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法歷史性撕X!法國百船“圍剿”英國海島,鮑裡斯怒派軍艦要開戰?

連續幾天,英法局勢劍拔弩張,一副馬上要開戰的樣子。

炮聲,法語的呐喊聲和法國國旗在英國海域上空飄蕩。

100餘艘法國大型船只堵住英屬港口,「劫持」英國貨輪。首相府緊急派出兩艘軍艦前往支援,與法國軍方的巡邏艦正面對峙,法國政府揚言制裁!

上次看到這種景象還是二百多年前拿破侖時代的特拉法加海戰,不同的是時代,相同的是這次法國人也整得很丟臉。讓全世界又掀起了一波「辱法」狂歡…

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挺迷惑的,雖然是很嚴肅的事情,但全程透露出「好笑」二字。

5月6日,法國大量大型船只湧入英國海域,對英國下屬的澤西島港口進行報復式封鎖。事情還得從頭說起…

澤西島這地方非常特殊,它屬於英國王室的皇家屬地,由英國負責國防,外交等工作,但並不屬於聯合王國,並且有著高度自治的體系。政府、貨幣、旗幟..除了說英語,其他都與英國不同。

從地理上來看,澤西島地處英國海域,但位置離法國更近,是英屬領地中靠近法國海岸線數個小島中的一個。

這島依靠和英法港口的貿易獲得經濟來源。每年這裡都會吸引大量漁民前來捕魚,但只有獲得澤西島發放的捕撈許可證的船只,才可以入內。

澤西島的旗幟。

在英國脫歐前,這片地方沒甚麼爭議。對於法國船只而言,如果你以前被允許在這片區域打漁,只需要更新一下證件,第二年還是可以來。

但脫歐後,英國就要放手撈錢了。他們對包括澤西島周圍的海域進行了更嚴格的本地保護。

歐盟漁船雖然可以繼續捕魚,但被要求必須與英國產生經濟互利關係。要麼你船上用一半以上的英國船員,要麼打上來的東西一半以上在英國進行交易。

其實英國漁業早就無法帶來什麼經濟收益了,英國人之所以要在漁業上這麼執著,一方面純粹是想惡心歐盟,另一方面,漁業是英國的傳統產業,具有極高的民族象征。

對於英國人而言,有種從歐盟,尤其是法國人手裡奪回了自己的海洋的心理快感。負責頒發許可證的澤西政府,雖然有極高的自治權,但本質是絕對向著英國的。

他們這個月給法國人只發了41張許可,法國人本來就不太開心。5月5日,法國漁船帶著許可證前往澤西附近,準備撈魚,卻被澤西政府告知:不好意思,我們臨時改了要求,製定了更高的捕魚門檻,不合格必須滾。

臨時變卦導致17艘船無法作業。

法國人怒了!之前你們製定的不平等規矩,我們給個面子遵守了,但按你的規定拿到許可來了,你不通知一聲就改規矩,這不是故意惡心人嗎?(但他們還是乖乖離開了)

被澤西趕跑的法國漁民越想越生氣,於是他們商量好第二天聯合起來。淩晨5點開始,大量插著法國國旗,帶著標語的船只湧向澤西島的聖赫利爾港口,圍堵在英國海域上,要求澤西政府歸還屬於他們的捕魚權。

