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公司壟斷“乒乓”使用權引民憤!網曝高奢大牌撕x太奇葩?

不久之前筆者寫過一篇關於藝術家賤賣山寨蒂芙尼藍顏料,試圖打破蒂芙尼多年以來的顏色壟斷的文章。

當時很多朋友驚訝:原來單一顏色也可以當成商標被保護?

這幾天TikTok上火了一系列介紹離譜商標的視頻,其中不少單詞,聲音,顏色甚至氣味都被注冊成了商標,一些讓人直呼「漲知識」,一些則讓網友展開了激烈的討論。

起因是博主Rob Anderson介紹了一系列再常見不過的東西,但你從來沒有意識到它是受保護的,私人擁有的商標。

比如Taylor Swift《Blank space》的第一句歌詞「Nice to meet you where you been」,和《Shake it off》裡的「This sick beat」。

這兩個句子歸Taylor Swift所有,不能被隨意用在任何樂器,文身以及大部分日用百貨上。

這其實比較好理解,畢竟是看到歌詞就會有聲音的標誌性段落。

但下面這個真的很讓人吃驚:如果你拍攝下夜晚的埃菲爾鐵塔,並且因此獲得了收入,你可能會被告。

雖然埃菲爾鐵塔是公共領域,成千上萬去巴黎旅遊的遊客都會期待夜晚的點燈時刻,這一刻也是各種明信片和vlog中的常客,但埃菲爾鐵塔的夜晚燈光秀卻被當作「藝術作品」注冊。

想要使用埃菲爾鐵塔夜景的圖像,必須通過「埃菲爾開發利用協會」的許可…未經允許使用埃菲爾鐵塔夜景圖像盈利,就可能會被訴訟,就算是用手機拍的也不行。(凡是不亮燈的時候可以隨便拍,隨便賣)

更令人驚訝的是,手勢也可以注冊商標。最著名的案例就是世界冠軍博爾特,他勝利後的標誌性動作歸他自己所有。

商標注冊局的資料顯示,大部分百貨商品都不允許使用有這個動作的圖片。

奇奇怪怪的商標裡,還有一些聲音也是歸私人所屬的。美國商標法規定,能讓聽眾一下就識別出來品牌的聲音都可以被注冊,比如NBC孔雀台的開場音「噔-噔——噔」,比如Netflix的開場音「咚-咚——」。

《星球大戰》裡達斯·維達的呼吸聲和所有光劍的聲音都是商標。長青美劇《法律與秩序 》每集開場時的標誌性音效「噔噔」歸NBC所有。

這些大家都很好理解,因為甚至看到文字腦子裡就有聲音。但其實,就算是普通的鬧鍾聲,只要有足夠長使用歷史,達成了很高的辨識度,也可以成為某人的專屬。

比如Zippo打火機開關蓋時的「哢噠」聲,紐約證券交易所的鍾聲,這些都是不能隨便用的。

CBS當家新聞節目《60分鐘》的開場音只是普通的鐘錶聲滴答聲,但也通過了商標注冊。不過不用擔心,它只限制所有平台上的新聞節目使用這種音效,你在家看表不會被告。

還有HBO片頭冒雪花的聲音,雖然非常常見,但他禁止任何平台,幾乎所有種類的影視形式和娛樂服務使用。

Rob Anderson還分享了很多被平時非常常用,但仍然被注冊為獨有的單詞和短語。

DC和漫威共同擁有超級英雄「superhero」這個詞,這兩家公司外,想要進行類似題材的創作和宣傳,可能要另造詞彙。

比如名媛帕裡斯·希爾頓的口頭禪「That’s Hot」,意思和「這很好」差不多,但任何商家都不能隨意使用這句短語。

幾年前,美國最大賀卡製造商Hallmark就因為在賀卡上印了這句話,被希爾頓以侵犯肖像權和商標所有權,要求賠償50萬美元,最終Hallmark敗訴撤回了相關產品。

下面這個非常離譜,從小學英語的時候我們就知道乒乓球有Table tennis和Ping-Pong兩種說法,但後者卻越來越少被使用。

原因就是美國最大的玩具公司帕克兄弟將「Ping-Pong」一詞注冊為自己的商標,只有自己公司出品的乒乓球玩具才配叫Ping-Pong。

後來這個商標又轉移給了體育用品品牌Escalade,Ping-Pong從一個單純的體育運動,變成了商業大戰。這種影響甚至幹擾了真正的體育活動:

2009年英國推動新的乒乓球賽事「世界乒乓錦標賽」(簡稱WCPP,和世乒賽不一樣,其中主要贊助商是美國另一家體育用品公司),旨在推廣與現代乒乓球有一定差異的,更復古的乒乓球運動。

這個每年舉辦,曾有兩名中國健兒奪冠的大型賽事,卻需要主辦方和Ping-Pong一詞的「所有者」Escalade求情後才被允許在賽事名稱中使用,引起了非常多人的不滿。

