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18歲美少女不幸截肢,模特夢想的她如今戴上義肢重返舞台!無數人淚崩…

俄羅斯文學評論家車爾尼雪夫斯基曾說過這樣一句話,既然太陽上也有黑點,那麼人世間的事情就更不可能毫無缺陷。

在這個世界上,存在著一群獨特的模特,她們在身體上或許有著這樣那樣的缺陷,但這並不能成為她們與「美」絕緣的理由,美的定義本就因人而異,沒有固定界限。

2015年,東京時裝周舉辦了一場特殊的模特展,參加展覽的模特都是殘疾人,甚至有人還坐著輪椅來走秀,設計師鶴田隆文想用這場特殊的秀引起大眾對於殘疾人模特的關注。

誰說美只有一種表達方式?在T台上的他們笑的自然又自信。

今天要講的故事主人公,是一位來自日本的模特海音,海音從小就在從事模特工作,她的台風冷酷與甜美結合,身著JK製服走在T台上的海音就像一個真正的洋娃娃。

而在另一套造型中,海音身穿淺粉色輕紗,頭戴扇形髮飾,她的存在宛如海中升騰而起的夢幻人魚,有著泡沫般柔和的美好。

觀眾們都被她散發出的光芒和超穩的台風奪去了目光,很難有人注意到,海音的一截小腿閃著銀色的金屬光澤,正是這缺掉的一截小腿,曾經過著海音自卑又害怕的生活。

海音一直都有個模特夢,5歲時就開始從事童模的工作了,10歲的時候曾經就屬於偶像團體進行活動。

看著一張張曾經的寫真,我們不難發現,小時候的海音很有天賦,小小年紀鏡頭感十足,每一張照片都用眼神傳遞出了不同的風格。

作為少女愛豆唱跳也是活力四射、青春可愛。

海音所屬的組合名為CUTExBEAT,在twitter上還有組合的官方賬號,據說當年也是小有名氣的少女組合,成員都是十多歲的女孩。

明明是這麼優秀的海音,可是事情,偏偏就在她12歲那年發生了變故。

海音生病了,

關節痛得厲害,鼻血到了止也止不住的地步,最後還支撐不住當場暈倒了,家裡人把海音帶到醫院檢查,發現她的血管出現了炎症跡象,從而引發了各種病症。

海音患上的這種病被稱作肉芽腫性多血管炎,簡稱GPA,病因至今不明,是一種壞死性肉芽腫性血管炎,屬自身免疫性疾病。臨床少見,診斷困難。

肉芽腫性多血管炎可以對患者的上下呼吸道、腎臟、眼睛、皮膚粘膜、關節等造成損害,30%的GPA患者會出現關節病變,海音的情況是右腳逐漸壞死,最後到了不得不將右腿膝蓋以下全部截肢的地步。

因為痛苦,她無暇顧及藝能活動事務,只是日複一日在醫院裡躺著。

出院後,她裝上了義肢,藝能活動也隨之終止,海音開始了終日「拚命隱藏義肢」的生活。

出門的時候,她會盡量選擇長裙長褲,掩蓋一下,害怕別人發現自己是個殘疾人。除了最親近的人,她從來不提自己裝了義肢的事情,害怕招來周圍人異樣的眼光。

看到這裡,筆者想到去年春季檔講述女白領和殘疾人初戀定情過程的的日劇《完美世界》,裡面鬆村北鬥飾演的配角晴人也是一位裝有義肢的殘疾人,雖然平時努力裝出開朗陽光的樣子,私下裡的晴人卻有著脆弱自卑的內心,害怕讓喜歡的女孩子看到自己的義肢。

這部漫改日劇曾經給過筆者很大的觸動,還是前段時間結婚的瀨戶康史和山本美月結緣之作,非常推薦大家找來看一看。

面對這樣的女兒,父母看在眼裡,疼在心裡,

父母盡量讓海音適應和普通女孩一樣的生活,現在,18歲的海音在父親經營的餐廳裡幫忙打下手,雖然海音很想去那些可愛的咖啡店裡打工,可是父親卻有著非常複雜的「私心」。

「雖然很想讓她多體驗體驗不一樣的東西,可如果她在我視線範圍裡的話,就算發生什麼事我起碼還能及時去解決。」

(爸爸年輕時的顏也太能打了)

