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蘭要將安樂死合法化?全球首例全民公投通過,65.2%支持!

上周六,新西蘭針對安樂死進行了一場全民公投。投票初步結果顯示,有65.2%的新西蘭人對安樂死合法化表示支持。

由於有48萬張特殊選票未被記入,最終結果將在11月6日公佈。但因為目前投出的支持票已經足夠多,合法化的決定基本不會改變。

這意味著,推動安樂死合法化的《終極生命選擇法》(The End of Life Choice Act)將被納入新西蘭法律,並且將在2021年11月6日起生效。

根據該法案,新西蘭人在滿足以下情況後可以選擇安樂死:

  1. 年滿18歲以上,是新西蘭公民或永久居民
  2. 身患絕症,處於病情晚期,被醫生評估可能在未來六個月內死亡
  3. 通過心理測驗,確認頭腦意識清醒,可以做決定
  4. 認為自己已無法通過任何其他方式減輕痛苦,滿足以上這些條件,並且得到兩名醫生的許可後,新西蘭人就能夠選擇安樂死

這份法案也規定,不能僅僅因為患者年紀大或者身患殘疾,就提供安樂死。精神病人也無法獲得安樂死。新西蘭是全球第一個就安樂死問題進行全民公投的國家,它也將成為第七個正式將安樂死合法化的國家。對新西蘭的安樂死支持者來說,這是個來之不易的勝利。因為在過去25年,他們推動了三次,也失敗了三次。

1995年,新西蘭議員提出「安樂死法案」,初審都沒通過;2003年,另一名議員提出類似的法案,初審也沒通過;2012年,行動黨議員提出《終極生命選擇法》,也就是此次通過的法案,但當年仍舊沒過。到2015年10月,行動黨的新黨魁大衛·西摩(David Seymour)再次將《終極生命選擇法》提交給議會。

(大衛·西摩)

時隔三年,不知為何,新西蘭人變了。

議會內,初審、二審、三審全部順利通過,讚成者一直比反對者多20人。按照一般的立法規定,這個時候法案就算通過了。但安樂死話題非常敏感,國內反對者很多,於是新西蘭政府決定在2020年來一場全民公投,只要讚成者人數超過50%,法案就正式通過。

在過去一年,安樂死的支持派和反對派展開一場大戰,試圖為自己拉票。

2019年6月,1061名醫生簽署一封公開信,表示他們不願意幫助病人安樂死。他們認為,幫助病人死亡會損害生命的神聖性,而且會給醫護人員不屬於他們的權利,即決定他人生死。還有很多反對者是宗教人士,他們認為醫院的職責就是幫人活下去,而不是助人死亡。一個人到底何時死,應該由上帝說了算。

新西蘭反對安樂死組織表示,他們擔心將安樂死合法化會和當下的預防自殺活動相抵觸。

患有慢性病的人則擔憂,如果安樂死合法,他們會覺得自己有義務選擇死亡,避免給家庭造成負擔。

以上這些,除了神學討論外,其實都能在安樂死限制條件中得到解答,想安樂死不是那麼容易的事。而支持者的論點很直接:人應當有權利選擇以何種方式死去。

馬特·維克斯(Matt Vickers)是一名安樂死合法化推動者,五年前,他的妻子身患腦瘤死亡。

在臨死前幾年,當律師的妻子希望挑戰法律,使醫療協助死亡合法化,而不是刑法上的「協助或教唆自殺」。但她的案子沒有成功,最後維克斯眼睜睜看著妻子在劇烈的痛苦中死去。「(支持安樂死)不是因為她想死,沒人想,這是個普遍的誤解。」 維克斯在BBC的採訪中說,「她是想擁有選擇的權利。如果病情持續惡化,她可以選擇在自己想要的時候結束痛苦。……問題的關鍵點是,她的選擇權被剝奪了。」

維克斯妻子的案子在安樂死合法化運動中發揮了很大作用,另一個關鍵人物,是前列腺癌患者,斯圖爾特·阿姆斯特朗(Stuart Armstrong)。

六年前,阿姆斯特朗感到身體莫名疲憊,去醫院檢查,最後確診為前列腺癌晚期。他做了化療,動了手術,但什麼效果都沒有,癌細胞很快擴散到他的骨頭裡,疼痛無比。阿姆斯特朗說,他曾經見過自己的一個親戚因癌症而死,最後的日子非常痛苦,醫生們給她打了大量嗎啡,她的意識完全脫離世界,像活死人。

這不是他想要的死法。他最理想的告別方式是,「在海灘上,牽著我的馬,拉著我的妻子,在朋友、家人們的陪伴下,開一場篝火晚會。彈奏音樂,唱歌跳舞。慢慢的,到最後時刻,和所有人告別。平靜地躺下,被醫生注射死亡。」但這個場景不被法律允許,阿姆斯特朗懷疑,他最後會一槍崩了自己,或者騎著摩托車衝下懸崖。在西摩提交《終極生命選擇法》後,阿姆斯特朗找到救命稻草(或者,求死稻草?),非常支持,還加入行動黨推動立案。

作為一名癌症晚期活動家,他去新西蘭學校開講座,告訴他們身患癌症有多麼痛苦,解脫的方法是死亡。「我們要理解這麼一件事:有些人在生命快結束的時候,無論用什麼辦法都無法減輕他們的痛苦。很多癌症,只會帶來一個血腥又悲慘的結局。不是所有人都能有尊嚴地死去。……所以,請讓安樂死法案通過,給我們應有的平靜和尊嚴。」

他也去電視台,與宗教人士辯論。「我們直接公開說了吧,反對法案的人,都是不用忍受絕症痛苦的人,只是出於自己的宗教信仰來反對。」「我們把安樂死稱為‘終結生命的選擇’,重點在‘選擇’二字上。所以,不相幹人士,請滾出我的生活,我不需要你的意見來決定我的生死。這不是你們常玩的政治辯論,對我來說,這是關乎生和死。……除非你得了癌症,不然別告訴我該怎麼做。」

阿姆斯特朗的話糙理不糙,只有真正經歷過絕症的人,才知道一切有多麼痛苦。安樂死運動,也應當是他們作為主角。他的言論讓更多人從絕症病患的角度看問題,積極影響了這次全民公投。終於,在三天前,公投的結果出來了,支持派贏了。

(新西蘭總理阿德恩也是安樂死合法化的支持者)

62.5%比37.5%,支持派的數量顯著高於反對派。維克斯稱「這是同理心和善心的勝利」,阿姆斯特朗也終於鬆了口氣,開始準備自己的後事。「沒有人不想好好活下去,但有的時候,事情就是那麼難。」

反對者仍然有很多擔心,比如安樂死人數大幅增加,出現死亡高峰;或者放鬆限制,讓不是絕症患者的人也獲得安樂死。根據瑞士和其他國家的經驗,安樂死合法後,使用它的人數肯定會劇烈增加,但相應的,自殺率會顯著降低。至於放寬限制,只要不修改法律,這就不會發生,如果出現,那麼醫生就是在違法。

想要平靜地死亡,在現代社會是如此難。 活著是基本人權,但選擇有尊嚴地死去,也應是……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