一名網友評論道:全球8.5億人參與的運動,奧運會項目,中國的國球,憑什麼成了某家公司的獨享詞彙?至今關於「乒乓」的爭奪戰還在繼續,這一詞在美國始終未能歸公眾所有。

乒乓之戰一直被視為商標注冊膨脹引發的不良影響,在顏色商標領域,這是更加嚴重的問題。保護屬於自己的知識產權天經地義,但一些品牌已經把顏色壟斷做到了人神共憤的壟斷程度。

自從蒂芙尼壟斷了蒂芙尼藍,就連藝術作品中都不被允許使用後,顏色壟斷就不再是新鮮的詞彙,但大家可能從沒意識到它有這麼普遍。

類似於巧克力棕的顏色,被快遞公司UPS獨佔,並命名其為「鉑爾曼棕」,其他行業尤其是物流業被禁止使用這種顏色塗裝車輛和員工製服。

很常見的暗橘色是Reese花生醬巧克力的注冊商標,隨意使用可能被告。在每個糖果的背面Reese都標注了「橙色是注冊商標」的字樣。

黃色的便利貼非常常見對不對?這個也被買斷了,這種黃色歸美國3M公司所有,我們生活中使用沒有太大問題,但除了3M旗下公司生產的商品外,任何文具和辦公用品上都不允許出現這種顏色。

雖說死亡芭比粉的名號響徹整個美妝界,但芭比粉( Pantone 219C)卻是如同蒂芙尼藍一樣的壟斷色。

多年來,被芭比母公司美泰告上法庭的藝術家不在少數,不管你是用了真的芭比娃娃,還是使用了「芭比」一詞,或者只是用了芭比粉,不管你是什麼賣衣服的還是賣食品的,都可能招來律師函。

最有名的事件是著名的神曲《Barbie Girl》,這首歌大火後,美泰告唱片公司MCA Records在MV中非法使用只屬於他們的粉色。同時也指控歌手使用「芭比」一詞侵權,要求對方支付巨額賠償款。

在將近3年的官司後,唱片公司才贏得訴訟,被允許使用這些元素。消耗了相當多的人力和財力。

與之類似的粉色壟斷者還有著名的電信公司T-Mobile,他們擁有Pantone 676C這種粉色,而且管得非常寬。無線網服務公司Aio Wireless的商標和字體都和他們八竿子打不著關係,卻因為商標的顏色相近被告。

但Aio Wireless成立時的一份PPT表明,很多顏色都已經被同行注冊,他們的選擇實在太少了。

Aio知道紫色會和T-Mobile相似,所以為了避免被告,設計了完全不同的標誌以免消費者誤會,即便如此,他們還是被T-Mobile找上門。

T-Mobile的總裁還發推嘲諷對方。

紅底黑鞋是「蘿蔔丁」Christian Louboutin的特色,但他們也曾因為試圖壟斷顏色引起很大爭議。

當時蘿蔔丁打算將紅色注冊為商標,並對包括YSL,ZARA等多家生產了單色紅高跟鞋的品牌提出訴訟。

被法院提醒:紅色是最日常不過的顏色,不應該獨佔。蘿蔔丁後來改為將「紅底高跟鞋」的設計注冊為商標,大家就都表示理解了。

可以看出,商標的出現原本是為了保護知識產權,在歐美(尤其是英美澳)卻慢慢瘋魔,逐漸變成了一些企業壟斷行業,騷擾他人,甚至變相斂財的工具。

上圖並非所有顏色都成功注冊商標。

某著名保險公司CEO嘲諷道:一些企業揪著顏色不放的樣子實在幼稚,就像迪士尼動畫裡的反派一樣,沒有一點大公司的氣度。

當然,試圖利用商標壟斷的迷惑行為,也有不少失敗案例。

最早做火reaction類視頻的Youtube博主Fine Brothers試圖獨佔React這個詞,禁止其他視頻博主使用,當時引起了Youtube和很多視頻網站博主的憤怒,最終也因為太離譜沒有足夠的獨特性被商標局拒絕。

Subway,想要注冊「一英尺長」(footlong)這個再日常不過的詞,甚至把一家愛荷華的雜貨店和康尼島的熱狗店告上法庭,這導致無數餐飲業陷入恐慌和憤怒。

隨後,兩家怒而反擊,最終告贏了賽百味,footlong屬於公共領域,可以自由使用。

其實無論是顏色、氣味、聲音還是詞語商標,最重要的一點都是讓消費者立馬將他們聯繫在一起的」獨特性」,知識產權法和商標法保護的也恰恰是這樣的獨特性和創造力。

但當為保護而生的商標宇宙無限擴張,讓任何自然界稀鬆平常的東西都變成私有時,另一種極端也會出現,那樣的話,創造力和多樣性反而會被限制吧….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報姐」(ID:baojie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