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橫屍遍野到世界首個全民免疫之城?

巴西,如今疫情嚴重程度僅次於印度的國家。

3月底,巴西的日均新冠死亡人數已飆升至3000人/天,總死亡人數達到了40.5萬人,巴西成為當時僅次於美國的疫情大國。

醫院用光了氧氣瓶,一個小鎮裡75%的人都感染了新冠,醫療體系完全崩潰,屍體無處安放…最可怕的是,這裡發現的P.1變種病毒有可以繞開人體免疫機製的能力,更加難以防禦。

更何況,全巴西接種過第一針疫苗的人只有15%,兩針接種完畢的僅7%,進展接近停滯。死亡仍然籠罩著巴西的每個角落,但塞拉納卻像個世外桃源。

這個被大片甘蔗田圍繞的小城,坐落在巴西的東南部,人口只有45000人。城市裡幾乎所有成年人都完成了第二針疫苗的注射。城市裡的生活開始恢復往常。

中心廣場上,孩子們在追跑打鬧,笑聲不斷。年輕人們在一旁曬太陽聊天,有時還會摘下口罩喝一口飲料。

68歲的退休建築師Homero說,現在在塞拉納人很自由,沒有宵禁,老人和孩子不會被隔離。他正抱著1歲的孫子在公園散步,這在巴西很多地方是天方夜譚的行為。

年初,塞拉納曾是感染率相當高的城鎮,從每天感染67個人,到如今只有10多個新增,從地獄到人間,都要感謝一項名為「S項目」的實驗。

塞拉納是聖保羅州的通勤城鎮,足足四分之一住在鎮裡的人需要去附近的發達城市上班,導致這裡感染率非常高。

去年7月的研究顯示,這裡有5%的人口攜帶了新冠病毒,也就是說,每20個人裡有一個。這些人在小鎮中不斷接觸,互相感染,治好了這個,又病倒了那個。病毒在城鎮裡循環,加上飽和的醫療系統,很多人痛失親友。

在最絕望的時候,塞拉納被S項目發現了。這項實驗的研究對象是中國內地科興公司研發的滅活疫苗。實驗希望能給一個受災較嚴重的小鎮,全鎮免費接種科興疫苗。

並觀察疫苗的實際效果如何,希望能通過實驗得出:

接種了疫苗的人能否對未接種者形成保護;

科興疫苗對於P.1變種毒株的作用如何;

通過疫苗獲得的免疫力能持續多久等等問題…我們研究清楚這些,才能更好地對全球後疫情時代做出判斷和行動。

塞拉納之所以被選中,是因為它擁有實驗所需的完美條件。它的感染嚴重,但作為一個小城鎮,接種難度相對小。而且附近就是重要的公共衛生研究中心——聖保羅大學裡貝朗普雷圖校區,便於觀察研究。

能接種免費疫苗固然是好事,但讓整個城鎮都參與實驗,卻是一項艱難的決定。巴西當時對疫苗的輿論並不好,對中國也有從西方媒體上看來的,各式各樣的偏見。

被稱為巴西特朗普的總統博爾索納羅,一直對全國宣稱疫苗是有害的,他尤愛攻擊中國的疫苗,說打中國的疫苗會讓人癱瘓死亡,但卻拿不出一點證據。

這導致巴西民調機構的調查中,至少有一半的來自全國的受訪者表示,他們絕不會接種中國的疫苗,即使巴西已經很難買到足夠的歐美疫苗。媒體和政客的私心阻隔了生命和希望。

聖保羅州的州長和塞拉納的官員卻還是想試試,畢竟這可能是唯一一次拯救小鎮的機會了。只聽信捕風捉影的猜測,那就只能等死,不如所有人選擇相信中國,相信科學。

順便一提,聖保羅州長拍板決定從中國買疫苗,拯救自己州的生命時,還被博爾索納羅點名罵了一頓。但在當地官員扛下各方面的壓力後,他們向小鎮介紹了S項目。

「令人驚喜的是,幾乎所有人都同意接種疫苗」,人們對於疫苗的急切超乎政府的想象。

畢竟,現實已經太糟糕了,人們極其渴望有一種東西能幫助他們找回過去的生活,或者單純保住性命。

2月,實驗開始。該鎮的接種點開始大排長龍,這多虧了巴西被博爾索納羅統治前長久的接種集體疫苗傳統。巴西是向民眾提供免費疫苗最多的國家之一,人們普遍對疫苗沒有那麼抵觸。

一位排隊等候接種中國疫苗的老人說,第一批接種疫苗是值得驕傲的。

當時,負責該項目的研究人員認為,城市裡至少會有80%的成年人可以完成接種。沒想到現實中人們的熱情更高。

這次實驗暫不包括未成年人、孕婦和有嚴重健康問題的人,除去他們鎮裡有2.77萬人符合條件,最後足足有2.72萬人完成了接種!也就是98%的目標人群!

