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日本學校要規定女生穿白色內衣?

在日本,超出一半的學校規定女生只能穿白色內衣。

女孩們若想拓寬內衣顏色範圍,可能會被迫當眾脫掉以示懲戒。

如果公司總裁規定女下屬內衣顏色,將立即成為桃色新聞,然而在日本學校裡,這種荒誕不經的規則被明目張膽寫在學生手冊裡。

東京市議員Kaizu公開反對學校對女生內衣顏色的掌控權,在學生手冊中,Kaizu找到以下段落:

注意衛生,穿白色內衣,不要穿有顏色或印花的內衣。

「基於衛生的理由很可疑,除非一條內褲因為擦拭不到位而留下痕跡,否則內衣顏色沒有理由影響穿戴者的身體健康。」Kaizu的批判直達本質。

twitter#為什麼是白色#話題下,抵制這條變態校規的討論持續至今。

女士們,先生們,請填寫調查表,讓我們擺脫黑色校規!#為什麼是白色#

「規定女生統一白色內衣是個迷。」

「就像男老師決定一個男孩應該帶行李箱或內褲一樣愚蠢。」

「他們這麼做是因為他們可以享受幼稚,乾淨的女學生形象。我認為這是對孩子的一種性消費。」

「首先,白色內衣=純真,這想法太混蛋了。不要將自己的癖好強加給成長期的學生!」

「有人為此目的而成為小學老師嗎?是變態促進了學校嗎?」

「檢察員的愛好!老師的樂趣是卷起女學生的製服,看到她的內衣和尷尬面孔!」

「規則變成了一種形式,當洗衣被延遲,沒有白色內衣時,孩子們不願意去上學。她們不願違反校規當眾出醜。」

日本學校以嚴格的校規聞名於世,如今他們似乎在嚴苛的路上已經走的太遠。

一項關於「黑色校規」的調查顯示,三分之二的人被 學校」令人窒息的規則」困擾。

六分之一的人被檢查過內衣/男性教師曾參與檢查

從裙子長度,內衣顏色,頭髮色度到外出時間,全息校規規訓著學生生活的各個維度。

學校規定,髮色不夠黑需要出示《地毛證明書》,以證明沒有染過發

有關白色內衣的規定可能始發於保護女生的願望,規則的始作俑者或許認為白色能夠融入白色,令她們的內衣在白色校服下不可見。

然而學生手冊中的措辭並非「內衣不可見」,而是」內衣必須是白色的。」

某些學校注明內褲同樣必須是白色,使得「穿純白內衣」的目的更加模糊。

twitter上,白色比起其他顏色是否更隱蔽遭到科學上的質疑。

用戶@body_focus發帖說「作為一家內衣店,我無法忍受白色內衣不容易透的說法。」

它貼出了照片,結果顯示紅色和藍色更不容易透光。

重點似乎是顏色,而不是由此產生的能見度問題,這使得學校賦予了自己查看學生內衣的權利。

內衣是否可見似乎並不重要,學校教師要親自檢查它是否合規,仿佛白色才是目的。

據福岡律師協會採訪,許多女生都被某種方式檢查過內衣顏色。

一些學校以抽查的方式檢查女生內衣顏色。老師有權隨時從學生領子上拉起胸罩帶子,如果發現內衣並非純白,會立即受到懲罰。

有些學校使用了更令人震驚的方法。據福岡律師協會採訪的一名學生說:「女生被要求在學校走廊並排站立,並解開校服扣子,一個老師走過來,檢查他們的內衣,確保它們是純白色的。」

「在學校旅行的行李檢查中,有部分學生的內衣因不是白色被沒收。女生被迫在沒有胸罩的情況下度過三天兩夜。」——福岡縣,公立初中。

「有一次僅僅因為我的白色內衣帶粉色花邊,就被迫當場脫下來,並且被懲罰不能進教室,不能參加活動。」——東京,公立高中女生。

白色襪子,白色鞋子,白色內衣,這像是某位先輩出於變態的私人喜好做出的規定。

不合邏輯的規則受到越來越多的批評和反抗。

以校規為名,給老師一個可以檢查內衣顏色的權利隱藏著風險。

「初中三年級時,在泳池課放學後,一位男教師打電話給我說:‘內衣是藍色的,不是嗎?它必須變白,小心點。我感覺恐懼。」-愛知縣,公立初中。」

「高中時曾被男老師檢查了內衣,我感覺人格受到了侵犯。」

「考慮到老師如何檢查內衣顏色,我感到不舒服,即使從校服外目測。」

極端產生的荒誕規則,隨著越來越多的反對聲,教育部開始反思規則的合理性。

日本佐賀縣率先表示,從今年春天起,不再檢查女生內衣。

六成公立高中被指控「白色內衣規則」可能成為人權問題,勒令修改

任何時候,都要勇於對荒誕的規則說不。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beebee星球」(ID:beebee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