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殺割喉手無寸鐵平民,曝光後多名士兵相繼自殺,澳洲士兵鬧出的醜聞,究竟有多可怕?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軍隊和軍人往往是榮譽的象征,他們擔著失去性命的風險,舍棄了小家,成就了國家的安全。

前幾天,一年一度的「士兵哀悼日」也在各個英聯邦國家隆重舉行。

但離這個日子過去還沒有一周,澳洲人民就被曝光的一項澳洲軍隊內部肮髒的秘密震驚得無以複加。

2001年「911」事件後,美國和美國盟國接連派出精英部隊前往阿富汗對付國際恐怖組織塔利班、基地組織,澳洲有超過2萬6千名士兵參與其中,在阿富汗長呆了12年。

但過去幾年來,這批士兵卻面臨一項澳洲軍隊有史以來最嚴肅和恥辱的指控——

在阿富汗的最後幾年裡,部分澳洲士兵表現出了和軍人品質不相符合的殘忍、冷血,在非戰爭期間對那裡的平民和囚犯做出了驚人的舉動。

這兩天,澳洲軍方主動公佈了這項持續了4年的調查大部分結果,這份文件瞬間激起了澳洲國內和阿富汗的千層巨浪。

這份絕密文件顯示,在2007年至2013年的6年間,有至少19名澳洲士兵在23樁單獨案件中造成了39位阿富汗平民、農夫或囚犯的死亡。

儘管調查文件中的案件細節因為涉密被抹去,但這不妨礙當年可怖的情景在人們的腦海中還原。

因為這些無辜民眾遇害的過程,就是澳洲士兵展現驚人殺戮的證明——

文件揭露數位未武裝的平民和囚犯在當地被精良武裝的澳洲士兵槍殺或者割喉,其中部分在所謂的「處決儀式」中」即興」展開。

而為了掩蓋自己的殘忍行徑,士兵們會時候重新布置現場,在無辜受害者身邊放上武器和其它「證據」,為他們加上莫須有的罪名,也為自己的犯罪進行天衣無縫的遮掩。

在除了這23起案件中,兩起單獨的案件涉及士兵對屍體的「殘忍處理」。

除此之外,這些士兵還會對互相吹噓自己殺害當地青少年的事跡。

這些結論,和今年曝光的澳洲士兵在阿富汗槍殺平民的視頻相互呼應。

幾個月前,這段發生在2004年的士兵隨身監控錄像的內容震驚澳大利亞和世界。

視頻顯示,兩個澳洲士兵帶著一隻軍用警犬在一片鄉村地區開展搜尋工作,仿佛在執行一項緊張任務。

在前幾分鐘無果的搜尋行動後,警犬聞到可疑痕跡,興奮展開追捕,兩名士兵也緊隨其後。

經過幾片稻田後,士兵終於搜索到可疑分子,警犬和可疑分子糾纏,拖住了他逃跑的腳步。

警犬的訓練員士兵火速衝到可疑分子面前解救警犬,而此時兩名士兵都清楚看到對方只是一個平民,沒有武器,沒有無線電,只有手上拿著的一個像是祈禱物品的物件。

儘管現場優劣形勢已經明了,躺倒在地的平民,人多勢眾和已上膛的武器,但現場的火藥味絲毫沒有下降。

端著槍的士兵更是一度被激怒,大罵平民,惡狠狠地吼出了一個問題。

隨後,這名士兵在戰友的注視下又重複了一遍問題。

但還沒等平民作答,三聲槍響響起。

平民倒地,警犬上前探查,隨後被主人叫離現場。

槍聲響起後,畫面一度十分寂靜,但無論是視頻中的兩名士兵還是看視頻的人都清楚地明白:那位看起來沒有任何威脅的平民,死了。

這個視頻激起了巨大的反應。

「這個視頻很珍貴,因為它告訴我們在這些士兵在遠離了自己國土的異國他鄉土地上,究竟幹出了多麼非人的事。」

「這可能是現代戰爭第一次這麼真實又讓人痛心的資料傳回,通過這個視頻,戰爭的模樣才被普通人所了解,而和榮譽、熱血不同,它只是讓人感到壓抑。」

調查坐實的軍隊內幕和這個影片,如今正在激起更多波瀾。

儘管目前的調查顯示只是有20多個士兵做出了這些令人不齒和痛恨的犯罪行徑,但,已經足夠引起阿富汗和澳洲人民的震動——

澳洲軍隊當年的使命是打擊恐怖主義,保護阿富汗人民和國際社會的安全,為什麼他們卻在那片已經滿目瘡痍的土壤上變成了另一個殺手?!

在追究殺人者的同時,一個更嚴重的問題也被拋出——

是誰默許和包庇了這些罪行?殺人者之外,那些明明之情卻不做聲的,包庇的,甚至鼓勵的,那些人,才是這場黑暗內幕中同樣令人可恨的人。

上周澳大利亞國防總司令安格斯·坎貝爾(Angus Campbell)為這事公然向阿富汗人民道歉,而在演講中,他也承認特種部隊之中「有毒的」有罪不罰文化,最終導致數年來一系列謀殺和掩蓋行為。

「有些士兵認為自己就是法律,規則被打破,他們編造故事、謊言,殺害囚犯。

在所謂的‘實踐’中,新的士兵被強迫要求射擊無力反抗的囚犯,以實現士兵的‘首殺’,在那裡,他們稱之為‘放血(blooding)’。

這是一種自我為中心的,所謂‘武士文化(warrior culture)。’」

這也得到了調查結論的呼應。

軍官和高級士兵「鼓勵」、甚至」逼迫」新兵完成首殺。

安格斯·坎貝爾在公開道歉中承諾,他們將繼續追責「每樁案件的殺人士兵的每一個長官」。

而這種類似故事,其實並不是首次上演。

精英澳洲部隊在搜查一棟村屋中殺死了一名六歲孩子,在擁擠的直升機上槍殺囚犯騰出飛機空間,對兩個14歲孩子僅僅懷疑為塔利班恐怖分子就割喉再丟進河裡…

阿富汗人民和領導者要求澳洲為這些個案中的受害者家庭進行賠償。

最近一周內,澳洲有9位在任和退伍軍人相繼自殺。

至於是否是出於懊悔或和案件有所關聯,那就有待調查了。

但在這個時刻,出現這樣的新聞,難免讓人把兩者聯合在一起。

這次的醜聞,只是因為被曝光而得以被世人所知。

但如果再細想一下。

類似的戰爭悲劇,說不定此刻還在人們不知道的地方繼續上演…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帶你遊遍英國」(ID:welov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