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情侶分享彼此間奇奇怪怪的相處模式…又怪又惡心卻莫名很甜!

愛情是一種非常神奇的東西,不管多奇怪的行為,只要跟愛情扯上邊,就會變得合理又甜蜜起來…… 最近在reddit論壇上,有一群網友分享了自己跟伴侶之間那些奇怪但又很甜蜜的相處模式。

大家一起來吃一波狗糧吧~ 每次他從烘幹機裡取出熱乎乎的乾淨衣服,就把衣服扔在我身上。 然後他去掛裇衫,疊褲子,我埋在這堆衣服裡面撿襪子和內衣。 我們管這個叫做「洗衣龜遊戲」。

我會把她裹在一條棕色的毯子裡,在床上來回揉。 一邊揉一邊說「和面嘍,我要把你做成老婆餅~」, 她會一邊笑一邊叫著說:「我不要當老婆餅~」,

吵架的時候必須擁抱或者牽著手。 這個姿勢可以提醒我們,我們不是在互相針對,我們是在相互理解和解決問題。

作為跨國情侶,我和我老婆喜歡玩一個叫「你們那的人」的小遊戲。 每次在公共場所網聊,我們中的一個會大聲問另一個:「你們那的人管這個叫甚麼?」, 另一個人必須盡可能真誠地回應,「那甚麼,這種人在我們這叫……」, 然後隨便說點什麼,比如「穿襪子睡覺的人。」, 有人回頭看就得分,有人笑再加分。

我們不睡一起,真的,既舒服又方便。 他早起上班,我一般淩晨三四點才上床睡覺。而且我很不習慣跟別人睡一張床,因為我睡覺的時候總是亂動,單獨睡反而更舒服。

我倆喜歡給貓編故事。 「貓貓在哪呢?」, 「啊,它今天去台灣就白銀行業現狀向烏克蘭大使谘詢。不過它得晚點回來,因為它明天早上六點還得租船去火星。」,

我倆經常互相擋在對方的前進路線上,無他,就為了煩死對方。

我們之間有個「WYK」規則。 如果有人說「你能行行好(would you kindly)XXX嗎?」的句式,另一個人就必須無條件去做。 我們有時候會利用這個規則做點蠢事,偶爾也會用在一些非常重要的嚴肅場合。 WYK規則包含了深深的堅定的信任,這個規則之所以會生效,就是因為我們相信彼此不會利用這個規則傷害對方。

一開始,我們吹口哨是為了互相引起注意。 結果到現在,口哨已經成了我們的第二語言。 「你好」是一高一低兩個音節,聽到的人可以用更高或者更低的調子回覆。 「警告有危險」是尖銳的三聲,悲傷則是從高迅速變低的口哨。

我家有只「接吻怪」(就是頭上蓋著條毯子的我本人),它會時不時拜訪我的愛人,一頓狂吻,然後悄悄溜走,消失在夜色之中。 奇怪的是,我們倆從來都沒提過接吻怪的真身,而是假裝真有此物。

當我和前任陷入愚蠢的爭吵當中時,我們會說:把爭議發送給理事會進行審查。 當然,沒有「理事會」,也沒有」審查」。 這其實是擱置爭吵的一種方式。我們還時不時互相問一句,理事會有沒有把判決消息發過來?

我們會鼓起肚子,讓兩個肚子碰在一起,讓「姊妹們」可以談談心。 當然,我沒有懷孕,他也沒有。

每次我們去沃爾瑪的時候,他都必須摸我屁股,至少一次。 我記不住這是怎麼開始的了,但現在次次不忘……

早上刷牙之後,我會跑出浴室大喊一聲「清新口氣」,然後他就會興奮地噘著嘴衝過來親親, 每次都是。

有時候他會把嘴對著我的鼻孔吹氣,讓空氣從我嘴裡跑出來發出一種可怕的聲音。 我倆管這個叫「驅魔」。 確實是又惡心又怪,但我喜歡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惡心又奇怪。

每天晚上睡覺前,我們都會互相碰碰屁股,再扭一扭。 這是我倆的日常,只有這麼做了才能睡好覺。

每天晚上睡覺前,我都會給她做臀部按摩。

我們倆有一個持續了17年的遊戲,就是偷偷把一個衣服夾夾在另一個人的衣服上。有時候一夾就是幾個月……

我們會給對方拍照製作《街頭霸王》的動畫。

我們接吻的時候,會突然往對方嘴裡吹氣,讓對方的腮幫子突然漲起來。

我們之間不能違反的第一準則是「腋窩信任」。 無論機會有多誘人,你都不能冷不丁戳對方腋窩。

這一碗怪味狗糧, 還是讓人吃得很飽啊……(摔碗,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