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曝多起養老院虐待慘案!老人傷口長蛆,留紙條自殺:我被活活餓死……

隨著現代醫學的發展,人們的預期壽命越來越長,於是退休後的老年生活質量,也越來越重要。

或許現在的我們仍然年輕力壯,但我們的父母正在慢慢老去,而且總有一天,我們自己也會老去。

可老了以後,該怎麼辦?

如何維持一個體面的老年生活,是一個擺在所有人面前的話題。

當我們不再擁有足夠的自理能力,需要他人照顧或幫助時,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子女或朋友可以求助。

於是養老院成為了一個理所當然的選擇。

可是最近,微博上有人發出了一些養老院的現狀:

(@罐頭辰)

養老院亂象叢生,頻發的虐待事件讓所有人都憤怒不已:

當他們辛辛苦苦操勞了一輩子本應享福的時候,卻被當做牲畜一般毫無尊嚴的對待,實在令人髮指。

(2019年,惠州某養老院95歲老人被拖拽虐待)

而更讓人擔憂不已的,也是我們自己。

——如果能夠掏一大筆錢,進入「高端養老院」,那自然不必擔心。可是高端養老院動輒百萬千萬的「入場費」,攔住了很多人。

我們這些普通人,很有可能進不去高端養老院的普通人,又該如何準備自己未來老去後的生活?

這不是中國一個國家的問題,而是整個世界共同面對的難關。

就在幾天前,美國剛剛爆出一起駭人聽聞的恐怖虐待事件。

田納西州的一戶人家,把74歲的鮑威爾叔叔送到了療養院——然而僅僅兩周過後,他就在療養院內死亡。

養老院為老人叫了救護車,而在老人的侄女與急救人員溝通時,急救人員告訴了她一些讓她難以接受的事情。

「……我們過來的時候,老人呼吸困難,已經快要死了,但這些員工都完全沒有緊迫感,甚至在他昏迷了好幾個小時沒有反應之後,才決定打急救電話。」

而侄女發現,她聖誕節後才把叔叔送到養老院,但現在已經完全變了一個人。

「他瘦了很多,看上去非常憔悴。」

「我的手指穿過他的頭髮時,發現他的頭髮很髒、皮膚正在脫皮,背部甚至還有褥瘡。」

「我不敢相信,這就是我認識的叔叔……」

到老人過世之前,他在養老院一直都飽受虐待,但無人知曉。

某種意義上,養老機構虐待老人,和幼托所虐待孩童一樣,都是對極弱勢群體的欺淩。

可是,大多數孩童的家長每天都會與孩童見面,也十分關心他們的處境。

養老機構裡的老人卻不一樣。

在子女將老年人送到養老院的時候,很多老年人已經處於失能失智的狀態。

兒女一定是因為無法照顧了,才不得已選擇了這個方式——這意味著他們無法輕易讓老人離開養老院,也很難每天都抽出空來看望老人。

即使他們前來,老人也並不一定能夠表達出自己被虐待。

而且,如果老人孑然一身,沒有親人前來看望他們,就等同於與世隔絕。在養老機構中的虐待,幾乎不會有被揭發的可能性。

澳大利亞在去年11月發佈了2021年度的老年護理質量和安全總結,在這一年中,他們接到了8793起虐待報案。

這些在養老院生活的老人們,所受的傷害包括身體攻擊、性侵、意外死亡、被忽視、被脅迫、經濟虐待、心理虐待以及被不當使用鎮靜劑和限制措施等等。

甚至還有老人被迫吃惡心的食物,傷口長著蛆蟲,甚至因為護工不及時清理而常常躺在自己的糞便當中。

在上個月,紐約爆出一件養老院中發生的虐待:一名51歲男子在養老院中擔任‘管家’期間,強姦了一名81歲的老人。

這名老人患有老年癡呆症,生活無法自理。家人為了讓她過得更加舒適,給她專門辦了單人房間,而養老院管家就在早晨6點30溜進了她的房間,殘忍地侵犯了她。

這甚至並不是孤例——幾乎在同一時間,佛羅裡達州也爆出來一名男性護工侵犯了一名69歲的老年人。

經過調查後,他們認為這名男性護工從2019年入職起,應當多次出現過這種犯罪行為,也肯定還有其他的受害者。

兩起連續案件,也引發了美國人的討論。

在一篇外媒的報道中,他們寫道:

在亞利桑那州,一位養老院的老人在餐廳裡被性侵犯。

在明尼蘇達州,一位老婆婆因為護工把咳嗽的老人搬進她的房間,而感染上新冠。

在得克薩斯州,一名患有老年癡呆症的老人,在養老院的停車場被發現倒在血泊中。

這些威脅到老人生命安全的事件,卻沒有影響到這些養老院的聲譽——如果沒有目擊、沒有證據被上傳到網絡,這些事情幾乎不會得到曝光。

在養老院中發生的虐待事件,各種意義上的虐待事件,如果不是被其他人目擊、記錄下來,通常都不會被發現……

安全中心的老年護理協調員 Chassity Taylor 估計,只有十分之一的虐待老人案件得到報告。

被揭露出來的,僅僅只是冰山一角。

但這並不是一個很容易解決的問題。

照顧生活不能自理的老年人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在養老院中工作的護工,在薪酬微薄的情況下,往往需要同時照顧數個人,疲憊不堪。

(2021年,台灣高雄某養老院老婆婆被護工虐待)

因此,有很多人即使擁有執照,也並不願意去養老院工作。

當然,養老院可以增加護工數量、減輕護工負擔、或者提高護工工資,來找到對待老人更有耐心的高質量護工,可這就意味著成本增加,也意味著養老院的價格更加高昂——這讓更多的人難以進入被照顧的環境。

因此,在良莠不齊的非高端養老院中,虐待老人事件已經成為了頑疾。

在幾天前美國討論此事時,福克斯新聞推出一份指南,提醒家裡有老人住在養老院的時候,親屬要注意一些的、可能意味著老人受到虐待的標誌。

「如果你的所愛之人體重迅速減輕,身體出現瘀傷、骨折,而養老院不知道他們是如何摔倒的,或者忽然變得孤僻疏遠,那麼需要立刻報告。」

讓民眾更加警惕,讓監管機構能夠有效監管,自然是解決的辦法。

但是,對於我們來說,這並不能夠解決養老院不足的本質供需關係。

就像美國紐約州衛生部2006年曾經發佈過一份養老院調查報告,並且指出其中48家養老院有虐待老人的問題,其中甚至有的養老院」可隨時對老人造成傷害」。

但是,因為養老院的嚴重不足,所以即使報告推出,床位依然供不應求,仍在持續營業。

有些人提出,未來由機器人代替護工對老年人進行照護,是大勢所趨。

護理機器人不會有情緒,也不會疲勞、不會因為薪水低就跳槽,但對於老年人來講,他們也仍然需要情感上的撫慰支撐。

這或許是一個最完美的辦法——但短期內,人們在技術上並不能夠完全攻克難關。

長歎一口氣……

或許我們能期待的,就是在我們這一代人老去的時候,技術已經足夠發達了吧……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