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歲少女離奇死亡轟動日本!活活凍死雪中,生前遭同學淩辱

這兩天的日本,很多人都在討論著同一件事——14歲中學生廣瀨爽彩離世,疑似自殺。

她的屍體是在一片積雪中被發現的,身處零下17度的北海道,衣著單薄的她早已被活活凍死。

爽彩離奇的去世轟動日網,引起社會上下一片嘩然,同時也埋下疑問:到底是什麼,讓這個只有14歲本該無憂無慮的女孩,提前離開世界?

01

「我女兒的身體被凍僵了」

今年2月13日,也就是爽彩失蹤當天,她跟母親說出了人生中的最後一句話。

「那天下午5點左右,我因為工作要出去一會兒, 我問了問在房間裡的爽彩要不要等我回來後一起吃烤肉。」

爽彩則已這樣的方式跟母親說了再見:「今天不去了,我自己買了便當,你出門小心。」

媽媽當時沒覺得不對勁,就去處理工作了。可沒想到,這樣乖巧體貼的女兒再也回不來了。

爽彩小時候。

出門大約一小時後,母親突然接到警察打來的電話,對方的語速很快,聽上去非常著急的樣子:「請你把家門打開!」

母親心裡覺得不妙,預感可能是女兒出事了,就立馬趕回家。

家門口聚滿了警察,他們讓母親趕緊進屋確認爽彩的安全,可一切都太遲了,房間裡的燈還是亮著的,但人卻不見了。

爽彩走了,在離家之前,她在網上向朋友們道別:

「我想我今天會死」

「直到現在我都很害怕」

「我什麼也做不了」

「對不起」

短短幾句話就已經能看出她強烈的尋死欲望,朋友馬上報警:一個名叫廣瀨爽彩的孩子正在自殺。

警察聽後便聯繫上了母親,但他們終究沒能阻止爽彩的離開,終究是遲了一步。

發現爽彩失蹤時大概是傍晚六點,當地氣溫已經低到零下17度。

天氣太冷了,爽彩走之前還將外套留在了家裡,只穿著薄薄的衣服就出門了。

她身上沒有現金,手機也沒開機,怎麼打電話都沒用,內置的GPS也幫不上忙,爽彩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

但大家並沒有放棄希望,家人和誌願者一起準備了一萬份的尋人啟事,四處分發;

警察也派出警車和警犬繼續搜尋,甚至動用了直升機進行空中搜索。

卻依然沒有爽彩的半點消息,搜尋工作陷入僵局,警察公開案件,請求民眾多幫忙留意。

時間過去38天,3月23日,爽彩母親接到警局的電話,讓她到派出所確認屍體身份。

在趕往警局的路上,母親一再安慰自己:

「這絕對不是爽彩!」

「肯定不是爽彩,她還活著。」

母親幻想著告訴警察:這不是我的女兒。

可當母親看到屍體後,她一眼就認出了爽彩,原本活潑可愛的女兒現在只是一具冰冷的屍體:

原來女兒真的死了。

她心如刀絞,不斷對著女兒的屍體道歉,說對不起。

作為一個母親,她一生中最為致命的打擊不過如此。

爽彩的屍體是在公園裡被發現的。

3月底正值初春,氣溫回升,積雪逐漸融化,被大雪掩蓋的爽彩屍體也慢慢露出一角。

路人發現後連忙報警,警察趕往現場,用鏟子將被早已被凍僵的爽彩挖出,法醫鑒定她是死於身體溫度過低,也就是說是被活活凍死的。

2006年出生的爽彩一直是母親眼裡乖巧可愛的女兒,10年前父母離婚,爽彩也一直在母親的照顧下健康地成長,可今年才14歲的她怎麼會……

怎麼會明知天氣這麼冷,還只穿得這麼單薄就出門了?

她給朋友發的自殺訊息到底是什麼意思?她在害怕什麼?

是什麼把她逼到如此境地?

