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與網戀男友相識10年,才發現自己的愛情是表妹一人分飾60多個角色演給她的!

Catfishing,鯰魚欺詐,是指一個人在網絡上創建虛構的角色,欺騙特定的受害者。大部分時候,鯰魚欺詐和錢有關,類似於「殺豬盤」。通過打造完美戀人的形象,騙子欺騙受害者的感情,讓他們心甘情願為自己付錢。

但鯰魚欺詐並不全是這樣,最近,熱門播客節目Tortoise Media講述了一個不為錢財的情感詐騙。主持人亞歷克西·莫斯特羅斯(Alexi Mostrous)說,這是他們見過最奇怪的案子,不光因為受害者被騙了近10年,還是因為,騙她的人,是她最親密的親戚……

Part 1

騙局始於2009年,當時29歲的基拉特·阿西(Kirat Assi)在臉書上收到一個叫JJ的男孩的來信。基拉特是英國電台Desi Radio的主持人,她為人風趣,非常健談,在印度裔錫克教徒的社區裡小有名氣。她經常收到人們的求助信,但JJ的求助挺特別,因為他是她表妹的前男友,問她該怎樣求複合。

(基拉特·阿西)

基拉特有個小她13歲的表妹,名叫西姆蘭·博高爾(Simran Bhogal)。這姑娘學習成績很好,是校園明星,前段時間她和JJ吵崩了,這件事她們家的人都知道。看這男孩態度誠懇,基拉特給他提了不少建議,兩人一來一去成為朋友。但幾個月後,意外發生了,因為出現某種過敏反應,JJ死了。

(最右邊是表妹西姆蘭·博高爾)

基拉特很難過,可他們畢竟不算很熟,所以沒有參加他的葬禮。到2010年11月,她在臉書上收到一條信息:「嘿,基拉特,希望你一切安好?我是JJ的哥哥,他和我說了不少關於你的事,你對他來說就是知心大姐姐。親切的問候,來自鮑比。」,基拉特聽說過鮑比的名字,JJ提到過他。他和她同在一個社區,都是錫克教徒,而且都有家人在肯尼亞。通過臉書頁面,她看到鮑比參加過當地的社區活動,還和自己的一些親戚是朋友。(基拉特和她的兄弟)

很自然的,她沒有起疑,相信鮑比是真實的人。為了安慰剛剛失去親人的鮑比,基拉特和他加為好友,每周寫幾段話,和他聊聊他的弟弟。鮑比是個有魅力的男人,年齡與她相仿,相貌英俊,是一名心臟病手術專家,在倫敦醫院上班。在聊天中,他表現得很有責任心,家庭就是他的一切,他能為家人做任何事。兩人的聊天頻繁起來,基本上是鮑比先發一條很長的信息,然後過段時間,基拉特寫長長的回覆。他們不像是在及時通訊,更像是筆友。

這像是曖昧的開端,但基拉特沒覺得鮑比對自己有意思,因為他說他已經結婚了,妻子懷孕不久。他喜歡猜孩子是男孩還是女孩,多次找基拉特問孩子該取什麼名字。她說了幾個,雖然覺得讓網友提這種建議怪怪的,有點過於親密。幾個月後,鮑比漸漸透露,他的幸福生活正在崩塌。妻子和他分居,家人與他吵架,所有一切都很糟糕。基拉特很同情他,但保持著普通朋友的關係,只是安慰了幾句。關係不鹹不淡地維持著,她以為會一直這樣下去。

Part 2

2011年,春天,基拉特第一次迎來直面真相的機會,可惜讓這個機會溜走了。

那是基拉特和鮑比認識的5個月後,她的閨蜜哈維要在布萊頓辦結婚前的單身派對。當天晚上,基拉特離開倫敦,去往布萊頓的海邊小鎮。女人們聚在一起,在一個夏威夷主題的俱樂部裡狂歡喝酒,大部分人都喝醉了,但基拉特沒有。深夜1點左右,基拉特在和哈維說話時,一個眼熟的身影突然閃過。是鮑比,活生生的鮑比!基拉特覺得很巧,趕緊走過去和他打招呼,但鮑比表情很冷淡,只是點點頭說「嗨」。

