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地牢搶女孩做性奴,變態男驚動全美,被判400年後暴斃!

前段时间,美國南卡羅萊納州麥考密克懲教所傳來了犯人死亡的消息,由於這名犯人的特殊性,話題很快就在媒體上引爆。

突然死亡的囚犯是Vinson Filyaw,因犯下著名的「地堡女孩案」,殘忍綁架、囚禁、性侵和虐待未成年女孩,被判處421年有期徒刑,不得緩刑。

他是一個壞人,即使是在沒有殺人的情況下,他也是最壞的人——這是受害者律師形容Filyaw的話。

「他被判了421年,每一天都是罪有應得的。」

這421年,每一個數字都在提醒著人們,那個被關進秘密地道的女孩度過的驚悚十日。因此,Filyaw只坐了14年牢就以死逃脫了終身的懲罰,實在難以讓受害人家屬接受…

這不是關於一個變態罪犯的故事,而是關於幸存者的傳奇…

2006年9月,14歲的Elizabeth Shoaf和平常一樣,從小鎮的小車上跳下來,準備穿過小路走回家。

一旁的灌木叢中早已經蹲守著一個男人,男人等待校車走遠,從草叢中跳出來擋在女孩面前。中年男子身穿一身警察製服,向Elizabeth出示了警徽,告訴她——你因為持有大麻被捕了,跟我回警局,等你的父母來保釋你。

眼前的警官對於一個小女孩而言足夠有威懾力,被嚇到的Elizabeth被男人用手銬銬住,押著在樹林中行走。

她以為他們的目的地是警察局,但這個穿製服的男人並不是警察。

改編電影截圖。

他就是Vinson Filyaw,當時是一名36歲的失業建築工人,在不久之前他因涉嫌強姦了女友12歲的女兒而遭到通緝。

他故意帶著Elizabeth在樹林中四處轉圈,讓女孩失去了對這片並不陌生的樹林的方向感,女孩感到事情不妙,轉身想要逃跑。

電影截圖。

但狡猾的男人早就計劃好了行動的每一個步驟。他毆打了Elizabeth,並強行給她戴上了一條頸圈,他恐嚇女孩,頸圈裡塞滿了爆炸物,如果Elizabeth試圖逃跑,他不光會炸死Elizabeth,還會去她家把她的家人也殺掉。

14歲的女孩被嚇得腿軟,她完全不知道自己面對的將會是什麼樣的未來。但Elizabeth還是在眼淚不受控地流出時,竭盡全力讓內心冷靜下來,分析自己該怎麼辦。

雖然她的尖叫已經到了嘴邊,但還是沒有呼救。因為鎮子裡的森林晚上根本沒人,很可能不光得不到救助,還會刺激男子導致自己被殺害。

天快黑了,Elizabeth終於被帶到了有人類痕跡的地方。那是一輛拖車,美國窮人經常會住在這樣的車箱裡。但壞消息是,這裡的主人就是綁架自己的Filyaw。

更糟糕的是,Filyaw沒有把女孩帶進拖車,而是在周圍的草地上摸索,掀開了地上一塊厚重的鋼板,下面是一個5米深坑。Elizabeth被男子推了下去,跌落之間失去了意識。

這個大坑是Filyaw手工挖出來的「誘殺式」地下掩體。也就是說,除了製作陷阱的人外,其他人很難發現這些坑洞的位置。

以前,這是獵人用來抓捕大型野獸的,而Filyaw挖下這個密道早有其他打算。這個地堡裡裝滿了罐頭食品、電擊槍、手銬和獵槍,還有成堆的色情製品。

拖車箱上的紙條「任何越過柵欄的人都會被射死,包括警察」

據Filyaw說,之前他被警察起訴性侵前女友的未成年女兒,因此失去了工作,但他堅定覺得自己是被冤枉的。他憎恨警察,因此為了報復,打算真的搶走一名未成年女孩做性奴。

