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比及女兒殘缺屍照被洩露,遺孀當庭崩潰告到底,法院說她為訛錢

2020年,科比和女兒吉安娜以及其他7人在加州直升機墜毀事故中不幸喪生,雖然已經兩年過去,關於這場意外的官司卻從未結束。

近日,科比的遺孀瓦妮莎將當時現場的救援人員告上法庭,因為她居然發現,當年洛杉磯的急救人員還在四處炫耀在直升機殘骸旁邊拍攝的照片,而畫面內容就是自己丈夫科比以及女兒殘缺不全的屍體。

瓦妮莎向媒體坦言,知道這件事情之後,自己的心情再次無法平靜,遭受著非常嚴重的情緒困擾。

她堅持向聯邦法院要求,讓洛杉磯治安部門的相關人員必須承擔法律責任,提出數百萬美元的隱私訴訟,而受理該案件的部門稱這起訴訟是「搶錢」。

昨天,瓦妮莎當庭崩潰,不斷地抽泣,她的律師告訴10名陪審團成員,就在NBA球星科比去世兩天之後,參與急救的消防員和警長助手在加州的一家酒吧,隨機向身邊的人分享科比屍體的照片。

她表示,一想到很多陌生人瞪大眼睛,抱著不知道怎樣的獵奇心態看自己死去丈夫和女兒的照片,自己情緒就非常崩潰,警察拍攝這些照片不是為了調查目的,而是為了「他們個人的滿足」。

自己家人的悲慘死亡、切膚之痛,竟然成了一些人的紀念品、飯後娛樂的談資?!

這有幾個人受得了呢?瓦妮莎表示自己特別害怕有一天會在網上,或者自己的孩子將來會在網上看到這些照片!

以上照片的展示過程,都被當天的顧客錄下來了,除了來消費的人,酒保們也看到了這些照片。

當晚,甚至有一名警官利用這些照片吸引陌生的女孩,以此來跟她們搭訕,吹噓他在墜機現場的經歷。

瓦妮莎的律師表示:這個案子就是要問責,洛杉磯的執法人員、公務人員就是會在現場拍照和廣泛流傳,這些圖像在公安內部被大量討論,頻繁展示,這是在瓦妮莎的傷口上撒鹽。 

該洛杉磯官方聲稱,瓦妮莎的訴訟並沒有法律依據。

Vanessa 侵犯隱私的訴訟「沒有法律依據」因為這些照片從未洩露給公眾,沒有在「媒體、互聯網」以其他方式公開傳播過,縣律師斯基普·米勒稱:」事實仍然是洛杉磯官方並沒有造成科比女士的損失。」

據報導,瓦妮莎曾特意要求當局不允許任何人為丈夫和女兒的屍體拍照。

她曾經哀傷地請求:「如果你不能把我的丈夫和孩子帶回來,請確保沒有人給他們拍照。」

但她後來才得知,當天參與救援的消防員和警員正在四處傳播照片。

那麼,瓦妮莎的控訴到底有沒有證據?

訴訟稱,她的女兒吉安娜和丈夫科比遺體特寫照片至少在28 個治安部門、至少 12 名消防員之間傳遞,包括在酒吧和頒獎晚會上炫耀。

瓦妮莎的律師說,一名參加 2020 年金麥克獎(事故發生不到一個月後舉行的廣播電視頒獎晚會)的普通公民目睹了洛杉磯縣消防局的公共信息官托尼·伊姆布倫達(Tony Imbrenda)是如何在現場談論這些照片並將其展示給其他人。

加利福尼亞州諾沃克的一名調酒師也作證說,一名洛杉磯警察向他展示了這些照片。

而且,法律也站在瓦妮莎這一邊:加利福尼亞州法律規定,急救人員在事故或犯罪現場未經授權拍攝死者照片屬於犯罪行為。

這種情況並非孤例,加州曾支付250萬美元的賠償,給兩個類似的車禍案件受害家庭。

週三的庭審現場,雙方爭執不下,場面有些「醜陋」洛杉磯當局甚至希望瓦妮莎去做一個精神鑑定,以確定她是否真的因為這些照片而「遭遇情緒困擾」還說雖然他們「對瓦妮莎深表同情」但她的案子就是在」搶錢」。

目前此案並沒有一錘定音,面對冰冷強大的公權,瓦妮莎沒有被打倒,她像一隻憤怒的母獅,依然在為親人奔走搏鬥,尋找更多的證據。

去年 10 月,瓦妮莎在Instagram 帳戶上的一篇帖子中,穿著萬聖節服裝,扮演克魯拉·德維爾,來自《101 只斑點狗》中的虛構人物。

布莱恩特引用德維爾的话说,「他們說悲傷有五個階段:否認、憤怒、討價還價、沮喪和接受。好吧,我想再添加一個……復仇。」

-END-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新歐洲」(ID:xineu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