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星打疫苗後感染引擔憂!恐怖新毒株攜32變異,已侵入香港

2021年冬天來臨,不知不覺我們已經和疫情鬥爭了將近2年,但時至今日,疫情帶給我們的焦慮和挑戰仍然很大。

昨天,韓國女團Blackpink的成員Lisa被曝出在完成疫苗接種後仍被感染新冠,在我們正對疫苗效力感到擔憂的同時,一種具有32個突變的新型新冠毒株正在崛起。

科學家認為,它可能是目前對人類威脅最大的毒株,比Delta還要可怕。

兩針疫苗後仍感染,疫苗還有用嗎?

11月24日,Blackpink所屬公司官方發佈聲明,通報人氣成員Lisa不幸被確診新冠。團內其他三名成員均為密切接觸者,被迅速安排RT-PCR檢測。

25日報告結果顯示,Jennie ,Rosé和Jisoo檢測結果均為陰性。四名成員都在此之前完成了疫苗接種,也就是說Lisa是在打過新冠疫苗後仍被感染的。目前Lisa健康狀況比較好,沒有出現相關症狀,已經開始隔離休養。

看到這則新聞後,很多粉絲非常擔心Lisa的健康,畢竟現在不管是美國還是韓國疫情局勢都不容樂觀,尤其韓國昨天更是創下了疫情以來,單日新增確診病例最多的紀錄。

還有些人發現了更值得擔心的問題:竟然是打完疫苗後才感染的,那費力氣打疫苗還有意義嗎?

7月,美國盛大的體育賽事「職業棒球大聯盟」突發疫情,在洋基隊主場比賽前,三名接種完疫苗的投手均被檢測出新冠陽性,導致比賽延期。

在接種完成兩針疫苗後仍被感染的現象被稱為「突破性感染」,Lisa就屬於這種情況。發生突破性感染一般有三種原因:

一是,由於個體差異原因,疫苗不能為一部分人激發出足夠的抗體,導致他們接種疫苗的效果不如他人。

二是,接種疫苗後產生抗體需要一定的時間,通常需要10天左右的時間 ,也就是說在剛打完疫苗後,體內不會馬上產生抗體,接種者也就更可能在這一時期感染。

第三種原因則是目前比較令人擔憂的——被感染者染上的是可以部分或完全逃離免疫的突變毒株。

不過,雖然Lisa的確診的新聞會讓我們感覺突破性感染非常容易發生,但其實,根據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研究,在跟蹤了3萬多名完全接種疫苗的醫務人員後,他們發現只有約1%的人出現了突破性感染的情況。

疫苗不是萬能的,不能100%防治新冠,但不能因為1%的突破性感染情況,就徹底「棄療」。目前科學家普遍認為,新冠疫苗可以有效減輕重症和死亡率,突破性感染病例大多數為輕症甚至無症狀感染者。

而且部分科學家還認為,一個國家在廣泛接種疫苗的情況下,可以建立免疫屏障,久而久之新冠可能真的會變成一個「大號流感」,不再那麼可怕。眼下的英國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在過去的18個月裡,僅英格蘭就有50萬人是需要住院的新冠中症或重症患者,死亡人數達到14萬以上,被歐美媒體戲稱為「歐洲病夫」。在推出疫苗後,英格蘭的疫苗接種水平處於世界領先位置。

前幾天約翰遜被發現不戴口罩坐火車。

雖然過早開放,摘掉口罩等一系列作死行為,讓他們的新增確診人數居高不下。但重症人數確實少了,SAGE研究發現,在現在的接種情況下,如果整個英格蘭的人口都被感染,可能也只會有3.5萬需要住院的新冠患者。

雖然這數字對於咱們來說看著還是很可怕,但如果同樣的情況發生在疫苗接種率較少的德國,就可能會有25萬人住院,至少證明堅持接種疫苗是有必要的。

至少在更可怕的突變毒株威脅到我們之前,這仍然是大部分人保護自己的最重要方式。當然,壞消息是,更可怕的毒株可能已經出現了。

究極進化新冠侵入香港,32個變異毒過Delta?

近日,英國科學家宣佈在南非洲國家博茨瓦納發現了一種全新的新冠毒株——B.1.1.529,它的出現立馬又為人們敲響了警鍾。這種新的毒株對比最初的新冠病毒居然有了32個變異,成為迄今為止變異最多的新冠「究極進化體」。他最終可能會被命名為 「Nu 」。(希臘字母裡的第13個)

帝國理工的病毒學家Tom Peacock是最先發現B.1.1.529傳播的人。他稱該變體的突變組合是 」恐怖的」。他警告說,B.1.1.529有可能 “比其他任何毒株都要糟糕」,包括三秒傳人席卷全球的Delta。

這種毒株的感染者目前只有10例,但在博茨瓦納和南非兩個非洲國家之外,新毒株已經傳到了香港!

其中博茨瓦納3例,南非6例,香港1例。根據報道,香港感染者是一名36歲的男子,近期剛從南非回港。

科學家認為,在國際交流再次變得頻繁的情況下,B.1.1.529有擴散的可能性。而且由於樣本不夠多,B.1.1.529對人類而言還有很多未知的環節。

畢竟B.1.1.529的32個突變中,很多表現出了高傳播性和抗疫苗性。其中的K417N和E484A突變與南非發現的毒株Beta類似,有更強的抗疫苗效果。它還有與Delta毒株一樣的N440K變異,與紐約發現的Lota一樣擁有S477N變異,這些變異也與免疫逃逸有關。

B.1.1.529身上還同時擁有P681H和N679K突變,根據報道,這兩種突變同時出現非常少見,可能會導致病毒更難殺死。它還有能讓傳播變得更快的N501Y突變,與Beta和在英國發現的Alpha毒株一致。這麼看上去真叫一個五毒俱全。

除此之外,B.1.1.529還有數個包括G446S、T478K、Q493K、G496S、Q498R和Y505H在內的突變,至今還不清楚它們會讓病毒加上什麼buff。

倫敦大學學院的遺傳學家Francois Balloux認為,這種新毒株可能是在免疫力低下的人群長期感染新冠後出現的,雖然現在還不確定,但愛滋病患者可能是突變的載體之一。它的眾多突變可能導致它比席卷全國的Delta更能逃脫疫苗的壓製。

因為免疫系統被摧毀的患者,在感染新冠後長時間無法痊愈,讓病毒有機會和時間在他們的體內發生突變。之前發現的Alpha毒株被認為就是以這種形式出現的。

好消息是,現在發病率只有2%到3%,也沒有迅速蔓延的跡象,民眾無需過多擔憂,但發病率的確有小幅度地逐月上升,英國正呼籲世界各國學界對其進行密切監控。

眼看著與新冠鬥爭的第三年就要開始,新的毒株還是層出不窮,我們的生活距完全正常化還有一定的距離。

目前,歐洲大陸以德國為首的國家疫情再次空前,日增達到近4.4萬人。而從來沒把疫情治理好的美國居然能達到日增確診11萬人,剛剛開放國門的泰國仍然保持著日增近6000的水平。

外媒收集的人們在疫情開始前一個月的照片。

一方面,2年來,新冠還沒有弱化到能讓我們放下防備肆意生活,它仍然在進化,仍然具有威脅性。另一方面,世界各國已經按捺不住恢復全球化交流和通行的心情。

在這種情況下,仍需謹記防疫的必要性,疫苗不是解決新冠疫情的充分條件,那麼就更不應該完全放棄對口罩、基本衛生和社交距離的控制。

直到我們團結一致,建立起免疫的高牆,才能來到重獲自由的新時代。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