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蘭妮鬥毒父後續更慘?被喂藥監禁絕育,要自由卻被法庭駁回

今天歐美娛樂圈最大的新聞應該就是,小甜甜布蘭妮要求解除父親是她財產監護人的請求,「毫無偏見地」被法院駁回了。

直白一點說,就是布蘭妮一方要求任命信托公司為她唯一的財產監護人,讓她父親的監護人職務暫停,這個要求被法官拒絕。

也就意味著,她父親仍然掌管著她的事業。

這對很多人來說都是無法接受的,尤其是在聽過了上周震驚世界的聽證會之後。

6月23日,布蘭妮在聽證會上發表了24分鐘血淚控訴的聲明,聲明中她將自己的生活和性奴隸作比較,將她被父親監管的這13年裡種種駭人聽聞的細節第一次大聲地對世界說了出來。

她的所有財產被管控。

被逼無休止地工作賺錢。

24小時被隨行人員跟著,護士、保安每天看著她換衣服,毫無隱私可言。

她甚至被強制上環,連能不能有孩子都不能由自己掌控。

她完全喪失對自己生活的掌控,只要不聽從父親的安排,就會被喂藥監禁,整整13年的時間,她沒有一天不在哭泣祈求著能從這種「法律認可的奴隸製形式」中解放出來。

而那些口口聲聲說著為她好、卻控制虐待她的家人,應該被關進監獄。

她在聽證會上這24分鐘的聲明,震驚了全世界,儘管大家一直猜測她被控制,身不由己,但由她自己說出這些痛苦細節還是令人震驚。

一時間,「Free Britney」(解放布蘭妮)的聲浪愈發高漲,除了網友、粉絲,還有眾多名人發聲支持布蘭妮。

在這樣的情勢下,洛杉磯法院居然駁回了布蘭妮要求解除父親對她監護權的請求,怎麼能不讓輿論爆炸?

難道法庭是在幫助虐待布蘭妮的人嗎?

憤怒肯定是大多數人在聽到這個新聞之後的反應,但大家先別急著罵,事情現在有點複雜。

我們先從源頭說起,監護到底是什麼,這是一個法律概念,由法院指定一個人去監護無行為能力的人或未成年人的財務和個人事務。

通常來說這個監護者是被監護人的親人。

監護人的職責包括監督財政、醫療和生活安排。

在布蘭妮的案例當中,監護人還監督她和兩個青春期兒子的探視安排。

注意!在概念中,監護是針對無行為能力的人或未成年人的,未成年顯然不適用於布蘭妮,那麼無行為能力呢?

這就要追溯到一開始,布蘭妮到底是怎麼陷進監護系統裡、被她父親牢牢掌控的了。

時間回到2008年,當時的布蘭妮因離婚、和前夫爭奪孩子監護權日益精神崩潰,由於擔心她的精神健康和藥物濫用情況,布蘭妮被迫接受了精神評估。

就是在那之後,她的父親被任命為布蘭妮及其財產的監護人,一直到現在13年的時間。

這就是問題所在了,哪怕2008年布蘭妮真的度過了一段黑暗時期,但這之後的13年裡,她發行了四張專輯,在大型音樂綜藝裡擔任評委,還在拉斯維加斯駐唱,瘋狂工作,收入接近1.38億美元。

這叫哪門子的「無行為能力」?

所以多年以來,哪怕布蘭妮不能公開發聲,她的粉絲們也一直在為她奔走,為她質疑監護系統的合理性。

其實我們不知道的是,布蘭妮自己也一直在抗爭。

根據《紐約時報》的一篇報道稱,早在2014年,她就一直試圖反對被監管的那些限制。

據稱,她告訴法庭,她感覺自己被監管機構強迫留在精神病院,並違背她的意願做事。

報道稱,一名法庭調查員在2016年的報告中寫道,「她明確表示,她認為監護權已經成為壓迫和控制她的工具。

她討厭被人利用,她說自己才是那個工作掙錢的人,但她周圍的每個人卻都拿著她的工資。」

為什麼布蘭妮始終無法擺脫監護系統?或許正是因為她作為世界級流行天後能夠創造的價值太大了,才導致像她父親這樣的人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把她掌握在手中。

