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患有精神分裂症的老哥,用視頻重現每天看到的詭異情景

 

(注意:文章圖片或會引起恐懼和不安,慎點!)

(注意:文章圖片或會引起恐懼和不安,慎點!)

(注意:文章圖片或會引起恐懼和不安,慎點!)

最近。

tiktok上一位患有精神分裂症的25歲外國小哥格蘭特 (Christopher Gilbert Grant) 火了。

2020年初,格蘭特開始把自己的日常精神分裂經歷做成迷你電影分享到Tiktok上。 喜愛藝術和拍視頻的他把自己精神分裂經歷的日常用視頻形式傳神地表達和講解了出來,讓對此好奇的網友們明白了這個特殊精神類疾病的秘密。

精神分裂表現為一個人無法區分真實和不真實生活情節,症狀因人而異,個體差異極大,但按症狀表現主要被分為了三類:陽性症狀、陰性症狀和雜亂無章的症狀。 其中,陽性症狀指對不存在的事物產生視覺和聽覺的幻覺,伴隨著患者偏執及其它扭曲的感知。陰性症狀則反映為患者喪失或部分失去表達、計劃甚至語言能力。雜亂無章的症狀則顧名思義,患者會說出雜亂無章的語言,思維也經歷長期的混亂,這種混亂有時候表現在異常行為上。 而格蘭特的症狀就屬於第一種情況,腦子裡時常出現幻象和幻聽,但那種體驗到底是什麼感覺呢? 格蘭特根據自己的生活場景和經常外出的地方創建了一個「精神分裂日常模擬」。

在他的雙層閣樓臥室中,格蘭特的幻象幻聽就時常出現。

可以看出,這些幻想都具有一個人臉一樣的具體「面孔」,而根據格蘭特的描述,這些」面孔」發出的聲音也千奇百怪。 在視頻中,它們聽起來像是電波和嗡嗡聲、七嘴八舌說話聲的結合,人們完全無法理解這些聲音,但無疑這些如同科幻片裡的不尋常聲音直覺讓人感到煩躁和害怕。 在格蘭特的書房,有時候打開一扇門即意味著「面孔」們要出現開始騷擾他了。

過聖誕節也不例外,在院子裡空曠的雪地裡,「面孔」隨處可見,有的在空中,有的在樹上,有的聚眾在空地裡。

無論格蘭特去到哪裡,他都躲避不了這些無處不在的「面孔」跟班。

這些「面孔」也不是遲鈍的機器人,它們有自己的情緒,會跟著格蘭特移動。

看完這一幕幕,大家是不是有點被這「超自然」的體驗嚇到了? 據格蘭特描述,每一種「面孔」都有自己的個性和情緒,而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兩個面孔,他給它們取名為Chester和Bertrum,就是」面孔」群體裡代表終極善惡的兩個代表。

Chester代表天使,傾向於善良的行為,而Bertrum就代表魔鬼,總是試圖說服他朝著壞的和邪惡的方面發展。

格蘭特表示,其它所有的「面孔」都落在這兩個「面孔」的主導觀點之間,不過,格蘭特在這複雜的」人際關係」中也並非只是被動待宰的道具。 「在我特別照顧自己,關注自己內心的時候情況會好得多,你知道自己有所選擇,可以盡可能往好的方面靠近。而在我特別不願意傾聽內心,好好看待自己的時候,情況會惡化得非常快。」, 除了「面孔模擬」,格蘭特還時常向網友分享自己的畫作,他最愛的畫畫對象,也是糾纏著他的這些」面孔」,

可以看出,格蘭特的幾乎所有作品中,「面孔」都具有各自不同的表情和情緒,有的柔和,有的強烈,有的可怖… 在針對很多特定生活問題的時候,每張「面孔」會發表自己的不同觀點,有的鼓勵格蘭特去做好事,有的讓格蘭特破罐子破摔。 而有些時候,這些「面孔」會聯合起來嘲笑他,發出譏笑的笑聲,諷刺不能做出決定的格蘭特… 而這個時候,格蘭特表示,畫畫是他緩解焦慮和應對腦子裡這些幻象的重要方法,尤其是當他去到一個人多的場合,他會隨時帶上紙筆,因為人群會更容易觸發他不穩定的精神狀態,讓這些「面孔」更猛烈地跑出來騷擾他。

而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格蘭特也表示,當他非常快速地順著一根曲線在延伸面孔作畫時,實際上不是「他自己」在畫下這些面孔,而是他頭腦裡這些本來就」存在」的面孔自己控制了他的手在作畫。

