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實際感染5億人?!富人海灘度假,窮人當街拋屍,整個社會面臨崩潰……

4月28日,印度新增確診379308例,死亡人數超過20萬。

指數級急速上漲的曲線,超高的陽性率,已經完全被擊穿的醫療系統,瀕臨崩潰的城市。

現在的印度,神仙難救。

印度各大私人飛機租賃/包機服務公司迎來了他們創立以來最忙的時刻:

每天接到80次飛往迪拜的包機詢問,一天起飛12趟包機航班,每次都客滿,機票價格不斷上漲,依然供不應求。

平日裡對細枝末節都無比苛刻的富豪們現在也都「通情達理」:

「只要讓我出去,什麼地方都可以。」

印度演員Ranbir Kapoor及女友從孟買機場起飛。

一些寶萊塢明星則已經飛往了馬爾代夫,享受異域風情的美景美食。

社交媒體上,一邊是普通人在撕心裂肺地哭求床位和氧氣,一邊是穿著比基尼的明星秀著陽光普照的沙灘。

印度女演員Disha Patani

印度演員席迪圭批評說:

「成千上萬的同胞在為了生命而掙扎時,分享度假的照片是可恥的。」

然而他的親弟弟卻直接懟了回去:

「你為什麼這麼生氣,哥哥?

每個人都有權利去任何地方,你又為社會做了什麼貢獻?

真想幫忙你就應該出去幫助至少5名患者,而不是在這裡批評你的同行。」

這就是印度的現狀。

階層分明的貧富差距,讓印度成為了截然不同的世界。

最有錢的超級富豪,已經趕在全世界對印度的禁航令下達之前提前得到消息飛出去了。

無論有什麼指責或是輿論,都不會影響到他們享受安逸美好的生活。

twitter上諷刺「人上人」坐視同胞苦難。

但除了這些超級富豪,留下來的那些人,也分成了三六九等。

鮮為人知的是,第二波疫情首當其衝的並不是貧民,而是城市中的中上收入階層,有大量的高種姓精英階層也出現了感染、死亡。

在印度孟買的現有病例之中,超過90%集中在中高產階級。

「多數病例來自公寓大廈,而不是貧民窟。」

印度歷史學家聖古塔在《財富》上指出:

上等階級的淪陷,證明了這個國家富有階級推崇的私立醫療的失敗。

他們用錢打造了只有有錢人能夠享受的頂級醫療服務,但在壓倒性的公共醫療危機面前,這並不能解決問題。

印度淪陷的時候,沒有階層能夠獨善其身。

這是很重要的一點,也是讓印度政府高度緊張的原因。

說句不好聽的,低種姓的窮人死亡,印度政府並不在乎,權當「人口優化」。

但這些擁有較好衛生條件、防護能力的精英階層也受到疫情衝擊,將會嚴重影響到印度社會。

為此,印度不惜改變了延續16年的「國策」,開始接受外國的人道援助。(2004年印度洋海嘯大災難開始,為了強調自力更生的新興大國形象,印度開始拒絕國際援助)

大批量的製氧機、呼吸機、醫療用品源源不斷地運入印度。

——如果政府不做點什麼安撫這個階層的人的情緒,是要出大事的。

印度政府甚至下令把五星級酒店套房改為隔離房,供高等法院官員及家屬使用。

最舒適的房間,還安排專門的醫護人員進行護理……也只開放給一小部分人。

一邊屍橫遍野,一邊則是五星酒店隔離治療。

這樣過於明顯的對比,甚至在印度早已經習慣了不平等的社會,都激起了軒然大波。

「90%的患者來自富人區?

還是說,只有富人,才能夠即時檢測確診,而不是在死去之前,都沒能得到自己的核酸報告?」

這是很有可能的。

世衛首席科學家蘇米婭•斯瓦米納坦表示:

由於檢測能力有限,印度疫情的形勢被「嚴重低估」,印度實際感染人數可能已經達到官方報告數字的20到30倍。

也就是說,印度實際的感染人數,極有可能達到3.5億至5.3億左右!

