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rvana封面嬰兒把樂隊告上法庭,還沒出庭就被法官駁回!

如果要盤點人類音樂史上最具影響力的專輯, Nirvana(涅槃樂隊)在1991年發行的這張《Nevermind》一定會榜上有名。

封面上,一個嬰兒在泳池中向魚鉤上的一美元遊去的景象,非常具有視覺衝擊力,讓人過目不忘。 然而,去年夏天, 照片上的嬰兒Spencer Elder卻向加州法院提起了訴訟, 如今,已經30歲的他認為《Nevermind》的封面是「兒童色情製品」,對他造成了性剝削。

他要求包括Nirvana樂隊成員和主唱柯本的遺孀Courtney Love在內的17名被告,每人支付15萬美元,共計255萬美元作為對他「未成年時期遭到剝削」的賠償。 當時,Spencer的行為就引來一片群嘲, 大家都覺得,他一副「少年金氣」,是為了錢才發起訴訟。

Courtney Love

昨日,首次判決結果下達, 加州地方法院的法官以程序理由駁回了這起訴訟。 原因是,原告Spencer的法律團隊未能在截止日期前對於Nirvana團隊去年12月所提出的撤案請求提出異議, 根據規定,原告團隊在1月13日前可再次提交訴訟申請, Spencer的委任律師表示,他們很快就會再次發起訴訟。

其實,一直以來, Spencer都非常以自己是封面上的「Nevermind小孩」為榮, 在過去的30年裡,他曾四度複刻專輯封面, 專輯發佈後的第10、17、20和25周年,他都拍攝了紀念照,

2016年,拍攝25周年紀念封面時, Spencer還一時興起,想要脫掉泳褲,完全還原自己嬰兒時期的模樣, 他想著:「我的丁丁可能是全世界最著名的,為什麼不呢?」, 幸好,在攝影師的勸阻下,他最終還是穿上了短褲….

在此前的專訪中,Spencer也不止一次地表達過自豪之情, 他告訴衛報:「這個身份給我帶來了很多機會,5年來,我一直和Shepard Fairey共事,他是個資深的音樂家,當他知道我就是《Nevermind》封面上的嬰兒時,他覺得酷極了。」, Spencer不僅在胸前紋上了「Nevermind」字樣, 還曾利用這個身份,和許多心儀的女孩搭上了話。

不過,近幾年來,不知發生了什麼, 他突然話鋒一轉,強調自己是個「受害者」, Spencer發現,長大一點後,對自己的名聲感到「有些不開心」, 「我才明白我其實是一個巨大計劃的一部分,感覺很難,我成名的理由非常空虛。」, 「當我去看棒球比賽時,我會突然想到,在場的每個人可能都看過我的丁丁,我覺得我的一部分人權被剝奪了。」,

樂隊憑借這張專輯取得巨大收益,也是Spencer決定起訴的原因之一, 「當你知道這其中究竟涉及多少金額時,很難不感到沮喪…..」, 拍攝這張封面時,Spencer只有4個月大, 他的父親在荷里活做特效工作,和其他幾位藝術家在帕薩迪納老城區合租了一間工作室, 其中,就有為Nirvana負責拍攝新封面的攝影師Kirk Weddle。 那時的Nirvana還遠沒有如今出名,根本拿不出太多的預算用於封面的拍攝。 Nirvana

而彼時柯本剛剛看過一個關於「水下分娩」的紀錄片,非常想要把這份創意用在封面上, 可是團隊找來的素材都太過「真實」,於是他們換了個角度,想要找一個在水中裸泳的嬰兒, 如果直接用別人的素材,要付上7500美元,大大超過了預算, 於是,團隊找來非常會拍水下嬰兒的Kirk Weddle,給了1000美元的報酬,拜托他完成任務。

Kirk注意到同事家的孩子剛好符合要求,於是便邀請來參與拍攝, Spencer的爸爸欣然答應, 當然,兩人並沒有簽署任何文書上的協議。 拍攝當天,還有其他5個寶寶也參與了拍攝, 最終,精力旺盛的小Spencer被選中,成了這張經典專輯的封面主角, 拍攝過程非常迅速,Spencer只在水中停留了幾秒鍾。

