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30秒就有一名巴黎人感染新冠!醫療面臨奔潰,法國患者將移至德國

昨天,法國的疫情數據第二次破五萬。

截至11月2日14時,法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1466433例,2678例重症病例,單日新增52518例,累計死亡37435例。

請注意,單日病亡人數已經達到418人,高的有點可怕了。

周一的數據低潮期徹底成為過去,法式封城任重道遠,政府還需努力啊!

法蘭西島或將同時實行封城+宵禁

法國政府內心想:

「我們還不夠努力嘛!自從疫情開始,工作強度堪比996,沒完沒了的開會,三天兩頭的講話,時不時還得化身客服小姐姐安撫有質疑的群眾,你們都看不見嘛!!!」

法國人面露難色,大佬,經濟經濟沒上去,健康健康日更憂,怎給表揚?

既然如此不領情,政府表示只能出大招了。

今早,法國政府發言人Gabriel Attal上了一個訪談節目,毫不留情的批評了一下巴黎群眾:

「Hi,姊妹們,我來點評一下第二次居家隔離政策實施後第一個周末的總體情況。直到周日晚間,法國進行了100,000次檢查,並做出了14,000個口頭警告。」

比例有點高啊,不遵守限制規定的人太多!這很容易給人一種自由散漫的錯覺,懂不?

而且!我們竟然在巴黎十七區一棟建築的後院裡發現了幾十個人在開轟趴,有沒有點組織紀律性??有沒有點集體榮譽感??說好的巴黎人都是自覺守法好公民呢!!

不得不承認,年紀輕輕的發言人,此刻有種班主任教訓調皮學生的既視感。

屢教不改,咋整?嚴上加嚴吧!

鑒於已經觀察到的這些情況,我們將在巴黎,甚至整個法蘭西島重新實施宵禁。內政部長將在白天對此進行詳細說明,然後將發佈法令。時間可能仍舊是晚上9點!

哇哦!居家隔離還要加上宵禁,巴黎真對得起自己首都的地位。

聽到這個消息的各大媒體立刻就坐不住了,愛麗舍宮和馬提尼翁府的熱線電話徹底被打爆。

畢竟,政府發言人能說出來的話,十有八九都是真的……吧。

之所以要加個「吧」,你們懂的,上一屆的政府發言人就不怎麼靠譜,一拍腦袋就亂說的事也是時常發生的,誰知道會不會傳染。

果然……

節目結束幾分鐘後,馬提尼翁總理府就給法國各家媒體發了一個通稿:

「各位媒體,法蘭西島重啟宵禁這一措施,目前還沒有決定,巴黎警察總局的確在觀察到的某些情況後提到了這項措施。

不過,該措施將由巴黎市政當局和警察局一起協調,但在此階段還尚未有結論,可能將在未來幾天內做出決定。

如果一旦實施,新的宵禁將包括「在夜間設置經授權經營商店的關閉時間」等。」

行吧,政府發言人的話雖說沒被全盤否認,但準確度還是有待加強啊。

至於,巴黎究竟會不會接受封城+宵禁的雙重禮遇,我們拭目以待。

巴黎高中被封,學生和警察衝突不斷

講真,現在天氣漸涼,法國現在疫情又很嚴重,難道晚上不應該待在家裡煮上一碗熱湯,舒舒服服的窩在沙發裡看上一集《後翼棄兵》嘛,到底還要跑出去幹嘛……

哎,這世上令人煩惱的事情真的太多了。

就像法國有人因為不滿政府的限制措施傷害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斷反抗,也有人認為政府的措施根本沒用而發起行動……

今天,巴黎有十所高中的學生,同時堵住了自己學校的大門,為的就是抗議學校裡實施的新衛生協議根本就不能阻擋病毒的傳播。

的確,不論教育部長再怎麼強調要保證國民教育的連續性,法國很多高中的防疫措施幾乎等同虛設。

巴黎二十區的一名高中生Hélène Boucher表示:我們根本不安全,即使戴著口罩,所有人也都擠在通風不良的房間裡上課。

教師團體Stylos Rouges也拍下了高中校園的一幕幕,並@教育部長,請問,我們現在能夠擁有一個真正有效的衛生協議嗎???