「我試圖和他聊天,向他解釋我就是基拉特·阿西。」基拉特在播客中說,「但鮑比看上去心不在焉,沒什麼表情。就像是,一臉茫然。」「因為他一直都很尊重我,我不想讓他難堪,所以說了兩句就離開了。只是想著,哇,他在這裡幹什麼?我不知道他住在布萊頓!」基拉特以為鮑比的茫然是因為喝醉了,沒有追問,重新加入閨蜜的單身派對。因為這個選擇,她多了10年的痛苦,這讓她後來非常後悔。Part 3從布萊頓回來後,鮑比沒有提當晚的事,他和基拉特的關係也逐漸冷淡了。他在臉書上說,他移居到澳大利亞,和另一個女人訂婚了。

基拉特被邀請去參加他在肯尼亞的婚禮,她沒法去,但她在社交媒體上看到了他的結婚照。她繼續電台主持人的工作,一切都很平靜,直到2013年11月,有人在臉書上發送給她鮑比被槍擊的新聞。

照片裡,鮑比躺在病床上,身上到處是管子,很是嚇人。有人說他是在肯尼亞被槍擊了,目前處在昏迷狀態。看到昔日的朋友變成這樣,基拉特很難過。她的表妹西姆蘭正好在肯尼亞,她問她是不是真的,她說是真的。基拉特被拉入一個39人的臉書群聊,群裡都是鮑比的朋友和親戚,他的新妻子也在。

人們為鮑比祈禱,互通消息,希望他能成功醒來。他醒來了,但鮑比說自己失去部分記憶,頭疼痛欲裂。幾周後,群裡傳來鮑比去世的消息。群裡所有人都在哀悼,基拉特感歎世事無常,安慰他的遺孀節哀順變。她以為自己和鮑比的關係結束了,但沒想到,之後發生的事變得瘋狂起來……

大約三周後,鮑比的遺孀接到消息,要從內羅畢趕往紐約。接著,表妹西姆蘭說出「真相」——原來鮑比沒死,他因為槍擊案受到證人保護,現在在紐約住院!故事大反轉,簡直像是電影一樣。基拉特覺得很奇怪,但群裡所有人都接受了這套說法,那種環境下,基拉特也相信了。之後半年,鮑比一直在群裡更新自己的狀態,他時好時壞,更多是壞。

鮑比出現腦部血塊、中風、身體部分癱瘓、無法正常說話,還有無法抑製的情緒激動,這些症狀在槍擊受害者上很常見,也令人同情。有一次,他甚至在群裡宣佈自殺:「來自鮑比的臉書消息:我配不上你們,所以請不用找我了。我確實很想念你們,但我不值得。」基拉特是很有同情心的人,看到他這樣,她每天都會和他說話,了解他的病情,安撫他。鮑比的妻子反而表現得奇怪起來,她飛到紐約後,只呆了幾天就消失了,之後再也沒有出現。

鮑比說妻子拋棄他了,他開始在群裡直播酗酒,自暴自棄地打架惹事。好像是通過自虐報復所有人。基拉特看不下去,盡全力安撫他,兩個月後,鮑比向她表白了,說他愛她。「以前他有過這種暗示,但我都沒有理會。對我來說,這次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他只是心理脆弱。」基拉特後來在播客中說。她不相信鮑比是認真的,但他發誓他非常認真,群裡的人都勸她接受。

「每個人都和我說,他活不了太久了,可能下一次手術就會死。在他死亡之前,他應該得到幸福。所以,這更像是滿足病人的臨終願望。讓一個病得快死的人開心,我能失去什麼?」2015年的情人節,基拉特答應了,兩人正式成為情侶。Part 4鮑比沒那麼快死,但基拉特對他的愛情發展得很快。儘管線下只見過一次面,但她發現真的愛他,他們每天會打很長時間的Skype電話,有些會持續13個小時。

