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睡4000人”富豪被殺案爆內幕!死前提離婚,成人女優嬌妻下毒奪遺產

2018年5月,一樁富豪被投毒暴斃家中的案件轟動整個日本。

全社會都在關注這個死去的77歲富豪野崎幸助,以及他22歲的、剛結婚3個月的妻子須藤早貴。

將近三年過去了,最近警方終於鎖定了殺死野崎幸助的凶手,正式將如今25歲的須藤早貴拘捕歸案。

風流富豪、貌美嬌妻、投毒害命、家中橫死…這個被翻來覆去追蹤調查了三年的「勁爆懸案」,又一次攫取了全日本媒體和民眾的注意力,開始被鋪天蓋地地報道。

圖你年紀大?

筆者在之前一篇文章裡已經詳細寫過,(戳這裡複習)這位77歲富豪野崎是如何風流成性,自稱「紀州唐璜」,睡過4000個女人…

他把女人視為一種享受,一種目的,甚至曾誇口說「成為富翁只是為了和女人睡」。

用金山銀山換美人環繞,在他看來這是一筆銀貨兩訖的生意,20出頭的妙齡女郎就是他的獵物,而湊巧的是,年過七十、風燭殘年的老富豪,也正是一些年輕美女眼中的獵物。

22歲的須藤早貴就是這樣一個目的性很強的女人,她想要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奢靡高端的生活,有錢老男人對她來說是個好選擇。

看似你情我願的錢色交易,到最後卻發展成一樁集金錢、美色、懸疑、謀殺於一身的殺人懸案,霸佔新聞版面整整三年。

最近須藤早貴被逮捕後,不僅警方又透露了新的案件細節,網友也挖出勁爆猛料。

77歲野崎赤裸暴斃房中,他非常寵愛的狗狗恰巧在他去世前離奇死去,而且死因被懷疑和他一樣是興奮劑致死。

野崎的13億遺產一毛都沒打算給小嬌妻留,早早就立過遺囑要全捐了…

而須藤被曝出曾下海當AV女優,還參加東京高級交際俱樂部尋找「糖爹」,兩個人都滿腹心思,其中各種內幕簡直讓人驚掉下巴!

讓我們從故事的最開始捋起,2017年末兩人相識,須藤致力於找「糖爹」,野崎想要年輕美女相配。

他們目的一致,但天下之大,也不是想碰就能碰見的。這兩個人之間的「愛情」還有一個「丘比特」。

說是丘比特,其實本質就是拉皮條的,日媒在三年前凶殺案發生後就採訪到了這個把須藤介紹給野崎的人。

在報道中,他的化名為A,是手裡有美女資源、專門去跟富豪牽線的中介。

像野崎這樣一個「盛名在外」的老色鬼,自然在他想要發展的客戶名單裡,所以他在2017年非常主動地給野崎寄去了4張左右的信,之後野崎本人給A打來電話致謝,倆人這就算接上線了。

