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豪炫耀霸淩同學,逼人全裸吃屎?!東京奧運作曲家被扒黑歷史!

7月14日,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組織委員會公佈了開閉幕式製作團隊的具體成員。 現年52歲的音樂人小山田圭吾(藝名:Cornelius)位列其中,負責為開閉幕式作曲。

奧運會畢竟是全球矚目的一大盛事,有網友對小山田圭吾產生了好奇: 「看到負責東京奧運、殘奧開幕式作曲的成員裡有個名叫小山田圭吾的人,還想他是個怎樣的人。 結果看了之前的雜誌採訪,他把霸淩有殘障的同學一事,當做值得炫耀的事情說了出來。 這與其說是霸淩,不如說是犯罪,看著這採訪,我感覺都要吐了。 就讓這種家夥為奧運會作曲嗎……」, 據悉,小山田圭吾學生時代是在和光大學附屬小學、初中、高中度過。

網友曬出了上世紀90年代出版的雜誌, 當時小山田圭吾接受採訪,坦言自己學校的霸淩現象很嚴重,而且自己是霸淩別人的那一方。

根據網友摘錄的部分採訪內容,可以看出小山田圭吾的霸淩手法之惡毒,而他即便長大成人後依然沒有反省,反而以此為炫耀的談資—— 小山田:還有,我們學校的霸淩情況真的很嚴重。 記者:不過你剛才不是說,你是霸淩別人的那一方嘛。 小山田:嗯,我霸淩別人了,現在想想真的很過分,借此向對方道個歉(笑),的確做得太過分了。 記者:你做了哪些不可饒恕的事情? 小山田:嗯,可以說是慘無人道的事情了。我讓對方脫光全裸,給他身上綁上繩子,讓他當場表演自慰,吃屎什麼的。然後還抱住他,來個往後摔的格鬥招式。 (示意圖)

此外,小山田圭吾還介紹了口齒不清的轉學生: 「小學2年級左右,有個看起來不太尋常的澤田轉學來我們學校。轉學生要自我介紹嘛,然後澤田說話口齒不清,遭到台下的起哄。然後澤田在轉學過來的第一天,就在學校拉屎。那時候對小學生來說,在學校拉屎相當於重罪嘛。」, 「我們準備了個紙箱子,讓澤田鑽了進去,然後用膠帶把紙箱牢牢纏住,就開了個孔給他透氣。我們問‘喂,澤田,你還好嗎?’,澤田回答說‘還好……’然後我拿著黑板擦,往紙箱上的透氣孔上敲打:‘這是毒氣攻擊!’接著有段時間,紙箱裡沒有了動靜,我心想是不是出事了,就把膠帶撕開,看看他的反應。澤田很快就爬了出來,然後說了很搞笑的話,嘴裡叫著‘媽媽’,可把我們給笑慘了。」, 此外,在上體育課的時候,小山田圭吾還把有殘障的同學關進跳箱裡,或是用褥墊將其一層一層包裹起來。 換衣服的時候,看到同學的丁丁部位比別人大,就將其褲子脫下來,命令同學露出私處在學校走廊上走動,想看看女生會作何反應。 這些無比變態的霸淩經歷,小山田圭吾在接受採訪時自曝了出來,與其說是道歉,倒不如說是在回味、在炫耀。 為奧運作曲的音樂人,卻是毫不反省的霸淩作惡者。 網友們得知這一情況後,頓時就看不下去了: 「太惡劣了,這採訪我讀不下去了……」, 「小山田圭吾回顧霸淩經歷的採訪,請大家謹慎閱讀,尤其是那些有殘障孩子的父母。他講述的內容,簡直惡劣得讓人想吐。」, 「我以為大家都知道小山田圭吾霸淩他人的那些破事。奧組委怎麼會選用這種人呢。」, 「真要是有反省後悔的話,他就不會那麼詳細地說出來了。像炫耀一般講述過去霸淩的經歷,跟二次霸淩是一個意思。」, 「或許,這種人正適合這屆暗黑的東京奧運。」, 很快,「小山田圭吾」」炫耀霸淩」就上了今天的日推熱搜。

日媒也跟上報道小山田圭吾炫耀霸淩一事:

東京奧組委昨天還宣佈,奧運會和殘奧會開閉幕式的共同理念為「Moving Forward」,寓意「前行的力量」。 開閉幕式執行製作人日置貴之解釋稱:「受到新冠疫情影響,人們在艱難中生活,希望這次奧運多少能成為大家向前更進一步的契機,包含著這樣的想法」。 對於小山田圭吾這樣的霸淩作惡者,可以把過去當榮光,大步向前進。 然而對於遭到霸淩的受害者,不僅沒有得到對方一聲誠懇的道歉,如今還要受到嘲笑般的二次傷害,又如何能安然地邁步前行……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