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胖為美!為了嫁得好,這個國家的父母逼女孩往死裡吃

位於非洲西北部的毛裡塔尼亞是世界上最貧困的國家之一,「糧食危機」也是這裡人們每天最頭疼的問題。

可即便如此,在毛裡塔尼亞竟有20%的女性過於肥胖,超過一半的女性體重處於超重狀態。相比之下,全國男性處於肥胖狀態的只有4%,這一體重數據對於一個處於極度貧窮的國家來說是十分驚人的。

圖源:太陽報

一切還要從當地審美文化說起,在毛裡塔尼亞,肥胖被認為是美麗的標準,女人越胖代表財富越多;而那種傳統意義上的苗條身材,在這裡則是貧窮和醜陋的象征。

大腿上堆積的脂肪、撐到看不見的脖子,以及身上因為肥胖而產生的妊娠紋……這些超出健康標準的樣子成了毛裡塔尼亞人眼中美麗的縮影。

為了迎合這一審美文化,當地的父母從小便開始給自己的孩子進行強迫喂養,這在毛裡塔尼亞已經成為一種普遍現象。

從6歲開始,父母們為了讓自己的女兒達到肥胖的標準,便開始對她們進行強制喂食,這種行為也被稱為:Gavage灌胃(詞源法語,指違背人類或動物意願進行強制喂食,通常用於描述鵝肝的製作,在這專門形容對女孩強迫喂食),以此顯得更有吸引力,從而達到男性求婚者心中的目標。

圖源Inside Arabia

甚至還有為女孩們準備的「喂養季」,十幾歲原本應當無憂無慮玩耍的年紀卻要被父母關起來強迫喂食兩個月。

在這期間,她們不需要關心任何事,除了讓自己像鵝一樣拚命地吃東西。即便肚子已經疼到受不了,母親也會當做看不見,就像那句話說的一樣:一切都是為了你好!

從小便開始增肥訓練的女孩。

11歲的Mone和她的朋友Hendu正準備接受來自母親的首次灌胃。

在記者的鏡頭下,處於青春期身材勻稱的Mone一直在說自己不夠美麗:「我想變胖,我不喜歡現在的樣子,只有我胖了才會變得漂亮。」

為了讓兩個孩子有更好的進食環境,Mone的媽媽還特地搭建了一個帳篷,要讓兩個女孩在裡面進行為期兩個月的灌胃,只要能穿上更大碼的衣服,她們嫁得「好人家」的希望就越大。

灌胃期間,Mone的媽媽要求每人必須喝下一升加糖的駱駝奶,外加一大碗麥片粥和蒸粗麥粉,而這竟然只是一頓早餐的食量。

花了兩小時才將這頓3000卡路裡的飯強行吃下的兩個孩子,只休息了一小時,又迎來了今天的午飯…Mone和Hendu被下令再吃掉4000卡路裡的午餐。

Hendu的媽媽Fatimatou則在一旁拿著木棍,監督著兩個孩子吃每一口飯:「如果她們不想吃,那這輩子都別想和朋友出去玩了,發脾氣也沒用,就算用繩子把她綁起來,這些飯也得接著吃。」

在記者的記錄下,Mone兩人一天的三餐總共吃下了9000卡路裡的三餐(相當於30個芝士漢堡的熱量),幾乎是國家重量級拳擊手食量的兩倍,是世界衛生組織公佈的同齡女孩正常攝入量的五倍。

圖源:每日郵報

這一分量也只是第一天的小試牛刀而已,處於「喂食季」的孩子大部分都在青春期,是長身體的時候,更是長肉的時候,平均每天要被強行灌下16000卡路裡的熱量,相當於54個芝士漢堡的熱量!

要知道,一個成年男性健美運動員每天需要攝入的熱量才4000卡路裡,而孩子們還被要求禁止運動……

除了自古遺傳下來的審美外,毛裡塔尼亞的童婚傳統也對灌胃現象產生了催化作用。被催肥的人平均從6歲開始(有的年齡甚至更小),催肥後的女孩則給人一種錯覺,外形上的豐滿讓她們看起來有著超乎年齡的成熟。

出身貧困的安妮就在這些習俗的影響下,成了別人眼中最成功的「得利者」。

安妮從4歲便開始灌胃,12歲結婚,13歲生孩子。

圖源:UNICEFM

29歲的她在毛裡塔尼亞已經算得上是老人了,從4歲起她就被迫開始了灌胃,一直持續到她12歲結婚成家。

「媽媽最常跟我說的話就是:‘吃飯!吃飯!像你朋友一樣胖就漂亮了!’但我實在吃不下了,我不餓。」

「最難受的時候就是不能嘔吐,當我撐到吐出來的時候,媽媽會直接用拳頭打我……」

也因為如此,安妮嫁給了一個和自己叔叔一樣大的男人,並在今後的日子,生了八個孩子,成了村裡人人羨慕的「人生贏家」。

圖源:太陽報。

這一強迫少女喂食的行為可以追溯到11世紀,也因此誕生了一個名為Leblouh(簡稱:勒布洛)的傳統,即讓女孩從六七歲開始強迫她們進食並使其肥胖,以使其在當地享有聲望和地位。

