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媽媽幫17歲女兒私下墮胎,母女都被判重罪!民眾怒罵臉書”出賣用戶”?!

臉書一直處於美國輿論的風口浪尖,今天,「#刪除臉書(DeleteFacebook)」又登上了twitter趨勢, 但這次,是因為它捲入了一起墮胎案……

案件的主角是一對美國母女,17歲的西萊斯特·伯吉斯(Celeste Burgess),和她的母親傑西卡·伯吉斯(Jessica Burgess)。去年底,西萊斯特意外懷孕,因為種種原因沒能成功墮胎,一直拖到孕期第23週。如果西萊斯特住在新罕布什爾州、弗吉尼亞州、賓夕法尼亞州,這些州允許在第24、25週前做墮胎手术;如果是住在俄勒岡州、新澤西州、蒙大拿州等23個州就更方便,它們要么沒有限制,要么禁止在「胎兒存活期」墮胎,也就是24到28週。

可麻煩的是,西萊斯特住在內布拉斯加州。早在2010年,內布拉斯加州政府就禁止女性超過20週後墮胎,它是美國第一個採取這項政策的州,在墮胎议题上非常保守苛刻。今年,最高法院推翻「羅訴韋德案」後,州長比特·里基茨(Pete Ricketts)歡呼雀躍,召开会议试图颁布更严格的墮胎禁令,也就是禁止12週後墮胎。

還好,他們差三票沒能通過,目前仍是20週。 但這對西萊斯特夠棘手的了,她的家境不好(據她母親說,全家人只有400美元的存款),没有条件去其他州墮胎,本州的診所也不可能接收她。於是,她和母親想來想去,决定私自用药墮胎。母親傑西卡購買了一款叫Pregnot的墮胎药,這種藥包含米非司酮和米索前列醇,通常在孕早期終止妊娠。

這種藥實際上不應該在孕期第23週吃,但因為沒條件,西萊斯特只能死馬當作活馬醫。吃药後的感觉很不好,西萊斯特的體內翻江倒海,经过几个小时的挣扎後,她在家裡排出一個死胎。在母親和22歲男子坦納·巴恩希爾(Tanner Barnhill)的幫忙下,她們掩埋了死胎,之後觉得不安全,把它挖出來燒掉,又埋了一遍。

她们知道墮胎是违法的,於是逢人就说,西萊斯特不小心流產了,死胎已經被處理了。然而,她們萬萬沒想到的是,在內布拉斯加州,私下處理流產胎兒屍體也是違法的,胎兒的死亡必須上報政府!4月26日,當地的諾福克警察局接到舉報,有人說西萊斯特早產了一個死胎,偷偷埋了它。警方在29日上門詢問,西萊斯特承認了此事,說她是在凌晨洗澡的時候意外流產,胎兒剛出生就死了。

西萊斯特告訴警方,她後来叫醒了母亲,兩人一起把胎兒屍體裝進袋子,放到自家货车後面的箱子里。几天後,她和母親把死胎埋入男性友人坦納·巴恩希爾的父母的土地,巴恩希爾也帮忙埋尸。母親傑西卡把警方帶到掩埋地點,警方挖出一個塑料袋,裡面是明顯被燒過的遺骸。證據確鑿,6月份,母女倆被指控犯下一項重罪,即「轉移、隱藏和遺棄屍體」,和兩項輕罪,「隱瞞他人死亡」、「虛假瞞報」。

事情還沒完,警方琢磨著,覺得這事兒不簡單,他們不確定胎兒的真正死因。屍檢報告上寫道:「確切的死亡原因尚不確定,但肺部表明它從未含有任何空氣。雖然調查結果與胎兒死產的表現一致,但不能排除胎儿被放入塑料袋後窒息而死的可能性。」也就是說,警方怀疑西萊斯特是生下孩子後,把孩子悶死的。如果是這樣,事情就很嚴重了。 一週後,警方對臉書發出調查令,要求訪問西萊斯特和傑西卡賬戶上的所有信息,包括聊天對話和私信。

結果發現,背後确有隐情, 不過不是「悶死胎兒」,而是和墮胎有关。他们发现母女俩有一段疑似谈论墮胎药的对话。西斯萊特:「我們今天就開始嗎?」傑西卡:「是的,如果你想停止分泌荷爾蒙的話。」西斯萊特:「好的。」傑西卡:「吃第一片藥可以停止荷爾蒙,等24个小时後再吃第二片。」西斯萊特:「好的。」西斯萊特:」之後我们要记得燒掉證據。」,

