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帶崩多個鄰國!尼泊爾變人間煉獄

根據英媒的消息,在倫敦開幕的G7外長議會上,印度代表團檢測出兩例新冠陽性的病例,全員開始隔離。

印度外長蘇傑生因為與新冠陽性病例有過接觸,也不得不以線上方式參加會議。

然而,此前印度外長已經與G7外長幾乎全員有過接觸……

危。

印度現在究竟什麼情況?竟然連最頂尖、代表國家門面的代表團都已經確診……

在過去24時內,印度新增382315例,新增死亡3780例。

累計病例,達到了2066萬例。

在這個可怕的數字後,是無數生離死別。

得不到救助只能靜靜等待死亡的患者,在火葬場排隊等待的屍體,一切的一切都讓疫情震中成為了真正的人間地獄。

瘟疫是天災,但如此蔓延,卻無疑是人禍。

即使這樣生靈塗炭的悲劇發生在千裡之外,也仍然讓人心生寒意。

最恐怖的是,這個病毒,隨著一次一次的變異,正在變得越來越可怕、越來越難以提防。

(新德里進行封鎖)

昨天,印度海得拉巴市尼赫魯動物園的8頭印度獅新冠檢測呈陽性。

上個月底,動物園的護理員發現這些凶猛的獅子,也開始病懨懨,開始幹咳、流鼻涕、食欲不振。

作為猛獸,它們每次收集鼻拭子樣本都需要完全麻醉,但在印度這樣的疫情狀況下,園方並不敢大意。

這是印度第一次發現了有獅子新冠陽性。

印度的變異病毒,到底有多大的威力……現在,誰都說不好。

和最開始的病毒相比,現在的病毒的威力已經越來越大,甚至可能已經出現了免疫逃逸能力。

正因如此,才能夠在印度部分地區已經有60%的人都感染過新冠且已經自愈的情況下,還再次流行起來。

不久前,又一個悲劇的消息傳來。

美國傳染病專家拉賈德拉·卡皮拉,在印度染疫去世。

3月底、印度疫情爆發之前回到印度照顧嶽父,本來計劃在4月第二周回美國,但他再也沒能夠回去。

這個事情之所以引起外界關注,是因為卡皮拉自己就是一個傳染病學家,對新冠病毒頗有研究,多次發表關於治療新冠的演講。

更重要的是,他回到印度之前,已經在美國打完兩針輝瑞疫苗。

這並不說明輝瑞疫苗對於變異病毒無效,因為卡皮拉自己已經年逾耄耋,心臟放過支架、長期有糖尿病。

任何疫苗的概率都不是百分百,也許這位老先生可能恰好是那不湊巧的百分之一;又或者他接種的時間過短,還沒有形成足夠的抗體。

但……

至少這說明,即使有疫苗保護,也不能拒絕死神。

印度周邊的幾個東南亞國家,現在狀況都不容樂觀。

老撾從疫情以來一共只有60起確診,但在過去一個月,新增確診患者比之前猛增200倍。他們不得不舉手投降,請求友國、鄰國給予支援,提供藥物和醫療器械。

泰國目前98%的新增確診都是傳染性強的變異病毒,人口密集的曼谷也發生了聚集性感染。

巴基斯坦雖然在4月中旬就禁止了印度通行,但也沒能夠完全把變異病毒擋在國門外,逐漸蔓延開來。國內感染病例數加速上升,每日確診5000人,還刷新了日增死亡病例的記錄。

現在,巴基斯坦90%的床位都已經被佔據、氧氣供應也已經不太充足。

他們已經出動軍隊幫助實施社交限制,中小學全面停課,也禁止了在五月開齋節的一切旅遊。

但最嚴重的,還是尼泊爾。

和印度有1751公里邊界線接壤的尼泊爾,已經完全淪陷。

去年第一波疫情爆發時,尼泊爾進行了一段時間的邊境關閉,但此後重新開放,並沒有在第二波疫情爆發之前及時反應過來、切斷聯結。

於是,現在尼泊爾,變成了一個「迷你印度」。

從5月2日至4日,尼泊爾每日新增病例已經連續3天突破了7000例。

雖然和印度的40萬日增相比,7000並不算一個很大的數字,可尼泊爾畢竟是一個小國家,他們人口一共不到3000萬,卻已經有了34萬確診。

如果按照每百萬確診的話,這個數字,並沒有比印度好到哪裡去。

紫色是印度,綠色是尼泊爾。

從這個幾乎完全一致的疫情曲線,完全可以看出來尼泊爾的疫情來源。

在今年2月,尼泊爾曾有一段時間每日新增只有幾十例,印度也已經承諾了向這個鄰國大量出口疫苗,一切都看上去十分光明。

但現在,美夢完全破碎。

(首都加德滿都,身穿防護服的男子正在露天火化新冠肺炎病逝患者的遺體。)

