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一億隻為討牛郎歡心?日媒曝“牛郎痴女”悲慘現狀:賣身賺錢、患病自殺

「愛上了牛郎之後,我瘋狂為他砸錢、整容。」

「我自殺未遂,傾家蕩產,現在也不想繼續活下去了。」

在日本,有這樣一群被稱作「牛郎狂」的女性。

她們愛上牛郎,為牛郎而瘋狂,淪為牛郎們的精神奴隸,過著在生死邊緣掙扎的生活。

她們把拍攝成人影片、從事風俗業賺到的錢全都砸到了牛郎身上,想讓心目中的那個他知名度更高,卻深陷漩渦不能自拔。

在燈紅酒綠的歌舞伎町,經常能看到自殺未遂的女孩。

警察勸解女性不要跳樓——這不是什麼罕見事件,與死亡打交道,成了「牛郎狂」們的家常便飯。

「洗澡時差一點就割腕了」、「朋友在電話裡說想尋死於是馬上趕到她家」…在她們眼中,自己的生命是隨時可以捨棄的東西。

她們或多或少會為與牛郎的關係而煩惱、哭泣、受傷,甚至會患上心理疾病。

在這其中,有人最終掙脫出來,有人陷入黑暗從此徹底消失。

在老牌牛郎店裡被稱作「女王」的Emika,就曾是這些女性中的一員。

23歲那年,Emika來到歌舞伎町找牛郎消遣。

來往之人絡繹不絕,燈光從深夜亮到黎明,巨大的慾望和財富在這裡交織、纏綿、消散。

剛被男朋友甩掉不久的她,對偶然入店遇到的牛郎一見鍾情。

她覺得對方的想法也是一樣,於是就在當天,兩人火速決定在一起。

這段戀情維持了不到一年,在一起之後男友表示,自己決定辭掉牛郎的工作,專心陪在她身邊。

這反而讓Emika產生了不安的感覺,她覺得失去工作的牛郎靠不住,於是選擇了離開。

但她沒想到,自己會再次愛上牛郎。

(示意圖)

與招牌牛郎「阿透」墜入愛河,改變了Emika的人生軌跡,她沉迷於對方的美貌和無微不至的關懷,從異地到同居,不曾對這段感情有過一絲懷疑。

她第一次感受到,為了眼前的男人,自己可以忍受一切、付出一切。

(示意圖)

當時的Emika,也迎來了自己的「事業巔峰」。

作為大受歡迎的成人片女優,在她的努力之下,自己的熱門作品越來越多。當時她不僅在日本國內有著很高的知名度,報導提到,她的作品在外國同樣大受歡迎。

被冠上「當紅成人女優」頭銜的她,私下接單的價格飛漲,原本的上門按摩的收入,一下子暴增到之前的10倍以上。

同時,為了自己的牛郎男友,Emika還做出一個極限壓迫自己的決定:

「如果一天沒賺夠10萬(約人民幣5000),就不允許自己睡覺。」

為了達到目標,她同時在接「爸爸活」的店、成人影片公司、上門按摩兼職、夜總會等打工。

即使身體條件不允許「服務」她也想辦法不耽誤當天的業績,爭取讓每一位客人都滿意而歸。

瘋狂透支身體和精力,她把賺來的錢,幾乎都花在了牛郎男朋友的店裡。

每逢到店,她必点男友来为自己服務,每個月她在他身上的花銷都不低於350萬(約人民幣17.7萬),男友生日當晚更是豪擲1500萬(約人民幣75.8萬)為他慶祝。

為了保住男友「頭牌牛郎」的面子,她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牛郎店的頭牌宣傳:4人營業額6.6億)

