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歲混血女孩因長得太甜登日本熱搜第一。天生一副漂亮面孔,卻拒絕靠臉吃飯,憑實力成台灣段位最高的女棋士:真正的美,不動聲色

長得太美,有時也會成為一種困擾。

身為一名棋手,黑嘉嘉曾因為混血兒的甜美外貌,讓人忽略她的棋技。

男生被世俗認為在下圍棋這件事上,有天然優勢,黑嘉嘉所在的台灣到達「女傑」層次的女棋手不足十位,而男生卻有八十位,她想打破這種局面。

26歲已經成為圍棋職業七段棋士,她說:「我還需要更加努力。」除了擊碎被人貼在身上的」花瓶」標簽,還想告訴所有人:從來沒有一個職業可以受限於性別。

不動聲色的美, Beauty

最近,美女棋手黑嘉嘉登上台灣版《BAZAAR》雜誌。

雜誌策劃了一個欄目《跨越30,幹大事特展》,邀請了六位在各自領域努力耕耘的人,想要重新定義「幹大事」,其中之一就是黑嘉嘉。

圖片源自harpersbazaar.com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發現登上時尚雜誌後的姑娘, 被妝容過分修飾後, 反而沒有了她下棋時的那份靈動了。 她平時下棋對戰是這樣的~

這顏值殺到我了,

五官立體,但透著一股清秀的黑嘉嘉,是一枚準90後,中澳混血兒,六歲就開始學圍棋,十四歲就定段成功,走上職業圍棋的道路,18歲被選為世界智力精英運動會圍棋形象大使,如今是台灣圍棋圈段位最高的職業女棋士。

如果你多少看過與她有關的圍棋比賽,很難不留下印象。

連打哈欠都美啊~

拿她在2019年去日本參加, 扇興杯世界女子圍棋最強戰的比賽來說吧, 自認對時尚方面不是太懂, 出戰期間,黑嘉嘉只是化了淡妝, 但當一看到明眸大眼的她, 低頭專注下棋的沉靜模樣, 整個日本圍棋圈都被驚艷到了。

「美到窒息~」, 「哇,女神出現」, 「簡直是360度無死角,非常美!」,

連續四天的激戰,黑嘉嘉一路殺進前四強,最後拿下世界女子圍棋比賽季軍。

實力和美貌並存~

日本民眾也是像沒見過世面地, 誇讚當時年僅25歲的黑嘉嘉, 是「千年一遇的美女棋士」, 連續幾天登上日本熱搜冠軍。 因為對她實在太喜歡了, 日本NHK電視台一檔圍棋節目, 幹脆把她請去當嘉賓講師, 讓她教觀眾下圍棋。

去搜了一下, 姑娘平時的生活照也是很甜了~

黑嘉嘉1994年出生於澳大利亞, 父親是澳大利亞人, 母親是中國台灣人,姑娘隨母姓「黑」。

說來也巧,黑嘉嘉的母親祖籍是河南省鄧州市趙集鎮黑白窪村,這個村子裡只有兩個姓:黑和白。

而與黑嘉嘉的生命有不解之緣的圍棋也是黑白世界的博弈。

4歲時,黑嘉嘉全家搬回了台灣,其實小時候黑嘉嘉學過不少東西,體操、芭蕾舞、遊泳、鋼琴、琵琶……她最有感覺的還是「圍棋」。

左邊數第二個小姑娘就是黑嘉嘉,從小美到大了,

5歲,母親買了圍棋和棋盤,最開始是教小家夥學五子棋,沒想到才沒多久她就贏遍了全家人。

頭腦靈活的黑嘉嘉總是能夠想到招數,把對手的棋子「吃」光,之後順理成章地開始學圍棋,師從職業棋手周可平。

八歲,因為看了日本動漫《棋靈王》,小家夥已經立誌要走職業棋手這條路。

「我想要和裡面的男主角一樣,每天下棋,然後還有錢可以賺。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事情?」,

