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第一獵人去世,1000條鱷魚卻出現在葬禮上:這筆債,人類怎麼還!

還記得去年澳大利亞那場叢林大火嗎? 連燒一年,焮天灼地,千萬畝森林焚作焦土,30億動物灰飛煙滅…..

無邊火舌舔得蒼穹出血,皮開肉綻的樹熊墜地哀嚎,日月無光,人間煉獄。

但幸好,獄火中亦有天使展翅。 這一年,賓迪·艾文一家拯救了超過10000只奄奄一息的小動物。 「無論如何,我都要讓這些毛孩子活下來。」賓迪發誓。

賓迪今年23歲,和媽媽、弟弟、丈夫照料著澳大利亞動物園。 但與其說是動物園,不如說是「孤兒院」。

小負鼠在繈褓中蘇醒,瞪著大眼睛張望世界。 它或記得媽媽死前最後一聲悲鳴,「孩子,來生再見。」,

小樹熊「鬆餅」燒傷已愈,小家夥見人就抱,毫不怕生。 「你也想家了吧……」賓迪摸摸它的頭。

小鴯鶓、小袋鼠、小蜥蜴、小山雀……這些大難不死的孩子,在賓迪一家照料下,羽翼漸豐,活蹦亂跳。 「大火熄滅了,但森林毀滅了。」賓迪苦問:」孩子們,該去哪呢?」,

束手無策時,她總會來到父親的遺照前。

鏡頭裡,爸爸一臉朗笑,和婆婆抱著一條巨大的鱷魚。

「如果你在就好了,老爸你可是‘鱷魚戰士’史蒂夫啊。」,

1991年,史蒂芬·艾文成為了動物園的第二任園長。 初時,園區不過巴掌大,全是史蒂芬爸媽從全國各地救回來的動物,看著更像救助站。

但史蒂芬,非同一般。 6歲救下第一條毒蛇,從小和野生動物稱兄道弟,面對巨鱷狂蟒,更是得心應手。 剛接任,他就立下壯誌:要把動物園,做成澳洲第一。

誰料第二天,「出事」了。 一個金髮碧瞳、野性火辣的美國女孩走到跟前,問他:「你有女朋友嗎?」, 史蒂芬老臉一紅,心跳加速,女孩噗嗤輕笑:「那你現在有咯。」,

這一年,史蒂芬29歲,特莉27歲,他是年輕園長,她是青春獸醫,一見鍾情,墮入愛河。 8個月後,兩人喜結連理。

婚禮當晚,見慣毒蛇猛獸的史蒂芬汗如雨下,聲音顫抖,說下誓言: 「我不太懂浪漫…但我會一生一世保護你,帶你走遍全世界。」特莉甜笑,淚水卻決堤。

人狠如史蒂芬,果然說到做到。 新婚蜜月,別人都是遊山玩水,你猜他去哪? 他帶著老婆去抓鱷魚!

