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磯要強制酒店把空房低價租給流浪漢?! 網友: 不要啊!會變成貧民窟和淫窩啊!

在美國,隨處可見的流浪漢一直都是一個讓人頗為頭疼的問題, 但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許多城市的情況變得更加糟糕。 根據洛杉磯相關部門的統計數據, 在2020年,有超過66000人無家可歸,比2019年增加了12%, 隨著近來的通貨膨脹和住房危機,這一數字還在上漲。

為了讓無家可歸的人們有地方住,也為了最大程度地利用住房資源, 洛杉磯議會想出了一個「一舉兩得」的提案—— 用酒店的空閒房間安置流浪漢。 根據提案要求,酒店應當定期向市住房部門報告空置房間數量, 然後,住房部門就會穿針引線,將房間推薦給流浪者, 流浪者以代金券的形式支付房費,房費必須在「公平市場價格」以內, 酒店也不可以對無家可歸的洛杉磯人產生歧視。 簡單來說,就是酒店必須以優惠的價格向流浪漢提供空房,且不能隨意拒絕。

這項提案引來了極大的爭議,目前正在激烈的討論之中, 具體實施與否,要由2024年3月洛杉磯選民的投票決定。 在當地一家酒店做酒吧服務員的Bambian Taft是提案的忠實支持者, 即便身為工會會員,有著一份收入不錯的工作,但在住房危機之下,Bambian還是落得無家可歸, 如果提案通過,她和女兒的生活將有質的飛躍, 母女倆不必再為每晚145美元(約合980元)的酒店房費掙扎,也有更多的金錢和精力來解決如何吃飯、洗澡和睡覺的問題, 但現在,每一天的生活都很掙扎,她非常需要一個跳板來幫助自己擺脫當下的窘境。

可除了Bambian或是與她情況相仿的人外, 幾乎所有從業者,尤其是酒店老闆,都對這一提案表示出強烈反對, 在他們看來,無家可歸者與普通住客並不相同, 酒店的工作人員沒有經過適當的培訓,無法全然解決流浪者在心理健康和社會服務上的需求。 對於這一點,曾經有著無家可歸經歷的萬豪酒店審計師Thomas Franklin深以為然, 當時,他住在一處有著24小時安保和工作人員的過渡性住房中,但仍被他人的爭鬥和毒品所困擾, 以Thomas的觀點,如果酒店沒有警務和相關社會服務的支持,這項提案不可能成功。 另外,一旦提案通過,那麼酒店每天下午兩點之前就要向住房部門報告當天的空房信息, 可在這個時間,很多客人還沒有入住, 將現金付費的客人與使用政府代金券的流浪者集中在同一個酒店裡,實在是有些荒唐, 酒店業主應當更加關心客人、員工以及周圍鄰居的安全。 再者,提案通過後,酒店所需的保險費用將會比目前高上四到五倍,導致經濟壓力倍增, 更何況,員工們也極有可能畏難而退,選擇其他就業機會。 總而言之,站在酒店經營者的角度,這一提案百害而無一益, 洛杉磯東北部酒店業主協會主席Patel喊話說, 真正的問題應當交由政府解決,推給酒店,只能臨時打打補丁,根本無法徹底解決問題。

許多網友也持同樣的看法, 其實,類似的提案,在洛杉磯以外的很多城市都實施過, 雖然安置流浪漢的本意很好, 但幾乎每一次嘗試,都以失敗告終: 「我住在一個比洛杉磯小得多的加拿大城市,新冠肺炎的高峰期,我們也嘗試過同樣的事情。 政府以幾百萬美元的價格買下了當地兩家待售的酒店,給不斷增多的流浪漢提供一個可以落腳的地方。 兩年過後,這兩棟建築都不復存在,而且過去一年多的時間裡,沒有一棟能正常使用。」,

「這種狀況已經在我們這一家大型酒店上演過。酒店的新老闆是加州人,本人很少親自到現場來。 州政府給了他一大筆補助金,讓他把整個州的流浪漢都安置在酒店裡,這真的太糟糕了。 沒有人再去光顧酒店裡的兩個餐廳,也沒有人去健身房和游泳池,因為只要一去那裡,就會被一些向你討要錢財和試圖侵犯你的混蛋們騷擾。 警察經常會跑去酒店處理打架鬥毆、吸毒過量、性侵、毒品交易等問題,而且眾所周知,那裡已經變成了一個淫窩。 另外,如果有流浪漢在房間裡吸毒,酒店老闆就能獲取一筆額外的費用,所以他從來不阻止他們,反而讓酒店員工給這些癮君子一一拍照,這樣就又能撈上一筆額外的錢。 但最終,錢會花光,這些人不能再待在酒店裡時,如何處理他們變成了非常有趣的事,酒店資金枯竭後又會做什麼,也很讓人好奇。因為現在沒有正常人願意同這個地方扯上任何關係。」,

「你能想像,花上幾百萬美元建立/維護一個名聲在外的酒店,然後突然有一天,政府強制要求你必須依法接納流浪漢的感覺嗎? 用不了多久,常客就不願意再來酒店,你的員工開始受到語言或身體上的攻擊,房間也被破壞得不成樣子。 我住在加拿大,這種事情在我們這已經發生過。我們買下幾棟閉門歇業的舊旅館,安置無家可歸的人, 但在3家酒店之後(冰毒的煙管引發了火災),我們就不再有別的酒店可買,最終這些人又回到了大街上。」,

「我是舊金山一名社區工作者。在這裡,我們已經試過這種做法——最後,它變成了一場徹頭徹尾的災難。 兩年多過去,所有項目都被廢除,因為不論設計還是管理都太糟糕了。 除非合同中嚴格規定了居民的責任,並提供資金充足的現場支持性服務,否則,酒店裡只會多出幾個貧民窟。」,

「作為一個幾乎整整兩年都無家可歸,並且在過去十年大部分時間裡,每週為達拉斯幾個慈善機構和流浪者收容所做志願服務的人來說,我的親身經歷可以告訴你, 任何不以合同為擔保,明文要求提供相關服務的住房安排都將以失敗告終。句號。 沒有迴旋餘地,也沒有例外。 如果在住房問題上不要求無微不至和全面的支持性服務,它只會變成一個貧民窟。 流浪者的種種行為必須率先得到控制,如果不這樣做,給他們房子住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我在一個流浪漢收容所工作。這樣的說法是1000%正確的。我們的收容所會定期進行藥物測試,如果住戶不合格,我們會給他們提供戒毒和治療方案,但他們不能留在收容所內。 另外,很多無家可歸的人都有精神疾病,我們這有訓練有素的管理人員,工作人員也接受過如何緩解衝突的專業訓練,但有時,這些技能還是不夠,我們必須得報警,才能應對這些具有破壞性和潛在的危險情況。 酒店員工很有可能另尋出路,而不是留在那,處理這些我提到和沒提到的問題。這是一個相當糟糕的提案。」,

「要是如此,酒店老闆還不如把空房以每晚1美元的價格租給朋友,這樣就能說房間已經被訂出去了。」,

把無家可歸的人安置到酒店中,的確能解決一些燃眉之急, 但這並不能長久之策,久而久之,還會爆發出各種新的問題…..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