2017年11月30日,中介A和野崎在一家日料店吃飯,A說了一句話讓野崎的眼神發生了變化。

「我周圍也有各種各樣的女性。」

然後野崎說,「那麼請介紹一下,謝禮我會給得很充分。」

他還列出了三大條件,「一定得是美女、身高超過170公分、年齡介於20到25歲。」

A聽到客戶的要求之後,回去竭盡全力找條件適合的女孩,但都不太行,終於有一天,等他將一個女孩的照片推給野崎時,野崎瞬間就被迷倒了。

這個女孩就是很快要取走野崎性命的須藤。

「她好漂亮,我要馬上跟她見面。」

其實須藤是不喜歡年紀大的男人的,但這種不喜歡輕易就被壓倒,因為她更喜歡金錢和名利。

為了賺錢,她還曾經以素人身份下海拍過AV,事件爆發後,她之前拍的視頻還被網友搜出來,上了AV素人榜的熱門銷量第一名…

當然,當時她被推給野崎時的身份不可能是AV女優,而是模特,野崎對這個比他小55歲的美女是愛得不行,認識幾個月就要跟人家閃婚。

並且講好了條件,婚後須藤每個月能拿到100萬日元的零花錢。

「唐璜」因何而死

婚結完了,對須藤來說就像是完成了任務,每月坐等零花錢吃喝玩樂就好了,要她真的親近一個老頭子還是太難了。

而且根據他們家工作20多年的保姆表示,「社長(野崎)肛門閉不緊,洗澡時排泄物也會浮出來,也會有走著走著就排泄物溢出的事。因為身體不舒服,還去了東京的醫院。」

情況就是這麼個情況,須藤:我才真的是錢難掙屎難吃。

「須藤說不太想和社長上床,所以到處亂跑。總是會來待在1樓的我這裡,我也跟她說過‘去2樓社長那裡吧’,也許是為了錢才忍耐著吧。」

婚後三個月裡,須藤很長時間都待在東京,而不是住在和歌山縣陪伴77歲的丈夫野崎。

而且她明擺著不喜歡失禁老男人,裝也裝不出來喜歡,那野崎能樂意嗎?必然不能啊,他娶小嬌妻就是為了軟玉溫香抱滿懷,說得刻薄一點,人不在眼前,還明擺著嫌棄,那錢不白花了嗎?

所以他就嚷嚷著要離婚。

保姆的證詞:「社長對妻子的態度大發雷霆,說‘你沒必要這麼做’,‘離婚申請書我已經寫過了,你看看吧。’」

這些都是警方在野崎死後通過對周圍人的走訪調查發現的。

也就是說,這一對相差55歲的新婚夫婦確實處於有摩擦的狀態。

而在野崎死前的18天,還發生過一件非常離奇的事,他寵愛多年的狗狗本來身體非常健康,卻猝死了。

那天,狗狗突然身體不舒服,為了讓他能接受獸醫治療,野崎一家深夜開車去了醫院,但狗狗還是沒能救回來,在野崎的臂彎裡掙扎著死去了。

這件事對野崎的打擊非常大,因為他無兒無女,一直以來這只狗狗都是他的情感寄托,他甚至說過「女人會背叛,但狗不會」這樣的話。

還有要把自己的遺產留給狗狗。

愛犬去世後,野崎專門在當地報紙上刊登了訃告,並且非常鄭重地把它埋在了自家院子裡。

還計劃之後為愛犬舉行「告別會」,誰能想到,告別會還沒開,2018年5月24日晚,野崎幸助就死於和歌山縣的家中,第一個發現他屍體的人正是妻子須藤。

而最令人懷疑的也是她。

野崎的死亡地點是自家2樓的臥室。當天晚上10點多,須藤走進臥室,發現了在沙發上赤裸著死去的丈夫,於是打電話報了警。

當時房子裡一共有三個人:死去的野崎,須藤,還有一位保姆。

野崎是急性興奮劑中毒而死,身體沒有注射痕跡,所以應該是從口中攝入了致死量的興奮劑。

事件發生當時,縣警認為野崎先生的愛犬也有可能被攝取興奮劑,所以在自家院子裡挖出了被掩埋的狗以外的地方,進行了鑒定。結果,血液和內臟器官均未檢出興奮劑成分。

但一直很健康的狗突然痛苦地死去,還是很離奇。

不少人都猜測,會不會是須藤幹的,為了除掉「會繼承遺產」的狗狗,以及「要離婚」的丈夫,先後下毒。

雖然狗狗的體內沒有檢測出興奮劑,但野崎的死指向的嫌疑人只有須藤。

據日媒報道,興奮劑如果靜脈注射,會立即起效。如果口服的話,需要幾十分鐘才能擴散到體內。如果使用膠囊,在胃裡融化需要時間,2小時左右會出現中毒症狀。

保姆的證詞表示,那天晚上8點左右從2樓臥室傳來了「咚咚的聲音」,如果野崎是在這個時間段發生興奮劑中毒情況的話,不管採用的方法是哪種,都應該是在下午6點到7點半左右攝取的興奮劑。

