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將首次出現變性選手!網友怒:以後女子組都是男人

跨性別人士,應當被視作與順性別一樣的性別嗎?

如果是的話,那麼跨性別運動員,是否有資格參加基於此性別的運動會呢?

這話聽起來很繞,而且無論是否允許,似乎都脫不開歧視的嫌疑。

最近,一條新聞出現,又引爆了人們的討論。

根據BBC消息,新西蘭的舉重運動員勞雷爾·哈巴德,即將參加2021奧運會。

更準確的說,是她擁有了預選賽的資格(只要她通過,就能夠參加奧運會)。

這,也將成為奧運會史上,首次有跨性別運動員參加比賽……

43歲的哈伯德,目前是一名女性運動員。

但在35歲之前,她一直是一個名為加文的男性,還曾經創造過新西蘭男子105公斤級別舉重的全國記錄。

值得注意的是——

作為男性運動員的時候,哈伯德在國際賽場上,幾乎沒有獲得過什麼耀眼的成績。

因為男性和女性的天生體力差距,同樣的成績放在女性組,就完全不一樣了。

她立刻取得了前所未有的統治級好成績。

2017年,哈伯德以女性身份參加了世錦賽,在女性90公斤以上級別的較量中獲得了兩枚銀牌。

2019年,她同樣參加世錦賽,也獲得了前六的成績。

現在,奧運女子舉重87公斤以上級別,奪冠的最大熱門,是中國名將李雯雯。

但因為疫情影響,國際奧委會最近簡化了資格認證制度,其中包括「有可能獲得前八名」的運動員。

於是,哈伯德獲得了參加奧運會的資格,衝擊了其他人奪冠的可能,成為了獎牌的有力爭奪者。

這公平嗎?

哈伯德自己,從2017世錦賽以女性身份露面以來,只接受過一次採訪:

「我不想改變世界,我只想做自己喜歡的運動,做我自己。」

但顯然,至少其他女性舉重運動員,對此頗有微詞。

因為一個地區只能有一名比賽選手,所以新西蘭另外一名87公斤級的主力選手特雷西,毫無選擇,必須要在減重到其他重量級。

特雷西曾經表示:

「這有種天然優勢,是不公平的。」

美國名將羅布萊斯也曾說:

「我是在和一個男人在比賽。」

主教練沃沃克批評:

「男人就是男人,女人就是女人。我知道很多變化已經發生,但在過去,哈伯德是一名男子舉重冠軍。」

喀麥隆隊的發言人表示:

「我認為她的過去對她現在的能力有影響,讓她比別人更具有優勢,因此這並不是一個公平的比賽。」

(2016年,孟蘇平以307公斤的總成績奪冠。

金國香和羅布萊斯 分獲亞軍和季軍 )

甚至,在她贏得2019太平洋運動會女子舉重比賽的金牌時,運動會主席西奧坦言:

「我們無能為力,我們都知道這對女子舉重運動員來說是不公平的,但這是我們在體育界要面對的現實。」

的確,在呼籲平等的大環境下,如果堅持不允許她參加女子項目組,顯然會被打成歧視。

關於跨性別運動員的討論,大多集中在男跨女上。

因為反過來,出生時是女性、跨性別為男性的運動員,對於男子組的衝擊,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但反過來,就成為了統治性優勢。

2004年,變性運動員被允許參加奧運會。根據要求,他們必須接受變性手術,並接受兩年的激素治療。

2015年,這項規則放寬,不再要求進行手術。

只要運動員在首次比賽前至少12個月的睾丸激素水平低於10nmol/L,就可以參賽。

問題是,成年女性的平均範圍,僅僅只有0.52到2.8 nmol/L,正常值,最高也就3nmol/L。

可即使如此,男跨女的運動員,也有著其他女性運動員無法比擬的先天優勢。

因為青春期的睾酮分泌量會影響肌肉強度、骨質密度,所以即使在跨性別後睾酮分泌量降低,她們也在因以男性身體經歷發育期,而習慣了更強壯的肌肉,擁有更好的心肺能力,甚至往往也有更高大的身材。

對於順性別女性來說,這幾乎已經是「自帶興奮劑」一樣的不公平了。

歧視,或者不公平。

似乎在這個問題之中,你必須要進行二選一。

事實上,一直以來,關於「男跨女」是否擠佔順性別女性的權益空間的討論,從來沒有停歇過。

如果連像勞雷爾·哈伯德一樣,做過手術、長時間睾酮水平極低的跨性別都不能被視作女性的話,那麼幾乎相當於公開表示……

只要你先天性別是男性,無論你怎麼做,都無法成為女性。

這幾乎相當於從源頭上否認跨性別的存在。

可如果承認她是女性……就會帶來不公平的問題。

今年1月20日,拜登上台後簽署了一系列行政法令,其中一條為《預防和打擊基於性別認同或性取向的歧視的行政命令》。

「每個人都應該擁有尊重、獲得尊嚴,能夠生活在沒有恐懼的環境中,無論他們是誰、愛誰。

孩子們上學時應該無需擔心自己是否會被拒絕進入洗手間、更衣室或參加學校運動……」

在此之前,美國就曾經發生過校園短跑女子選手起訴變性運動員的時間。

跨性別者泰瑞米勒、安達亞耶烏德,在康州校級運動會允許跨性別運動員參賽後,就開始參加女子田徑比賽。

2018和2018年,她們參加女子組田徑比賽,在短跑中多次打破記錄、贏走了至少85次晉升機會——因為她的肌肉含量更高、爆發能力更強。

因為這兩位跨性別者的出現,其他女性運動員的獎學金、晉升機會、獎牌都被剝奪。

她們憤怒地把這名「盜走」她們人生的跨性別者告上法庭。

「槍聲一響,兩名跨性人飛奔而去,把我們所有的女孩都甩在身後的塵土中⋯⋯

這是一個不公平的競爭環境——我無法引起大學教練的關注,我再怎麼訓練也無法超過這些……man。」

另一個原本是跑得最快的順性別女孩的母親回憶說,在她送女兒參賽的路上,問她準備的如何,而她回答:

「這不重要,因為今天我要和男性比賽,我不會贏。」

「還沒有走上跑道,我已經知道拿不到第一,甚至可能拿不到第二⋯⋯我知道,無論我多努力,我都無法獲得冠軍。」

跨性別運動員,究竟應該如何處理?

對睾酮限制,似乎已經是現在能夠做到的最好了。

可是瑞典卡羅林卡薩研究所研究表明。

抑製睾丸激素不能抵消男性的運動優勢,跨性別女性的睾酮抑製對肌肉強度的降低幾乎沒有影響,即使有一年的睾酮抑製,大腿肌肉質量只減少了5%,力量也只出現了略微的下降。

在短跑、舉重方面,無疑擁有巨大優勢。

當身為男性運動員,無法獲得鮮花、榮譽、和頂尖運動員的利益的時候……

」跨性別」成為女性,就能夠如同作弊一樣,輕易獲得原本無法獲得的東西。

不需要接受變性手術、激素療程只需要一年、人們也在努力消除對跨性別者的歧視……這個代價,似乎在越來越輕。

可長此以往下去,順性別女性運動員,早晚會被完全擠出賽道。

包容、尊重、公平,該如何選擇?

或許關於跨性別問題的抉擇,仍然需要討論……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