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王室最囂張王妃!懟女王批戴妃歧視梅根:只有我最高貴!

昨天,英國各大媒體報道,75歲的肯特王妃邁克爾,感染新冠肺炎,已經開始在肯辛頓宮隔離了一陣。這也是自英國王室宣佈查爾斯王儲、威廉王子父子染病後,較高級別成員裡又一位中招的人物。

為甚麼說她是較高級別呢?因為王妃的老公,肯特邁克爾王子,是喬治五世的孫子。喬治五世,是英國國王,溫莎王朝的開創者,現任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的爺爺。邁克爾王子,是女王的堂弟。

嫁給女王的堂弟,響當當的王子,邁克爾王妃自然也得有點東西。

和戴安娜王妃同時期的王室熱門人物裡,邁克爾王妃也算是經常上報紙的女性成員。氣質不錯,身材高挑,有著金髮碧眼,穿衣打扮經常拿來跟戴安娜王妃對比。

她的八卦秘辛,同樣受到矚目。自視甚高,離異再嫁英國王室,宗教信仰不一致,種族歧視等等傳聞,經常見諸報端。

這個被女王唯一的女兒安妮公主稱為「Princess Pushy難搞王妃」的王室成員,到底有多「難搞」呢?

01

「她可比我們牛多了!」

1945年,王妃在納粹德國的卡爾斯巴德出生(現屬捷克),是德奧匈牙利混血,父親來自於可追溯至13世紀的貴族雷尼茨家族,母親是匈牙利的貴族女伯爵。

留著貴族的血,王妃成為王妃前,卻沒有任何貴族頭銜,一直以原名Marie Christine von Reibnitz瑪麗·克莉絲汀·雷尼茨過著普通人的生活(以下簡稱瑪麗)。

貴族的血,事實上並沒有為瑪麗帶來任何實質上的便利,反而在日後成為了她被反復指摘,甚至威脅英國王室穩定的炸彈。因為,瑪麗的父親,Günther von Reibnitz,在二戰的時候,加入了納粹黨,是希特勒黨衛軍的成員。

儘管父母在她一歲時離婚,瑪麗和哥哥被媽媽帶到了澳大利亞生活,但無論如何,她的個人歷史裡,還是和納粹有了牽連。

父母離異後,母親帶著他和哥哥移居澳大利亞前,家裡生活方式還是比較貴族。她曾經在採訪裡說,自己在匈牙利居住時,家裡都有傭人,從來不需要做家務。而移居澳洲後,一家人的生活方式發生了很大變化,繼父只是一位普通的審計,母親成了美發師。

從貴族到工薪階級,這樣的落差,當然是巨大的。但伯爵的女兒,哪裡會輕易認輸。瑪麗在澳洲接受了基礎教育後,迫不及待跑回維也納學習藝術史,專門研究英國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V&A裡藏品的歷史。

學藝術雖然費錢費力,但貴族小姐看來,是爬回「屬於自己階層」最好的工具。她努力糾正著至今依然帶有的,悉尼東部郊區口音的英語,在英國和歐洲大陸上的上層圈子打轉。

終於,1971年,瑪麗26歲的時候,在德國的一次打獵娛樂活動中,認識了一位名叫Thomas Troubridge的英國銀行家,一位6代世襲男爵。三國貴族混血的貴族小姐,最後在倫敦的切爾西老教堂,嫁給了「對的人」。

(王妃第一任丈夫)

因為嫁給了男爵,留著貴族血液的瑪麗也在出生後,第一次冠上了「女男爵」的封號,成為有官方名號的實錘貴族。通過銀行家丈夫,她在英國的社交圈大幅度展開,成為了社交名人。

但男爵夫婦的婚姻,沒有長久。1973年婚後兩年,雙方決定分居,1977年正式離了婚。離異後,冠名了「女男爵」的瑪麗,依然在社交圈沿用這一稱號,並在前夫的社交圈裡,遇到了後來的丈夫,女王的堂弟,邁克爾王子。

縱使擁有「女男爵」的封號和貴族的血液,瑪麗還是踩到了英國王室幾乎所有的雷點。父親是納粹,自己是離異女性,再加上她信仰羅馬天主教,和信仰英格蘭教會的英國王室有著原則性的不同,想要嫁給邁克爾王子,簡直是難上加難。