正在懸掛標語的法國漁船。

法國人搞示威是傳統藝能,幾個小時內大家就裝備齊全了。天還沒亮,澤西的港口已經被法國船隊堵死。這裡不光有漁船,還有前來支援的大型清淤船、拖網船。

法國人在船上鳴信號彈,閃光彈,拉橫幅,搖起三色旗。BBC報道,天空中不斷閃現紅色、橘黃色的彈藥,示威者的高喊聲極大,足以證明法國人對英國的捕魚政策有多不滿。

這些示威者也知道,澤西這個英國的兒子,自己也沒多大主意,突然為難法國漁民八成是英國人授意的。擒賊先擒王,給英國人點顏色瞧瞧。

這六十多艘船把一艘本來要從澤西出發,給英國本土運送食物的巴拿馬貨船劫在了港口,順利收獲了「船質」。

被滯留的貨船無法出海,如果拖久了可能會像被堵住的蘇伊士運河一樣造成天價賠償。這大貨船只能在港口裡孤獨弱小,看著法國人發禮炮瑟瑟發抖。

英國政府本來還想裝作無事發生在海峽對面看戲,不打算參與談判。但沒想到事情越搞越大,越搞越荒謬。

一些憤怒的法國漁民開始攻擊英國,屬於某英國百萬富翁的遊艇被法國拖網漁船故意撞擊,差點翻船。

昨天那邊一直在傾盆大雨,但所有人都一副鬥誌昂揚的樣子。從碼頭一直到海裡都是大喊大叫的聲音,法語英語夾雜著,還有各種罵街的詞彙。

法國本土的港口則爆發了針對澤西漁船的報復。一名載著4000英鎊貨物的澤西漁民被一群法國暴民威脅,不讓他停靠法國港口。

澤西島的島民們更神奇,這些人分成了兩個派別,一派支持英國人,居然還有一派支持法國人。支持英國的在港口大豎米字旗,試圖開自己家的船阻止法國大軍進入港口附近。

更搞笑的是,有澤西島的民兵組織成員,戴著拿破侖時代的帽子,用老式獵槍對法國漁船開槍示威…

這獵槍估計和拿破侖也是差不多時代的了,所以射程極短,也就聽個響,還沒法國人的照明彈聲音大。法國人:笑死,根本打不到。

支持法國的澤西人則在自己的船上懸掛三色旗,幫助法國船往自家港口開(?)

圍觀全程的英國民眾表示:要不讓澤西人自己決定要當英國人還是法國人,我們再決定要不要幫他們好了。

而眼看著在英國頭上出了口惡氣的法國人民歡欣鼓舞,紛紛燃起了鬥誌恨不得立刻開始第三次英法百年戰爭。

「這是在宣戰! 讓我們入侵澤西島,我們將實現拿破侖的夢想!」

法國政府也很來勁,立馬聲援前線農民。對於法國來說,澤西突然的新規定限制了更多漁船和捕魚設備進入,這實際上是違反了行業協議的。

而歐盟與英國之間早有共識,如果一方違反協議,另一方有權采取制裁行為。

法國當局強硬威脅:如果澤西不打算改變現在的流氓政策。法國就讓澤西島上10.8萬人失去電力。

澤西因為是靠近法國的小島,這麼多年來的電力都是法國從海底電纜輸送過來的,如果法國真的發狠,澤西必然會癱瘓。

這樣的制裁宣言下,英國無法再坐視不理。貨輪被扣押,海域上騷亂不斷,現在自己管理的區域還被法國威脅。情況已經升級成為外交事件。

一些法國漁船請求和平解決問題。

唐寧街發表講話,斥責法國給澤西島斷電的行為是「不可以接受而且反應過度的」。

有趣的是,澤西島曾經是英國唯一一個在二戰期間被納粹佔領過的非海外領土。英國人因此大罵馬克龍:希特勒來了都沒給澤西斷電,你們這些只會投降的法國人也配玩這招??

一邊說著法國人一定只是口嗨,一邊英國政府立馬去和荷蘭商談,希望荷蘭成為澤西的替代電能供應者。心裡還是有點怕的。

這時已經是下午了,貨輪仍然屬於被挾持的狀態。更多法國船只前來,100多艘包圍了澤西的主要港口。

澤西的民眾描述,那場景簡直像是法國發動了一場入侵英國的戰爭。

「我今早從岸上望去,紅燈和煙霧在海上蔓延,發過的呐喊聲不斷,就像是法國人打來了一樣」,居民Josh Dearing說。

當天晚上,英國和澤西已經派出了談判集團與漁民代表進行商談。法國政府趁熱打鐵,希望能再給英國施壓。接連派遣兩艘軍方的巡邏艦,前往英國海域附近,整編100多艘示威漁船。

馬克龍和拿破侖的雕像。

英國這邊一看就急了,你這是什麼意思,想趁機發動軍事襲擊嗎?鮑裡斯:你派海軍,我也派海軍,我英國最不缺的就是海軍。

唐寧街十號命令兩艘比法國規格高多了的正規軍艦——塔瑪號和塞文號,前往澤西附近,但要求他們不要靠近,躲在遠處觀察局勢。

畢竟塔瑪號和塞文號是武裝軍艦,說是來觀測局勢,萬一和法國起了衝突,一炮轟過去,那可就是真的戰爭了。

一些法國漁民聽到這個消息還挺奮勇,說準備開著漁船和軍艦對打。漁船Le Cach的船長Jean-Claude LaVaullée說:「我已經給船加滿了油,我們已經準備好進行特拉法加海戰了!」

但是,法國人嘛,大家懂的——革命我重拳出擊,打仗我白旗舉起。

沒多久,英國軍艦和法國巡邏艦就在那片海域碰頭了。英國人看了眼法國軍方派來的船,直接笑了:

麻煩你們想打架的話,送艘大一點的船來!

