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特被騙去試鏡卻遭6名陌生男子性侵,警方:你穿的是什麼??

2004年盛夏,23歲的Frida Farrell正在倫敦牛津街逛街,不一會兒,一個身穿灰色西裝的男人迎面朝她走來,他遞上名片,自報家門,男人稱自己名叫Peter,是個攝影師,正在為一則廣告挑選模特,他喝咖啡時剛好看到Frida經過,於是馬上追了過來,問她願不願意來自己的工作室裡試拍一下。

Frida

這樣的事對於Frida來講並不稀奇,她是一個瑞典女孩,身材高挑,頗具星相,16歲就在家鄉以專業模特的身份參與過拍攝,因為有個演員夢,所以來到倫敦學習戲劇,那個夏天,也是她畢業後的第一個夏天。Frida覺得Peter開出的7000英鎊報酬非常可觀,對於想著證明自己的Frida來說,正是一個好機會。她觀察了一下Peter,覺得這個50多歲的男人非常的友好體面,就是一個「典型的英國紳士」,沒什麼好懷疑的,他名片上的網站也做得像模像樣,看上去十分專業。Frida沒有多做猶豫,當天晚上她給Peter打了電話,同意第二天去試拍。於是轉天,根據對方提供的地址,Frida來到了倫敦知名的「醫療街」Harley街上一棟五層公寓樓的門前。

這裡的入口非常逼仄,電梯也很狹窄,但Peter的工作室布置得很像那麼回事,屋子裡有專業的打光設備,桌子上擺著水果和甜品,還有一位女助手不停地忙前忙後,和Frida以前去過的那些工作室沒什麼兩樣。拍完半身和全身照後,Frida就被安排回家等消息,沒過多久,Peter打來電話說,客戶對她非常滿意,這份工作是她的了,然後要求她明天回到同一地方繼續接下來的拍攝。

Frida高興極了,對Peter的話沒有一絲懷疑,欣然前往,但她怎麼也想不到,接下來等待她的究竟是什麼…..開門時,Peter還微笑著歡迎她的到來,但幾秒鍾過後,這位原本彬彬有禮的英國紳士就換上了另一副面孔。他迅速把門鎖上,把鑰匙放進自己的口袋裡,然後拿出一把獵刀,先是看了看Frida,接著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情況變化得太快,Frida一下愣在原地,不敢輕舉妄動:「屋子裡沒有攝像機,沒有助手,也沒有任何東西,只有他….為什麼他把鑰匙放進口袋裡?他沒有拿著刀攻擊我,也沒做任何瘋狂的事,雖然他走了,但我的腳卻動彈不得。我當時一直在想,我到底怎樣才能在不受傷的情況下脫身,如果我尖叫出來,他肯定會傷害我,到底有什麼辦法才能從這裡逃走?」,她甚至想過從5樓的小窗戶跳下去逃生,但這麼做只有死路一條,她不願自己的生命就此中止,無奈之下,只能任由他人擺布…..Peter遞給Frida一包像是已經被別人穿過的內衣,讓她換上,然後又遞給了她一杯牛奶,要她喝下,Frida知道,這裡面鐵定摻雜了藥物。

她被迫拍下了許多性感照片,又遭到了攝影師的性侵,很快她就失去了意識,再次醒來時,她發現自己睡在一張單人床上,房間裡幾乎空無一物,她依舊穿著胸衣,內褲卻消失不見。這時,Peter給她送來一個三明治,食物當然也被動了手腳,Frida又一次昏了過去,再度醒來時,她發現自己身處地下室裡,透過窗戶上的柵欄,她可以看到Harley街上行人匆匆的腳步。清醒的時候,她在房間裡尋找一切能夠被用作武器的東西,但老奸巨猾的Peter早已想到這一點,不論是櫃門、抽屜還是馬桶座早已被拆走,Frida孤助無援,無法逃生,只能老老實實地待在地下室裡做性奴….

在被囚禁的這些日子裡,Peter至少帶了6個男人過來與她發生性關係,白人、黑人、亞洲人,什麼樣的男人都有….Frida甚至很慶幸當時在藥物作用下,自己大多數時間都是迷迷糊糊的,要是所有經過都印在腦海裡,她恐怕需要一輩子的時間才能治愈….雖然來得遲,但幸運女神終於還是眷顧了她,在被囚禁的第三天,Frida找到了逃跑的機會。那天的Peter看起來壓力很大,他語氣焦急地對Frida說:「快快,有人來了,快把衣服穿上!」,然後就衝了出去,關上了門,但與往常不同,這次,她沒有聽到門被鎖上的「哢嚓」聲。她瞬間清醒過來,躡手躡腳地走到門口,屏住呼吸,聽著腳步聲越來越遠,Frida給自己打氣說,要麼現在就跑,要麼永遠都別想跑掉,就算一開門撞到他,自己也沒什麼好失去的了。她動作極輕地打開了門,發現門外一個人都沒有,Frida一把抓住地板上的衣服,穿過樓梯與大門,瘋狂地跑向室外,用盡自己最大的力氣狂奔好幾條街,在確認暫時安全後,她打車去了一個朋友的家暫時借住,才算真正逃離險境。

當天,Frida就給媽媽打了電話,哭著講述自己的遭遇,她的媽媽立刻從瑞典飛到倫敦,帶著她一起去警察局報了案。可倫敦的警察對此卻表現得非常不屑,他們不停地問她當時是不是自願走進的那棟大樓,穿的又是什麼,似乎在當地警方眼中,這樣的事情不會出現在Harley街那樣的傳統富人區裡,甚至,警察們還因為Frida被下藥記不清細節而懷疑故事的真實性….經過一番調查,警方發現攝影師網站注冊在東歐,他使用的電話卡是即付即用的那種,不登記身份信息,那間囚禁Frida的公寓按周出租,Peter以現金支付租金,沒有留下任何線索,即便搜索了指紋,也無法確認他的身份。換句話說,這個令人髮指的罪犯,已經逃之夭夭,無法追捕,而且倫敦警方並沒有在這一案件上費心費力,他們坦然承認,由於時間太長,他們已經無法找到任何細節。不了了之的處理讓Frida非常難過,心中還生出了些尷尬和羞愧,她決定永遠不要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並開始認為走進那棟建築的確是自己犯下的錯….在那之後的幾個月裡,Frida不停地做噩夢,有時甚至會驚恐症發作,情況非常嚴重,以至於整個身體都會跟著抽搐起來,「每次我想到這件事,我的腿和胳膊就開始顫抖,有一次,我不得不把車停在路邊,因為沒辦法接著開下去。」,她很難再去相信別人,性格也變得小心翼翼。

直到2005年的聖誕節,Frida遇到她後來的丈夫Chris,才慢慢走出陰影,兩人搬去洛杉磯生活後,她終於有勇氣把這段經歷講述出來,並在丈夫的鼓勵下改編成電影,親自出演。讓她沒想到的是,她的故事吸引來許多有著同樣經歷的人一訴衷腸,這讓Frida不禁深深思考,這樣的恐怖經歷可能在任何地方、任何人身上發生,每個女孩都會成為潛在的受害者….「他們不在乎你來自哪裡,也不在乎你的長相,我和班上的其他人沒什麼兩樣,之所以發生在我身上,是因為那晚我正在走路回家的路上。」,為此,她還把電影中故事發生的背景從倫敦換成了一個不知名的小鎮來強調這一點。

同時,Frida也設想過無數次某天在倫敦再度見到Peter的場景,「我當然很想掐死他,但我大概還是會報警,跟蹤他的行徑,直到警察到來。」,」我不能什麼都不做。」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