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獨居35年,把1250萬㎡荒地變森林,卻被當地人嘲笑謾罵!如今他的故事被拍成紀錄片獲百萬網友怒讚:傻瓜與夢想家,也能創造神話

愚公移山,是古代的一個神話,而這個76歲的老人,花了整整35年,親手創造了一個美麗的」神話」。

傻瓜與夢想家, Dreamer

如果你去新西蘭班克斯半島保護區旅遊,你會看到一個騎山地單車艱難上坡的老人。   他有一雙寶藍色的眼睛,下巴上長著濃密的白胡子,攀登陡坡讓他的臉色通紅,看起來就像一個瘦削的聖誕老人。

路那麼陡,你會疑惑,這個老人究竟要去往何方?   原來,他在山頂上有個木屋,那是他的家,山上風呼呼吹著,木屋也跟著發出嘎嘎聲。   屋裡有一張舊的天鵝絨沙發,扶手上放著兩張負鼠皮,其中一張染成鮮紅色,很是紮眼。

坐在上面,你可以俯瞰他管理的1250萬平方林地。   山上一片墨綠蒼翠,風一吹,星星點點的鵝黃點綴其中,那是漫山遍野的金雀花。

這個老人,名叫Hugh Wilson,他踏足的這片土地,曾經是一片蔥鬱的原始森林,經過漫長的歷史演變,人們在此農耕,然後又拋棄了它。   Huge來到這裡後想起了自己的童年。   他小時候曾和家人來過這裡度假,那時還是鳥語花香、流水潺潺,如今只有一小塊未被人類觸及的樹林,灌木散布於其中,還有少量鳥類、蜥蜴和昆蟲頑強生活的蹤跡。   「或許,我可以讓這一小塊土地重新振作起來”,Huge腦中產生了這麼一個大膽的想法。 為此,他在此堅守了30餘年。

Huge對班克斯半島的依戀,正是來源於童年那段生活經歷。   他出生在提馬魯,五歲時全家搬到了基督城班克斯半島。   山丘裡鳥兒吟唱、草木伴舞,他在這裡體會到生命的力量非凡。

他采購幼苗,在自己家裡的花園種植,最初只是為了吸引鳥類,而在種植的過程中,他發現植物本身反而更有趣。   「我記得,當初看著這些植物一天天生長,我完全被它們震撼,也是那時起,我對植物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後來,Huge考入坎特伯雷大學,他學習了哲學、英語,可抵不過植物學的魅力,於是他投身植物學研究數年。   雖然離開班克斯半島多年,Huge心裡對它一直念念不忘。   1983年,成為植物學家後他重返此地考察,卻發現了一個十分嚴峻的問題。   這片原始森林被人開墾又遭棄置,如今已成荒地,如果不加以保護,這裡很可能將永遠荒涼一片。   幸運的是,1987年,Huge在一個會議上認識了一個富商,富商先後買下1250²荒地,建立了hinewai保護區,並委托他成為保護區的「守護人」。

雖說要「重建森林」,可Huge並沒有打算在此種一棵樹,他要借自然的力量讓它」自愈」。   於是他注意到了一種野草——金雀花,這種植物適應性強,繁殖快,且喜陽,一旦樹木長大遮住陽光,它就會枯死,化為土壤的養分,因此是重建原生森林的最有效的植物。

想法剛一提出,便遭到地方當局和附近農民的強烈反對。   因為附近農民擔心金雀花生長迅猛,萬一蔓延到他們的農田,會影響農耕。 他們恨不得將它們斬草除根,如今huge竟然想種植這種草。 「你不能種金雀花。」,

Huge並不想和他們爭論過多,「最好的辦法就是繼續做下去。」,   那段時間,他每天背著工具包,穿著長筒靴,和助手一起,在山間行走過的每一寸土地上栽下金雀花。

接下來就是漫長的打理和等待,當地人仿佛看笑話一樣,紛紛提出質疑:「這完全是浪費時間。」,   然而,10年後,每個來過Hinewai保護區的人都親眼看到,原生灌木蓬勃生長,鳥鳴蟲叫不絕於耳,山澗中能和蜥蜴偶遇。 ‍   Huge的方法奏效了。   那些曾經嘲諷他是「愚公」的人,也閉嘴了。