印度和尼泊爾的交流緊密,比如他們的末代國王賈南德拉及其王后,也在上個月去印度參加了大壺節。

——也毫不意外地染上新冠病毒。

國王只是無數尼泊爾人的一個縮影,兩個國家來來往往的人很多,所以那些從印度前往尼泊爾的人,把新冠變異病毒也帶了過去。

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與印度接壤的藍毗尼縣,都已經完全淪陷。

尼泊爾政府已經發表聲明:

「持續惡化的疫情已經超過衛生系統的應對能力,尼泊爾醫院已經沒有足夠的床位,形勢難以控制。」

「局勢失去控制,懇請鄰國、友好國家和國際組織予以幫助,為我們提供疫苗、檢測設備、供氧設備以及重症醫療藥物和用具,支持我們應對這場疫情。」

他們表示已經向中國、俄羅斯等疫苗生產商聯繫懇求幫助。

另一個讓人擔憂的事情是,喜馬拉雅山的登山者,大多選擇從尼泊爾入境。

所以,這一次尼泊爾的爆發,也影響到了世界之巔。

根據登山者透露,越來越多的登山者出現新冠症狀,而且新冠病毒測試呈陽性的人數也在增加。

尼泊爾政府一直並不了解珠峰大本營的新冠狀況,更不要提控制:「他們沒有報告給旅遊部。」

尼泊爾政府捉襟見肘,在疫情爆發的現在,並沒有多餘的精力為珠峰提供幫助。

而一些大型探險隊,也只能自己把檢測工具帶到珠峰大本營。

可這樣撿漏、沒有數據支持、沒有人員流動追蹤的檢測,對於珠峰大本營可能的爆發,並沒有太多的幫助。

我們能夠知道的,只有從各個零散地方得來的信息。

喜馬拉雅救援協會稱,他們已經收到了17例登山者檢測為陽性的確診信息。

珠峰大本營的醫生說,出現持續咳嗽、發燒的人,每天都在增加。

「到處都有人在咳嗽,但這並不只是登山者在這裡出現的常規性症狀,人們很痛苦,還有發燒和身體疼痛等症狀。」

(攀登珠峰項目去年曾因疫情而暫停,但這個登山季已有1500人上山)

近日,中國疾控中心報告了3例從重慶入境的新冠病毒確診病例。

經過基因測序,這3例年齡在20-30歲之間確診患者都感染了印度變異病毒。

這次披露的信息,細究起來讓人也對這種變異病毒的狡猾認知更深。

這三位中国人雖然在印度生產基地工作,但他們的工作場所是無塵環境,一直采取相關預防措施應對疫情。

在從印度回國期間,三人全程穿著防護服、N95口罩、護目鏡和手套,全程乘坐包車而非公共交通,采取了充分的保護措施。

他們三人在印度多次核酸檢測都是陰性,一直截止到起飛前兩天,檢測的結果都是陰性的情況下才入境。

(紅點為3例入境重慶病例的毒株,黃色背景為來自印度的B.1.617譜係的代表性毒株)

三人體溫正常、沒有任何感冒症狀,但胸部CT結果卻提醒了感染性病變,肺部出現感染。

也就是說,如果不是在重慶隔離期間檢測發現感染,而是在印度繼續停留……

一旦出現了症狀,就已經是重症。

在印度這個養蠱罐中,病毒不停地在變異,養出的蠱王,也遠非最開始的新冠病毒可以比擬的。

不懼炎熱,傳播性更強,更加隱蔽,症狀更嚴重,從出症狀到死亡時間大幅縮短。

而這一波爆發,又勢必會帶來更多的變異……

印度疫情已經帶崩了幾個鄰國,希望疫情盡快過去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