城市急速發展,山林斫伐,江河污染,鱷魚的生存環境不斷惡化。 人獸相爭,非死即傷,人類舉槍轟炮,要置鱷魚原住民於死地。 史蒂芬要為這群叢林巨獸,搬一個新家。

換作別人,誰肯陪他瘋?但特莉一口答應:「拯救,是世界上最浪漫的事情。」, 兩夫妻找來攝製組,爬山涉水,闖林入潭,用5年時間救下了上千條巨鱷蟒蛇。

節目《鱷魚獵手》橫空出世,轟動全球,一夜間,史蒂夫被封為「鱷魚戰士」,賺得盆滿缽滿。

但史蒂夫,還是很窮。 他把所有錢,全部用來買地,植樹還林,建成了一個個野生動物保護區。 「我並不偉大,我只是把人類從動物身上搶來的東西,還回去。」,

天佑好心人,兩夫妻接連生下一女一男。 女孩以父親最愛的一頭小鱷取名:賓迪,寄願她勇敢闖天地。 男孩與母親救下的一隻飛鳥同名:羅伯特,寓意他自由翱蒼穹。

孩子們天生天養,在曠野上學走路,在森林裡學說話,和小樹熊、小鬆鼠玩耍,快高長大。

晚霞如錦,裹著一家四口。

爸爸和弟弟學野牛打鬧,媽媽和姐姐開懷大笑,天地廣闊,山風清朗。

史蒂夫喜歡用摩托車載起姐弟,指點江河: 「這裡,爸爸要建一個超大的大象保護區,讓它們不怕獵人盜牙,這裡,爸爸要起一座醫療中心,讓媽媽坐鎮,救更多小動物……」,

史蒂夫憧憬著下一個美好10年,但他,卻永遠留在了44歲的春天。 2006年,在拍攝一部海洋保護紀錄片時,史蒂夫被受驚的赤魟毒鰭刺穿胸腔,魂斷深海。 據聞,他最後一句,說的是:「不要傷害它。」,

死訊一出,舉國震悲。

澳大利亞總理提出授予史蒂夫國葬,卻被他的家人一口拒絕。 「生前,爸爸堅持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身後,他會和小動物們團聚,重回故土。」,

這是大地上最悲壯的葬禮。 賓客們身穿護林工服,上千只被救助的動物列隊瞻仰,年邁的大象跋涉而來,靜默觀禮。

一隻鸚鵡的悲鳴劃破長空,送別它們不朽的勇士。

在父親音容下,8歲的賓迪念起悼文: 「爸爸曾說,如果沒有買賣和盜獵,就不需要動物園和護林人……」,

「你走後,我會替你守護世界!」,

史蒂夫葬在園區一個小角落裡。

魂歸故土,鳥獸為鄰,這位勇士成為了這片大地的守護神。

轉眼15年,賓迪兩姐弟,未曾讓爸爸失望。 他們將動物園越做越大,多年以來,救下了超過10萬只野生動物。

賓迪繼承父親遺誌,建立野象保護區,讓年老病殘的大象,安享晚年。

她擴建了園區醫療機構,只要你在路上發現受傷的野生動物,一律接收救治。 家園被毀的小袋鼠「餅幹」,在這裡撿回小命,必有後福。

死裡逃生的沙袋鼠「甜瓜」,成為了園區團寵,即將返林。

吞下塑料的老龜「約翰遜」,手術成功,會在秋天遊回大海。

去年澳大利亞叢林大火,賓迪一家夜以繼日救下了1020多條小生命。 「爸爸,我沒有丟你的臉。」史蒂夫忌日,賓迪在墳前說。

弟弟羅伯特成為了一名自然攝影師,翻山越嶺,記錄鳥影獸跡。 「我會和爸爸一樣,守護大地,至死方休。」,

日月如流,妻子特莉已近60歲,節目上曾有人問:「你有想過找個老伴嗎?」, 她笑笑:「我已經擁有了世上最勇敢的人,和最浪漫的愛情。」, 皺紋如樹影,雙眸閃星光,因為我愛你,所以我會替你,守護下去。

今年4月,賓迪誕下千金,取名Grace Warrior。 翻譯過來,就是戰士格蕾絲。

她穿著家族護林小工服,躺在草地上,好奇的小烏龜爬來張望,頭上飛鳥呼朋喚友,像在說: 「你們看,這是艾文家第四代守護者啊,好可愛啊!」,

滿月那天,賓迪抱著格蕾絲繞園區走了一圈,說下一段長長的話。 「寶貝,長大後你一定很奇怪:歐文家的女人,為什麼和別人不一樣?」,

不能化漂亮的妝容,不能穿仙女的裙子,老是翻山越嶺,日曬雨淋,和髒兮兮的小動物打交道。 你可能還會問,為什麼要給你取名「戰士」,聽起來一點都不可愛呀。 因為啊,你的名字裡藏著外公的故事,他是媽媽見過最溫柔的戰士。

日光流年,烈火焚焦的森林長出嫩葉新枝,家園被毀的動物尋到棲息之所。

自然休養生息,春天重回大地。

山風中,依然流傳著一個古老動人的故事——

30年前,有一位戰士,用生命庇護山林,之死靡它。 30年後,有一群戰士,用餘生守衛自然,代代相傳。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InsDaily」(ID:insta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