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狂黑幫老大70歲做下身增大手術失敗,怒派小弟刺殺女護士?被判死刑!

這幾年大家聽到日本黑幫想到的應該都是一些有趣的新聞,什麼窮到只能靠擺攤賣奶茶賺錢,什麼小弟們在大街上賣自家生產的情人節巧克力和手工面包。

還有世界最大黑幫「山口組」萬聖節給社區兒童發糖什麼的…這些喜感的新聞一度讓人誤以為日本黑幫已經變得像影視動畫裡一樣,是沒甚麼威脅性的「吉祥物」。

但事實上卻不是如此。最近,日本黑幫工藤會的老大被判死刑,引起全日本的轟動。翻看了一下他做過的事,每件都離譜到不可思議。

心情不好隨手殺個人玩玩,看誰不爽就用手榴彈炸誰,真是人間惡霸…

 

九州這個地方,一被提起就會有人下意識說出「黑幫」二字,而工藤會應該為這樣的刻板印象負責。

工藤會是九州最大的黑幫,活動範圍從九州的福岡及周邊已經擴展到了東京和千葉為首的日本首都圈。

在第四代總裁野村悟的「經營下」工藤會的影響越來越大,還經常聯合其他幫派抵制山口組。

九州的黑幫最大的特點就是「野」,工藤會更是以好戰著稱。不同幫派見鬥毆再常見不過,但就算是無冤無仇的人,也難逃一劫。

野村掌握下的工藤會,是有條件要打,沒條件創造條件也要打。他們追殺警察、轟炸企業、謀殺平民百姓無惡不作。

他們在福岡市買了一間公寓當軍火庫,被警方查獲時滿屋子的左輪手槍、半自動手槍、烏茲機槍、M4自動步槍和無數手榴彈。

2012年,工藤會就被日本政府定義為「當今最激進的暴力團體,凶惡程度堪比山口組」。曾經一年就在福岡犯下7起槍擊案,這在治安環境世界前列的日本是令人難以置信的。

而工藤會第四代總裁野村幹出來的事,更是不可思議。今年他因涉嫌多起逃稅、襲擊、謀殺案被判死刑。為定罪提供主要證據的,是一名護士被刺殺的案件。

按理說野村一個一次逃稅八九億的黑幫老大,不可能和普通的護士有什麼利益衝突。但野村是個非常小心眼的人,自尊心非常容易被傷害。

文春周刊扒出,2014年,當時已經70歲的野村因為對自己的下體尺寸不滿意,決定到美容醫院進行局部增大手術,同時還預約了身體脫毛項目。

在手術前,護士曾開玩笑地問野村:「和手術比起來,文身也沒那麼疼對吧?」(日本黑幫以文身為驕傲),令野村覺得自己被小看了,火冒三丈罵了護士一頓。護士和醫院負責人不得不向野村道歉才平息了他的怒火。

本來這事就應該結束了,但手術後,野村對「成品」大小很不滿意,完全沒有達到他的預期。

術後恢復期,手術部位不幸發炎,出現小部分潰爛,他認為這是護士只用了對待普通病人的態度對待自己,沒有給自己優待造成的。

這位70歲的黑幫老大(自認為)從下體到心理都受到了極大傷害,小肚雞腸的他就認定手術失敗是那名護士在故意報復自己。

手術6個月後,他派手下在護士下班回家的路上襲擊她,造成受害者頸部和胸口被捅數刀。幸好案發後馬上有路人幫護士叫了救護車,她撿回一條命,住了三周院才恢復。

而野村竟然裝作沒事人一樣,在事件發生兩天後回到整容醫院,問其他工作人員:聽說她被捅了是嗎?