而且他要把女孩帶到一個警察永遠也找不到的地方,讓她的家人們急得發瘋,這樣所有人都會罵警察無能。於是他開始挖地堡,囤積槍械,周密的製定了整個綁架計劃。

但被冤枉、報復警察,這些都是借口。Filyaw從掠奪少女性奴的過程中極大的滿足了自己的變態性欲。

摔下地堡後,Elizabeth在疼痛中醒來,她被凶惡地脫光了衣服後性侵,如果反抗就被毆打,被槍指著頭。當她昏過去後,就又被打醒,性侵,毆打,幾個小時中循環往複。

Elizabeth不知道該怎麼辦,只是腦海中覺得自己要死了,但更加絕望的是,她沒有死在這裡。第二天淩晨,她迎來的仍然是一樣的持續許久的暴力強姦和毆打。

電影截圖。

如果活下去,每天都會是這樣嗎?Elizabeth在痛苦中再次暈了過去。

而森林的另一頭,Elizabeth的父母發現女兒仍然沒有回家,他們果斷去了警察局報案。但沒有任何證據能證明Elizabeth處於危險之中,對於一個14歲的女孩,警方斷定這只是叛逆小孩離家出走罷了,沒有調動任何警力尋找。

Elizabeth的媽媽無論哀求多少次,說女兒絕對不會離家出走,也不是會夜不歸宿的小孩,警方仍然建議再等兩天——「她會自己回來的」。

但話說回來,就算是警方當場下達安珀警報,地毯式搜索Elizabeth的蹤跡,也無濟於事。地堡不光隱秘,周圍還布滿了各種誘殺炸彈裝置,甚至還有作為幌子的假門。

律師展示陷阱裝置。

Elizabeth的命運完全只能依靠自己。幸運的是,她極其的聰明和沉著。在被綁架到森林的路上,她故意踹掉了一隻腳的鞋子,希望這可以成為讓親人找到自己的線索。

在被折磨了兩三天後,Elizabeth仍然沒有聽到周圍有搜救人員的消息。她決定想辦法改變自己的處境。

儘管脖子上還掛著炸藥和鎖鏈,身邊全部都是武器,Elizabeth仍然鼓起勇氣努力和綁架犯聊天,她故意說些他感興趣的東西。和他聊人生經歷,詢問一些關於挖地堡的故事,以套取自己所在地的訊息。

電影截圖。

「我想,如果要讓他信任我,我必須讓他認為我很關心他,那樣他才會願意讓我做我想做的事情。」

在變態綁架犯的眼中,這樣的交流讓她從卑微的人質變成了一個能給予他理解的人,這讓男子的警惕心大減。雖然他還是會每天性侵Elizabeth無數次。

電影截圖。

Elizabeth甚至開始假裝自己享受被性侵,她忍著惡心告訴變態她愛他,想和他一起逃跑。他們的關係幾乎被Elizabeth反轉,變態開始把她當作戀人對待。

性侵變得沒有那麼暴力了,大吼大叫和毆打也幾乎消失,Elizabeth暫時保住了自己的不被更殘暴地虐待。甚至對方還給她解開了手銬和腳鏈。

Elizabeth趁男子睡著後,就爬上地面上。把之前想辦法割下來的一撮頭髮,放在了附近的樹洞裡,希望搜救犬可以順著氣味找到她。

她還曾經找借口尋找森林的出口,沿著車轍,到了森林盡頭的馬路。她淚流滿面,因為她一眼就認出了那條路就是她家所在的小街。

其實,她被綁架的地堡,距離她的家只有1.6公里。但她只能走到這,因為這個行跡鬼祟的男子隨時會引爆她脖子上的炸藥,或衝到家裡把他們都殺了,而警方很難逮捕他。

「在深夜,我會站在那條路對面,只是站在黑暗中,然後為我和家人祈禱」,Elizabeth決定再堅持幾天,想辦法讓警方抓住他,一定要讓他得到應有的懲罰。

漸漸地,她說服Filyaw讓她在他的手機上玩會遊戲。每次她都裝作心無旁騖地玩完遊戲就把手機還給Filyaw,直到第十天。

男子入睡後,Filyaw飛快在手機上打著字,把自己的大概位置,和被綁架的事實快速發給了所有自己能背下來號碼的人,包括幾個朋友和父母。失魂落魄的母親再次帶著短信找到警察,差點又被當作惡作劇忽視。