所以,在萬聖節假期結束後,這些高中生僅僅感受了一天,就開始了自己的反抗:堵住校園入口,自製一些標語牌,呼喊出內心的想法。

但畢竟都是十幾歲的學生,很快的,大部分高中學生都被警察疏散了,但位於巴黎十區的Colbert高中和巴黎四區的Sophie-Germain高中成為了這場運動中,最堅挺的隊伍。

Colbert高中校園門口的氣氛尤為緊張,因為警察的介入,讓學生們和警察之間爆發了劇烈的衝突。

他們奮力拍打垃圾箱;

彼此對立,一觸即發;

甚至發展到相互碰撞;

拳腳交加,丟擲物品;

最後還是使用催淚瓦斯來拯救混亂局面的。

儘管事後,大部分校園都已經恢復平靜,重新開始上課;

但無論如何,當一場擁有合理理由的訴求變成了一場暴力的衝突,都不是正確的事。

疫情之下的難啊,處處可見。

SNCF將減少70%的TGV

學生難,小商鋪老板難,餐飲業難,SNCF表示,自己也很難。

不到一個月前,SNCF才很喪的宣佈:

因為從9月開始,商業旅行的人數一周內下降了60%至70%,高鐵在工作日裡幾乎空了一半,所以我們決定,在未來幾個月內,暫定部分高鐵的運營,以適應目前的客流需求。

而今天,SNCF再次無奈官宣:

「從本周四起,我們將減少70%的高鐵運營。」

想想也是,與國家和地區補貼的城際列車Intercités,TER和火車不同,高鐵是由SNCF自籌資金運營的。

由於第二次居家隔離的實施,車票取消的數量成倍增加。僅僅在小馬哥講完話的第二天,就有11萬張車票打了水漂。

而本周,高鐵的上座率非常的低,只有15%,而一周前這一數字還是60%!

聽起來,SNCF喪的有理有據:沒錢。

當「沒錢」這兩個字籠罩在頭頂時,做什麼都會覺得無趣。

於是,SNCF不光減少了高鐵的運營,只保障必要和經過授權的出行之外,還順便減少了城際列車Intercités的班次。

從周四開始,在地區規劃線上每天只有一到兩班火車往返。預訂了已取消火車班次的乘客,至少要在出發前48小時通知SNCF,以便可以改簽或者退票。

另外,本周一開始,火車上的餐飲服務已經暫停,Juniors&Cie無陪兒童服務也已經暫停。

關於TER和Transiliens等日常火車,以及Thalys和歐洲之行的班次是否要減少,還要過幾天才能決定。

回想一下三月時,93%的TGV都已停運,如今還能保持30%,已經算是不錯了吧。

每30秒就有一位巴黎人被感染

話說回來,如今這個局面真的不太適合出行,哪怕就是未來幾個月裡,出行的希望也不大。

今天,巴斯德研究所就再次揭露了第二波浪潮的悲觀未來。他們給出了一個巨大的範圍,法國到底會停在哪,迷霧重重:

最樂觀的預測是,12月中旬將有1800名患者接受重症監護;而最悲觀的是,12月15日將有9000名患者接受重症監護。

請注意,所有情況都是在六個星期的居家隔離期基礎上計算的,而目前政府只持續四個星期。

如果這樣的描述還不能夠表現出疫情的嚴重性,或許該聽聽衛生部長Olivier Véran的話。

大家都知道,巴黎市長Anne Hidalgo特別熱愛自家的市民,處處為民著想,最近她又提出了重開本地商店的要求。

衛生部長聽見這話氣到握緊了雙拳,恨不得直接爆粗,但紳士如他,還是冷靜的給出了一串數字:

「即便你有10086條理由,但你也不能忽視這樣一個事實。

在巴黎的醫院中,每15分鐘,就有一個病人因為新冠病毒而住院。每30秒,就有一名巴黎人被感染。」

OMG!這是什麼令人窒息的傳播速度,巴黎市長,您能安靜的去發展單車事業嘛!!

