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性戀警官無端被警長開除,三年後她自己成功當上了警長!

要說最近最為重要的事,美國總統大選肯定榜上有名, 這場美國歷史上最為焦灼的大選之一,牽動了不少人的神經….

不過,同時段在美國進行的選舉並不只有這一個, 在俄亥俄州,近日也有一場警長選舉十分激動人心。

在多輪投票之後, 俄亥俄州漢密爾頓縣的新一任警長將由63歲的Charmaine McGuffey擔任, 作為一名極為出色的女性警官,Charmaine的職業生涯卻經歷了幾起幾落, 這份勝利,來的十分艱辛…..

從80年代起,Charmaine就在漢密爾頓縣警長辦公室(HCSO)工作,是一名有著30多年經驗的老警官, 兢兢業業的她一路過關斬將,於2013年被提拔為服務於法院和監獄的少校指揮官, 這讓Charmaine既成為該警長辦公室中級別最高的女性,也是第一位擔任此職務的女性警官。

她負責管理漢密爾頓縣的約1500名囚犯和800名工作人員, 任職期間,Charmaine主導了監獄的一系列改革, 她一直呼籲同僚注意自己對於囚犯是否過於暴力, 也曾多次向時任警長Jim Neil表達對俄亥俄州監獄向囚犯濫用武力的擔憂….

曾有這樣一段錄像讓Charmaine震驚不已: 一位62歲的囚犯被副警長暴力地扔進監獄牢房後,遭受了劇烈的腦震蕩和臀部骨折,最終在頭上縫了12針來愈合傷口。 她把這份錄像拿給Neil警長和其他內部事務官員,要求讓這名副手停職,和面臨刑事指控。

儘管一直在追求正義和公平,還連續兩年被評為俄亥俄州地區的最佳執法人員和最佳公民, 但讓Charmaine沒想到的是, 最終因為懲惡揚善而受到懲罰的,竟然是她自己……

2017年1月,有人對她提起內部投訴,指控「因為她,工作環境變得充滿敵意」, 內部事務部門也隨即展開調查,在問詢30位員工後, Charmaine先是被要求降級為文職人員, 在決絕降職要求後,Charmaine被Neil警長解雇,必須離開自己的工作崗位。

Charmaine和Neil僅僅相差一歲,他們從高中時就是校友,已經相識了幾十年, 看著自己就這麼被老同學踢出了服務了大半輩子的警長辦公室, Charmaine一度震驚不已,精神萎靡….. 「我無法忍受自己就這麼離開辦公室,這太可怕了,我連東西都吃不下….」,

但後來,Charmaine慢慢想通, 自己之所以被解雇,和什麼「創造充滿敵意的工作環境」根本沒有關係, 而是因為自己與辦公室其他高層的理念相違背,揭露了同事濫用武力, 此外,也因為她是一個公開的女同性戀者,這在一些部門中,犯了禁忌, 還讓其他警官因為她的性別和性取向而頻繁質疑她的工作能力….

Charmaine和妻子Christine

Charmaine回憶說,自己唯一一次受到紀律處分是在2010年, 當時,她正和朋友們在在肯塔基州一家同性戀酒吧小酌, 剛剛離開,就被警察攔下….

和朋友在酒吧喝酒有什麼犯法的? Charmaine反將一軍,指責警察就是因為自己是同性戀而故意找茬, 不過對方也沒有因此熄了氣焰,立馬就給Charmaine寫了一張傳票…. 儘管傳票最終被駁回,但漢密爾頓警長辦公室仍以「行為不端」為由將她停職。

另外,儘管同為少校, 但辦公室中的男性可以自主挑選得力的手下,並配備有多名行政助理, 而Charmaine就沒這個待遇…..