巡邏艦的大小比皇家海軍的軍艦小了一倍。兩邊的船往周圍一停,法國的船是個笑話,英國的船讓法國覺得自己是個笑話。

缺德英國媒體的詳細數據對比。

英國人嘲諷:「為了紀念拿破侖,兩個世紀後,法國海軍終於重整旗鼓,從特拉法加慘敗中恢復過來,不出意外5月底澤西就歸我們了。」

「這才是法國海軍開到澤西島的艦吧」

法國示威漁民們看到英國軍艦傻眼了,沒想到這他娘的軍艦有這麼大。(法國不派正經軍艦來也是為了避免爭端再上升)

法國漁船和英國軍艦大小對比。

法國使用了傳統技能——跑路。昨晚到今天早晨,一百多艘喊著要打仗的漁船,在英國軍艦的淫威下,大批連夜跑回法國。跑得水花四濺,只有少量還在原地堅守。

被困數小時的貨輪也成功恢復航行,法國這場浩浩蕩蕩的「海戰」以倉皇逃跑告終。第二天全英國的報紙頭條都在用生命嘲諷:

《每日快報》用法語的「再見」做標題。

《Metro》頭版是法國船逃跑圖,配字「橫衝直撞!」

永遠缺德的《太陽報》:「澤西的衝突過去了」(Gaul是高盧人的意思,諧音go over)「示威逃散,法國船昨日投降回家」

《星報》:泥好啊!法國漁民在脫歐戰爭中撤退。早上豪,我們讓他們夾著尾巴逃跑了(文字是在黑法國英語口音,梗來自英國喜劇《法國小館兒》)

《每日郵報》在能乳法的時候絕不缺席:「軍艦開到澤西後,法國漁民進行了熟悉的行動——大!投!降!」

英國缺德網友編了個洋蔥新聞,瘋狂乳法:

「發言人說,一名法國漁民在封鎖他們的港口時撞到釘子。因此法國無條件投降。這是第二次緊急救護箱缺貨了,這場仗不值得,我們回家了。」

一旁圍觀的俄羅斯人不甘寂寞。想當年拿破侖在特拉法加失敗後,轉而進攻莫斯科,俄羅斯必須加入乳法全家桶。

《今日俄羅斯》評論:澤西島是為數不多納粹佔領過的英國領土,如果法國人連巴黎都捍衛不了,你們才守不住澤西島呢。

甚至連一些圍觀的無聊美國群眾也表示,一切都在計劃之中:

不過也有很多人覺得,英國在這件事裡的表現也腦殘,P大點事不會好好說話,非要反應過度派軍隊。還有人說這就是鮑裡斯在英國地方大選期間給保守黨拉好感的工具。

英國網友陰陽怪氣罵鮑裡斯:

「英軍向澤西動物園挺進,成為海峽群島戰爭的關鍵時刻。在法國軍隊捕獲一大桶鯖魚後,英國首相府決定使用核武器對抗。」

前英國駐華大使Craig Murray表示,「從各種角度來說,能幹出派軍艦這種事的愚蠢程度都令我難以置信。」

以前的英法——我們為主宰世界而戰。

現在的英法——嗚嗚嗚,小魚是我的。

其實到今天,澤西島的問題基本上穩定了,但高層還在談判,以後可能會有更多類似的矛盾。對此,英國西島方面外交大臣保證——「絕對不會就打漁爭端和法國開戰」。

法國折騰了半天還是輸家,好消息是,又能睡個安穩覺了(x)

最後,就由一直在看熱鬧的俄羅斯人總結一下這個鬧劇的精髓——

」拿破侖可能已經死了200年了,但對乳法這項英國傳統運動的熱情永駐」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