畢竟由於時間倉促,短信裡的信息很簡潔。很難讓一個風平浪靜的小鎮相信他們的森林裡有這樣的事發生。

但經過衛星定位,警方發現手機定位與文字描述的森林一致。警方做了個現在看來很不明智的決定,他們在電視新聞上透露了在做這個線索和男子的電話號碼。

而這則新聞播出時,Elizabeth正和罪犯在地堡裡看電視。男子看到新聞後非常憤怒和恐懼,他很快就懷疑是Elizabeth放出了這個信息。

「當時我很害怕我會死,他很生氣。我不知道該怎麼做」。Elizabeth極力平複犯人的情緒,以「為他好」的語氣勸他趕緊逃跑,否則會被警察抓住。多日裡從男子身上獲取的信任還是留了Elizabeth一命,男子貌似是接受了她的提議,開始收拾行李。

而另一邊,警方急的團團轉,明明已經到了手機定位的地點,但下面卻沒有人類的痕跡。

警方沒有想到森林的地下還有個巨型地堡。就在危急之時,Filyaw的前女友看到了新聞,她認出了Filyaw的手機號,緊忙告訴警方——男子有性侵的歷史,並曾經向她展示過深林裡的掩體。警方立刻開始了重新搜索。

Elizabeth和Filyaw坐在洞中,一起聽著頭頂直升機的聲音由遠及近,又慢慢離去,兩個人卻懷抱著完全相反的心情。男子面色陰沉打包行李,Elizabeth無法預知先到來的是希望還是救援。

這是一個難熬的晚上,Elizabeth一分鐘都不敢睡。次日清晨,屋裡沒有了一點動靜,Elizabeth感覺男子逃遠了,但直升機也已經離開。

她瘋狂爬出地牢,在森林中尖叫,徘徊,期待有人發現自己。終於,她聽到遠方有人重複喊著她的名字,人影越來越近,這次她面前是真正的警察。

「他們把我送到了醫院,我從見到他們開始哭,我是喜悅地哭著。」

當天,男子也被警察逮捕,Elizabeth在地牢裡被虐待了10天後終於恢復了自由。

第二年,針對該男子的審判正式開始,民眾才知道了更多可怕的事實。這名男子在當地還建造了四個類似的地堡,大量槍械炸藥和夜視鏡。

很難說如果沒有抓到他,還會不會有更多女孩遇害。

法庭上,女孩因為情緒失控無法現場作證,但她寫下了詳細的證詞控訴男子,最終錘死了他包括綁架、強姦和冒充警察在內的一系列罪證。

女孩的母親告訴法官:”10天來,我們忍受了我們不希望其他任何家庭遭受的噩夢。我們無辜的孩子受到了折磨和虐待,遭到了她不應該受到的待遇”。

法官認為他的行為有嚴重的社會危害並且不可原諒,最終判處421年監禁,其實也就是終身監禁。但女孩一家都認為,他的變態和惡劣值得一個死刑。

而現在,Vinson Filyaw僅僅服刑了14年就死了,更是讓很多正義的網友認為,他沒有得到足夠的懲罰。

「太糟糕了,他應該遭受更多痛苦的」

「他就應該被石刑砸死」,

「上帝保佑他死的很痛苦」,

但也有人說,這在美國沒準也是個好事,要不再幹幾年沒準就被左派政治家利用,來了個減刑出獄也說不定。

」真是可惜呢,再撐一會就要有社工來宣佈他已經是個正常人,可以回歸社會了呢!」

Elizabeth的勇敢和堅定讓她在幾乎是地獄的地方闖了出來,但她始終有很多的心理陰影和PTSD,只能瘋狂學習女性自衛術,帶非常多的防狼工具保護自己。

即便如此,她仍然積極地幫助當地年輕人,積極地活著。她成了一名牙科護士,她受邀去校園裡教更多女孩怎樣在險境求生。

四百多年的刑期看起來長,但活在痛苦中的受害者,至死很多也無法真正走出犯罪者布下的牢籠…

圖片源自網絡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