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廣西女子當街遭男子強行拖拽上車,最後結果竟只是寫保證書?

日淩晨,廣西欽州街頭,出現了令人恐懼的一幕。

淩晨時分,一輛白色的轎車突然停在了路邊,司機下車,突然朝著過路女子施暴。

女子先是拚命掙扎關上了前車門,男子又打開後車門,想把她拖進車內。穿著白裙子的女孩子被他鉗住頭部,拚命往車裡塞,她的呼救聲引起了路人注意,但男子仍然持續施暴。

終於,在一分多鍾後,一輛路過的藍色汽車司機下車製止。

隨後周圍市民都圍了上來勸阻,男子放開女子後,駕車揚長而去。

這個像是當街綁架一樣的事情,迅速引起了大面積的關注……

因為對於大多數年輕女性來說,在看到這樣的視頻的時候,都可能會設身處地地思索,如果是自己碰上這種情況,會怎麼樣。

在那漫長的、聲嘶力竭地喊著救命掙扎的一分鐘,如果最終沒有像這個女孩一樣,等到了路過的好心人,該怎麼辦?

感同身受的恐懼,一下子點爆了輿論。

隨後,事件雙方均作出了回應。

兩人是前任男女朋友關係,男子在一家二手車行工作。

9日上午,短視頻平台上出現了他的視頻道歉。

拉著他拍視頻道歉的人稱每個人都會做錯事,能及時更正自己的錯誤,也是難能可貴。

文案是:有些事情不能只看單方面,能令男人做出這種舉動,相信該懂的人都懂。

(還帶著二手車的廣告)

男子說:「因為我個人情感問題,對你們造成了不好的影響,在這裡我跟你們說一句對不起,我為我昨晚的行為感覺到羞恥。

我也希望各位男性朋友遇到個人情感問題,不要衝動,懂的都懂。」

男子稱,該事件已經跟對方家人到派出所解決,希望各位朋友不要再提,因為日後還要生活。

隨後,他刪除了這條道歉視頻。

女方也在當天晚上做出回應,但比起男的暗示「懂的都懂」,女方直接寫明了兩人分手的原因是:

「多次給我冷暴力,再加上以前被暴打無數次,忍無可忍才提了分手。

他不同意分手,甚至還用語言威脅我,讓我害怕不敢出門。」

女孩還發了自己身上的傷口。

「很感激昨晚幫我出頭的陌生朋友,如果不是你們我都不知道被拉去哪裡暴打了。」

但人們注意到,這件事情的最終處理結果,是「寫保證書」。

」雙方到派出所協調,他在法律面前寫了保證書,保證不會再來騷擾我。」

但保證書,真的能夠保護到受害者的安全嗎?

網友整理了這幾年寫下了保證書,卻依然不幸被害的例子。

 

 

女孩選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以理解。

因為作為當事人來說,男方已經做出了如此過激的行為,如果女孩繼續強硬要求警方懲治、讓他坐牢的話,一定會被報復。

她選擇調解,也只是希望能夠在這個不大的城市,讓自己的生命安全得到一些保障。

可如果只是一份毫無約束力的保證書,就直接了結的話,事實上也是對社會潛藏的犯罪分子一個暗示:你大可以直接出手報復,因為在你成功之前,不會有任何後果。

只要事情沒有得逞,怎麼做都不會造成影響,犯罪成本極其低廉。

這個問題困擾著全世界很多國家:犯罪未遂該怎麼處理。

因為真正的傷害並沒有實際發生,施暴者可以隨意解釋自己的動機,即使是法律也很難進行約束。

很多地方都出現過類似的案例。

美國猶他州大四女生Lauren在發現自稱30歲的男友Rowland,實際上是37歲的有犯罪記錄者時,就與他分了手。

分手後,前男友開始用各種方式跟蹤、騷擾她。

她也報了警,但警方回覆是:「沒有任何威脅或犯罪性質的情況下,我們無能為力。」

九天後,她被前男友槍殺。

密歇根州21歲的Rosemarie也是一樣——她因為無法忍受前男友的跟蹤騷擾,在一個月期間多次反復向警方求助。

她告訴警察:前男友毆打她、拿槍指著她的頭,跟蹤她、跳到她的車前用頭撞車。

然而警察一直將其視為「男女朋友之間的爭吵」,拒絕了Rosemarie的幫助請求。

而後,一直跟蹤她的男朋友直接衝進了她借宿的朋友家,拽著她的頭髮拖到了大街上,對她開了好幾槍後飲彈自殺。

而她的母親對警察提起了訴訟:

「警方應該對她的死負責任:一個暴力型跟蹤狂,不停地威脅受害者的生命安全,威脅她要殺了她然後自殺。」

「但警方完全沒有任何作為。」

如果是陌生人之間,法律處理顯然更加嚴厲一些。

但如果兩個當事人並非偶遇的陌生人,而是有過一些牽扯、甚至情感糾紛的人。

哪怕只是單方面追求不成,似乎也給事件本身的判斷增加了難度。

就像是感情成為了一張好用的牌,社會默認:所有針對伴侶的暴力都是激情犯罪,都是因為太愛對方了,所以在對方做了無法承受的事情時失去理智,是激情犯罪。

所有的跟蹤、騷擾,乃至威脅,都是因為「太愛對方」的表現。

所以,在這次這個男的做出了犯罪行為後,仍然不以為恥,反而大大咧咧地聲稱:懂的都懂。

……真的是這樣嗎?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一項研究表明,這些行為絕非激情犯罪,而是犯罪預演。

在殺害試圖離開自己的女性之前,許多殺人犯都會做出跟蹤、騷擾的行為,並且反復幻想自己殺害對方,暗示自己「只有殺了她是唯一的解決方法」。

在出現這類情況的時候,也有很多媒體不負責任的將其歸結為「感情糾紛」。

將這些行為美化為追求、挽回,甚至調侃其為「老實人」,降低其危險度,進行去罪化。

在現在的處理方式中,很多施暴者被認定為社會威脅性較小,所以處理起來就很難「下狠手」,要按照受害者的意思決定。

事實上,這相當於將所有的壓力與責任都加諸受害者:受害者說不追究就不追究,好像原諒或者不原諒、處罰或者不處罰、判決或者不判決,都由受害者態度決定。

於是,受害者為了保護自己的安全,怕被報復才會委曲求全,選擇調解。

可這本應是法律應該處理的事情。

施暴者應該得到懲治,受害者應該得到保護。

我們現在感到不安,是因為壓力和責任都放在了受害者的身上,而針對施暴者的處理都一筆帶過。

但假如能夠依法處理,按照暴力毆打、侮辱、試圖非法拘禁的罪行,判斷是否應該有精神損失費、是否應該有行拘,或者更多處置,也許就有更多人,能夠安心。

無論如何,這種惡性事件的處理結果,不應該是一份輕飄飄的保證書。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