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為得了新冠,結果卻是猴痘!患者親述痛苦經歷:連水都喝不下…

7月23日,世衛組織將猴痘列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跟新冠同級,這說明了猴痘的嚴重性,以及專家對此的擔憂。

這兩個月,媒體報導了不少關於猴痘的新聞,確診病例數讓人很擔心。

但是,很少看到患者現身說法,講述得猴痘的經歷。

最近兩天,一位猴痘患者公開在媒體上講述了他確診後都經歷過什麼,

看了他的故事,讓人們對這種陌生的疾病有了感性的認識……

這位患者名叫Harun Tulunay,35歲,家住倫敦,是一位慈善工作者,從事性健康方面的工作。

這次猴痘爆發是從5月開始的,5天前英國統計確診人數已經達到2859例,

而Harun就是這2859分之一。

Harun是從6月初開始出現症狀的。

一開始的症狀類似於流感,比如發高燒、畏寒、肌肉酸痛,

Harun前段時間剛剛得過一次新冠,他「確信」自己是再次感染了新冠,

但奇怪的是,怎麼檢測結果都是陰性。

幾天之後,他的身上出現了紅白色皮疹,類似過敏的症狀,

據Harun描述,當時身上長的皮疹「跟在網上看到的猴痘圖片完全不一樣」。

(網上的猴痘照片),

又過了幾天,他注意到鼻翼上長出一個小疙瘩,就像蚊蟲叮咬留下的痕跡,不疼不癢。

因為Harun本身就從事性健康工作,他對猴痘病毒及其症狀等理論知識非常了解,不過他從沒親眼見過感染猴痘後出現的皮疹,

所以他壓根沒把自己出現的皮疹往猴痘的方向想。

直到幾天之後,Harun的病情惡化了。

他發高燒到40度,嗓子疼,「吃再多止痛藥都沒用。」

這時Harun才去看醫生,但醫生也從沒懷疑他得了猴痘,

醫生覺得他只是扁桃體發炎,最後給他開了一些青黴素用於消炎,

當時Harun還不知道,嗓子疼并不是因為扁桃体发炎。

其實,Harun是愛滋病攜帶者,

眾所周知,愛滋病病毒會破壞人體的免疫系統,

Harun需要服藥控制體內的愛滋病病毒含量,保護免疫系統正常運作,抵禦疾病入侵。

比較奇怪的是,驗血的結果顯示Harun的免疫系統沒有崩潰,但他仍然病倒了,

醫生提醒他,有可能是他吃的藥不起作用了,把Harun嚇壞了。

後來,Harun自己去了性健康診所,診所懷疑他感染了猴痘,送他去接受檢查,這時他才第一次把自己的症状和猴痘联系起来。

「你永遠不會相信,這種病會讓自己得上。」

「我就是做性健康工作的,但我還是沒發現自己感染了。」

這時Harun的症狀已經進一步加重了,特別是扁桃體腫脹和嗓子疼的情況,把他折磨得夠嗆。

「我不能呼吸、吞嚥和說話。」

「我清楚地記得,我打電話給醫院,痛苦得直哭。」

這次醫院終於對Harun重視起來,他被送到醫院隔離,

檢測結果顯示,他的確感染了猴痘,

他的手、腳、腿上開始出現典型的猴痘皮疹,

鼻子上的病灶也變得更大,還感染了。

Harun很快被轉到一家專科醫院,接受一種對天花有效的實驗性藥物的治療。

那段時間,讓Harun覺得非常痛苦和絕望。

「我害怕我會獨自死在病房裡,」Harun說,」我這輩子從來沒那麼痛苦過。」

「我記得我看著一瓶水哭了,因為我嗓子疼得喝不下水。」

在醫院住了一段時間,Harun終於痊癒了。

有了親身經歷,他已經明白猴痘病毒的狡猾,所以呼籲政府加快推進疫苗接種,避免更多人受罪。

「很多人可能沒有症狀,而且不會在明顯的地方長出皮疹,或者像我身上的皮疹一樣非常小。」

「人們很容易就能在不知不覺中把病毒傳染給其他人。」

「我們越快接種疫苗,就能越及時地阻止它傳播。」

Harun還順便澄清了一件事——

現在很多人都錯誤地認為,猴痘是同性戀直接傳播的疾病,但事實並非如此。

「只是因為这种病现在正在影响同性恋群体,但并不是說只有同性恋才会感染。」

「有幾個異性戀朋友和異性戀情侶就在社交媒體上聯繫過我,講了他們得猴痘的經歷。」

(示意圖)

希望看了Harun的现身說法,

能讓人们更加了解猴痘,

面對這種看似離我們很遠的疾病時,也能多一分警惕……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