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死17傷!維也納慘遭血洗,歐洲已經到生死存亡的關頭?

昨天11月2日,歐洲中部時間晚上8點,維也納的人們正在享受最後的夜間愜意時光。

不久之前奧地利政府已經表示,因為疫情蔓延速度實在太快,奧地利也將和英法德一樣重新開始封城,11月3日淩晨零點開始。所以昨天晚上,維也納的咖啡館和餐廳人頭攢動,大家都想在封城之前最後放縱一下。

(圖源:CBC)

但讓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這天晚上,維也納將會經歷一場血腥的恐怖襲擊。

襲擊開始於奧地利市中心東北面的「城市會堂Stadttempel」,這座會堂是維也納最大的猶太教會堂。二戰期間,維也納被納粹德國佔領,城市內的所有猶太會堂都被摧毀,唯有這一座猶太會堂因為和其他建築連在一起不能隨意破壞而幸免於難。

(圖源:kosher)

目前很多媒體認為襲擊者的主要目標就是這一座具有宗教意義的猶太會堂:因為以色列的存在,極端伊斯蘭教團體和猶太人有不解之仇。

晚上八點,帶著突擊步槍的槍手開始在會堂附近開槍,對著手無寸鐵的平民掃射。據現場目擊者描述,現場有多個槍手,其中有一人帶著假的炸彈背心以及一把大刀。

其後,在猶太會館附近的6處區域都發生了槍擊。有目擊者稱槍手對著露天咖啡店和餐廳的顧客進行無差別攻擊。

很多目擊者把現場的視頻發到了網上。其中有一個視頻是槍手用突擊步槍殺死一個平民之後再上前用手槍補刀…

有網友從建築物的陽台上拍到了正在襲擊的槍手。

目擊者:「他們至少在我們家旁邊開了100槍。所有酒吧都在街上有座位。今天晚上是封前的最後一晚,午夜之後奧地利所有酒吧和餐廳都要停業一個月。」

襲擊發生不久以後,奧地利政府就要求大家不要往社交媒體傳視頻,而是作為證據上傳到政府網站中去。目前警方稱已經收到了2萬多個視頻。

(圖源:sky)

目前的最新消息是,一共有4名平民死亡:分別是一個老爺爺和一個老婆婆,一個年輕男性路人,還有一個女性服務員。另外還有一名槍手被警方擊斃當場死亡。除此之外,還有17人受傷,7人有生命危險,其中包括了一名猶太會堂的保安與一名警察。

根據警方消息,槍手於當晚8:09分被警察擊斃。核實槍手身份之後警察立刻就搜查了他所居住的公寓。奧地利內務部長公佈了一些這名被擊斃的襲擊者的細節:20歲,奧地利國籍,祖籍北馬其頓。去年的時候他曾經被警方逮捕,因為他試圖前往敘利亞加入ISIS。

北馬其頓(原名為「馬其頓」,後改名為「北馬其頓」)位於歐洲東南部的巴爾幹半島,在希臘的北邊,有相當大的穆斯林群體。南斯拉夫解體的時候這裡接收了大量穆斯林難民,後來也爆發過短暫的內亂。這名槍手的父母應該就是那段時間逃離北馬其頓來到奧地利的。

據部分媒體報道,這名槍手在襲擊當天的早上曾經在ins上發過照片,表達自己對ISIS的忠心,展示了他的一些武器。

奧地利政府目前的說法是「至少有一名槍手參與了襲擊」,也就是說現在還不能確定這名死去的槍手還有沒有同夥。目前維也納警方已經開始全國大排查,並且已經逮捕了「一些」與死去槍手有關的疑似同夥。

雖然這次襲擊被定性為了恐怖襲擊,但對於這名槍手奧地利政府的描述還是「ISIS同情者」,也就是說他不算是ISIS的正式成員,只是在精神上受到了感召,然後自行策劃籌備了這場恐怖襲擊。

twitter上有不少網友提供了與本次襲擊有關的信息。

「兩名土耳其人在槍擊中救了2個女性和一名警察。」

「今晚演出結束之後警察讓我們在音樂廳裡面待著。在我們等待的時候,維也納交響樂團開始演奏了。」

可以預見的,有網友責怪起歐洲對於難民的「聖母政策」,認為是接納了太多難民導致恐怖襲擊頻發。

「尼斯之後現在是維也納。歐洲有兩個敵人:病毒和伊斯蘭恐怖主義」

像維也納恐襲這樣的獨狼式的恐怖襲擊是21世紀之後恐怖主義的常態。

對於歐洲美國來說,敵人不再是成建製的組織,而是一個又一個被極端化了的本國公民,不定期就發生一次恐怖襲擊。

往往是在出現重大政治或者宗教衝突的新聞之後,全世界各地的這些潛在恐怖分子都會受到「感召」開始行動。並且這樣的行動可以一個激勵另一個,導致第一次發生之後必有人模仿,然後恐怖襲擊就像滾雪球一樣越來越多。