有律師告訴媒體,「一旦系統控制了你,無論是郡政府,還是法院監督下的私人托管機構,他們都會榨幹你的錢,而且真的很難脫身。」

從財產、醫療到生活方方面面的管控,讓布蘭妮幾乎像是活在楚門的世界裡,一舉一動都被控制,每一滴血汗都被榨幹。

但她沒有放棄,一直在努力讓自己從監護系統中重獲自由。

自2019年開始,布蘭妮的父親因為健康危機不得不「分權」,讓布蘭妮的護理專員喬迪 Jodi Montgomery成了共同監護人,專門監護她的醫療和生活。

這時,布蘭妮的父親仍然掌握著她所有的財務決策,喬迪則負責醫療和生活。

但布蘭妮已經受夠了這種任人擺布的生活,她去年就通過律師提出了讓父親離開監護人位置的請求。

不過當時這個請求被法官拒絕了,同時,法官還任命信托公司作為布蘭妮財產方面的共同監護人。

這算是對布蘭妮父親的又一次監護權「分權」。

現在的法庭文件,其實就是為了讓法官批準信托公司作為共同監護人,但同時也重申了法官的決定,不取消布蘭妮父親的監護權。

所以,根據洛杉磯高等法院周三提交的最新法庭文件顯示,法官確實拒絕了布蘭妮的律師塞繆爾·英厄姆三世幾個月前提出的,讓布蘭妮父親不再擔任布蘭妮監護人的請求。

但是!這裡要劃重點,法官拒絕的是幾個月前的請求,並不是對上周聽證會的直接回應!

也就是說,布蘭妮那24分鐘強有力的聲明,仍然可能在法律鬥爭當中起到作用。

更關鍵的是,因為這場聲明引發的輿論風暴,布蘭妮現在兩個主要的監護人——她爸和喬迪,開始「狗咬狗」了。

在那次聽證會後,布蘭妮的父親提交了一份文件,指責是喬迪造成了布蘭妮的大部分問題:比如無法決定自己能不能生孩子。

而喬迪作為回擊,在一份新的聲明裡說,在過去兩年裡,她(喬迪)一直是布蘭妮「不知疲倦的倡導者」,她希望能創造出一條「終止監護權的途徑」。

還多次暗示布蘭妮的很多問題最終都要歸因到她父親身上。

這兩個掌管著布蘭妮生活的人開始互咬,對於布蘭妮來說未嚐不是好事。

因為她明確表示過,她對這倆人都不滿意。

「我的父親和任何參與進監護、管理中的人,他們都在懲罰我方面發揮了巨大作用…他們都應該被關進監獄。」

「我現在跟你們這麼說,是因為我又開始覺得,就連喬迪都開始對我有點過火了。」

喬迪是兩年前「升為」布蘭妮監護人的,當時布蘭妮對她還很滿意,但面對一個能夠被全方位掌控的流行巨星,就像是面對一個抱重金過鬧市的孩子,很少有人會不起任何貪婪心思。

現在看來,喬迪對待布蘭妮應該也是如此。

那麼布蘭妮的監護權之爭下一步該怎麼走呢?

雖然她明確表示,希望這一場「濫用」的監護權之戰能夠結束,但肯定不會那麼簡單。

即使在布蘭妮聽證會上震驚世界的24分鐘聲明之後,法官也不能根據她的陳述做出任何裁決,因為布蘭妮還沒有提交終止監護權的請願書。

預計布蘭妮的律師英厄姆將提交一份新的申請,要求結束對布蘭妮的監管。

到時候法院會要求舉行進一步的聽證會,以評估情況。

所以布蘭妮的下一步就是,提交正式申請終止監護的命令,但法律專家警告說,對於布蘭妮而言,不大戰一場就終止協議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有法律分析師在聽證會後表示,「這可能是有史以來最獨特的監護案件,在沒有充分證據的情況下,法官不會輕易中止監護。」

其實律師們的想法好的壞的都有,壞的就像剛才說的,「一旦系統控制了你,無論是郡政府,還是法院監督下的私人托管機構,他們會榨幹你的錢,而且真的很難脫身。」

也有好想法的律師,覺得「在決定是否取消政府監護時,法官最終必須考慮被監護人的最大利益。

這個案件裡,就是布蘭妮了。

儘管布蘭妮已經是成年人,看起來也有能力接管自己的生活,但法庭有決定權和責任來決定,解除監護是否符合她的最佳利益。」

無論是正面還是負面想法,得出的結論都是一致的,這一仗對布蘭妮來說不會容易。

法庭、她的監護人們都可能會擋在她急切渴盼自由的路上。

她現在最需要的,就是證明監護已經不再需要的證據,包括對自己的醫療評估。

打從一開始,2008年她就是被迫接受的精神評估,讓她從此喪失了對自己的一切掌控。

13年過去了,她想要把一切都奪回來,證明自己不再需要監護,卻又要接受評估,讓別人來證明自己有能力掌控自己的生活。

其實就像她在聽證會上說的一樣,她並不需要接受任何人的評估,被控制、虐待的13年,不是法律對她的保護,而是合法囚禁,在這種情況下,讓她重獲自由,是彌補過錯。

也像曾經代理過布蘭妮的律師所說,」這是一場可怕的誤判,她的權利被剝奪了,從來沒有人支持過她。」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