其實鎮裡一開始有很多人還是抱著半信半疑的心態參與:「打疫苗固然是好的,但參加這個計劃讓我們看起來像實驗室裡的老鼠。」

但4月第二針接種完畢後,小鎮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讓所有唱衰中國疫苗的人心服口服。

塞拉納的感染率下降了75%,兩針都接種的人中沒有再出現新冠死亡病例。更令人激動的是,雖然科興疫苗的效力被認為沒有其他疫苗高,但它對於P.1變種病毒是頗有成效的!

接種疫苗第一針時,小鎮還有60%的感染病例是具有免疫逃逸功能的P.1變種,在接種後數字有明顯減少。雖然,具體的研究還在繼續觀察中,我們還需要耐心等待,才能得到更多數據,但目前看來情況喜人。

塞拉納市的市長Léo Capitelli激動地說:這些數字不言自明說明了一切!它起作用了!而民眾也對周圍發生的變化感到欣喜,《華爾街日報》報道,塞拉納的大多數居民對中國提供免費疫苗表示感恩。

上個月,鎮裡的ICU還是滿的,人們不得不站在那裡等待。而現在,重症監護室的管理人員Lucia指著空蕩蕩的椅子稱:「過去三周裡只有一個人需要用呼吸機,是個拒絕打疫苗的婦女。」

朱莉安娜是全城第一個接種疫苗的人。「我在疫情中遭受了很多痛苦,接種疫苗對我來說是非常激動人心的時刻。在第二次接種後,我感到我真正解脫了。即使我仍然會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但我感到非常放心。」

8歲的小女孩Petras不能接種疫苗,但也觀察到了家人的變化。「媽媽曾經要戴兩個口罩,一直用免洗洗手液擦手,現在她正常多了,沒那麼焦慮了。」

Carlos的家人在疫情中去世,他也感染過了新冠,他感到這個噩夢不會結束。當聽說可以參加疫苗測試時,他和剩下的家人立刻去排了隊。

「這給了我很大希望,我等不及了,這是我們的救星。」

50歲的Jesuel是當地的電工,他即將被輪到接種疫苗。為了分流,小鎮的疫苗接種也是按年齡層推行的。但自從實驗開始後,他對鎮上的情況感到樂觀:「我們生活在巴西裡的世外桃源,想到其他地方的人,我挺沉重的。」

穩固的疫苗進程,伴隨著鎮上較為良好的戴口罩、社交距離習慣,塞拉納的確成了巴西的一朵「奇葩」。在全國經濟都在坍塌時,這裡的失業率也飆升到過25%,但現在不一樣了。

巴西其他地方的人都見證了這個小鎮的成功,和中國疫苗的效果。塞拉納成了熱門的投資、旅遊地。這個月,小鎮的酒店訂走了一半,商店的客人明顯增加。

鎮上的房產中介接到了很多其他城市居民的谘詢電話,人們想在這裡買房租房。有些還想靠買房「蹭上」疫苗。畢竟,大家都想生活在沒有恐懼的環境裡,這些是他們的總統不願給他們的。

48歲的José在鎮附近開了家旅店,現在生意非常穩定,因為人們都知道塞拉納是個安全的地方。鎮上的服裝店雖然沒有達到疫情前的銷售額,但店主直言「如果沒參加S項目,那只會更差。」

José和旅館。

紡織廠和幾家公司也找市長談合作,企業們想來這裡發展業務,一方面讓自己的員工能蹭到免費的中國疫苗,另一方面大量雇傭鎮裡有抗體的人,減少企業爆發疫情的可能性。

市長自然很開心:「我們將成為巴西的金童!」

小鎮高檔服裝店的店主。

沒人想生活在恐懼和死亡裡,疫苗證實了我們可以做到拯救一個小鎮的命運,那麼也許我們還可以做到更多,更好。這也是S項目的初衷和意義。

疫苗爭奪戰是殘酷的,擁有大庫存的歐美國家民眾在反對疫苗,而渴望生存的發展中國家,卻很難拿得出錢與大國搶奪資源。這些國家必須依賴於WHO的「全球新冠疫苗計劃」,才能拿到疫苗。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