(圖:被殺害的法國老師)

上個月在法國發生的兩起恐怖襲擊就是如此:一名老師在課上展示了有辱伊斯蘭先知的諷刺漫畫。學生家長在網絡上攻擊這名老師、曝光他的住址和學校。最後居住在好幾百公里以外的18歲極端分子來到學校門口把老師斬首…在襲擊過程中,他還一直在喊宗教口號。

兩周之後,同樣是在法國。在南部城市尼斯,一名21歲的恐怖分子持刀在尼斯市中心的天主教堂大開殺戒,殺害三人。其中一名60歲婦女被斬首,另一名55歲男子也遭到割喉,現場也能聽到他在喊宗教口號。很多媒體認為,這起恐襲的犯人就是受到了兩周前斬首老師的恐襲的鼓舞。

(圖源:ABC)

不到一周之後,維也納也發生了恐襲,同樣是20歲的年輕男子,同樣是伊斯蘭移民。

這次維也納襲擊發生之後,奧地利政府對襲擊者發表了強烈譴責,總理表示要盡一切辦法回擊恐怖主義。

法國總統馬克龍馬上對奧地利表達了支持。因為法國接連發生恐怖襲擊,馬克龍多次表達了對極端伊斯蘭勢力的強硬立場,這一次也第一個出來譴責恐怖分子。其他表示支持奧地利「嚴打恐怖主義」的還有英國、以色列等。

(圖源:the times)

但是德國。意大利還有歐盟的態度則比較曖昧。他們表達了對奧地利人民的同情,用的語言都是「不能讓社會分裂」「歐洲不允許仇恨和暴力」「我們要比恐怖主義更加堅強」。

翻譯一下的話,就是「我們不能搞宗教歧視」「要用愛來回擊仇恨」「歐洲應該更加包容」。

只留下法國和奧地利這樣切實遭遇了恐怖襲擊的國家自己幹著急。

在穆斯林世界,輿論則完全是另一種畫風。

在法國發生恐怖襲擊之後,馬來西亞前總理推文:穆斯林有權去感到憤怒和殺害數百萬法國人,因為過去的屠殺。

馬來西亞前總理所說的」過去的屠殺」應該是指法國從前殖民過穆斯林國家,在殖民過程中的掠奪和壓迫。

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則對馬克龍更為憤怒,公開指責他腦子有病,認為馬克龍對穆斯林的敵視是毫無道理的。

(圖源:times of israel)

為此,土耳其還號召全中東國家的人民抵制法國貨。

中東的報紙把馬克龍畫成了惡魔…

歐洲和穆斯林世界的敵視,似乎已經升級到了爆裂的程度。更為重要的是,土耳其和沙特阿拉伯實際上是歐洲大量清真寺的讚助者,不但給錢還給他們派神職人員,對歐洲穆斯林的極端化客觀上起到了作用…

真可謂是文明的衝突了。

這起恐怖襲擊的時間也非常敏感。第二天就是美國大選的日子。而特朗普所處的立場就是對移民嚴格,嚴打伊斯蘭極端分子。特朗普上任之後甚至還下令禁止一部分穆斯林國家公民進入美國。歐洲爆發恐怖襲擊,對於特朗普的支持度會有正面影響。當然,至於能影響多少就不太好說了。

對於伊斯蘭教來說,維也納是一個有歷史的地方。

1529年和1683年,土耳其大軍兩次兵臨維也納城下,都铩羽而歸。兩次伊斯蘭試圖征服歐洲的努力,都被擋在了維也納城牆之外。

而在21世紀,伊斯蘭找到了入侵歐洲的新辦法:通過極端思想的滲透,讓那些潛在的恐怖分子用獨狼式的方法攻擊歐洲,讓歐洲陷入恐慌。

這一次從內部出現的敵人,不知道能不能攻破歐洲的城牆呢。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