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阿富汗機場丟失的男嬰終於找到了

這是一個阿富汗版尋子父親的故事。 2021年8月19日,在喀布爾機場外圍混亂擁擠的圍牆下,米爾紮·阿裡·艾哈邁迪(Mirza Ali Ahmadi)將一名2個月大的男嬰高舉過頭頂,遞給鐵絲網後的一名美軍士兵。

◆大批急於撤離阿富汗的民眾排隊登上美國的撤離飛機。 米爾紮原以為,只要自己和家人能拚命擠出人群,接近5米外的機場通道,便能進入機場帶上兒子一起離開。但讓他沒想到的是,這成了他和兒子離散的起點。 近5個月後,在媒體和熱心人士的幫助下,這名叫做蘇海爾·艾哈邁迪(Sohail Ahmadi)的嬰兒終於在喀布爾一戶普通人家裡被找到了。 ◆蘇海爾

這個僅7個月大的嬰兒經歷了太多:從那位美國大兵的手中,到喀布爾一座民房裡,有一連串的混亂和意外,一對和孩子失散的父母,還有一個意外被卷入的家庭。   一念之間, 2021年8月19日,美軍在倉皇間撤出阿富汗。自阿富汗塔利班奪取首都喀布爾以來,整座城市被混亂和焦慮充斥著——成千上萬渴望與美軍一並撤離的阿富汗人,帶著全部家當,攜家帶口蜂擁至喀布爾機場。 彼時,機場外圍已被慌亂的民眾堵得水泄不通,人人都想突破重圍,以換得一線生機。在陣陣尖叫與呼救聲中,曾在美國大使館當了10年保安的米爾紮將還在繈褓中的兒子蘇海爾高舉過頭,遞給了一名穿製服的人,他認為那是一名美軍士兵。

◆擁擠的圍牆下擠滿渴望逃離的阿富汗人。

「那是一念之間做出的決定。我不能讓孩子在混亂的人群中被擠壓,只能把他交給那名士兵。」米爾紮事後痛苦地說道,」大門就在5米外,我本以為很快就能過去和孩子團聚,但就在那時,塔利班士兵突然強行將人群驅散,我和家裡其他4個孩子花了半個小時才走到圍牆的另一邊。」, 據米爾紮回憶,「當時,一名美軍指揮官對我說,一個嬰兒在機場裡太危險了,他可以把孩子帶到兒童專用區域。但等我們趕到那裡時,一個人也沒有。」, ◆2021年8月20日,阿富汗人坐在喀布爾機場軍用區附近的路邊,美軍士兵在鐵絲網後站崗。 在這名指揮官的陪同下,焦急萬分的米爾紮在機場四處尋找兒子的蹤跡。米爾紮說,因為他不會英文,他和指揮官間的溝通全靠美國駐喀布爾大使館的阿富汗籍同事來翻譯。 整整3天,米爾紮會問他見過的每一個人,「你們看到我的兒子了嗎?」但在詢問了20多名官員後,他還是一無所獲。一名文職官員告訴他,蘇海爾可能被單獨帶離阿富汗了,因為喀布爾機場沒有收容嬰兒的條件。

◆與家人失散近半年的蘇海爾·艾哈邁迪(Sohail Ahmadi)

無奈之下,米爾紮與妻子蘇拉婭(Suraya)帶著四個年齡分別為17歲、9歲、6歲、3歲的孩子,先行登上前往德國的航班,最後抵達美國,落腳在得克薩斯州的布利斯堡軍事基地。 「失去蘇海爾後,我大部分時間都在哭泣,其他孩子也是心煩意亂。」蘇拉婭說,」但大家都安慰我說,孩子會找到的。」, 米爾紮夫婦的遭遇並非孤例。他說,在機場外圍的混亂中,他親眼看到其他人也將自己的孩子高高舉起,遞給圍牆後的美軍士兵。 ◆絕望的阿富汗父母將孩子移交給圍牆上的士兵。

雖已成功離開阿富汗,米爾紮從不放棄任何尋回兒子的機會,每當遇到救援人員、美國官員,米爾紮都會向他們求助,一遍遍地敘述自己的情況。「大家都回應說,會盡最大努力(幫助我),但都只不過是承諾罷了。」, 在米爾紮堅持不懈的奔走下,一個專門協助阿富汗難民的社會組織為蘇海爾製作了尋找失蹤嬰兒的海報,並通過他們的網絡在喀布爾當地傳播,以便尋找孩子的下落。 ◆阿富汗難民支持組織為蘇海爾製作的尋找失蹤者海報。 另一個「家」, 實際上,蘇海爾離開父親的懷抱後,並沒有被「單獨撤離」至美國,而是被留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同一時間,29歲的出租車司機——哈米德·薩菲(Hamid Safi)送兄弟一家從喀布爾機場撤離後正要離開,偶然發現了在地上哇哇大哭的蘇海爾。 起先,薩菲試圖在機場裡找到嬰兒的父母,但沒有成功。於是他把蘇海爾帶回了家。他說,自己和妻子育有3個女兒,而他的母親臨終前最大的希望就是能有一個孫子。 ◆薩菲的女兒——卡奈·薩菲(Kaenat Safi)正在與蘇海爾玩耍。