由於被指控的是」組織謀殺未遂」,很難收集證據,狡猾的野村送小弟去頂包,自己仍然膽大妄為。

有人可能奇怪了,一個黑社會老大,按理說要城府很深才行,怎麼這麼玻璃心,這麼沒氣度啊?那就得細細說說野村悟這個人的奇葩人生了。

 

在日本黑幫最猖獗的年代,黑道是走投無路,無法被社會接受的人才會參與的活動,很多人的故事甚至讓人歎息。

但野村這人,完全不是因為生活境遇差才加入犯罪團夥的。

他家雖然名義上是以農業為生,但也是當地的大地主,野村的父親靠出租售賣土地賺得盆滿缽滿,家庭非常富有。野村是六個孩子中最小的,從小受盡了寵愛,以至於性格十分惡劣。

小時候他經常和當地的不良少年混在一起,出入賭博窩點。初中起就因為偷盜,鬥毆等行為被捕多次。簡而言之,他就是閒的,喜歡犯罪,喜歡使用暴力。

明明做個富二代什麼都不幹也沒關係,他偏要加入工藤會下屬的小組。

因為家裡有錢有地,他在當地開了家賭場,那裡成為了黑幫、金融高管、房地產經紀人和當地議員的聚集地,80年代每晚就能賺2億日元(約1000萬RMB)。

他靠家裡的房地產生意和錢,輕易幫當時的老大爭取地皮,拉攏投資,雖然打架非常菜,但在幫派內的地位水漲船高,被提拔為組長的第二年就被連升成為工藤會的第四代總裁。

據說他的妻子是前政客鬆本龍的大姨子,鬆本龍在菅直人政府時期是黨內相當高調的人物,因此野村在九州地區也更加有恃無恐,在九州大開殺戒。

他並不是因為只謀殺未遂一名護士才被判死刑的。工藤會在野村指示下做出的事情包括:

製作汽車炸彈,攻擊不肯與他們合作的店主、警察;

刺殺主張取締黑幫的市議員、公檢法人員、社區居民代表;

槍殺有利益衝突的九州電力公司負責人,炸毀電力、煤氣公司公司高層的家,槍殺其親人;

向安倍晉三的家和其工作人員辦公室投擲燃燒彈;

當然,因為不肯交保護費被殺的店主數不勝數。

他們對軍火的利用已經達到了恐怖主義級別,把九州直接變成了敘利亞。而且很多時候,野村殺人的理由簡直兒戲。

工藤成員曾用手榴彈炸毀一家酒吧,導致12名無辜的平民女性重傷,襲擊者當場自殺,被認為是在掩護下命令的野村悟。

2014年,野村下令槍殺了不支持他的九州漁業協會會長,並在接下來幾年相繼殺死了他的弟弟和孫子,幾乎把受害者家滅門。

2015年他下令殺死了一名退休警察,只因為聽說那名警察在幾年前審訊別人的時候罵了他一句。

2010年左右,因為野村過於瘋狂的統治,導致襲擊事件頻發,九州地區終於打算聯合起來反抗野村,甚至他曾經的金主都打算跑路。

野村將工藤會偽裝成了一個以房地產為主要產業的公司,當時一些承包商和中介決定不再與他合作,他就派人在相關企業的辦公室和工地縱火、槍擊,造成數起死傷。

最終,令日本震驚的是,日本最大跨國公司豐田也不被野村看在眼裡。因為豐田的九州分公司和工藤會發生了矛盾,野村直接找人炸了豐田的工廠。

瘋批行為導致原本打算入駐九州的日本頂級企業紛紛撤退,可以說福岡經濟因為他遲滯了10年也不為過。

但由於野村是幫派的老大,基本上從未真的下手殺人,所以對他的審判也極其艱難。

2019年起,他的種種罪行被起訴六次,舉行62次審判,在數年嘴硬不認罪的情況下,2021年他終於被判處死刑。

法官認為,雖然所有涉嫌謀殺的案件都沒有野村參與犯罪的直接證據,但鑒於工藤會是級別森嚴的組織,下級的任何行為都要通過野村的授意,所以他才是本質上製造慘劇的人。

在野村的世界裡,沒有黑道電影裡那些仁義友情,只有用報復,暴力滿足自己卑鄙的野心。

即便是獲刑當天,野村仍然目中無人。他對法官說:我會讓你後悔一輩子。」

為了防止他勾結工藤會餘黨襲擊司法人員,他在獄中不被允許與除律師外的任何人溝通。被判刑第二天,野村就提出了上訴,毫無悔改之意。

工藤會迎來了第五代總裁,仍然活躍在九州。給野村判死刑,是日本第一次對黑幫老大做出如此鐵腕的決定,這也象征著日本在未來可能會對暴力團體進行進一步的削弱和打擊。

2022年,日本和長期未解決的黑幫之間的戰爭才剛剛打響…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