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女兒是不是下一個伊萬卡?她人脈通天,也嫁了個猶太老公……

這兩天在網上刷到一句話,說特朗普當不當選,咱瓜民不在乎,可一想到以後看不到伊萬卡,心裡還是有些失落的。。。

這次大選,伊萬卡可謂鞠躬盡瘁,幫著老特跑遍全美,還是穿得那麼好看~

一會兒是夏裝↓↓

一會兒是冬裝↓↓

從衣品到妝發都賞心悅目↓↓

特朗普落選,伊萬卡勢必曝光率大減,不過筆者想說,大家不必失落,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拜登家的女人們,也有許多美貌與智慧並存滴↓↓

譬如他的兩個孫女娜奧米和芬尼根都是20多歲的高材生,青春無敵360度無死角↓↓

據說都對政治感興趣,以前拜登訪華時是牽著孫女的手走下飛機↓↓

這次大選也是爺孫同上陣,被稱為拜登的秘密武器↓↓

這兩位美少女戰士我們以後再八,今天先來看看拜登的女兒,她將接替伊萬卡成為新的第一女兒↓↓筆者研究了下,發現她和伊萬卡在很多地方十分相似。

看過我們昨天推送的朋友都知道,拜登結過兩次婚,第一次跟大學裡認識的女孩娜麗亞,生了兩個兒子一個女兒,分別是博、亨特和娜奧米(沒錯,女兒跟孫女同名,拜登家的孩子愛取一樣的名,博的兒子叫亨特,亨特的兒子叫博)。

圖中3是博的兒子亨特,5是拜登的兒子亨特,6是亨特的兒子博,

之後娜麗亞出車禍,和女兒娜奧米一起喪生,兩個兒子幸存。

拜登後來再娶現在的妻子吉爾,兩人生下如今唯一的女兒阿什利↓↓

阿什利,1981年6月8日生人,一出生就是眾星拱月,不光有兩個寵妹的哥哥↓↓

還有一個遭遇過家庭巨變、把她捧在手心裡怕掉了的老爸↓↓

當時拜登已經是參議院高官,可以說阿什利出生就在政界,跟伊萬卡一樣,都是那甚麼二代。

小小年紀就見過大場面,在老爸懷裡扮老成冰塊臉↓↓

競選總統什麼的,太無聊了,本小姐坐在哥哥二郎腿上打個哈欠↓↓

小時候喜歡動物,對海豚被金槍魚網困住的事很感興趣,老爸就幫她聯繫國會議員,遊說通過了海豚保護法。有這樣的老爸,可以說阿什利從小人脈通天。

一路念私立學校,然後上杜蘭大學,最後在賓大拿到社會工作碩士學位。

跟特朗普家崇尚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不同,拜登家的教育理念是:娃,永遠是第一位的。

為了每天晚上能看娃睡覺,早上能一起吃飯,拜登在大約37年時間裡,每天坐4個小時火車通勤,往返於特拉華州家裡和華盛頓辦公室。

無數人不理解他為甚麼選擇長途跋涉,他說:很多事情可能在瞬間發生變化,我每晚回家的真正原因是我更需要孩子們,而不是他們更需要我。

阿什利和兩個哥哥,

拜登還給手下規定,如果他的孩子打電話來,必須第一時間通知他,哪怕要打斷他。

這又是為甚麼?他說:孩子們會把一個想法保留12個小時,然後它就消失了,你就再也沒機會聽到他們的想法了。

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中長大,阿什利可比伊萬卡幸福多了。

阿什利和兩個哥哥,

阿什利念大學時非常活躍,是有名的派對女王,男生們都喜歡她。但她也有官二代通病:眼高於頂。曾被警察抓過兩次,一次是非法持有大麻,被捕後沒有定罪記錄;還有一次是和朋友在酒吧外朝警察扔瓶子,甚至恐嚇警察,最後她在法庭上道歉,指控被撤銷。

對於女兒的這些坑爹行為,拜登從不公開評論,記者去問他,他就說這是家庭事務。

好在阿什利沒有徹底跑偏,大學畢業後開始認真做人。她的本職工作是在特拉華州的兒童、青年及家庭服務部門擔任社工,還加入特拉華州司法中心,專注於該州的刑事司法改革。

跟伊萬卡一樣,她也涉足時尚業,雖然沒有伊萬卡搞那麼大,但也曾發佈過自己設計的連帽衫↓↓

為華盛頓特區的漢密爾頓酒店設計新製服↓↓

參加紐約時裝周,跟上東區名媛Olivia Palermo同框↓↓

奧斯卡晚宴也有打卡,跟伊萬卡一樣,都是上流社會名媛模樣↓↓

連找老公也跟伊萬卡有異曲同工之妙。

阿什利的老公叫霍華德·克萊恩,是托馬斯·傑斐遜大學耳鼻喉頸外科的助理教授,也是傑斐遜面部美容中心的創始人之一↓↓他比阿什利大14歲,兩人經由阿什利的哥哥博介紹相識。

跟伊萬卡的老公賈瑞德一樣,霍華德也是個猶太人。都說猶太人只找自己人結婚,要嫁給猶太人,必須改信猶太教,其實並不是這樣。

伊萬卡當年嫁賈瑞德時,老特家只是個普通地產商,還比不上男方庫什納家族。庫家要求妻子必須信猶太教,伊萬卡也只好照辦。

而拜登盤踞美國政壇多年,霍華德沒甚麼大背景,女兒下嫁自然不用改換信仰。

2012年,兩人在特拉華州格林維爾的羅馬天主教堂結婚,阿什利小時候在那裡受洗,一位天主教牧師和一位猶太拉比主持了跨宗教儀式。

阿什利穿著王薇薇設計的婚紗,由父親交到丈夫手裡,老父親後來接受採訪時說:我很擔心那天我會情緒失控。

阿什利和霍華德此後一直住在費城,他們算是比較低調,但也時不時刷刷存在感。

拜登出訪時會帶上他們↓↓

看起來這兩人對東方古國很感興趣↓↓

拜登當副總統時,阿什利是「第二女兒」,多次為父站台↓↓

和奧巴馬一家關係很近↓↓

也常參加白宮國宴↓↓

拜登決定參加2020年大選後,阿什利暫時放下手頭工作,一路助選↓↓

在民主黨大會上介紹拜登:我崇拜我的父親,我也深信他有領導這個國家的品格和遠見,他會尊重每一個人,不管你是誰。

突然發現她已經很有第一女兒的架勢↓↓

自然也遭遇了不少攻擊,有報道稱,阿什利的老公霍華德醫生每天都參加向拜登彙報新冠疫情的電話會議,一邊為民主黨人提供病毒方面的谘詢服務,一邊又自己跑去投資為新冠提供解決方案的醫療初創公司,所以有人質疑他的雙重角色,是否從嶽父那裡受益。但拜登說,霍華德沒有任何正式的政策或顧問角色。

害,讓猶太女婿不想著賺錢,比老丈人競選總統還難。

再過兩個月,拜登就要正式入主白宮了。因為有伊萬卡這個風光無限的前任,阿什利作為拜登唯一的女兒,必然會引發全民圍觀。

那麼問題來了:阿什利和老公霍華德會不會成為下一個伊萬卡和賈瑞德?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筆者」(ID:eastandwest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