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父親是殺人犯,日本女孩被折磨了20多年:一直活在地獄裡…

社會上發生重大的凶殺案,我們看到凶手落網後,一切並不是就這麼結束了。因為是凶手的家人,他們要面對的是社會的譴責。

記得前段時間看了一部日劇,一個幸福和諧的家庭,一對夫妻和兩個孩子生活在一起,妻子肚子裡還懷著一個孩子,一家人都在等待這個孩子降臨。

有一天,丈夫涉嫌投毒給一所小學,當場被捕。剩下一個大著肚子的妻子,帶著兩個孩子。丈夫平日的風評很好,還是一名警察,可落網後,大家都表示十分的唏噓。家裡人都不相信他犯案,說是被冤枉的。

周圍的人開始遠離他們,找上他們的只有嫌事兒不夠大的記者,還有的人會大老遠特意到這裡塗油漆,潑髒水的路人。

房子的牆壁被用牆壁塗著「殺人犯的家人」、」去死」等字樣。

他們選擇搬家,卻還是會被人肉出來,一開始他們還會解釋和反抗,但發現根本沒有人要聽他們說話,記者也只會斷章取義,到後面,他們選擇了沉默。

他們不能笑,不能哭,他們的一舉一動都會被放大化。被人認出來便鞠躬道歉,被潑髒水也無法反抗。

雖然是日劇,但這也是現實中許多犯人的家庭所面臨的現狀。

今天要說的便是一個日本女孩A子的事,因為她的父親殺人犯,這些年她都一直被精神折磨。她的父親因為吸毒和殺人的罪名被逮捕,目前在服役中。

記憶中,在5歲的時候,父親和母親離婚了,因為工作的關係,父親不在現地工作。爺爺開了一家公司,婆婆出身名門,親戚也都是各大公司的高管,家裡的條件還算不錯。

雖然父母離婚了,但婆婆暗中牽線,以照顧孩子的名義把母親叫到爺爺的公司工作。那個時候,A子問母親父親的去處,母親卻言辭閃爍,當時A子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直到有一天,A子上5年級的時候,他們搬了一次家,在收拾東西的時候,A子從母親的信中發現了父親在吸毒,根本不是去外地工作。A子上課學到了這方面的知識,知道因為毒品每年都有很多的受害者,才知道父親做了違法的事情,世間對吸毒一事零容忍,也讓A子十分的痛苦。

那個時候,A子每日陷入在父親是犯罪者的罪惡感中,而這個話題卻沒辦法對任何人說。也知道母親原來一直都為了她而隱忍著重新回到這個家。

初中二年級的時候,父親服完役回家,對父親抱有複雜思緒的A子,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父親。什麼都不知道的弟弟卻十分粘著父親,不過即便是這樣,這些年,母親從來沒有在孩子們面前說過父親的壞話。

本以為一切都會慢慢的恢復成平淡的日常時,在A子上高中的時候,一天,A子和弟弟放學後在家等父親回家吃飯,父親遲遲沒有回來,當時的天還不好,晚上開始下起了雨。

這個時候,電視播放著有女性被殺害的案件,一名嫌疑人被警方逮捕的新聞時,A子頓時產生了不好的預感,因為案發的地點在他們家附近。

晚上,弟弟接到了父親從警察局打回來的電話,弟弟對著電話吼著:「不是說好了今晚一起吃飯的嗎!」那是姐弟倆最後一次給父親打電話。

他們從毒犯的家人的名稱,變成了殺人犯家人的名稱。這之後,家裡總是有陌生人按門鈴,或者有人瘋狂敲門,姐弟倆從來都不敢開門,擔心是記者,問一些揭開傷疤的尖銳問題。

父親的事情在弟弟的中學傳開,弟弟這之後一直活在父親帶來的陰影中,被同學欺淩。去上學也抬不起頭,跟周圍的人也漸漸疏離。雖然欺淩並沒有讓弟弟退學,但弟弟的精神也在崩潰的邊緣,上了大學的弟弟一度沉迷酒精,甚至還被送到醫院。

死者是一名單親媽媽,獨自一人撫養兒子,因此,對受害者的家庭抱有強烈的愧疚感,一直沒辦法重新生活,不敢融入社會:「我仿佛生活在地獄中」。

年近30歲的A子在近期收到了父親的信,信中的一句話讓A子久久不能釋懷。「我不是故意殺人的,是為了你們才失手的。」父親的這句話讓A子覺得,自己和家人都成為了共犯。

「是不是殺人犯的家人,就不配擁有幸福呢?」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A子,好在A子這之後遇到了自己現在的另一半,因為他的鼓勵,讓A子能夠朝著正面向前看。

也許一時半會還不能徹底的放下,但相信有她丈夫的陪伴,一切都會慢慢好的吧!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東京新青年」(ID:tokyo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