作為對比,提供另一個數據:新冠一年以來,全世界目前統計到的感染人數,是1.5億,死亡315萬。

不過印度……

印度哈里亞納邦首席部長說:「對數字進行爭論毫無意義,因為死者不會復活。」

對於這個無比想要保留自己大國顏面的國家來說,他們沒有能力、沒有必要、也不希望記錄下來真實的數字。

所以,印度千千萬萬正在苦難中掙扎的人,都成為了消失的無名者,連冰冷的數字都沒有能夠進入。

鏡頭記錄下了無數悲劇,那只是正在發生的血淚故事中極少的一部分,卻已經令人心酸、震撼。

最上面的人離開了印度,而後有些人享受著五星級治療,有些人能夠進入私立醫院。

而有些人,連最起碼的、屬於「人」的尊嚴,都無法保留。

火葬場晝夜燃燒,仍然需要排長隊。

印度德裡將狗用火葬場將改為人用火葬場,滿足更多焚燒需求。

醫院沒有床位,救護車已經完全成為了遺體運送車。

22具屍體被疊放在救護車裡,一起送到火葬場。

安得拉邦,一位50歲的母親過世後,陽性的檢測結果才遲遲送到。

死者家屬本來希望有救護車,或者什麼車都好,把遺體運往火葬場,卻一直沒有等來。

最終,死者的兒子和女婿騎在摩托車前後位置,把遺體抱在懷中,讓她」坐著」前往了火葬場。

一位母親,不得不用三輪車運送自己兒子的屍體。

北方邦,一名老人的妻子已經病了很長一段時間,但在逝世之前仍沒有得到自己是否感染新冠的確認。

儘管如此,當地村民仍然擔心感染,拒絕在村莊附近讓其火化。

這名老人被迫攜帶亡妻屍體騎行數小時尋找火葬場。

途中,他蹲在路邊休息,單車和妻子的遺體,就倒在路中間。

一名居住在北方邦的妻子把丈夫放在人力拖車上,尋找了幾個小時的氧氣,被三家醫院拒收。

她為他嘴對嘴對丈夫進行人工呼吸。

這並沒有能夠拯救他。

這位丈夫,就在這張照片拍下之後不久,在她的膝蓋上死去了。

一名居住在孟加拉邦的男子在確診後從醫院屋頂一躍而下。

巴特那,一名男子在妻子確診新冠後,揮刀將她殺死,然後從自家陽台縱身一躍跳樓自殺。

北方邦一名58歲的母親,確診新冠後,兒子擔心感染,把母親帶出來扔到了他姐姐的房子外面,然後逃離現場。

而後,這位母親死亡。

在瘟疫與死亡面前,人類顯得如此渺小。

在這一波疫情最先爆發出來的新德里和孟買,已經變成人間煉獄。

人們為了逃離這恐怖的景象,不惜一切代價。

他們沒有辦法像超級富翁一樣出國,於是只能乘坐巴士,逃離城市,回到人口較少的鄉下。

逃離城市的浪潮,裹挾著病毒,侵入到了印度每一個角落。

這意味著,同樣的事情,將會發生在醫療系統更為薄弱的地區。

整個印度的醫療體系,都可能被徹底擊毀。

可現在,印度已經沒有任何辦法阻止了。

就像一場森林大火——你沒有辦法撲滅熊熊燃燒的山,你只能等待這場火焰,把所有的可燃物全部都燒光。

按照華盛頓大學的模型估計,如果疫苗能夠使疫情得到控制,如果疫情確實如政府預測在五月中旬達到巔峰,如果普遍采取了戴口罩的防疫措施……

到今年8月前,仍然會有100萬人,直接因為新冠死亡。

——可是,還有更多的人,可能會因為次生災難而死。

醫療系統被擊穿後,物價飛漲,火葬場也隨之崩潰,屍橫遍野。

雨季將近,大量沒有得到完善處理的屍體,會引發其他瘟疫橫行。

此外,動蕩不安的社會,也會迎來一場大饑荒。

印度貧富差距太大,那些在溫飽線上掙扎、幹一天活拿一天錢吃一天飯的人,會因為封鎖而餓肚子。

這還只是短期的。

而這場疫情對於印度經濟的衝擊,會導致更恐怖的長期結果。

製造業被迫停工,工廠倒閉將會導致大量人失去工作,失業率上漲。

印度疫情體現的薄弱面與不穩定性,會導致大量外企撤資,轉向更多其他國家。

印度居民會因為此失去對整個社會經濟狀況的信心,消費謹小慎微。

持續暴跌的消費,讓印度零售業每天損失3000億盧比。

這又會反過來,進一步讓經濟雪上加霜。

去年8月,世界銀行預測,印度半數人口可能會因為新冠疫情返貧。

而現在?只可能會更糟糕。

整個社會已經搖搖欲墜,但噩夢才剛剛開始,印度將會成為一場超級風暴的中心。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