稍稍大一點已經開始在各種大型比賽上展露頭角,

黑嘉嘉很幸運,她有一雙開明的父母,只要女兒想學什麼,都會尊重她。

說實話,父母還是有些擔心的,畢竟職業棋士這一行收入不是很穩定,因為職業棋士基本是靠拿比賽獎金吃飯的,包括當時的恩師林聖賢也有些反對,說圍棋這條道路特別辛苦,也殘酷,需要不斷地面對勝負。

別看她從小就文文靜靜的,心裡卻是個古靈精怪:「圍棋的變化非常多,每一盤棋局都會不一樣,千古無同局,裡面有很多複雜、需要去學習的地方。」,

對於一般人來講可能覺得太費腦的圍棋,黑嘉嘉覺得是有趣的挑戰,這也是她喜歡它的一部分。

14歲考上了職業棋士,

同齡的孩子喜歡逛街,把自己打扮地漂漂亮亮地,出去逛街,黑嘉嘉不喜歡,她喜歡待在家裡看書、下棋,為此姐姐和朋友們還稱呼過她為「怪胎」。

「看棋譜很有趣,我每天都會看。」黑嘉嘉一有空就研究各種圍棋比賽,學習各種路數,後面可以至少算到每一場對局裡至少10手以後的路數了,並且腦海裡早就已經想好了怎麼應對,反製對方,最厲害是每次下完她都能記得自己和對方的棋子的順序和位置。

看起來比較嬌弱的黑嘉嘉,內心還有一個強烈的念頭:「很多人認為男生在圍棋上有天生的優勢,我想要證明女棋手也可以有一番作為。」,

下棋的時候專注是非常重要的,有時候對弈會坐在棋盤前一坐就是六七個小時,「不能有一刻放鬆,因為就算你現在是優勢,只要有一點點的失誤,就可能翻盤輸掉了比賽。」,

每一個棋手在贏下一盤棋時都有一個關鍵,「就是要算的比對手還要更多,勝算就會比較大。」,

從8歲立誌開始,黑嘉嘉就開啟了自己的「打怪升級」的職業棋手之路。

10歲參加世界業餘混雙大賽,11歲西班牙參加應氏世界青少年錦標賽,12歲拿下中國台灣女子公開賽冠軍,但距離職業棋手還有距離。

12歲到16歲有四年時間,因為父親工作關係,她到美國學習,反而更加確信了圍棋是自己的「真愛」。

身旁沒有圍棋老師的指導,她就開始上網找對手切磋,實力強的對手一般都是亞洲的棋士,跟美國有時差,「所以我周末都是半夜起來跟他們對弈,不想放棄任何跟高手切磋的機會。」,

她還通過網絡自修,又國內外輾轉多次,師從高段位棋手老師。

美國學校2點半就放學了,她把更多時間放在研究圍棋上,每天通過網絡自修圍棋技術,從網絡六段升級到了九段,直到現在,她仍舊堅持每天三小時的圍棋訓練。

屬於一看到棋盤,就走不動道兒的女子,

14歲,黑嘉嘉參加中國定段賽。「很幸運的是,我考上了。」這也意味著她正式以為初段職業棋士為起點,成為了一名職業棋手。

職業棋手的道路並不容易,每次打比賽之前她一早就要起床,為了讓自己不要因為吃得太飽引起昏沉,她基本早上沒吃早餐就去比賽,比賽過程中基本是不中斷棋局的,也不能吃東西。

從早上起床到棋局結束,然後比完賽還跟對手一起探討一下棋局,再做個賽後訪問,基本有十個小時是空腹的,每一場看似耀眼的比賽,實則對一個人的體力和腦力都是巨大的考驗。

這是憑著這份熱愛,在16歲從美國回到中國台灣之後,她加入了廣州亞運台灣圍棋集訓隊。

在這一年,她連續在比賽中獲得好成績,拿下首屆蘇州穹窿山兵聖杯世界女子圍棋大賽第二名,2010年亞洲運動會圍棋比賽男女混雙第4名,獲得2010年亞洲運動會圍棋比賽女子團體銅牌……

