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麻之後,美國某州宣佈海洛因也合法?!這是要全民吸毒嗎…

話說,今天美國在毒品合法化的道路上又邁出了一大步。

俄勒岡州政府近日宣佈,持有少量的可卡因、 海洛因等「硬毒品」將不再被視為犯罪行為,而是變為了E級違法行為(Class E Violation)。

違法和犯罪在日常生活裡大家一般會混淆,但區別還是比較大的。通俗地說,犯罪一定會違法,但違法不一定犯罪。犯罪是指觸犯了刑法的罪刑,如殺人、買賣毒品等,通常需要判刑多年。而違法的範圍則更廣,囊括了開車超速、闖紅綠燈等。

而俄勒岡州政府的做法,就是把持有(少量海洛因等毒品)去罪化了。持有依然是違法的,但是懲罰從過去的可能要坐牢,變成了和開車超速一樣的罰款100美元了事…吸毒的法律成本被降到了最低。

大家都知道,美國最近10年正在掀起一場轟轟烈烈的毒品合法化運動。目前50個州中31個州都已經把大麻去罪化,也就是說吸食大麻不算犯罪。而包括俄勒岡州在內的其中16個州更是把大麻合法化了。

合法化比去罪化更進一步,完全允許了大麻從生產到運輸到販賣的所有步驟。在大麻去罪化的地區,人們還必須悄悄地找不法分子賣毒品,而在合法化的州,各種大麻種植基地、大麻專賣店都開了起來,買大麻就和吃完飯下樓買包煙一樣簡單。

除了美國,加拿大也走上了這條道路。加拿大沒有像美國這樣把權力分給地方政府執行,而是中央政府一個決定全國瞬間大麻合法化了…

對於努力推動這些變化的人們來說,大麻合法化只是其中的第一步,接下來他們的訴求,就是所有毒品,尤其是那些成癮性危險性更高的「硬毒品」的合法化,把這些毒品的生產運輸都擺到台面上來。

所以俄勒岡這一次所推出的持有可卡因、海洛因等毒品的去罪化,受到了全美其他各州的關注。如果法案實施之後,俄勒岡沒有出現大規模毒品爆發的情況,那麼其他49個州尤其是民主黨支持者較多的州就會跟隨俄勒岡的角度。

去罪化之後,合法化也就不遠了。

如果你看美國大麻合法化與不合法化州的分布圖,你能很明顯地感覺到他與美國的政治版圖非常相似。

(藍色為合法化的地區,其他則為不合法地區)

以共和黨為代表的保守派勢力至今依然反對大麻合法化。在特朗普的基本盤美國南方,大麻只能被用於醫療用途。自己抽不但是違法的,而且還可能涉及犯罪,依然會有被判刑的可能。

而在美國西海岸以及東北這樣拜登民主黨佔優勢的地區,大多數州都已經把毒品合法化了。

這是因為在美國,毒品合法化的想法屬於一種「進步思想」。

因為我們存在過國家因為毒品而萎靡不振的國恥歷史,國內的禁毒教育一直做的比較出色,禁毒是所有人的共識。這也導致外國人對於毒品的「開放程度」我們沒法想象。

在歐美,社會對於毒品的禁忌遠不如我們這麼深刻,不會一提到毒品就聯想到家破人亡。相反,在70和80年代的美國,社會主流把可卡因、海洛因這樣的毒品視為一種神奇的可以帶給人快感的藥物,是人類科學技術的結晶。

(圖源:Mens Health)

80年代的紐約可以說是毒品之都,泛濫成災。首先,南美出現了大量的毒梟,有名的如Escobar把毒品源源不斷地運往美國。其次吸毒的並不是現在的流浪漢、窮人,而是最上流的精英:華爾街的雅痞、荷里活的明星。舞廳迪廳開到早上6點,所有人都吸high了。那個時代的紐約人認為,開趴體就是要吸毒,要不然還能做什麼呢?

(圖:電影刀疤臉)

這種放蕩的風氣最後引起了社會的強烈反彈。1982年共和黨人裡根上台,開始實行一系列保守主義政策,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嚴打毒品。裡根總統開始了「毒品戰爭」,只要吸就是犯罪,就要坐牢。

但嚴刑峻法也抵不住美國人想嗑藥啊。於是從80年代開始,美國監獄人口開始爆炸式增長,美國成了全世界監獄人口最多的國家。以4.4%的人口提供了全世界22%的犯人…全國人民怨聲載道。

時至今日,特朗普的共和黨就是裡根時代嚴打毒品的政治繼承人。特朗普的鐵杆支持者裡面的宗教團體依然對毒品深惡痛絕。

而在另一方面,民主黨人則開始了對美國嚴打毒品政策的「反思」,其中甚至有人認為美國不但不應該把吸毒的人關進監獄,而且還應該完全開放了讓大家自由吸毒。

他們的理由是這樣的:

共和黨的嚴打政策不但沒有解決問題,而且反而讓問題更加嚴重了。無數青年因為吸了一次大麻就被關進監獄,留下了案底,學業荒廢,從此只能學壞,反而是增加了吸毒的人口。並且,被關監獄的大量人員都是少數族裔、黑人,所以嚴打毒品其實是種族歧視!

進步人士接著說:美國越嚴打毒品,毒品越難進入美國市場,那毒品就會越貴。這樣就會造成越貴局面:小的作坊式的製毒團夥都死了,但能找到門路大型販毒團夥卻更有動力去製毒販毒。美國政府實際上是給大型販毒團夥人為製造了壟斷的局面。

所以民主黨們覺得,要解決問題就應該依靠市場的力量。把一切都擺到台面上來,給消費者提供合法的毒品,那麼非法的毒品就不會有市場。利用市場的力量,讓不同生產者競爭,還能壓低價格,降低吸毒的成本。最後整個過程政府監督,保證毒品品質上乘沒有健康隱患。

這樣一來,不但解決了毒品黑幫的問題,政府不必再花錢去緝毒,而且毒品合法化之後政府還能收稅,把毒販的利潤據為己有。有了這筆錢,政府還可以開戒毒所,給那些想要戒毒的人戒毒,皆大歡喜。

在毒品問題上,民主黨和共和黨正好調了180度。通常支持政府發揮更大作用的民主黨覺得政府應該讓毒品自由交易,而通常支持純市場經濟的共和黨卻想要一刀切封禁,也是非常魔幻。

不難看出,美國的「毒品進步派」的邏輯是有問題的。

他們的做法可能是可以減少毒品黑幫的肆虐,但毒品合法化的大門一開,以讓越來越多的人吸食到毒品的方式來解決毒品問題,可以說是本末倒置了。

更魔幻的是,就在去年,美國政府還就要不要封禁電子煙產生了極大的爭論,理由就是不吸煙的青少年可能會吸電子煙…

而另一邊,他們卻在討論想要把毒品去罪化、合法化。

(圖源:DW)

中國毒品泛濫的年代,是在清朝,和我們苦難的歷史交織在一起,所以我們知道毒品的危害。而對於西方國家,他們卻還從來沒有在國家和民族層面感受過毒品的危害。歷史的差異和社會的差異,導致了吸毒兩個字在我們心中的分量是很不一樣的。

現在的美國已經病入膏肓,嚴打所產生的陣痛都已經讓他們受不了了,整個社會也像是吸毒成癮的人一樣,有了戒斷反應。他們的當務之急,是解決毒品黑幫暴力。至於毒品泛濫什麼的,反正都已經泛濫了,還能怎麼樣呢?

吸的人太多,禁毒反而引起了眾怒,最後搞出了個法不責眾的結果。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