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歲女孩打敗王菲,成為亞洲最賺錢藝人:她一開口,就成了神話

最近,日劇《最愛》全網熱播。  從卡司、製作團隊來看,這部劇堪稱神仙打架,導演班底還曾出品過高分日劇《非自然死亡》。   更令人驚喜的是,劇集的主題曲《君に夢中》居然是宇多田光演唱的。 前奏一響,網友們就忍不住眼眶濕潤:「好聽,不愧是平成三大歌姬之一,一開口我就想哭。」,

年少時出道,巔峰時退隱,創造了亞洲流行樂史上「宇多田奇跡」的宇多田光,一路披荊斬棘,走過了二十多年的風雨後歸來,聲音裡依然有著直擊人心的魔力。

宇多田奇跡—16歲天才少女引爆世紀末亞洲歌壇  1998年,15歲的宇多田光發佈了首張原創日文EP《Automatic》。

此曲一出,將電子舞曲髮展成日本90年代主流音樂的流行天皇「小室哲哉」就給出了超高評價:

「我感覺,我的時代要結束了,像《Automatic》這種歌,我是寫不出來的。」,

小室哲哉—以1億7千萬的銷量成為日本樂壇史上專輯總銷量最高歌手,   日本天王平井堅回憶: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時感覺背後發涼,覺得她一定會成為了不得的人。

《Automatic》一炮而紅,200萬的銷量讓這張EP成為日本女歌手銷量第二高的單曲。   而張EP也正式向日本乃至亞洲歌壇宣告:屬於宇多田光的時代,來了。

1999年春天,宇多田光正式發佈了她的第一張專輯《First love》。 同名歌曲《First love》 被選為人氣日劇《魔女的條件》的主題曲。

《魔女的條件》為1999收視之最,歌曲和劇的結合被評為天衣無縫,   就算不關注日本流行樂的人,聽到《First love》的旋律也能跟著哼唱幾句。

專輯《First love》封面,   這首歌的旋律極盡優美,前奏響起,就能讓人體會到初戀苦澀又甜蜜的感覺。   而細膩的歌詞也將16歲少女對愛情的想象和盤托出,再搭配她獨特的唱腔,整首歌情感飽滿且動人。   First love 歌詞,   這張專輯在日本銷量超過765萬張,成為日本流行樂史上銷量最高的專輯,至今無人打破。   《First Love》在中國內地台灣銷售超過50萬張,同時,它還獲得了1999年的台灣HitFM百大單曲第一名。   就連當年張學友的《心如刀割》,莫文蔚的《陰天》以及王菲、五月天、張惠妹的經典之作,都在《First Love》面前敗下陣來。

據統計,1999年,宇多田光專輯在全球總銷量達到了1243萬張,總共賣了281億日元。   16歲的宇多田光,成為那一年亞洲最賺錢的藝人。   憑借第一張專輯,宇多田光以橫掃之勢奠定了平成頂流歌姬之一的地位。   2000年的夏天,她在日本各地連開了21場演唱會,場場爆滿。

宇多田光2000年演唱會,也是熊光第一場演唱會,總共21場,   次年,就發生了樂壇史上最著名「3.28光步大戰」。   自1999年「歌姬時代」開啟後,日本歌壇就被兩個女人牢牢佔據了市場:   一個是宇多田光,另一個是濱崎步。 2001年3月28日,宇多田光發佈了她的第二張專輯《Distance》。   巧的是,濱崎步所在的艾回唱片也在同一天發佈了精選集《A best》。

當時的涉谷街頭完全被兩位歌姬的封面照攻陷,唱片行裡也貼滿了兩人對比強烈的黑灰色與綠色海報。

根據那時日本最大的連鎖唱片店TOWER RECORDS的店員回憶:   買這兩張唱片的人塞滿了整個門店,許多唱片行甚至為這兩張唱片開辟了單獨的結賬區。   最終,宇多田光的唱片以447萬的銷量小勝濱崎步,結束了這場「光步大戰」。

《Distance》專輯封面由宇多田光第一任丈夫紀裡谷和明拍攝,   隔年,宇多田光推出了她的第三張原創專輯《Deep river》。在沒有任何宣發的情況下,首周賣破240萬。

《Deep river》專輯寫真,   出道以來的前三張專輯就佔據了日本實體專輯銷量榜的1、4、8名,宇多田光成為了日本樂壇空前絕後的存在。

日本史上唱片銷量榜TOP10-宇多田光獨佔3席,

撿垃圾,公開「非二元性別」:我不需要被定義  出道即巔峰,宇多田光卻在大紅之後,做出了一個重大的決定——2010年,她決定無限期暫停歌手活動。   她說,她太想過普通人的生活了。   「我從15歲起就以歌手活動為中心,太受周圍的人保護,需增加人生經驗令自己成長,故暫別喜愛的音樂,專注體驗人生。」    ——宇多田光,