他們熱烈地在網上訴說對彼此的愛,靠著Skype一起看電視、一起做飯。為了讓鮑比有書能聽,基拉特甚至自己錄製了整套《哈利波特》,用聲音陪伴他。在特別想念彼此的時候,他們會打開Skype,聽著對方的呼吸聲入睡。基拉特覺得他很浪漫,雖然他不願意打開攝像頭露臉,聲音也非常輕(鮑比說他的聲帶因槍擊受損)。她不要求那麼多,她相信鮑比是優秀的男人,會回到英國和她結婚。

鮑比一直承諾要回到倫敦,搬到離基拉特最近的醫院工作。他們討論了買房的事,討論如何稱呼孩子(鮑比的前妻留下一個孩子),見父母後該怎麼說。雖然回國的主意提了6、7次,鮑比一次也沒有回來。不來的理由總是和健康有關,要麼是鮑比的腦子要做手術,要麼是摔傷了,要麼是心臟病發作。因為之前的槍傷,基拉特覺得可以理解。這段時間,鮑比的感情也變得越來越有控制欲。

像大部分控制狂男友那樣,鮑比每時每刻都要給她發消息,如果基拉特不及時回覆會生氣。「最後到了那樣的地步,鮑比打電話給我說,‘我剛剛給你打電話,但沒打通,你在和誰通話?’ 他想知道我做的一切事,他覺得他必須知道。」他每天盯著基拉特的臉書,對她做的活動指手畫腳,認為她不該出去,不能和朋友們靠太近。因為精神壓力太大,基拉特甚至不敢擁抱朋友們,雖然男友不在場,她認為自己做了對方肯定大發雷霆。這段關係讓基拉特非常累,她的身體暴瘦,不再和朋友說話,最後退出了心愛的電台節目。但她沒有對鮑比這個人產生懷疑,畢竟,世界上的控制狂男友實在太多了。Part 52015年到2018年,鮑比一次次承諾要回英國,一次次沒回來。有一次,他說得特別肯定,基拉特為了迎接他休了6周的假,甚至重新裝修了浴室。但他還是沒來。在電話裡,基拉特和他吵了起來,沒想到鮑比突然心臟病發作,沒了聲音。她尖叫起來,渾身發抖,開車前往希思羅機場,準備直接衝向紐約。當她在值機櫃台訂機票時,鮑比的堂姐,一個叫KB的女人打電話給她。「鮑比因為要來看你,感到壓力太大,內心都崩潰了。這是你的錯。」 KB說。基拉特非常內疚,不敢再要求什麼,在兩人和好後,鮑比承諾會盡快回來。

2018年,在基拉特生日後幾天,他終於兌現諾言,來到倫敦。從此,她的噩夢真正開始。鮑比告訴她,他住在南肯辛頓的萬豪酒店裡。雖然同在一個城市,他仍然拒絕見她,說心理上還沒準備好。基拉特直接去萬豪酒店找他,前台人員說,沒有一個叫鮑比的顧客。她覺得很奇怪,打電話問表妹西姆蘭,這是怎麼回事。

這些年,表妹西姆蘭一直是她和鮑比感情上最堅定的支持者。每當兩人吵架,或者不知道鮑比什麼意思時,她就向西姆蘭求助,她的建議總是非常管用。2017年,西姆蘭還去紐約看望了鮑比,回來告訴她一切安好。她是為數不多實際接觸過鮑比的人。西姆蘭在電話裡告訴她,既然鮑比現在不想見,就給他一點時間,他肯定是在證人保護下生活多年,回到英國不知所措了。過了幾天,鮑比給了基拉特一個更有力的理由:他的癌症複發了,必須先治療。

又一次,基拉特相信了,但有天她和鮑比通話時,聽到對面傳來嘈雜的聲音,既不像酒店,也不像醫院。她覺得不對勁,聯繫私家偵探查找鮑比的位置。偵探找到了,他位於布萊頓市,那個兩人第一次線下相遇的地方。