下一步畫哪裡,畫成怎樣,實際上是他心裡的幻象自己決定的。 意思就是,這些畫就是「面孔」真正的自畫像…

格蘭特的精神分裂症從他小時候就逐漸開始了,到了五六年前,這些「面孔」和」聲音」以及它們帶給他的折磨達到頂點,讓他的病症非常嚴重。  「我開始體驗別人聽不到的耳語,我體驗到了一種被‘幻影’注視的狂熱感覺。我去哪裡都沒用,我只是覺得眼睛在我身上。類似於社交焦慮,但隨時發生並且越來越嚴重。」,

(格蘭特和他的媽媽) 這些聲音開始影響格蘭特的日常行為,導致他不得不從心愛的藝術學校退學。而呆在家裡自己熟悉的房間也讓他腦子裡出現幻影的情況惡化,於是他不得不從家裡搬出來,有家也不能回… 之後,格蘭特被診斷出精神分裂和雙相情感障礙(躁鬱症),並開始了漫長的認知治療和藥物治療。 不過格蘭特每個傳神的視頻和精確的語言表達都打破了網友對「精神分裂=瘋子」的看法,格蘭特不僅用自己鍾愛的藝術手法向大眾展現出了常人根本無法想象和相信的精神病患者真正的患病經歷,還時常從評論區裡選出代表性的網友提問向大家進一步解釋罹患精神分裂的一些體驗,他的回答也讓很多網友非常看眼界。

網友:這些臉和聲音聽起來是怎樣的?低沉的,尖銳的還是僅僅正常的? 答:我要用一個示範來幫忙演示一下這個過程,它們說的語言並非是像英語這樣的結構性語言,有規則的句法和目的。你可以聯想下雙胞胎嬰兒在學會語言之前互相的口頭交流,他們能理解彼此。 網友:你覺得精神分裂症是「超自然的」還是僅僅只是大腦生成的? 答:兩者都有。是你的大腦加工和感應到了這些信息,然後投射到現實中讓你有了這些體驗,但同時這種實際體驗讓人感到「超自然的」,比如鬼魂這類的東西,而它們都發生在你的身體內部。 網友:你平時怎麼睡覺?如果我聽到怪聲低語和恐怖的臉我可能會瘋! 答:過去數年來我都有睡眠問題,很多時候幾乎完全無法入睡,直到今天我的睡眠問題也很嚴重,你們看我這裡的眼袋。但是睡不著的時候,我就畫畫或者是做一些其他事情分散注意力。 至於那些耳邊的低語,夜間的時候他們會變得更頻繁更多,尤其是當我閉上雙眼進入到黑暗的「隧道」裡,雙眼之間的眼瞼下所有聲音變得非常快就像一個加速器在運作。

我有時候不太喝咖啡來保持自然的疲憊,但無論如何到達一個階段的時候我的身體會屈服,然後我就自然而然地睡著了。經過很多年的練習之後這件事會變得容易一些,那些聲音不再會嚇到我了,主要是很煩人。 有時候,格蘭特也會遇到噴子和鍵盤俠站出來指責他在假冒或者撒謊,而格蘭特也不會畏懼出來捍衛真相。

「我覺得這些人之所以這麼看,可能是因為媒體和你們在電視電影裡面看到描繪精神分裂症的各種信息導致的。它們通常並不準確,所有當有人站出來分享自己的每日精神分裂體驗時,人們可能有點失望。 他們可能覺得我應該像個癡呆症患者一樣非常愚蠢或者「發病」,所以我應該根本沒有理性和邏輯思維才對。 我的確需要處理這些幻覺和幻聽,但另一方面,我和正常人一樣會思考會感覺,外表也相同,我不是你的’理想型’。」, 如今,已經有130萬網友關注著格蘭特神奇的日常。而格蘭特也強調,精神分裂症在每個個體身上表現都非常不同,所以他的經歷僅僅代表個人經歷。 「就像一棵樹的樹枝一樣,醫生們發現和衡量患者之間一些相似之處,比如言語貧乏、幻覺和妄想,但這也很像一棵樹,它以獨特的方式生長, 精神分裂症很像大自然本身。它無法完全解釋、剖析或弄清楚,因為有太多的感官因素與感知、個體符號和聯想混合在一起。 對於關於精神分裂症的每一個問題,都會出現更多的問題。」,

「精神分裂症就像一種光譜現象,它以任何反映你內在意識的方式表現出來。 你的成長、文化、創傷和基因都融入了你將擁有什麼樣的經歷。」, 而在向全世界網友分享了自己和精神分裂作鬥爭的2年裡,格蘭特也從中收獲不少, 「這些’面孔’是我擺脫不了的一部分,但同時它們也有自己的美。」, 在他的個人簡介上,格蘭特也寫著: 「在腦子裡發生的種種鬥爭也是一種美麗。」,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帶你遊遍英國」(ID:welov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