還是那句話,現在是女男爵的瑪麗,絕對不會輕易認輸。面對這位橫空出世的貴族女男爵,最後王室讓步,讓邁克爾王子和她結了婚。

退讓的第一個條件,因為瑪麗是羅馬天主教徒,當時排在第八繼承王位的邁克爾王子,放棄王位繼承權。第二個條件,羅馬教皇在1978年5月宣佈瑪麗和前夫的婚姻作廢。而她有納粹父親的新聞,被白金漢宮壓了下去。

斡旋的過程,比書面上更有八卦可說。有媒體報道,當時被英國王室的繁文縟節弄得非常不愉快,自視甚高,認為自己被歧視和冷漠對待的瑪麗,曾對周圍的人說:「我可能是菲利普親王之外,進入王室的外人裡,王室血液最多的人了吧!」

女王和菲利普親王的舅舅蒙巴頓伯爵討論兩人婚事,聽到舅舅說起這個事後,直接毒舌回擊:「那她可比我們牛多了!She’s a bit grand for us.」

牛氣衝天的瑪麗,最後終於在1978年6月30日,和邁克爾王子在維也納舉辦了婚禮。因為丈夫從事金融工作,並非為王室正式全職工作的成員,再加上瑪麗不是王室出身,按照規矩,封號無法改成瑪麗王妃。最後折中,要了肯特邁克爾王妃的名字。

從落魄貴族成為王妃,瑪麗的王妃之路,正式開跑。

02

凡爾賽之我最高貴。

婚後,儘管邁克爾王子不是王室的正式員工,但因為和女王關係親近,除了自己的工作外,經常代表她出席活動,所以女王提供了肯辛頓宮的一處有7個傭人、3個秘書、24小時貼身警察保護的公寓,給夫婦倆免費居住。

(兩人2002年前只需要每個月出幾十英鎊的管理費,後來被駡後開始支付每年12萬英鎊的租金,另外夫婦倆還有其他價值不菲的私人豪宅。)

30多歲的王妃,「天性」得到了充分釋放。先是接受訪問,被問到喜不喜歡英國的時候說:「我就算在這裡住一輩子,也不會成為‘英國人’。他們根本不相信外國人。」引起嘩然後,她還是我行我素,繼續跟著丈夫出席各種為英國服務的公眾活動。

1979年和1981年接連生下兒子女兒後,接受訪問時她說:「我不換尿布,也不做飯的。每天早起的日常就是9點有人送餐,都裝在很好的瓷器裡。隨便吃點0脂肪的酸奶和薑茶,或者是我的美甲師說的五種蔬果榨的果汁好了。」

(是卡b老師《WAP》裡唱的「I don’t cook I don’t clean我不做飯我不打掃」本人了…)

貴族的b格,還必須體現在不食人間煙火。澳大利亞工薪家庭長大的王妃曾說:「我這輩子都沒看過一把鋤頭,很顯然我的生活環境和別人不同。還有買衣服,我沒上過購物街,一般只去精品店或者直接定製。」

「高貴」的王妃,讓本來就經常被攻擊浪費錢的英國王室雪上加霜。面對這樣口無遮攔,高調不節儉的成員,女王唯一的女兒安妮公主,直接給瑪麗起了「Princess Pushy難搞王妃」的綽號。

(左王妃,中安妮公主,右邁克爾王子)

有報道也稱,住在肯辛頓附近的女王妹妹瑪格麗特公主,在瑪麗嫁入王室後,幾十年沒和她說過話。瑪格麗特公主的兒子大衛曾經還在採訪裡表示,最不想一起吃飯的成員,就是邁克爾王妃。

(瑪格麗特公主和兒子大衛)

凡爾賽成這樣,可見王妃對自己有多自信,就對外人有多傲慢。而她自信的,還在評價其他王室成員的方面。

因為是學藝術史,受過高等教育,王妃出過自傳,寫過幾本關於歐洲王室公主們的小說,肚子裡有點墨水。誰想到,幾年前跑宣傳接受採訪時,她被問及對當年住在自己家附近的戴安娜時,先說:「我不能說英國王室的事情,但要說的話,我很喜歡她,她人很好。」

接著卻補充:「可是對於很多沒怎麼上過學的人來說,比如那些歌星影星,面對全世界的追逐時,如果你小時候沒有媽媽的嚴格教育,那確實挺難的。戴安娜成長的過程裡沒有媽媽,也沒受過什麼教育,所以面對公眾肯定不行。噢,還有安德魯王子的前妻莎拉,她小時候媽媽沒在身邊,也不行。」

