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目驚心!15.6億口罩扔進海洋,新冠也在殺死這些動物…

2020年,口罩成為生存必需品。

幾個月之間,它突然與世界上所有人息息相關,成批量的口罩企業注冊成立,無紡布從流水線上日以繼夜地變成保護生命的防護品。

每個月,全世界會使用1290億個口罩,和650億的塑料手套。

口罩被生產,口罩被使用,口罩被丟棄。

在我們疲於抗疫,與死神作鬥爭的時候,也許很少有人會想到……之後呢?

這些使用過後的口罩,又去了哪裡?

有些口罩,被仔細保存起來,去了醫療廢棄物垃圾桶,去了垃圾處理廠,去了垃圾處理機。

但也有一些口罩,就被人隨手丟棄,被踐踏、被風吹走,順著肮髒的下水道,最後流入海洋……

據海洋保護組織OceansAsia發佈的最新報告,2020年,至少有15.6億個口罩流入海洋。

也許,與人類使用的口罩總數相比,15.6億並不是一個很大的比例。

但對於海洋的動物來說,這已經足以改變一切。

口罩在保護你我,保護整個人類社會。

同樣,口罩也在殺死動物,破壞整個大自然……

這並不是個例——走到世界任何一個沒有人維護的沙灘,都能夠看到被浪頭卷上岸邊的口罩。

只需要簡單地走幾分鐘,便能收集無數不同類型的口罩。

普通白色口罩,醫用外科口罩,N95口罩……

英國倫敦,中國香港,法國,土耳其。

一位在香港居住30年、從事海洋工作15年的研究員Gary Stokes悲哀地表示——

「在離香港不遠的Soko-Inseln小島,人跡罕至,很少有人會來到這裡。」

「但我每走100米,就能夠拾取到至少70個口罩!」

“我們從未見過在一個如此偏遠的地方出現那麼多的口罩。”

在我們生產口罩的時候,我們首先要考慮的,是保護人類自己。

口罩的原材料主要是高熔指聚丙烯材料加工製成的無紡布。而聚丙烯是一種半結晶的熱塑性塑料。醫療口罩一般有多層,其中最內層和最外層為紡粘無紡布,中間層為熔噴布。

熔噴布是口罩起到過濾作用的關鍵,普通醫用外科口罩使用一層熔噴布,N95口罩至少用三層熔噴布。

但……對於自然來說,聚丙烯,是極為致命的「人類產物」。

普通的水解和生物降解,對它基本沒有任何作用。

一隻口罩進入大自然,需要450年,才能被分解開來……

而在此之前,這些輕飄飄的口罩,就會一直存在。

它們隨著風飛舞,隨著洋流舒展,然後成為致命殺手,收割一個又一個不明所以的動物。

「如果不盡快采取措施,海洋中漂浮的口罩,將會比水母更多。」

這並不是危言聳聽,15.6億個廢棄的口罩進入海洋,即使每個口罩都很輕,卻也相當於4680-6240噸塑料垃圾。

而人類與口罩相伴,從目前來看,或許還會有很長的時間。

「塑料污染每年會殺死10萬只海洋哺乳動物以及海龜,100萬海鳥因此死亡,還有更多的魚類、無脊椎生物和其他動物。

每年,全球經濟都會因此受到130億美元的損失。」

2020年9月,誌願者在巴西的海灘上,發現了一隻營養不良的企鵝。

企鵝的屍體瘦到很「薄」,被沙子覆蓋……但在送到實驗室後,人們很快就發現了它的死因。

它並不是缺乏食物,而是因為它的胃中,有一隻完整N95口罩。

這只口罩在胃裡,它永遠無法消化掉。

所以,這只企鵝無法再進食、再吃任何東西,補充任何營養。

它饑腸轆轆,全身都因為營養不良而虛弱到不聽使喚,食物就在它的面前。

但它沒有辦法吃下去。

圖片或引起不適,戳空白處查看 ▼

去年,香港科學家在多只海龜體內,發現了大量的海洋垃圾,包括很多新冠的「產物」。

在12隻擱淺的瀕危海龜中,有7隻都已經身亡,全部都是10歲以下,尚未成年。

而解剖之後……

幾乎每一隻海龜的身體裡,都有手套。

有一隻海龜,體內由喉嚨上食道、到胃部和大腸小腸都有海洋垃圾,更見到有完整的塑膠手套。

圖片或引起不適,戳空白處查看 ▼

曾經有一張對比圖,寫著:

「左邊是塑料袋,而右邊是水母。想象一下,你是一隻饑餓的海龜。」

而這些在海洋中漂浮的手套也是一樣。

隨著新冠的蔓延,全世界的禁塑令被迫推遲——口罩、手套都開始千百倍的使用。

被丟棄到海洋中的一次性防疫材料,也開始千百倍的增多。

這也許是新冠帶來的最深遠的影響之一。

受到疫情影響,全世界對塑料行業的需求都大大增多。

除了一次性防疫材料外,還有消毒酒精、消毒劑、消毒濕巾的暢銷。

這些無可避免、無可替換的必需品,也造就了人們對於塑料的需求大大增加。

再加上為了減少病毒傳播,人們開始使用更加衛生的一次性材料:每次都拆開新的包裝,給人帶來心理上的安全感。

而居家之後,外賣、網購需求飆升,所以塑料盒和包裝的使用,也大大增加。

這是人類迫不得已的選擇——減少感染可能性無可厚非,只是對於自然來說,又是一場劫難。

塑料污染所造成的傷害,是永久的,也是人類無法彌補的。

最糟糕的是,這樣的循環,不會因為動物的死亡而中止。

動物死亡後,如果它們的屍體仍然存在於大自然之中,自然也會被食物鏈的上一層繼續食用。

而那沒有被消化的塑料製品,也會繼續聚集。

蘇格蘭哈里斯島曾經發現的一條10米級的抹香鯨。

鯨落本應惠及自然,但它卻痛苦的死在了岸邊。

當人們解剖它的屍體,在這條鯨魚的肚子裡,人們發現了整整200斤的塑料垃圾。

但這並不是人類要面臨的唯一問題。

除了大範圍的塑料污染外,口罩的特殊結構,也對動物帶來了巨大的痛苦。

這些人類製成的細繩,成為了無法掙脫的奪命索。

去年九月,在法國潛水員進行海洋垃圾收集時,她發現了一隻被困在口罩上的螃蟹。

在自然中,它能夠遇到的」繩索」,最多也只是海草,只需要輕輕翻幾個身,就可以掙脫開來。

但這樣在水中漂浮的口罩,卻成為了一個個遊走的陷阱。

一旦捆綁開來,就永遠無法逃脫。

背著這樣大的口罩,它將永遠無法再捕食。

與此類似的,還有邁阿密發現的河豚。

在人們發現它的時候,它已經死去了。

已經滾漲起來的身體隨著水流在樹枝間被來回衝刷,而一個困在它身上的口罩,牢牢地鎖死了所有掙脫的可能。

這些細細的繩子,看上去並不如同漁網一樣孔武有力,卻足以對這些動物造成無可挽回的痛苦。

一旦在水中,被這些白色的消息生纏繞上,除非極為幸運,或是遇到了人類。

否則,百分之九十九的動物,都會因此死亡。

受到危害的,也不只是水中生活的動物。

英國切姆斯福德,一隻海鷗被口罩纏住,一個星期都無法動彈,整個腿腳都已經腫脹起來。

如果不是被人類即使發現幫助,它的結局毫無疑問。

馬來西亞吉隆坡的山上,獼猴在啃咬著遊客丟棄的舊口罩帶子。

工作人員看得到的時候,會拿下來。

但如果看不到,它們就可能會因此窒息身亡。

這些在自然中生存的動物,開始被迫學會,與人類的垃圾平共處。

對於我們普通人來說,也許現在,我們能做的不多。

我們不可能為了環境,就從此摘下口罩,拋棄外賣,不再使用消毒濕巾。

只是,錯誤的不是這些東西本身,而是我們處理的方式。

如果我們摘掉的口罩沒有被隨意丟棄,它就不會成為殺害動物生命的凶手。

用完口罩之後,剪掉掛繩,然後放進它應該去的垃圾箱,等待專業機構處理。

這對於你我來說,只是一個簡單的動作。但它對那些自然界的動物,卻意義重大。

口罩在保護你我的生命,請不要讓它,也成為害死其他生命的罪魁禍首……

也許很多人都知道一句話——地球不需要人類的保護,人類保護的,是我們自己。

對於地球漫長的歷史而言,人類造成的再多苦難,也不過只是須臾一瞬便可消化。

但對於人類來說……我們的傲慢、貪婪,我們為了自己的方便而肆意妄為、對環境造成的傷害,最終都會回歸到人類的本身。

在塑料污染的論述中,很多人都會提到,這些污染會被一層層聚集,對食物鏈更上端的動物影響更大。

但食物鏈的頂端,站著的是人類。

人類依附於自然,卻又在發展中逐漸狂妄,甚至自詡為萬物之主。

但所有對於自然的傷害,也早晚有一天,會反噬到我們自己的身上……

source:

https://www.miaminewtimes.com/news/environmental-group-finds-masks-gloves-and-ppe-littering-miami-beach-11677032

https://twitter.com/PowellGeorge/status/1306663738951569409/photo/4

https://www.bbc.com/news/av/science-environment-53287940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