圖源Inside Arabia

隨著每家每戶增肥需求的不斷增加,還因此催生了「增肥營」這門生意。

Aminetou Mint Elhacen(簡稱AME)在阿塔爾的一個荒漠處經營著一個「增肥營」,營地裡都是被父母送來進行喂食的女孩。

圖源:Inside Arabia

在這裡,AME會用三個月的時間讓每個女孩「脫胎換骨」。每個孩子每天大約要吃40個雞蛋大小的油丸子、無數碎棗花生以及12品脫(6.82升)的山羊奶和稀飯……

一名五六歲的女孩正在營地中接受「訓練」

如果訓練成功,一個12歲的孩子能在這三個月的「洗禮」中成功長到80公斤,而AME也能拿到自己應得的155美金(約人民幣1050元)訓練費。

這是關係到一個女孩一生的大事兒,所以「增肥營」在很多父母心中像耶路撒冷一樣神聖,而AME的角色,就是讓每個女孩重獲新生的聖母,也被當地人尊敬地稱為Fatteners。

每天的進食管理就像軍隊一樣嚴格,如果孩子們用各種理由來「拒服兵役」不吃飯,AME就會在她們的腳趾間放一根木棍,通過擠壓來折磨她們。有時還會煽動其他成員孤立她,讓她知道瘦弱的女人就是劣等的!

圖源Inside Arabia

英國第四頻道《未報道的世界》記者Sahar Zand就曾親身體驗過一頓營地裡的夥食,在用三個小時吃完一頓3000卡路裡熱量的早餐後,Sahar直接撐倒了。

在此之前,HBO一名記者莫頓也曾體驗過「增肥營」的灌胃訓練,僅僅兩天時間,他的體重從120磅漲到130磅(長胖了約5公斤),用他的話說:「感覺就像食物已經填滿了我的整個胸腔,現在正在讓我的肺萎縮。」

因為乾旱原因,毛裡塔尼亞的糧食短缺一直是每個家庭都在面臨的問題。即便如此,那些沒有足夠食物給自己孩子進行灌胃,或者沒錢送往「增肥營」的家庭,依舊對「肥美」有著無法理解的執念。

沒有糧食,那就用藥!

在位於首都努瓦克肖特的集市上,那裡的黑市裡隨處可見藥販在兜售「增肥藥」,但藥瓶上都在寫著「僅允許有執照的藥方合法出售」。

集市上,節目記者Sahar買到了一瓶類固醇地塞米鬆(影響人體新陳代謝),以及一瓶賽庚啶(增加體重)。

第二天,Sahar帶著兩瓶藥碰到了當地一戶人家,他們表示對這藥物的危險性再熟悉不過。因為他們的女兒Ezza就是在服用類似藥物後死亡的,而這兩類藥物在毛裡塔尼亞都是用來喂駱駝的獸藥。

Ezza的姐姐回憶說,Ezza在吃完藥的當天身體就開始慢慢發腫,整個人就像一個充滿氣的氣球,第二天人就去世了。

更讓人感到心酸又無力的是,在平靜地講述完妹妹的死亡後,Ezza的姐姐默默地補充了一句:「這瓶殺死妹妹的藥,我也正在吃。」

截止到目前,沒有數字可以表明有多少女性正在服用這類藥物,死亡率更不清楚,但是在這片土地上,這些藥物幾乎隨處可見,可以肯定的是,像Ezza一樣的悲劇還會不斷地發生。

顯然,無論是灌胃還是增肥藥,當地女性都知道這有多危險,但這慘無人道的習俗還是流傳了下來,這也和當地男尊女卑的觀念有很大的原因,幾百年來男性主導者那裡的地位和審美,為了迎合他們的喜歡,女性也讓自己的做出了改變。

肥胖是因為自己喜歡嗎?不!是他們喜歡。就像那句諺語說的:女人在房間裡佔據的空間有多大,那她在丈夫心中的位置就有多大。

妻子越肥胖,代表男人越富有,啪啪啪時也會更舒服。

如果一個女性敢拒絕變胖,那她就是在和整個毛裡塔尼亞的「公序良俗」對抗。

這樣帶來的後果,就是患病概率大大增加。癌症、腎衰竭、心臟病,糖尿病和睡眠呼吸障礙比比皆是,很多女性甚至在懷孕和分娩期間引發並發症。

更嚴重的是,很多人因為從小抗拒強迫進食而遭到毆打,因此患上了很嚴重的心理疾病。

Zeinabou 說:「那是我一生的創傷!當我撐到吐時,看守我的人狠狠地打了我,她還會在吃飯間隙使勁拉扯我肚子上的皮膚,這樣一來妊娠紋才會更明顯…」

其實,早在2003年,毛裡塔尼亞婦女事務部就曾發起過一項運動,以正視勒布洛這一傳統問題,但在2008年民主政府被推翻後,新政權開始倡導「回歸傳統」,為勒布洛現象的重新出現鋪平了道路。

婦女兒童權益奔走的Zeinabou從小就被強制喂養。

社會理念經歷了」前進一步,後退兩步」的過程,勒布洛依舊是毛裡塔尼亞社會中無法改變的一部分。

即便隨著互聯網的影響,毛裡塔尼亞女性看待世界和自身的方式受到了衝擊,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這一習俗影響到健康乃至生命,但是這片黃土地上的女性依舊對自己的身體沒有自主權。

只要她們仍然處於被俯視的狀態,受到社會、經濟、政府結構性的壓迫,那她們的身體和選擇依然逃不出外界的控制。

Source:

https://www.thesun.co.uk/news/13727356/force-fed-5-times-day-beaten/

https://www.dailymail.co.uk/femail/article-6468637/African-girls-young-ELEVEN-force-fed-16-000-calories-day-make-fat.htm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M2q7XFOOgg

https://insidearabia.com/ancient-leblouh-tradition-endanger-lives-mauritanian-women/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