完成後,這一家人收到了200美金的報酬, 大約過了半年,唱片公司又給一歲的Spencer寄來了一張白金專輯和一隻泰迪熊作為紀念。 長久以來,Spencer都是很無所謂的態度, 甚至在拍攝25周年紀念照時,他收取的報酬依舊是200美元。 但從某一天開始,他卻突然抓住此事不放,要求賠償, 這張唱片在全球暢銷3000萬張,幾乎所有參與者都從中賺到了錢,只有Spencer沒有, 他感到非常不平衡,想要將這部分損失「索取」回來。

不僅如此,Spencer還對專輯封面所象征的意義頗有微詞, 雖然沒有官方來蓋章定論, 但一般而言,大家對於封面的理解著重於嬰兒與美元之間的「矛盾」, 他們一個象征著人類的純真,一個又代表了資本主義的銅臭味, 嬰兒被金錢誘惑,巧妙又值得深思。 但Spencer卻覺得,封面上包含了兒童色情內容, 不管他是嬰兒還是成人,這張照片都暴露了他的私密部位,並且以色情的方式展示出來, 那張一元美鈔,讓他看起來更像是個「性工作者」….. Spencer和他的律師團隊認為: 「封面的重點就是要製造爭議,尋求賣點,唱片公司利用暴露Spencer的方式賺來了不少錢。」, 「從嬰兒時期到現在,這張專輯一直在全世界廣為流傳,四處發售, Spencer的整個人生,都和未成年時期所經歷的性剝削活動綁在一起。 這給他帶來了終身性的傷害,幹擾了身心發展和受教育過程,並需要醫學和心理方面的治療。」, 「我從沒見過沒看過我生殖器的人….這不斷提醒我,我沒有隱私,我的隱私對這個世界來說一文不值。」Spencer說到。 於是,他於8月發起訴訟, 還強調,「任何擁有這張唱片的人,都犯了持有兒童色情製品的重罪」。 四個月後,Nirvana的律師團隊向法院作出了回應, 在他們看來,Spencer的訴訟,早已超出了時效期, 涉及兒童色情製品的訴訟時效期為10年, 這10年既可以從原告能夠意識到色情製品的使用開始計算,也可以從他們年滿18歲那天開始, 也就是說,最晚Spencer也要在28歲提起訴訟, 30歲再上法庭,已經不作數了…. 另外,他們認為「所有唱片持有者都擁有兒童色情製品」的指控實在太過誇大其詞,非常荒謬,明明根本就沒有那麼嚴重。 所以案情不能成立,起訴日期過晚,他們要求法院駁回Spencer和團隊的訴訟。

本來,Spencer團隊應在12月30日對Nirvana的駁回作出回應,但原告方錯過了這一最後期限, 因此加州地方法院的法官在「準許修改」的前提下駁回此案, 這意味著,Spencer團隊仍可以在1月13日之前重新提交此案並進行適當的修改。 Spencer的律師信誓旦旦地表示很快就會繼續開始努力, 他們認為,只要Nevermind還在出售,所謂的訴訟時效期就不應生效。 「兒童色情製品是一種永遠的犯罪,會對受害者滋生終身的創傷,無論相關影響製作於多久以前。」, 可就算有一次新的機會,Spencer能勝訴嗎? 恐怕很難,因為幾乎沒有人站在他這一邊: 「駁回是對的。這些年他賺的錢也不少吧,現在的他太貪婪了。」,

「我猜,如果他不說的話,沒人知道他是封面上那個嬰兒。」,

「人生的唯一成就是在嬰兒時期達成的,他恨死了吧。」,

「多少年來,他就在一直在靠這個名氣套現,這麼做真是一點都不讓人吃驚呢。蠢貨。」,

「去告你的父母啊,他們肯定同意了!」,

「把專輯名紋在胸前,用名氣去勾搭女人。他還覺得自己能勝訴?哈哈哈,快告訴我他得給樂隊支付法律費用。」,

看來,大家都看透了Spencer的心思, 就算新一輪的訴訟開啟,想必他要面對的,還是同樣的結果….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