Huge對外界的評價並不在意,他的心早就被這塊土地填滿了。   Hinewai保護區中,最高的原生再生灌木有8米高,原本是個可喜可賀的事,可他仍十分憂慮:「在這片土地上,我們還有無數工作要做。」,

因為他擔心隨時而來的一場意外,都有可能讓自己的努力付諸東流。   2011年7月,一場可怕的雷暴引發大火,大火持續了整整27個小時。 Huge艱難逃下山,直升機滅火後,他返回自己的木屋,看到眼前的蒼翠被燒成黑炭,心痛極了。 「現在想起來都仿佛是一場噩夢。」,

可他發現一件很神奇的事,火迅速燒穿金雀花,可每次碰到灌木邊緣,都直接繞了過去,「所以幾乎沒有原生灌木被燒毀」。   這個曾被當地人視為「毒草」的植物,用生命詮釋了自然的力量有多神奇。

之後,Huge雇了兩名工人,和他一起每天清理保護區邊界的金雀花,避免其擴散至農耕區。   此外,他們要維護保護區全長40公里的步行道,鏟除入侵性雜草,捕捉負鼠,設立路牌。 ‍   他堅持著「發揮最小幹預」的理念,讓大自然完成」自愈」,如今,曾經的那片荒地儼然變成了一個小型國家公園。   很多年輕人慕名前來徒步,Huge會熱情為他們指路。

孩子們可以自由穿梭其中,探索大自然的奧秘。

到達山頂,除了Huge的木屋,你還會看到兩個定居中心,人們可以在此安家,和他做鄰居,閒暇時還能俯瞰Otanerio海灣。   如果能忍受沒有科技便捷的寂寞,這裡是人們隱居的絕佳地方。

紮根於這片土地,越是了解這裡的原生環境,Huge便越是「排斥」外界的很多科技。   他的家裡沒有電視,沒有電腦,也沒有手機,平常和外界聯繫,都是通過郵件和一部家庭電話。

如果想要上山,汽車是絕對不允許入內的。在這裡生活幾十年,Huge總是步行或騎單車去野外工作、旅行。   最近,年齡迫使他做出一些讓步,如果想要補充補給,他會先騎單車到附近的阿卡阿羅,然後帶著單車坐公交去目的地。 ‍   平時做飯、洗衣、除草、做家具,他都是用傳統的方式,絕不依賴外界技術。

因為家裡沒有電腦、打字機等電子產品,他寫的每一份記錄報告,全是自己手寫手繪完成。如果需要查資料,他可以在自製的書架上翻閱典籍。 ‍

「我不討厭科技,但是我不需要。」,   他認為,關於全球變暖,只是修複森林遠遠不夠,改變能源方式、減少碳排放人人有責。   當初那個被世人嘲笑的倔老頭,親手創造了一個「森林神話」,人們奉他為英雄,將他的肖像繪於建築物上,希望他的」愚公精神」永垂不朽。

他的故事也被人拍成紀錄片電影,在YouTube上播放量上百萬,感動了無數人。   有人曾經問過他,既然認為現代社會犯了那麼多錯誤,是否會對未來感到絕望?   他坦誠道:「相當悲觀,但並不是沒有希望。人生一世,永遠都不可能看清未來,但至少可以遵循內心,盡自己最大努力做到最好。」,   或許,這樣的人哪怕做再好,最後也總是會被人看作是「傻瓜和夢想家」,可這個世界若想變得更美好,永遠都離不開他們的存在。

本文圖片主要源自: YouTube、網絡,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1]紀錄片:Fools &Dreamers:Regenerating a native forest [2]https://brightvibes.com/2048/en/meet-the-kiwi-whos-spent-over-30-years-reforesting-a-corner-of-new-zealand [3]https://www.stuff.co.nz/life-style/homed/garden/115283373/the-kaitiaki-whos-spent-over-30-years-reforesting-a-banks-peninsula-reserve [4]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Category:Hugh_Wilson_(botanist)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一人一城」(ID:yirenyicheng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