2018年6月9日,基拉特開車前往布萊頓,她找到了鮑比的家,按下門鈴,一個男人打開門。是鮑比,活生生的鮑比。但和第一次見面一樣,他的臉上滿是茫然。Part 6鮑比記得,那是星期六晚上7點,他和妻子、兒子在樓上。他們哄著讓兒子睡覺,這時門鈴響了。門前,是一個完全不認識的女人,她的眼裡滿是憤怒,大聲喊著:「你怎麼敢?怎麼敢?8年啊,整整8年!」,鮑比困惑不解,他猜測這個女人是把自己當成哥哥,他們兩人長得很像。但女人嘴裡說的是自己的名字,她似乎真的認識他。這時,他的妻子下樓,看到這一幕,也非常驚訝。

那個女人自然是基拉特,看到男友的「前妻」下來(實際上真實的鮑比沒離婚),以為他們複合了,十分憤怒。她確信鮑比在過著雙重生活,大吵大鬧,但鮑比堅稱不認識她,讓她馬上離開。心碎的基拉特哭著給表妹西姆蘭打電話,表妹安慰說,他肯定是愛她的,一定是前妻搞的鬼。她一路哭著開回家,帶著表妹在倫敦豪恩斯洛的警察局報警。

在基拉特離開後,鮑比一家也報了警,這個陌生的女人能說出他們的真名和私人信息,怎麼聽都很恐怖。他們沒有等來彼此的道歉,反而等來了表妹的。因為,一切都是她撒的慌。在報警後第二天,西姆蘭就向基拉特承認,一切都是她做的。「都是我。我是鮑比,我是所有人。」 西姆蘭在她家裡說。

真實的鮑比不是醫生,沒有住院,也沒有離婚,不過他確實是JJ的哥哥。從2009年起,西姆蘭就開始偽造他的賬號,用它和表姐聊天。為了讓表姐相信她編的故事,她偽造出鮑比妻子、堂姐、兄弟、朋友等60多個人的賬號,在群裡自導自演。她絕對有寫劇本的天賦,因為每個角色都有不同性格,有各自的故事背景。她將現實和虛幻很好地編織起來,撒下一張讓人看不清的大網。為了營造真實性,西姆蘭定期跟蹤真實的鮑比,了解他的去向,偷竊他的照片,將它們發給基拉特。

在偷了一張鮑比兒子的照片後,她甚至能誘導基拉特相信,是她選了那件童裝,讓鮑比給孩子穿上。基拉特不可置信地問她,那這些年的陪伴都是她,是她在Skype電話裡陪自己入睡嗎?西姆蘭點點頭,基拉特真的嘔吐起來,最後昏了過去。基拉特向警方指控表妹在「鯰魚欺詐」,雖然沒騙錢,但騙了她10年的感情。

英國警方說這並不算犯罪,甚至說,「你不是真正的受害者,真實的鮑比才是。」她無法忍受,對她來說失去的不光是男友,還有10年來積攢的朋友,那些群裡的人。在西姆蘭的謊言破滅後,幾十個朋友瞬間死去,因為他們本來就不存在。2019年,基拉特選擇起訴西姆蘭,這個冷酷無情的表妹一直沒向她道歉,直到今年,她才在庭外發了一份道歉信,同意她給30多個親友看。

很多親友都不相信基拉特的遭遇,畢竟這太奇怪了,基拉特自己也說不清,表妹為什麼這麼做。「我認為她很享受操控我的權力,她喜歡把我視為一個挑戰。」在今年的道歉信裡,西姆蘭提到她從十幾歲起,就對基拉特有莫名的好感,希望創造出一個美好的幻想世界,讓她們可以幸福地過下去。「但我發現,這個世界對你來說並不是幻想,你也過得不幸福。……我很抱歉。」表妹在道歉信裡寫道。因為鯰魚欺詐不是一項法律罪名,西姆蘭幾乎不會受到懲罰,基拉特希望公佈自己的遭遇後,能推動英國改進法律。

」沒有禁止鯰魚的法律,但應該有,因為這樣的罪行如此普遍。我們需要法律起到震懾作用。」欺騙親人近10年,情感操控她,摧殘她的健康和事業,這一切只為了自己道不明的私欲。這世界上,奇怪的人實在太多了……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