給牛郎男友瘋狂砸錢換來了回報:她的男友成为店里年入过億的招牌牛郎,伴隨著銷售額和銷量的上升,男友的形象越來越自信耀眼。

收入和美貌都非常突出的兩人,成為歌舞伎町無人不知的「模範情侶」。

但這段戀情,最終還是結束了。

男友辭去牛郎業務,開設、經營自己的公司,Emika为了更好地服務外国客户,選擇了出國留學,學習語言。

兩人的價值觀漸行漸遠,Emika才意識到這段關係的脆弱性:離開了慾望交織的歌舞伎町,他們兩人幾乎沒有任何交點。

「我在他身上花了一个億,但我並不後悔。」

(示意圖)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像Emika這樣,能從牛郎的懷抱裡理智脫身。

更多的女孩會遭受風俗業和牛郎的雙重剝削,被囚禁在謊言和黑暗中,無法脫身。

从事色情服務的女孩,有很多本身家庭條件太差,或是成長過程中沒有得到過足夠的愛。

她們很容易就被牛郎賜予的關懷和愛意俘獲,在精心設置的話術和精神操縱中,變成對方的「奴隸」。

為了能給牛郎花更多的錢,她們不惜自己剝削自己,把肉體和精神都逼到極致,毀掉自己的人生…

(牛郎店的宣傳)

上半年在日媒引起轟動的女性A,就是這樣一位陷入其中不能自拔的「牛郎狂」。

A的身份特殊之處在於,她患有輕微精神疾病,靠著政府的生活保障金來維持生活。

高中畢業後,A離開老家從事事務性工作。後來她選擇辭職去夜總會和風俗店賺錢,拿到錢之後就和當時喜歡的牛郎同居。

由於父母的反對,她被迫與牛郎分手,之後,她成了無家可歸的流浪人,申請到了政府的生活保障費用。

沒有存款也沒有收入,但她依然想念牛郎的關懷,想念牛郎給她的那種「愛」。

她拿出生活保障費去找牛郎,花光之後一边借钱一边继续去店里,为了得到牛郎的愛像发疯一样不断砸钱,陷入難以自拔的境地。

最終,她再一次走上賣身換錢的道路。

她曾2次因為在街上拉客而被警察當場逮捕,後來,她瘋狂向之前的客人和陌生網友推銷自己的「身体服務」賺了錢馬上去找牛郎。

像是吸毒那樣,她無法停下自己的渴望,想一直躺在牛郎的懷裡,為此不惜犧牲自己的人生。

拿著納稅人的補助,每個月卻花250萬去找牛郎——她的事情在媒体曝光之後引发了众怒,她本人成為了網絡暴力攻擊的對象。

輾轉在賣身和牛郎的「愛」之間,被温柔与愛意吸血吸到干,A的遭遇,像极了千千萬萬「牛郎狂」的縮影。

名為麻美的女孩是知名牛郎「女友」中的一個,但因为点了其他牛郎的服務触怒了男友。

不管她怎麼聯繫男友,都沒有從他那裡得到任何回應,心灰意冷的麻美選擇了在他們一起租的房子裡上吊,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名为奈奈的女孩愛上了知名牛郎店的招牌牛郎「紫陽君」為了能更多地見到他,她賣身籌錢,希望自己的犧牲能換來對方更多的關注。

但「紫陽君」並沒有因此而對她格外上心,她開始要求對方24小時在線回复消息,跟踪他到家裡,最終被对方厌恶,要求跟她絕交。

示意圖。

奈奈傷心欲絕,在自家浴室嘗試割腕自殺,但因為恐懼還是選擇了放棄。

她說,在自殺時,自己還不忘把和「紫陽君」最珍貴的回憶視頻放在眼前。

那段視頻裡,兩人一起站在香檳塔前,笑容燦爛。

為牛郎瘋狂的女孩們,在風俗業的誘導之下選擇了通過賣身賺錢,由此来继续为心愛的牛郎花钱。

「為了見你我甘願去賣身」、「為了和你在一起我願意犧牲一切」、」我都糟蹋了自己的人生,為什麼你還是不肯多看我一眼」…

巨額的花銷像是漩渦,牛郎們無微不至的感情關懷、風俗業的無良誘導,成為讓她們不斷沉淪的詛咒。

但在色情和風俗界,肉體和精神,关怀和愛,都只不過是明碼標價的生意。

這些生意像鎖鏈一般,無一例外地,束縛在每一個靠近漩渦的女性身上。

在花天酒地中有人賺得盆滿缽滿,有人收穫了巨大的名利,有人掌控資源成為下一個加害者。

只有無數年輕女孩成為被正反兩頭反復吸血的悲慘獵物,墜入這張遮天蔽日、無法逃脫的網。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