「另外,現在大家都想看新的王室成員,老一輩確實挺無聊的了。」

(2015年,邁克爾王妃左眼做了手術後戴眼罩出席活動。)

emmm,一次性貶損兩位王室女性,又說女王無聊,從來不是王室正式工作成員的邁克爾王妃,實在是口無遮攔。對自己身處的王室家人都可以這樣評論,面對非王室的「外人」,邁克爾王妃的行為,更是引發爭議。

03

「你應該回到殖民地去!」

2004年,王妃前往美國參加女兒的大學畢業禮時,在紐約一家高級餐廳鬧出了大事。她起氣質入場後,被不知道她具體身份的服務員安排到了中間的桌子,旁邊坐了一桌已經在用餐,創立了時尚博主網站的黑人博主Nicole Young和她的朋友們。

餐廳的氛圍是比較喧鬧的類型,所以Nicole和朋友們和其他客人一樣,聲調比較高,她回憶說:「當時王妃一進來就白眼了我們這桌人。」

王妃坐定後,聽著身後「不知好歹」的一群人嘰嘰喳喳,被徹底惹怒,直接走過去拍桌大吼:「夠了!你們小點聲!」然後離開前,繞著她們打量一番,握著拳大吼:「你們應該回到殖民地去!」

因為社交媒體還不發達,手機拍照也還沒普及,王妃公開的種族歧視言論,在還沒有徹底發酵前,被王室公關下來,變成了「殿下只是被噪音惹惱要求換桌」的解釋。

回到英國後,王妃被追問這個事件,哪想到她居然給出了這種解釋:「我可沒說‘回到殖民地去’,我說的‘你應該記得殖民地吧,過去的殖民時代,有些規則對你們大有好處’。」

更可笑的,她還接受《衛報》採訪,說自己根本不是種族主義者,以前在非洲旅遊時,非常喜歡非洲,巴不得自己是黑人,還把頭髮染黑,大家說她是種族主義者,真的很受傷。最後末了還補了一句:「我是外國人,說英語表達會有問題。」

這越抹越黑,越解釋越讓人覺得她種族歧視的言論…

04

「高貴如初」

到了2017年,王妃的種族歧視行為就沒那麼容易逃脫公眾討伐了。

當年12月,哈利王子和梅根剛剛公開訂婚消息,並一起參加王室舉行的午餐會時,受邀出席的邁克爾王妃,竟然戴了一枚含有殖民主義和種族主義意味的黑人形象的胸針。

有黑人血統的梅根還沒過門,就被婆家人擺這麼一道,場面真是十分尷尬。邁克爾王妃在社交媒體上被罵慘,最後不得不發佈道歉聲明,說自己特別後悔對不起,以後再也不戴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這件事沒過多久,王妃女兒的前男友,作家兼記者Aatish Taseer為《名利場》寫了一篇自己親眼見到的王妃歧視的事件。

(Aatish Taseer和王妃女兒Lady Gabriella)

他在文章裡回憶,當年和王妃女兒交往去家裡坐客時,看到了兩隻被王妃命名為Venus和Serena的寵物黑綿羊。

(示意圖)

Venus和Serena是誰?正是叱吒網壇的大小威廉姆斯姐妹花,知名的網球運動員。

(大無語…)

十幾年間多次歧視黑人的行為舉止,經過現如今的社交媒體大曝光後,邁克爾王妃的氣焰終於不再那麼囂張,減少了曝光量。

(2018年參加哈利梅根的婚禮)

不過說是這麼說,大樹底下好乘涼,她依舊是王室身份,大不了少出席公開活動,日子還是過得相當滋潤。去年,她參加了女兒在溫莎城堡舉行的婚禮儀式。

(和大兒子費德裡科)

(依然能和女王、菲利普親王坐在一起的王妃)

縱使行為很多爭議,但邁克爾王妃還是「高貴如初」,出書立作,穿漂亮衣裙,拍漂亮照片,黑粉很多,喜歡她的,覺得她敢說敢做的,也大有人在。

住著女王給的房子,拿著王室身份給予的各種便利,還不用因為王室公務煩心操勞,闖了禍也有人善後,難怪安妮公主會說她是」Princess Pushy難搞公主」。高貴這件事,她確實搞得很溜。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