想到母親的遺願,他決定把蘇海爾留下,「如果以後能找到他的家人,我會把他交給他們,但如果沒有,我會撫養他長大。」, 很快,薩菲一家接納了蘇海爾,給他買牛奶喝,還帶他去醫院做了體檢。他給這名家庭新成員起名為穆罕默德·阿貝德(Mohammad Abed),並經常在臉書上發佈孩子們的合影。 ◆薩菲與妻子法麗瑪·薩菲(Farima Safi)不捨的抱著蘇海爾。

2021年11月,路透社報道了蘇海爾在機場失蹤的消息。一些居住在薩菲家附近的鄰居認出了「阿貝德」即是這名失蹤男嬰,隨後在這篇報道的翻譯版本下方留言指出孩子的下落。原來,鄰居們從幾個月前就注意到,薩菲從機場帶回了一個男嬰。 幾經輾轉,遠在美國的米爾紮得到了兒子的消息,興奮之餘,他趕緊讓留在阿富汗的岳父拉紮維(Mohammed Qasem Rezawi)找到薩菲,要求後者將孩子歸還。 ◆蘇海爾的外公抱著他。

等待團聚, 然而,當67歲的拉紮維花了2天2夜,從阿富汗東北部的巴達赫尚省抵達喀布爾時,卻吃了閉門羹。他從巴達赫尚省帶了貴重的禮物給薩菲,包括一隻宰殺好的羊、幾磅核桃和衣服,全被拒之門外。薩菲堅稱,他們一家要帶著蘇海爾一同離開阿富汗。 ◆蘇海爾和仍在阿富汗的親屬團聚了。

不過,薩菲身在美國的兄弟說,他並沒有申請入境美國。在薩菲一家百般推脫與刁難下,拉紮維只好尋求紅十字會的幫助,但效果甚微。無奈之下,拉紮維最終聯繫到當地警方,指控薩菲「綁架兒童」。 對於這個嚴厲指控,薩菲是拒絕接受的。他說,「我沒有綁架孩子。我是在照顧他。」經警方確認,薩菲撫養的兒子正是米爾紮失蹤的兒子。警方後來駁回了這項指控,並在兩家之間積極進行協商,安排雙方簽署協議。

◆蘇海爾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與外婆團聚。

經過漫長的交涉,米爾紮最終同意向薩菲支付約10萬阿富汗尼(約合港幣7500元),作為後者照顧蘇海爾5個月的費用。 2022年1月6日,在正式歸還孩子前,薩菲的妻子法麗瑪(Farima Safi)緊緊抱著蘇海爾對媒體說:「我真的很愛這個孩子,但我們永遠無法成為他的真正父母,孩子還是應該和親生父母在一起。」, ◆正式歸還蘇海爾的那天,薩菲(右)拍了拍蘇海爾的頭。

最終在警方的見證下,蘇海爾離開了悲痛欲絕的薩菲一家。孩子被抱離薩菲的瞬間,後者難過地蹲下身痛哭流涕。 拉紮維說:「薩菲和他的妻子都哭了,我也哭了。但我向他們保證:‘你們都很年輕,真主會再給你們一個男孩的。或許不是一個,而是好幾個。’總之,我很感謝他們把蘇海爾從機場救了出來。」,

◆哈米德·薩菲在歸還蘇海爾時痛哭流涕,右為蘇海爾的外公拉紮維。

遠在美國的米爾紮和蘇拉婭,終於通過視頻電話見到了兒子。拉紮維說,在視頻通話裡,他看到夫婦倆和孩子們開心得唱起了歌、跳起了舞,氣氛像婚禮一樣熱鬧。蘇拉婭說:「我激動得一晚上沒睡著。現在我只希望他能平安到來,和我們團聚。」, ◆蘇海爾被外公外婆抱著,離開了薩菲的家。

這場耗時近5個月的跨國尋子風波,最終迎來圓滿結局。目前,米爾紮一家安頓在美國密歇根州的一間公寓裡。拉紮維或將開始為外孫申請美國簽證,讓他能早日和親生父母團聚。 ◆終於回到家人身邊的蘇海爾。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全球筆者」(ID:ifeng-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