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23隻猴子大腦裝芯片,結果死了15隻,馬斯克的腦機接口公司,被駡了…

馬斯克除了造車造火箭,他還有一家叫Neuralink的公司。

正是因為這家公司的研究,最近,馬斯克被控虐猴,【「極度痛苦」:被馬斯克公司裝上大腦芯片的猴子,23隻中,15隻死了。】

事情要從2016年說起,那一年,馬斯克和其他人一起成立了一家名為Neuralink的公司,這是一家研究腦機對接技術的公司,目標是幫助人們從腦損傷,脊椎受傷中康復,治療抑鬱症和其他精神失常,以及將人類直接和互聯網連接在一起,那時候,玩手機不需要用手指,直接可以用大腦意念播放歌曲,甚至人與人之間可以進行接近心靈感應的意念交流。

如何實現呢?

就是在大腦中植入一個芯片,他們研究的腦機對接裝置包括一個微型探頭,探頭上有3000多個電極。電極連接著比人發還要細的軟線路,用以監視1000個人腦神經元的活動。

2020年,馬斯克展示了一頭已經被植入Neuralink芯片的小豬,馬斯克在現場演示表示,豬腦中植入芯片後,它大腦的信號就能被實時讀取。

這就意味著,腦機連接的技術,未來有可能讓那些患有神經疾病的人用思維來控制手機或電腦。

2021年,馬斯克的公司又展示了一隻被植入了芯片的猴子,在視頻中,這只猴子可以通過意念玩乒乓遊戲。

馬斯克當時也轉發了視頻。

並且還說:

「很快,你們就會看到我們的猴子玩twitch(遊戲直播)和discord(遊戲聊天)了,哈哈。」

當時,馬斯克在twitter上給出了各種美好的可能,2020年7月,一名網友在twitter問他:Neuralink能不能用來重新訓練導致了抑鬱和上癮的那部分大腦?如果Neuralink可以用來治療上癮和抑鬱,那就太棒了,馬斯克回覆:當然,這偉大又可怕,當被網友問到Neuralink能否幫助強迫症患者,是否可以刺激催產素、血清素和其他化學物質的釋放時,馬斯克回覆:是的,當被問到Neuralink能否幫助患有受傷、自閉症和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或 ALS 的殘疾人,馬斯克回答:它有這種潛力。

馬斯克對這個技術似乎很有信心,2021年就發帖說,公司正在努力跟FDA溝通,一切順利的話,年底就能進行人體試驗。

這個技術給了很多人希望。

當時有些癱瘓的人甚至經常在社交媒體懇求馬斯克讓他們參與這項技術的人體試驗。

然而後來,原本希望2021年開始的人體試驗又推到了2022年,根據最近PCRM的發現,更是讓人感覺這個芯片還遠遠沒有準備好。

PCRM全稱”負責任醫學醫生委員會”,是一個動物權利組織,該組織說,2017年-2020年,在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裝了Neuralink大腦芯片的23隻猴子中,至少15隻死了或被安樂死了,PCRM表示,通過申請大學公共記錄,他們查看了700多頁的文件、獸醫記錄和屍檢報告,發現被裝了Neuralink大腦芯片的猴子,「幾乎每一隻健康受到了相當嚴重的健康影響。」

「坦率說,他們是在殘害和殺死動物。」PCRM的研究宣傳總監Jeremy Beckham說。

Neuralink的芯片怎麼安裝的呢?

他們要在猴子的頭骨上鑽個洞,然後把芯片放進去,其中一隻猴子因此發生了血腥的皮膚感染,不得不被安樂死。

還有一隻猴子被發現少了手指和腳趾。

「可能是自殘導致的,也可能是其他未指明的創傷導致的。」

另外還有一隻猴子在手術後就無法控制地嘔吐,幾天後,在精疲力盡/虛弱中倒下。屍檢報告顯示它出現了腦出血。

目前,PCRM已經向美國農業部提起一份投訴,指控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以及Neuralink違反了9項動物保護法,「為了研發Neuralink和馬斯克所公開宣稱的’腦機接口’,很多(如果不是全部的話)猴子都經歷了極度的痛苦,因為它們在實驗中被人安裝了侵入性的頭部植入,而試驗過程中對動物的關照也是不足的。」

「那些高度侵入性的芯片以及他們相關的硬件,需要在動物的頭骨上鑽孔後插入大腦,在動物身上產生了反復的感染,嚴重損害了它們的健康和研究的誠信。」

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發言人回應稱:

「我們努力為我們負責的動物提供盡可能好的照顧。動物研究受到嚴格監管,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遵循所有適用的法律和法規,包括美國農業部的法規」,同時發言人表示,他們已經在2020年停止和Neuralink合作,Neuralink尚未回應。

這事曝光後。

好多網友憤怒了,「為了他的科幻幻想,猴子遭受的恐懼和折磨讓我血液沸騰。」

「別傷害猴子!!沒人想要特麼的大腦芯片!!!」

“馬斯克讓我想到了他”

「我在想neuralink能治愈艾斯·博格綜合症嗎?如果可以,他應該第一個去當臨床試驗對象。”

“不是。這個項目為什麼被通過了?簡直不是人。”

“馬斯克做這種動物實驗,我卻一點也不驚訝。”

“我想說一些顯而易見但又有爭議事情,我的參考是這篇文章,如果文章屬實,那這項研究的倫理就要受到質疑。我不反對動物實驗,我自己也做過。

從生物學家的角度來說,生物學家是有權做動物實驗的。但是做實驗的時候,必須確保動物不會過度承擔痛苦。但是就報道裡馬斯克的行為來說,是不道德的。”

在很多普通大眾眼中,整件事從一個「人類之光」項目,變成了一個充滿噴點的殘忍實驗…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