法國患者將轉移至德國

如今,我們都想離醫院遠一點,再遠一點,彷佛這樣,就能夠蒙上眼睛,告訴自己歲月還是靜好,人生還能舞蹈。

但,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同三月那時幾乎一樣的危機,再一次上演。

今天,法國醫院聯合會主席Frédéric Valletoux宣佈:

為了避免醫療資源飽和,避免在重壓之下醫院會發生的最壞情況,我們計劃在未來幾天內將一部分新冠患者從法國上法蘭西大區轉移到德國,同時法國各大區之間也將進行患者的轉移。

感動世界的好鄰居——德國,再次牽起了法蘭西的小手,來,我們一起唱:感恩的心,感謝有你。

主席做出這個決定當然是有原因的:

在第二波疫情中,法國某些地區的壓力非常大,尤其是奧弗涅-羅納-阿爾卑斯大區和上法蘭西大區。將患者轉移到其他地區,甚至其他國家,將有助於減輕當地的醫療壓力,這是必不可少的方式。

我們預計,上法蘭西大區的重症監護病房將在未來十天內達到飽和點,所以患者的轉移必須盡快進行。

慶幸的是,有了第一波的經驗,法國醫院能夠及時做出預測,在局勢過於嚴峻之前做出決斷,目前,僅僅上一周,法國就已經進行了40次新冠患者的地區轉移。

突然感覺,每晚8點的陽台鼓掌,又要開始了。

奧地利發生恐襲

或許,陽台鼓掌這件事並不能真的為醫護人員分擔壓力,代表的只是普通人的敬意和愛意,但如今的這個世界,真的太需要溫暖和愛了。

有了它們,我們才有勇氣面對新冠病毒;

有了它們,我們才有力量與恐怖主義說不。

五天前,法國尼斯剛剛經歷過一場教堂襲擊案,三人受害,法國也因此拉響了反恐最高警報。

而昨天,同在歐洲大陸的奧地利維也納,也在深夜裡響起了槍聲。

昨晚8點左右,維也納市中心最大的猶太教堂附近6個地點同時發生槍擊,數名凶犯持槍對路人掃射,目前一共造成4人死亡,14人身受重傷。

其中有一名奧籍華人因傷勢較重,不幸遇難。

另一名受到襲擊的中國公民目前在醫院接受治療,無生命危險。

事後,奧地利總理庫爾茨表示:這是一場可怕的恐怖襲擊,是奧地利多年來最艱難的一天。

從今天開始到本周四,奧地利將進行為期3天的國家哀悼,紀念受害者。

今天,維也納警察局也召開了新聞發佈會:

維也納已經派出了1000名警員,其中一名槍手已經被擊斃,另一名槍手被捕,其餘人均已逃離。

被擊斃的凶犯今年只有20歲,出生於維也納,父母均來自北馬其頓,是奧地利90位想前往敘利亞參加聖戰的極端伊斯蘭分子之一。

恐怖襲擊一起接著一起,反恐再次成為全世界的關鍵詞。

法國總統馬克龍:

我們與奧地利人民一樣,對在首都維也納市中心發動的襲擊感到震驚和悲傷。在法國之後,又一個友邦遭到了襲擊。這就是我們歐洲的現狀。我們的敵人必須知道他們正在與誰交手。我們不會放棄反抗。

英國首相鮑裡斯:

今晚在維也納發生的可怕襲擊使我深感震驚。英國將於與奧地利人民團結一致,對抗恐怖主義。

美國總統特朗普:

在歐洲發生另一場恐怖主義行徑之後,我們同維也納人民一起祈禱。對無辜人民的這些邪惡攻擊必須停止。美國與奧地利,法國和整個歐洲站在一起,與恐怖分子,包括激進的伊斯蘭恐怖分子作鬥爭。

聯合國秘書長Antonio Guterres :

我以最強烈的措辭譴責這些攻擊,並聲援奧地利人民和政府。

沒人能夠知道,下一次的槍聲會在哪裡響起。

但每個人都希望,世界和平。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新歐洲」(ID:xineu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