這裡的「燒掉證據」,自然是指「焚燒死胎」了。很快,警察局把這段對話作為第二次搜查令的主要依據,他們闖入母女倆的家,從裡面收走總計13台筆記本電腦和智能手機,提取出24GB的數據。」西萊斯特·伯吉斯談到,她迫不及待想把那個‘東西’從身體裡拿出來,并与傑西卡·伯吉斯一再確認,她们之後会烧掉。」 分析數據的警長本·麥克布萊德(Ben McBride)在證詞中寫道。

在兩人的聊天記錄裡,西萊斯特说很高兴自己能重新穿上牛仔裤生活,「高興到從座位上跳了起來。」這個月,傑西卡被控犯下三项重罪(包括「對超過20週的孕妇进行墮胎」,「非法行医墮胎」),兩項輕罪。女儿西萊斯特犯下一项重罪,兩項輕罪,罪名和之前的一樣。幫助掩埋死胎的22岁男子巴恩希爾犯下一项轻罪,是」试图隱瞞他人死亡」。

目前,母女倆都表示不認罪,正在等待審判,巴恩希爾没有提出任何抗辩。这起案子被媒体报道後,美國人炸了, 因為這是「後罗诉韦德时代」的第一起,互聯網公司配合政府,出卖墮胎用户信息的案子。墮胎权支持者、數字隱私專家和關心隱私權的人,在」羅訴韋德案」被推翻後就开始担心,自己在網上寫的任何一句話都可能成為罪證。沒想到,現實來得如此之快。

脸书对墮胎权的立场一直摇摆不定。 之前,馬克·扎克伯格被员工询问如何在平台上保护想要墮胎的人。 他回答說,他會加強加密技術,不把人們的信息洩露出去,保护墮胎者的安全。对想去其他州做墮胎手术的员工,臉書公司也會提供補貼,讓他們沒有經濟負擔。

这个态度似乎是支持墮胎权的,但臉書的人力資源副總裁表示,所有员工不应该在工作场合谈论墮胎问题,因為這違法公司政策。同時,作為普通用戶,如果你在臉書或Instagram上发布协助墮胎的内容,系統會自動刪帖。不管是想買米非司酮,還是給別人郵寄米非司酮,臉書會把它們標記為「違反社區標準」,立刻刪除,似乎不想讓人們買到藥。

臉書公司給出的回答是,這種帖子違反了「禁止購買、銷售或交換醫療藥物」的規則。可是记者测试後发现,」郵寄止痛藥」之類的話是可以正常發出去的,只是墮胎药不行。有些账户因为频繁发布墮胎药信息,還被凍結了。而反墮胎广告在脸书上畅通无阻,被觀看了數百萬次。

更可怕的是,因為臉書廣泛收集用戶數據,並把它賣給廣告商,很多墮胎诊所的患者信息都被反墮胎机构知道了。如果有人想要鬧事,不會特別困難。在人們的口誅筆伐下,7月初,脸书公司不情不愿地删掉了用户浏览墮胎诊所网页时的位置数据。

但从西萊斯特的遭遇看,刪掉位置數據也不夠。 只要你在脸书的产品上提过墮胎,公司都可以把它作為罪證交給政府。西萊斯特的案件,讓「刪除臉書」登上美國的twitter趨勢。上一次出現如此盛況,還是幾年前臉書被爆用假新聞干擾大選。

「每一個女人都應該刪掉臉書,立刻馬上。」,

「一个内布拉斯加州的女子把墮胎药给她的未成年女儿吃,臉書把兩人的聊天記錄交給警察,導致她們被起訴。這個案子,就是专家们警告我们会在後罗诉韦德时代看到的。」,

「每次我觉得馬克·扎克伯格和臉書不可能更low的時候,他們又刷新了下限。這次把內布拉斯加州少女的私人信息交給警察,好讓他们以墮胎罪起诉她!理性的女人現在就該離開臉書,如果她們還沒刪掉它的話!」,

有人教大家該怎麼做:「女士們,不要在任何社交媒體上發私人信息。不要用任何APP记录你的月经週期。你根本不知道誰能看到這些信息。這些APP公司是靠卖你的數據赚钱的,免費APP根本不免費!」,

還有人直接破口大罵:「操蛋的臉書 #刪掉臉書」,

雖然群情激憤,但大概率並沒有什麼用。 互聯網時代,離開社交媒體是幾乎不可能的,幾年前人們呼喊「刪掉臉書」,也沒幾個人真的做。如果生活在墮胎禁止州,最好不要在任何网站上透露自己的墮胎计划,也不要告訴關係一般的人。雖然很憋屈,很惱火,可只有這樣,才能保護好自己……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