這起案件裡,還有太多疑問等待解答,但痛失女兒的母親,或許心裡已經有了一個答案。

02

「媽媽,我想死。」

爽彩是個內向安靜的女孩,和其他同齡人一樣,有著自己的夢想,長大想當檢察官,不與壞人為伍。

她喜歡吃東西, 喜歡靜靜地坐在椅子上學習,喜歡聽窗外的小鳥唱歌,喜歡把自己五彩斑斕的內心世界用畫筆表現出來。

但不知不覺中,爽彩心中的色彩消失了,所有畫作的顏色都變的異常單調。

畫裡的小人臉上雖寫著「笑顏」兩字,但字尾卻莫名拖著幾條猩紅的線條,好像是滴落的血跡。

爽彩的心,在流血嗎?

這一切的改變,在爽彩剛上中學那會兒,就出現了一點苗頭。

因為學區的問題,爽彩不得不和比較熟的小學同學分開,只有幾個人和她讀同一所學校。

上學後,她就安安靜靜地讀書、看小說、去補習班,有了空閒就會去學校附近的公園玩兒,那裡聚集了很多學生,各色各樣的人都有。

爽彩就是在那裡認識了比她大兩歲的A(女生)。

一開始,爽彩和A就是在公園裡聊天,晚上會回家連麥打遊戲,一切相安無事。

然而,當A的朋友B和C(都是男生)加入進他們兩個的遊戲小分隊後,情況就發生了變化,不知為何,他們之間時常會談起不雅的話題。

也許就是在那個時候,爽彩「新交的好朋友們」不想再裝好人,開始向她索要裸照,逼她自慰…

這已經是赤裸裸的性犯罪,但生性內向的爽彩不敢聲張抱怨,更不敢告訴母親。

那些惡霸的惡意就像海水一般湧向了她,還來不及等她浮出水面呼吸上一口,便將她淹沒,成了她永遠揮之不去的陰影。

2019年5月,那時候爽彩只有12歲。

而B在淩晨4點還騷擾爽彩,讓她趕緊出門見面。

爽彩表現得十分害怕,正當她準備出門時,被母親攔下,可她卻驚慌失措,看起來像被嚇到的樣子,一再表明:

「我必須去,因為他們叫我了。」

母親漸漸發現了爽彩的不對勁,她就像變了一個人。

原本愛笑的孩子失去了往日的光彩,變得悶悶不樂;

她的畫失去了色彩,看起來詭異又悲傷;

會聽她在房裡說著「對不起」、「請殺了我」之類的話,她還曾經跟母親說過自己要死:

媽媽,我想死。

當母親詢問爽彩是不是在學校被人欺負的時候,她因為害怕否認了。

可事實遠比想象得更加殘酷。

這個三人小團體一次又一次加害爽彩,用性來剝奪她的尊嚴,一步步將她推向無底深淵:

男生對爽彩死纏爛打,讓她給他們拍裸照、傳自慰視頻,爽彩說不也沒用,因為他們會發暴力信息,威脅恐嚇她,年紀尚小的爽彩因為恐懼,就照做了。

照片裡,爽彩光著膀子,暴露了下半身。

而女生A非但沒有對爽彩產生一絲同情,還火上澆油,假裝好閨蜜接近她:

「你沒事吧?我是站在你這邊的哦。」

然後轉身就變兩面派,直接把裸照傳到社交媒體上,搞得學校裡的很多人都知道了。

爽彩不敢吭聲,默默打碎了牙往肚子裡咽,ABC一看她居然這麼好欺負就更變本加厲,誰能想到幾個十幾歲青少年的心腸竟是如此歹毒。

而更陰毒、更邪惡的還在後面。

沒過多久,爽彩又被叫到公園裡,那裡除了ABC三人外,還有其他幾個小孩也在那裡。

當著爽彩的面,男孩們突然不知恬恥地討論起幾天前的視頻和照片,以A帶頭的幾個學生則把她圍了起來,逼迫爽彩:就在這裡做(自慰),做給我們看。

之後,A又以「會有人看見」為由,把爽彩帶到附近的廁所再次進行羞辱,逼她在一屋子人面前自慰。

她沒法逃也沒法呼救,只好服從「命令」。

即使爽彩年紀再小,也明白這對她來說有多麼不舒服,多麼恥辱。

在這之後,她身體裡的力氣仿佛從此被抽光,12歲的小姑娘在學校裡徹底看不見了明天的太陽,變得更加抑鬱、絕望。

她也不是沒有求過老師幫忙,只是每次老師都敷衍了事不把它當回事。

母親也越來越擔心爽彩的異常,反復向班主任谘詢女兒在學校的情況,問老師爽彩究竟有沒有被霸淩。

可老師的回答總是很一致:沒有。

「沒有這回事兒,孩子們傻傻鬧著玩而已。」

「我一會兒要和男朋友約會,可以明天再說嗎?」

事情不了了之,可就是家長、校方的觀望和不介入,讓霸淩事件再一次升級。

羞辱事件還沒過去一周,這幫小團體又開始找爽彩的麻煩,逼得她直接跳河。

那天下午六點左右,10幾個人把爽彩圍在大壩上,威脅著要把裸照傳給更多還沒看過的同學。

爽彩求了他們好幾次,希望能放她一馬,但苦苦哀求換來的只有「去死」兩個字。

「我知道了,我會去死的,請把照片刪掉吧。」

但那幫人仍然譏笑著嘲諷她:

「不敢去死的話,就不要隨便這樣說。」

話音剛落,爽彩真的跨過欄杆,縱身跳下了河。

而她的身邊滿是拿著手機拍攝的路人,那些本來可以救她脫離魔爪的路人…

這件事情鬧得太大,驚動了警方。

母親聽到消息後很快就趕到現場,還好爽彩沒什麼大礙。

但那幾個無良學生怕事情敗露,不斷誣陷爽彩母親,騙警察說,爽彩是因為母親虐待她才尋死的。

警察也更容易相信小孩子的話,所以禁止母親到醫院和女兒見面,這件事在當時也被媒體報道了,不過一致口徑都是爽彩自殺未遂,沒有半點霸淩的影子。

直到警察發現了手機裡的淫穢視頻和照片過後,母親才洗去嫌疑,得以與女兒見面。但後來警方的調查結果卻不盡人意……

事故現場。

03

「違規的學生也有未來」

爽彩跳河之後,遲遲等不來正義。

C等人雖然確認違反了有關兒童色情的相關法律,但是由於加害者們未滿14歲,不承擔刑事責任,只給了他們警告。

不用承擔責任的加害者越來越大膽,其中一個人備份了爽彩裸露的私密照片,在警察調查結束把所有數據都刪除後,還一而再再而三地把那些圖片發到群裡,怎麼刪也刪不完。

爽彩被霸淩後的畫。

另一邊,爽彩還在醫院裡接受治療,校方卻甩鍋甩得比誰都快:

「學校不對不雅圖像的傳播負責,因為這件事沒發生在學校裡」

這已經很難讓人接受,沒想到校方接下來說的話更令人生理不適,明顯是在偏袒加害者:

「違規的學生也有未來。」

先別說這些學生已經不是單純地違反校規,而是在犯罪,就算只是違規,學校就能撇得這麼乾淨嗎?

母親谘詢草草了事,爽彩求救無所作為,這件事上校方必定有很大的責任。

母親聽到這些話後哭著說:

「為什麼老師支持加害者,而不站在爽彩這一邊?」

出院後的爽彩並沒有如人們所願盡快康復起來,她被診斷出患有PTSD,永遠在心裡留下了很大的創傷。

即使轉學後也很難融入集體,不怎麼去上學,總是待在家裡,臉上的笑容也沒有恢復。

不知道爽彩多少次午夜夢回都會再遇見那幫侮辱她的人,叫囂著她拍裸照、自慰。

這樣的痛苦不是輕易就能被抹去的,一年多後,爽彩終於忍受不了這個曾經給她帶來恥辱的世界,離開了。

發現爽彩屍體時,正是萬物複蘇之時,而她只剩下一具凍得僵硬的屍體,再也回不來了。

事情曝光後,不少網友大呼心痛,更有人喊話要讓加害者繩之以法。

那個死去的女學生有個未來。

(加害者)一定要受到懲罰!一定!

這幫日本老師趕緊解散吧!

受害者也有未來!

事實上,這並不是日本校園第一次曝出霸淩事件,這樣的案例反復發生,真的只是加害者單方面的原因嗎?

母親和爽彩向校方求助後的不管不顧,或許就能很說明問題。

如果沒有別人有意識或無意識的」幫忙」,這樣的悲劇是不是就能少很多呢?

無論如何,人死不能複生,爽彩已經去往另一個世界。可壓死她的,絕不只有一根稻草。

圖片源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