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看似普通的舊照片,背後的真實故事卻讓人不寒而慄…

最近AskReddit上有一個帖子很有意思, 「哪些看似普普通通的照片,卻有著讓人不寒而慄的背景?」,

下面就挑一些一起來看看…… – 這張照片是Kurt Diemberger(登山家、高山攝影家)在他的同伴,傑出登山家Hermann Buhl墜入喜馬拉雅山喬戈裡薩峰的深淵後拍攝的。

Buhl跟在Diemberger身後,暫時偏離了路線,從一處懸垂的雪簷跌落。他的遺骸留在了冰雪中。

(Hermann Buhl),

– 這是上世紀70年代的提問遊戲節目《The Dating Game》(該節目女嘉賓會向三位單身男嘉賓提問,但雙方不會見面,提問結束後女嘉賓選擇一位男嘉賓約會)。 畫圈的人是連環殺手Rodney Alcala。 截止上節目時,他已經強姦了幾位女性並謀殺了至少一名。

他贏得了遊戲,但那位女士從沒跟他約會過。 她還挺明智的。

– 這張照片裡,第一夫人Rosalynn Carter(美國第39任總統Jimmy Carter的妻子)和當時活躍在政界的連環殺手John Wayne Gacy握手。

1972-1978年間,John Wayne Gacy至少性侵和謀殺了33名年齡在14-21歲之間的男性,將29名受害者埋在他家供電管道內,由於經常在活動中扮演小醜,綽號「小醜殺手」。 他被指控犯33項謀殺罪,其中12項被判死刑,於1994年5月10日處決。

Gacy是民主黨的積極組織者和籌款人,並在70年代後期作為民主黨的公關,在芝加哥組織了一個重要的波蘭文化節。他因為那項工作遇到了Carter夫人。 另外,70年代另一位臭名昭著的連環殺手Ted Bundy,是1968年共和黨全國大會代表。

當時好像四周都是連環殺手一樣。

– 這個不像其他人的那麼嚇人,但我一直覺得這人看起來像男模,而不是刺客。

Lewis Powell是刺客John Wilkes Booth的同夥,企圖刺殺美國國務卿William Henry Seward。 兩名刺客溜進國務卿Seward家行刺,導致其臉部被刀割傷,但保住了性命。刺客John Wilkes Booth後來再次行刺,刺殺了美國總統林肯。 林肯遇害後,副總統Andrew Johnson接任總統,由Seward繼續擔任國務卿。

(國務卿Seward), 這是一張彩色數字修複版的Lewis Powell照片。 如果不注意手銬,感覺這就是張「看起來挺正常」的照片。

– 這是一張美國火山學家坐下來研究聖海倫火山活動的照片。

拍完照片的13個小時後,即1980年5月18日,火山噴發了,包括火山學家在內的57人遇難。

– 這張照片裡穿黃毛衣的人是John Edwards Robinson,他抱著的小寶寶叫Tiffany,孩子的媽媽前一天剛被他謀殺了。

他把小Tiffany交給他哥哥,說她是待收養兒童。 他哥哥養了Tiffany 15年才知道真相。

– 這位物理學家Harold Agnew,手裡提的是投向長崎的原子彈「胖子」的核心部分。

文章裡還有另一張Agnew的照片。

– Lawson的全家福總是讓我汗毛直立。 維基百科裡講了他們家的可怕故事,還有民謠歌曲紀念這次謀殺。

他們身穿最好的衣服,假期時拍了張照片,沒人知道幾天後爸爸會殺掉家裡大部分人。(男主人Charles Davis Lawson謀殺了妻子和七個孩子中的六個。), 太殘酷了。

– 我之前發過這個:一位政治家在選舉集會上的照片。

這是印度總理Rajiv Gandhi最後一張照片。 自殺式炸彈襲擊者就在他跟前時拍攝的(照片左下角頭戴橙色花朵的人,照片左上角小圖裡的也是),她抱了抱他,彎下腰觸摸他的腳是引爆了炸彈。

– 兩兄弟笑著合影,他們是Kevin和Bart Whitaker。 吃完晚飯回家後幾個小時,經過和一位朋友密謀,Bart殺了Kevin和他的媽媽。 他也試圖殺掉他爸爸,但爸爸活了下來。

這是個可怕的故事。 我不知道Bart後來怎麼樣了,只知道他爸爸最終原諒了他。

網友補充1: 如果我沒記錯,Bart大學不及格,但他父母仍然相信他還在學習,甚至給他錢交學費(他其實正在酗酒)。 他們出去吃晚飯慶祝他畢業。他甚至沒有扣動扳機,而是讓他朋友幹的。 Bart還告訴警察,槍手是個黑人,防止朋友被懷疑。

網友補充2: 我跟Kevin是高中校友。他比我高幾個年級,但我有幾個朋友跟他關係很好。 從各方面來看,他都是地球上最可愛的人之一。 Bart是個又冷又硬的反社會分子,他活著的唯一原因是他爸爸懇求得克薩斯州不要帶走他唯一在世的兒子。 一場真正的無意義的悲劇,沒有一絲希望。去他媽的Bart Whitaker。

– 一個四歲女孩掉進池塘淹死了,這是她生前腳印的照片。

– 這張照片是一段視頻的截圖。

一名男子在坦桑尼亞度假時,在水下酒店房間遊到女友身邊,用一張紙和一枚戒指向她求婚。 他沒來得及浮出水面就死了。

– 照片中的是Hartley小提琴。

它屬於Wallace Hartley,泰坦尼克號樂隊指揮和首席小提琴手。 這就是沉船那晚他隨身攜帶的那把琴。 幸存者說,在船沉沒過程中,他們看見Hartley和他的樂隊在甲板上演奏,安撫那些因救生艇不足而無法登船的乘客。 這正是他那時用來演奏的樂器。 Hartley和整個樂隊成員都在沉船中喪生。我們能找到他的小提琴,是因為他去世前的某一刻,把小提琴放回帶有字母標誌的盒子裡妥善保管。 一艘被派去打撈沉船遺骸的船發現了這把琴,它就漂在船身碎片中。

多虧了刻著字的黃銅牌子,人們才能辨認出它屬於Hartley,並把它歸還給他的未婚妻,後者一直保留這把琴直到去世。 她的家人認出小提琴後,將它以160萬美元的價格賣給一個收集泰坦尼克號文物的組織。

多年過後再看這些照片, 還是讓人不由得感歎命運的離奇…….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