而事發當天,保姆的外出時間為下午4點到7點半左右,這中間有大約3小時的時間是野崎和須藤的夫妻獨處時間,也非常符合攝取興奮劑的時間段。

此外,警方在須藤的手機裡發現了她搜索興奮劑等的線索,搜查人員透露,「從我們在聽證會上看到的情況來看,預計須藤會否認一切。即使事實證明她(須藤)獲得了興奮劑,也很難證明她是為了殺人。

另一方面,還有一種可能性就是須藤會在調查未結束時逃往外國。

雖然這是一個基於間接證據積累的排除過程,但唯一可能犯罪的人就是須藤。」

所以今年4月20日,和歌山縣警方搜查一課的10名警察就進入東京,確認須藤的行蹤。一周後實施逮捕。

縣警在記者會上就須藤的殺人意圖表示,「包括使用致死量的興奮劑在內,其他證據也與殺人有關。」

雖然證據內容「暫不公開」,但是可以證明犯罪情況的證據似乎已經齊全。

調查當局對須藤早貴殺人嫌疑的立案非常有信心,那麼須藤的牢應該是坐定了。

機關算盡太聰明

之前警方說須藤可能會在調查還沒結束就逃往外國,她還真是這麼想的。

目的地是就是迪拜。

據說在這個時候逮捕她,也是因為她計劃飛往迪拜,怕她真跑了所以才果斷逮捕。

實際上,在今年1月,日媒就報道了須藤4月有移居海外的計劃。

「(須藤)曾對本刊說,‘去過好幾次迪拜’,是想在熟悉的土地上過悠然自得的生活嗎?」

須藤很喜歡海外旅行,她經常會在社交媒體上上傳自己出國嗨皮的照片。在3年前發佈的一條視頻裡,她說到現在為止去過15個國家的海外旅行裡,最好的國家就是阿聯酋。

在野崎去世後,她從丈夫公司裡轉出了大約3834萬日元(約220萬人民幣),彙入了自己名下的存款賬戶。

有相關人士稱,「她說想帶著那筆錢去迪拜。」

現在看來,移居迪拜是不太行了,直接移居牢裡了。

這一對老男人和小嬌妻的命案細節,幾天下來已經看得網友目瞪口呆。

「但是膽子可真大啊。驚人的膽量。

一般人不會想到移居到迪拜吧!

一般來說,22歲沒談過戀愛、也沒一個人生活過的人都很多。

從某種意義上說,頭腦很好?還是背後有個男人(在操控)?」

「才20多歲,這人生閱曆也太豐富了。難怪會被別人認為是謀財害命。」

「22歲的年輕女性,和自己祖父年齡差不多的男性結婚又殺人,不管金錢多炫目,自己做的事一輩子也抹不掉。感覺對錢相當執著。」

這段關係的真相應該也確實如此,要說須藤沒有打野崎遺產的主意,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她本來有權利要求繼承野崎一半的遺產,但日本《民法》規定,「繼承人故意使被繼承人等人死亡,並被判刑的情況下,就要被剝奪繼承資格。」

如果須藤因殺人罪等罪名被判了刑,那一半遺產估計也就落空了。

說到野崎的遺產,有意思的地方又來了。他沒有子女,遺產價值大約有13億2000萬日元(約8千萬人民幣)。

但野崎對須藤的迷戀是不包售後的,須藤心心念念的巨額遺產,其實早在野崎認識她前,就立下遺囑要全捐給自己所在的城市,一分不留。

再加上結婚三個月,野崎便覺得「貨不對板」,嚷嚷著要離婚,哪裡對須藤有什麼情分。

不過是想著每個月花100萬日元(約6萬人民幣)找一個年輕貌美、溫柔體貼會照顧人、不嫌棄他年邁失禁、還能和他上床的」高級陪護」罷了。

卻不想來的是個催命符。

其實,不管野崎立了什麼遺囑,作為他的配偶,須藤都有要求繼承一半遺產的權利。

須藤本就是為著錢來,卻不想錢太難掙屎太難吃,幹脆把野崎給殺了,這一下手也徹底絕了她繼承遺產的後路,一毛沒拿到還吃上了牢飯。

這一場雙方都目的性極強的錢色交易,兩個人都機關算盡,覺得自己能贏。

最終一個誤了性命,一個入了牢獄。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