2010宇多田光告別樂壇演唱會海報,   年少成名,天縱奇才,於她來說也是一把雙刃劍。   在外人看來,她是萬人敬仰的國民歌姬,但她的生活裡卻有不少遺憾。   宇多田光其實是個頂著光環出生的星二代。   父親宇多田照實是一位音樂製作人,母親是70年代風靡日本的演歌歌手藤圭子。

宇多田光父母,   父母在紐約相識,宇多田光也在美國出生長大。   但宇多田光幼時的成長環境卻不快樂。   父母曾經六次離婚、複合,小時候,她經常聽到母親說的一句話就是:「收拾行李,明天我們要搬到外國去了。」,   父母最終在2007年徹底分開,六年後,宇多田光的母親藤圭子因為情緒的不穩定墜樓自殺。

家庭環境讓宇多田光在成長時,不相信身邊事物會一直存在,她認為一旦覺得安穩,現實便會與之相反。   在開完第一輪巡回演唱會後,宇多田光為了彌補失去的學生時光,決定到哥倫比亞大學學習。 在大學那段時間,同學們盛傳她是「日本布蘭妮」,學校門口到處都是蹲點的記者。   開學才四天,宇多田光的唱片公司甚至不得向日本各大媒體發傳真,希望他們高抬貴手,不要在大學對她過分追訪。   可一個學期後,不堪其擾的宇多田光就從哥倫比亞大學退學回到日本。

宇多田光早期寫真,   爆紅後,她漸漸迷失了自我,感覺自己就像是「遺落物」。   她的伯樂三宅彰說:「自15歲就受到外界矚目開始,一個普通女生可以去的麥當勞、涉谷109這些地方,她再也沒踏足過。」,

把愛情唱到醉人心脾的頂流歌姬,自己的情感道路也非常坎坷。   宇多田光19歲時就與年長自己15歲的導演紀裡谷和明結婚。   可忙於事業的兩人,長期聚少離多,加之對未來規劃的理念不同,他們在2007年和平分手。 2014年2月,宇多田光與意大利酒保卡利安諾舉辦了婚禮,還生下了兒子。   但因為丈夫婚後一直遊手好閒,讓宇多田光難以忍受,最終他們還是離婚收場。

經歷種種之後,宇多田光對自身有了更深刻的認知。   此前,宇多田光在ins的直播中宣稱自己是「非二元性別者」,並非傳統意義上的」男性或者女性」,再次引爆輿論。   被眾人關注了這麼多年,她不想要再被所謂的性別框架定義。

在暫別歌壇的那些日子,宇多田光確實過得非常「普通」,絲毫沒有」國民歌姬」的影子。   她經常在IG曬出「撿垃圾」的日常:   她撿到過玩具車、薯仔、吃剩的披薩、千紙鶴、彈簧….

宇多田光在ins上分享撿垃圾的日常,   被問到為什麼會對「撿垃圾」如此感興趣,宇多田光說,這些遺棄物讓她產生了共鳴。   以前在舉辦演唱會的時候,她就會想,「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人來見我呢?   這裡是哪裡?我又在這裡做什麼呢?」,   而那些路邊的物件,就好像站錯了位置的自己。   所以,那些被她撿起的遺落物,就像是她遺失的童年、少年時光。

Hikaru Utada Laughter in the Dark Tour 2018   卸下天後光環,做回普通人的宇多田光是個不折不扣的宅女。   宇多田光極度迷戀玩具熊,因此被粉絲成為「熊光」。   她有一隻產自中國的大玩偶熊,並用中國姓氏「張(Chang)」給它取名,全名為」Kuma Chang」。

這只熊被熊光出櫃,她說第一眼看到這只熊就覺得他不是「直男」,   就這樣過了幾年自己想過的「普通」生活以後,2016年,宇多田光帶著她第六張專輯《Fantôme》正式複出。 這次,出現在大眾面前的,是一個找回自我的宇多田光。 專輯中有兩首是寫給逝去母親的歌曲,她說:「從失去母親到成為母親,我一夜之間成長了許多。」,

‍這首歌是熊光為EVA終結篇創作的主題曲,EVA系列所有主題曲均由她創作演唱‍

之後,宇多田光又發佈了新專輯《初戀》,成為了ORICON數位專輯榜連霸三周的周冠。   出道20餘年,宇多田光已經不用銷量證明自己,但她的市場號召力依舊無人能撼動。

在那個人人都聽抒情芭樂和電子舞曲的年代,她劃時代地將R&B和日本流行樂完美融合、開辟了J-POP的新紀元。   她極具天賦的創作才能,創造了亞洲流行樂史上的「宇多田奇跡」。   宇多田光對日本樂壇的貢獻與革新,是平成年代獨一份的存在。

洗盡鉛華,亞洲歌姬再度回歸。   或許這位亞洲頂流歌姬的時代,就像平成的年號一樣已經成為過去。   但那些感動過我們的瞬間,會永存在她的旋律中,成為時代的回憶。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InsDaily」(ID:insta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