就這樣,海音過著一直過著有些自卑又普通的生活,直到有一天,她在裡約熱內盧殘奧會閉幕式上第一次看到戴著義肢走秀的模特GIMICO,不畏懼展示真實的自我,GIMOCO身上洋溢的自信昂揚的氣場深深觸動了同為殘疾人的海音。

從那一刻開始,她懷有模特夢的那顆心,開始重新跳動。她也想像專業的殘疾人模特那樣,堂堂正正、自信滿滿地站在舞台之上。

為了重返舞台,海音開始訓練,在一項名為截肢的維納斯的殘疾人模特走秀中,海音首次重返T台,為當日特製的銀色義肢在舞台上散發出奪目的光亮,曾經的模特海音,好像一點點回來了。

媽媽看到這一幕忍不住眼閃淚光:女兒實在太讓我驕傲了。

海音也表示,即使穿著義肢也不妨礙展現帥氣的一面,為了那些和她身處相同境遇的人們帶去生活的勇氣,她希望成為這樣(能給人送去鼓勵)的模特。

之後,海音也打算繼續從事「義肢模特」工作,並把自己的經歷分享給更多人。

海音在自己的ins裡全英文寫下自己的經歷,她說儘管自己現在還在服藥、定期看醫生,但她想對這個世界大聲說handicap won’t stop me moving forward(身體殘疾不能阻擋她前進)!

這篇介紹把海音的從小以來的夢想,海音患病的經歷,海音決定勇敢面對自己的決定都清晰地表達了出來,整篇文章邏輯清晰語句通順,筆者覺得棒棒的!

賬戶的第一條動態就是一張寫著Restart的圖片,下面向關心她的人報告了她的病情和經歷,從此,海音再也不會對自己的義肢遮遮掩掩了。

也像普通女孩那樣,拍了各種美美的照片。

海音的勵志故事感動了不少網友,有不少人為這樣勇敢的海音加油打氣。

(笑容真棒啊,就請這樣一直加油吧)

近年來,伴隨著「審美正確」的維密秀的停辦,人們對待美的態度開始越來越包容開放,今年6月,CK簽下全美最」政治正確」的模特Jari Jones,並將她的內衣海報掛在了紐約街頭。

Jari不僅是身材大碼的黑人變性人,還和另外一名變性人配偶共同撫養跨性別的子女。此消息一出,有人叫好,也有人認為使用「特殊」模特本身是一種過於強調政治正確的審醜行為。

其中最痛擊靈魂的一個問題是,如果你認為這樣是美的標準,那麼讓你變成這樣,你願意嗎?

筆者認為,首先,美不是像一把鑰匙開一個鎖眼這樣,只有唯一的解釋途徑,正如千人眼中有千個哈姆雷特,這種問題的發問者首先就把不定的事物固定在了狹隘的區間中,

其次,這些稍顯特殊的人都是有自己的理由成為目前的狀態的,這個問題的重心並不在於願不願意,而是有一天當屏幕前的你我走到了和他們相同的處境中,社會有沒有給予你我選擇的餘地來完成正常的生活。說到底,這是一個包容性的問題,而非非黑即白,

作為一名觀眾,筆者非常欽佩海音小姐姐能直面自我的那份勇氣,也希望類似的殘疾人模特秀可以一直辦下去,直到這件事成為生活的一種常態,而不是新聞。

最後,筆者想以《完美世界》的結局台詞作為文章的結尾,

「正常人也好,殘疾人也罷,所有人都有缺憾,這是不爭的事實,沒有人是完美無缺的。不過,只要找到與你共同彌補這些缺憾,為你提供支持的愛人、家人和朋友,這個世界就會光芒萬丈。」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東京新青年」(ID:tokyo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