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刑68年,這位美國服刑時間第二長的囚犯終出獄…

對於每一位長期服刑後重返社會的囚犯來說,適應新生活都是一個極大的挑戰。

先不論當今社會變化如此之快,光是要接受家人的逝去就難以面對。

而今天要說的這位美國服刑時間第二長的囚犯,就是其中典型的例子…

今年已經83歲高齡的Joseph Ligon,出生在美國阿拉巴馬州一個貧窮家庭。

後來他跟隨家人搬到費城生活後上了小學,但念到四年級時就輟學。

離開了校園的他開始逐漸學壞,加入了一群全是街頭混混的幫派隊伍中當小弟。

15歲那年,Joseph懵懂地跟著所謂的「老大」們參與了一次鬥毆事件。

結果當時以兩名男子被刺死、八人受傷的悲劇收場,他也與另外三名男孩一起在1953年被定罪謀殺。

但其實他在這起案件中是屬於「替罪羊」的角色,即便是在被定罪時他也堅持表示自己只刺傷了一名幸存者!

可無奈證據已經擺在面前,根本沒有人願意相信他的話,就更不用說法官了。

就這樣,Joseph被判處了無期徒刑,以少年犯的關進了賓夕法尼亞州東部監獄…

這段被誣陷入獄的經歷,讓Joseph在服刑期間一度處於墮落狀態。

他總是守著牢房的門口自言自語,不與其他人交流,完全把心給封閉了起來。

好在後來慢慢適應了監獄生活後,他醒悟過來並學會了閱讀和寫作。

在空餘時間還接受了拳擊訓練,通過艱苦的鍛煉來保持身體健康。

其實在1970年代時美國政府實施了一項寬大計劃,賓夕法尼亞州也因此釋放了數百名少年犯。

但倔強無比的Joseph卻從未申請過減刑,因為他始終認為自己是被誤判:

「我自出生以來,就是個很固執的人…」

雖然Joseph的釋放出獄之路確實漫長而複雜,但其實在2017年時他的刑期就能有所轉折——

早在2012年時美國最高法院裁定,對少年實施強制性無期徒刑構成殘酷和不尋常刑法屬於違憲行為。

但在這一裁定結果出來之後,Joseph所在的賓夕法尼亞州卻還是拒絕接受這一新條例的幾個州之一。

好在是過了四年之後,法院還是下令各州追溯減少那些被判無期徒刑的少年犯刑期。

因此那一年他很有機會獲得減刑或假釋的機會,不過他卻拒絕去進行申請。

當被問到為何這樣選擇的原因時,Joseph是這麼回答的:

「我覺得假釋並不意味著真正的自由,如果真的要釋放我的話,我不希望附加任何的條件!

要是通過假釋出獄就必須經常見到負責監管我假釋期間的工作人員,而且未經許可還不能離開本身所在的城市。

可是這一點對於我來說,是自由最重要的一部分…」

John Pace作為四年前剛假釋出獄的「前輩」,親自到監獄裡試圖說服Joseph改變主意。

但沒想到他完全沒有動搖,而是選擇相信自己的公設辯護律師Bradley Bridge能夠說服法院讓他得以完全釋放。

John對此表示:「Joseph堅稱自己在監獄服刑超過了60年後不想假釋。

他的立場是自己已經在監獄裡服刑了足夠長的時間,所以希望在獲釋後能隨心所欲地想去哪就去哪!

其實一開始我並不同意他的這個決定,因為我覺得他可以通過假釋提前出去適應生活,沒必要浪費時間在監獄裡繼續待著。

可他還是選擇了繼續服刑等待真正有利的釋放消息,我為他這份堅韌以及自信的堅定立場表示讚賞!」

可能是Joseph的這份堅持感動了上天,還真就被他等到了期待已久的好消息——

自2006年以來就一直為他辯護的律師Bridge,從未改變過認為Joseph原先判決是錯誤的想法:

「憲法規定對少年犯施加的最低和最高刑罰必須合理化,所以當初對他的判罰絕對是違憲了的!」

在Bridge的據理力爭之下,費城地方檢察官在去年11月份接受了這一動議,並命令Joseph在90天內被釋放。

於是在今年2月11日那天,Joseph終於從他等候徹底釋放的蒙哥利馬縣懲教所走了出來!

重獲自由的Joseph帶著十幾個裝滿了這68年來在監獄中積累下來的材料文件盒,準備重新融入社會。

抬頭望向費城如今的天際線,相比他當年入獄時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當初那個年輕氣盛的小夥子,現在也已變成了白髮蒼蒼的老人家…

儘管出獄後要重新融入社會是很難,可對於Joseph來說更難接受的是家人逝去。

作為他出獄後協調員的John也表明對於Joseph來說,在過去的七十年來最大的變化就是他的家人:

「他談到了家裡已經去世的親人,很遺憾沒法再見到他們,很是想念。

雖然他現在與侄女和曾侄女保持著聯繫,但他在入獄前認識的大多數人都去世了。

如今他最熟悉的人就是之前68年監禁期間的獄友們,這也是我為什麼希望將他介紹給費城的前少年犯社區,因為他在裡面認識很多人…」

不過為了能讓Joseph能更快重新融入社會,負責少年犯再入社會項目的機構YSRP很暖心地向他提供了幫助。

不僅找到了費城無家可歸服務辦公室同意為他的護理計劃支付第一年的費用,還專門為他設立了一名福利專家以幫助其後獲得社會保障。

接著又發起了一項眾籌活動,好幫助Joseph支付其他的生活雜費。

這一系列的幫助,也是很暖心了~

負責為Joseph這一系列工作的YSRP工作人員Eleanor Myers表示:

「在YSRP的工作生涯中,我觀察到每個人的重返社會旅程都有很大不同。

儘管每個人都非常感恩能有重塑人生的機會,但許多曾經有過前科的人在尋找工作、住房和使用導航技術找位置方面遇到的困難都相當大!

這的確是個極大的挑戰,不過他們每個人都以自己的方式做出了回應,而且我們在幫助他們重返家園方面取得了顯著的成功!」

如今的Joseph正在這些暖心人的幫助下努力適應新生活,而這事兒也警醒了所有人——

現實中每一次腦熱的行差踏錯,都可能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帶你遊遍英國」(ID:welov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