在指揮部工作人員的會議名單中,也經常沒有Charmaine的名字, 她還會時常在同事面前被責罵, 而且,Charmaine還曾被叮囑,不要讓當地報紙發表她與伴侶即將步入婚姻殿堂的消息,因為這些故事之後很有可能會「被用來對付她」。

而此前提出的那些同僚濫用武力的擔憂,也被Neil警長一一無視, 「他和我有著相當嚴重的分歧,Neil不認為那些過度使用武力、騷擾女性官員和囚犯的警官需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Charmaine也坦言: 「我的所作所為就是一個例子,告訴大家一個LGBT人士可以在職場上做什麼,因為四處都是歧視。 在很多時候,我會有意把性取向當成私人事務處理, 因為如果它被公開,很有可能會影響我的職業生涯….」,

賦閒了一年多, 18年8月的一天,Charmaine在自己後院鍛煉時,突然接到了漢密爾頓縣一位民主黨人士的電話,問她願不願意參與警長選舉,和Neil成為競爭對手。

Charmaine一番深思熟慮後,決定再次出山,正式成為漢密爾頓縣警長的民主黨提名人。 「他解雇了我,我反反復複想了一年多,確定自己可以做得比他更好。 我想要穿回那身製服,而且對於未來能夠做出的改變感到十分興奮。那個辦公室裡還有那麼多優秀的人才,大家都是為了正確的理由留在那裡。 只有回到那個辦公室,我才可以完成我做了一半的工作,我想要給系統帶來真正的司法改革。 這並不是為了報復Neil,我經歷了那麼多磨難,絕不會僅僅因為復仇而參與競選。」,

初選在今年4月份舉行, 同為民主黨候選人的Charmaine和Neil狹路相逢,針芒相對,

不過,這場選舉放入形勢可比總統大選明朗許多, Charmaine以壓倒性的優勢擊敗Neil,贏得70%的選票, 她也將在之後和共和黨候選人一決勝負。

其實,Neil的所作所為早就讓不少黨內人士和民眾不滿, 雖然是民主黨人,但他曾在2016年的一次競選集會上與特朗普同台亮相,引起民怨後又公開表達歉意。

但這仍然無法平息人們的怒火, Charmaine還曾不留情面地批評到: 「坦率來講,我的對手Neil多年以來一直假裝自己是個民主黨人,但他和共和黨和茶黨的人關係更為密切。 他說得很好聽,總會告訴人們他們想聽到的東西,但執行起來,就完全是另一碼事了….」,

在初選失利後,Neil又毫不避諱地公開詆毀Charmaine,並成為共和黨候選人Bruce Hoffbauer的支持者, 然而Bruce曾在90年代執勤時開槍打死過一名赤手空拳的黑人, 儘管當時因為種種原因他並沒有受到懲罰, 但因為這件事,在後來的日子裡,Bruce被認為濫用武力….

最終的選舉在上周二舉行, 毫無懸念,Charmaine最終獲勝,以52%的選票擊敗Bruce,她書寫了新的歷史, 她是漢密爾頓縣警長辦公室的第一位女性指揮官,也是該縣歷史上第一位公開的同性戀警長。

「這是我一生的榮譽,是我夢寐以求的工作。」在贏得選舉後,Charmaine在新聞發佈會上非常動情地說到。

這一次,她也不再避諱自己的性取向, 而是以自己作為榜樣,鼓勵所有有著同樣苦惱的人: 「作為一個在執法部門工作的女同性戀者,我知道因為自己的身份而被盯上是什麼感覺。 我見過正義,也見過不公,我知道我們可以做得更好。」, 「我的當選將意味著我們正在向前發展,我們真的已經擺脫了50年代的執法模式,執法人員不僅可以有女性,而且LGBTQ成員也可以穿上製服,還能獲得成功。」,

同樣,她還鼓勵所有女性: 「當我還是個14歲的小女孩時,有人告訴我‘不可能,你永遠不會成為一名警察。因為你是個女孩,因為你是個女人。’ 再看看我們今天做到了什麼!我為每一個促成這一切的人感到驕傲。」,

「我要對每一個小女孩說,如果你聽到有人對你說‘不’,你要知道他們說的其實是‘衝’,為你的夢想而衝!」,

圖片源自網路

本文來源授權:微信公眾號「英國那些事兒」(ID:hereinuk)