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終於開始向拜登移交總統位置了?交接完估計麻煩就要來了…

在美國大選結果出來兩周多後,特朗普終於宣佈,他要移交總統權利了!

今天,特朗普在twitter上表示美國總務管理局將正式開始負責總統權利交接,他已接受拜登的過渡工作將順利展開。這意味著,特朗普會按照美國法律,把總統大權「和平」地移交給拜登。這對拜登團隊和民主黨來說,是個大好消息。

在大選前,特朗普曾說如果選舉不公平,他可能不會和平地交出權利,這讓民主黨又驚又怕。大選結果出來後,特朗普又在各州打官司,重算選票,不承認拜登勝利。所以這一個多月,民主黨人很擔心特朗普會死賴在白宮不走,最後不得不上演「逼宮」一幕,那怎麼辦?幸好,這事沒有發生,不過,過程也夠曲折。雖然拜登早在兩周前就已經宣佈獲勝了,大部分政客、媒體都承認了這一結果,但是拜登的總統過渡工作一直沒有展開。美國的國家安全簡報會,他沒法參加,新冠疫苗分發計劃,他不被告知。 所有政府機構他都無權聯繫。過渡領導班子應得的630萬美元撥款,他也得不到,好像他不是「當選總統」(president-elect)一樣。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一個關鍵的政府機構還沒有承認他的身份。那就是總務管理局。

總務管理局是一個平常存在感很稀薄的機構,主要負責給聯邦政府建辦公樓,為聯邦政府采購物品和管理資產,給政府官員提供差旅服務等。簡而言之,是搞後勤的。但這個機構,還有一個重要的職責,就是在政府換屆的時候,同意讓新總統開始過渡工作。現任總務管理局的局長叫艾米麗·墨菲(Emily Murphy),她在總統結果出來後,一直沒有簽署一封讓拜登開始交接的信,導致拜登團隊的工作沒法開始。

民主黨人懷疑,這可能是因為墨菲是特朗普選上來的人。過去一周,民主黨給墨菲施加了很多壓力,他們威脅要把她帶到國會解釋拖延的原因,還給她寫了一封信,要求她在這周一親自解釋情況。墨菲拒絕了,想把事情拖到下周,民主黨人在昨天又給她寫信,要求今天解釋。雙方的扯皮還可以扯很長時間,不過還好,事情在今天迎來變化。在密歇根州,由兩名民主黨人和兩名共和黨人組成的選舉委員會投票表決,以3比0的結果(其中一人棄權)確定拜登贏得密歇根州的勝利。

(棄票的共和黨人)

這一結果,讓拜登成為板上釘釘的獲勝者。在得到消息後不到兩個小時,墨菲寫下給拜登正式開啟交接的信,承諾將發放630萬美元的過渡資金,並準許拜登團隊進行所有交接工作。

之後,墨菲也在twitter上宣佈此事,並為自己辯解,表示自己延後的選擇沒有受到來自白宮(也就是特朗普)的壓力,一切都是自己的決定。特朗普看到後也感謝了她,並說自己的團隊也將開始交接工作。

事情到這裡,拜登團隊總算能鬆一口大氣。現在,每日總統情報簡報、新冠疫情最新消息、疫苗情況等等,拜登都能知道。在今天,媒體也公佈出拜登首次提名的內閣成員名單,其中包括提名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擔任國務卿,

珍妮特·耶倫(Janet Yellen)擔任美國首位女財務部長,

馬約卡斯(Alejandro Mayorkas)擔任美國首位拉丁裔的國土安全部長,

艾薇兒·海恩斯(Avril Haines)擔任美國首位女國家情報總監。

前國務卿約翰·克裡(John Kerry)被提名為氣候特使,該職位不屬於內閣,但是擁有同等的地位。

克裡在2016年代表美國簽署《巴黎氣候協定》,在2019年,還發起過一個叫「第零次世界大戰」(World War Zero)的組織,聯合全球領導人對全球變暖采取行動,實現零碳排放。拜登選擇他當環境特使,具有象征意義,因為他很可能讓克裡再次簽署《巴黎氣候協定》,重新」入群」。

到現在,特朗普基本是大勢已去。雖然在聲明中說,同意交接只是「一個程序步驟」,他還是會挑戰各州的選票結果。但是,拜登的競選勝利將在12月14日獲得美國選舉人團的批準,特朗普已經沒什麼時間了。

比失敗更可怕的,是失敗後的日子。四年來,特朗普醜聞纏身,但沒有一起案子真的讓他傷筋動骨。這是因為美國總統享有司法特權,無論是刑事還是民事案件,都能夠豁免。BBC預測,在恢復平民身份後,特朗普將面臨多方反撲,陷入訴訟泥沼。

美聯社在上周報道,紐約總檢察長萊蒂蒂亞·詹姆斯(Letitia James)已經向特朗普集團發出傳票,開始調查集團利用谘詢費避稅一事。在卸任總統後,特朗普將不得不解釋,自己為什麼有11年沒交過稅。

之前的「AV女星封口費事件」也逃不過去了。2018年,成人影片女星丹尼爾斯(Stormy)和花花公子模特麥克杜戈爾(Karen McDougal)雙雙爆料,她們曾和特朗普發生過性關係,並且收到過他的律師柯恩支付的封口費。柯恩承認了此事,表示一切都是特朗普指使的。因為這筆錢違反了競選經費相關法律,柯恩被判入獄三年。

特朗普受總統身份保護,沒有被起訴。但恢復平民身份後,特朗普可能就有機會和柯恩再見面了。

強姦受害者們的官司也躲不過去。2016年,有多名女性指控特朗普成對她們性騷擾或強姦,特朗普揚言要起訴她們,但後來又不了了之。有兩名女性就特朗普指控她們撒謊一事,對他進行誹謗訴訟。其中一人是時尚雜誌《Elle》的專欄作家簡·卡羅爾(Jean Carroll),她指控特朗普在1990年曼哈頓一家百貨公司的試衣間裡強姦她,被特朗普以「她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回敬。雖然以強姦罪打敗他很難,但誹謗罪還是可以的。

侄女瑪麗·特朗普(Mary Trump)的遺產官司也逃不了。瑪麗是特朗普的積極反對者,曾出版回憶錄細數他的黑料。1981年,瑪麗的爸爸(也就是特朗普的哥哥)過世,特朗普和另外兩人負責看管當時年僅16的瑪麗的家族股份。結果,成年後的瑪麗發現他們不光沒有保護她的財產,反而在遺產繼承權上欺騙她,讓她放棄家族股權。因為這件事,她起訴了這三人,並要求獲得相應賠償。

有些事情,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離開白宮後的特朗普,或許會變得更加焦頭爛額了。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