

因為所有東西的成本都更貴了。

從俄羅斯進口的化肥價格翻了一倍,從原先的2500肯尼亞先令(141元)變為了5000先令。

運送食物的車輛燃油也更貴了,原先的1800先令(100元),變成了3965先令。

對於肯尼亞人来说,一切都在朝著更加艱難的方向慢慢滑去。

現在,阿米拉暫時是安全的。

她的兄弟保護了她,讓她免於嫁給70歲老翁的命運。

安排她結婚的叔叔被審判,虽然目前仍然处于保释狀態。

而她暂时住在该地区唯一由肯尼亞政府运营的儿童救援中心,等待著回家。

在接受採訪時,阿米拉說:「我想要回家,因為我想要去上學。我很喜歡學習,我的老師很好。我最喜歡數學,我想實現成為一名醫生的夢鄉。」

但是,回家之旅或許沒有那麼簡單。

照顧她的負責人說:「我們知道讓她留在這裡不是長久之計,她想回家,但我們不能這麼做。」

」送她回去,她再被嫁出去的可能性仍然很高。」

畢竟,保護只是暫時的。

她們家最基礎的經濟困境無法解決,全家人都吃不飽飯,她再被安排嫁人,也只是時間問題。

而現在这个时候……錢的問題,又能怎麼解決呢?

唏噓……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