不僅被台灣棋院授予晉升職業二段,還拿下台灣體委會「年度新秀運動員」菁英獎。

這個嗓音軟糯,身材嬌小的姑娘,體內蘊藏著無比巨大的能量,一上場,她總是無比冷靜,專注的樣子給人留下深刻印象,實力方面,6年升7段的成績也是沒誰了。

2014年,黑嘉嘉跟廈門觀音山女子圍棋隊簽約,開始打中國女子圍棋甲級聯賽,但那一年,母親患上了急性白血病,治療無效後,在台灣過世了。

這件事讓黑嘉嘉備受打擊,她很長時間都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她的圍棋成績也退步了很多,也花了很長時間她才從悲痛裡走出來。

母親,是那個讓她把圍棋變成一件非常快樂輕鬆的事情的人。

她見過很多小孩子因為下棋被父母罵,「我很幸運是從來都沒有碰過這樣的事情,我媽媽有時候會聽我複盤,我會把輸掉的棋擺給她看,告訴她因為哪個地方疏忽了,輸掉了比賽,這種棋我一般會輸的比較鬱悶一些,但通常把它給媽媽說出來之後,就比較能釋懷了。」,

如今母親走了,所有生活上的小事,比賽行程什麼的都需要自己來安排了,但她知道自己必須重返賽場,帶著母親對她的愛。

再一次在大眾視野掀起比較大的波瀾, 就是出征日本, 「扇興杯世界女子圍棋最強戰」, 在東京掀起一陣「黑風暴」, 甜美的外貌搭配專注的表情, 很快吸引觀眾的目光。

不僅棋技好, 顏值也可以用空靈來形容了, 尤其符合當地審美, 日本民眾都被黑嘉嘉的氣質圈粉了, 說她的顏值和「佐佐木希」有的一拚。

後來,只要她在日本參加比賽, 一定會成為日本熱搜冠軍。

說起來,黑嘉嘉是老棋手了, 雖然才26歲,年紀輕輕, 但接觸圍棋已經有二十年了, 也拿過含金量比較重的獎項,還登過央視。

2016年世界混雙大賽亞軍,

但下圍棋到了一定年齡和程度之後,會遭遇技術瓶頸。

「進步會比較困難,因為你的技術和想法很容易定型了,所以我考慮可能會是想法上的問題。」,

2020年8月,她參加了中國台灣第六屆「女子圍棋最強戰」,曾經拿過四屆冠軍,這次與冠亞失之交臂,讓人遺憾。

遇到瓶頸,黑嘉嘉突破的方式就是讓自己盡量去接觸一些新事物——

比如去吃一次好吃的蛋糕,來一場澳門高空彈跳,去迪拜跳傘,玩水上飛板,看武俠小說……

去做一些刺激的活動,或者看一些沒看過的書,再回過頭來看某些事情,或許會得到一些不同的角度,想到之前沒有想到的事情。

生活裡她是個古靈精怪的女孩,

以後的路還很長,圍棋講究勝負,黑嘉嘉對勝負這件事始終很自然地面對,她喜歡圍棋的那份初心一直都在。

每次下棋的時候,她靜靜地坐在那裡,思考怎麼落子,就像一幅畫,黑嘉嘉坦言自己是一個比較冷靜理性的人,平時生活裡也基本不會生氣的,

「面對任何決定或是事情,都是抽絲剝繭地去面對,盡量把情緒抽離,只看事情。」,

今年因為疫情影響,各種參加國際比賽的機會明顯比往年少了。

她近幾年也有涉足演藝圈,接拍一些形象代言,參加一些電視節目,但那些只是興趣,在她心目中,圍棋仍舊是無可取代的NO.1,她亦從未放棄過拿世界冠軍的夢想:

「棋如人生、落子無悔,不管做了什麼決定都不要後悔,是從圍棋中學到的非常重要的座右銘。」,

本文圖片主要源自ins、youtube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lnstagram優選」(ID:instachina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